从央美毕业展到巴塞尔展会:虚拟展厅与艺术“在场性”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276   最后更新:2020/06/22 10:51:06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0-06-22 10:51:06

来源:澎湃新闻  黄松


6月初,原本推迟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最终还是取消了2020年的线下展会,6月17日,在这个往年画廊相聚巴塞尔的日子,再次推出了线上展会,如果说3月份的香港巴塞尔线上展会是仓促上线,那么6月的线上展会有没有变得好一点?

除了巴塞尔外,今年多家美院的毕业展也在线上举行。那么,未来艺术家的创作会不会变得更数字化、观念化?当然这或许只是一种趋势的假设,艺术家的创作最终来源于自己的生活经验。虚拟展厅也不可能取代实体空间,但却以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人们无法安全移动的今天。

中央美院线上虚拟毕业展页面

因为疫情的发生,过去的几个月中世界的物理连接一度中断,网络成为了人与人、人与世界沟通的主要方式之一,映射到艺术领域,网上展厅如雨后春笋般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博物馆)生长,虚拟展览及导赏直播接踵而至,基于社交网络、AR、VR等科技的数字拓展项目亦层出不穷。
新的展览方式最初也引发了艺术领域的谈谈,是否必须走进展厅,才能感受艺术的深度与力量?是否只有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才能构建艺术的话题?当疫情的阻隔让艺术的在场性无法发生,线上模式带来怎样新的创作和观看方式?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线上展厅

线上毕业展,用质感和完成度来定义作品的概念被打破
6月15日傍晚,继研究生后,中央美院本科毕业展上线。上线当天还举行了一场毕业季直播,中央美院各学院的指导老师和部分毕业生代表谈及了疫情下的创作,线上虚拟美术馆的搭建。在这场现实中并未发生的虚拟展览中,中央美院1200位毕业生(本科846位)的所有作品都进入到虚拟美术馆之中,并给予每位学生充分的展现空间,这在过去实体美术馆中是难以做到的。

2020中央美院本科毕业展开幕式直播现场,原本应该挂满毕业作品的央美美术馆如今“空白”

而在传统线上展览模式外,搭建一个虚拟美术馆的平台,除了弥补学生毕业作品无法在实体美术馆展出的遗憾,也是一次在科技支撑下的艺术实践。

2020中央美院本科毕业展中设计学院的虚拟展厅

不过,相比建筑、设计学院等原本就借助数字技术完成创作的学院,国油版雕等专业讲究媒材、在场性的造型类作品如何展示成为虚拟美术馆的关注点之一,这场以虚拟的方式重建美术馆的展览也将原本习惯于用原作、质感来定义和完成作品的概念被打破,也启发了艺术创作中社会关系的重新构建。
在现实中被认为相对最接近传统的中国画,虽然在虚拟展厅中相对中规中矩,但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院长刘庆和认为,“对于中国画学院来说,不是说驾驭了某种科技的方式,而是逐渐建立了一种独立的思考,这种思考可能是对传统的再认识,以及对于当下、未来的关注。”
在造型艺术的范畴中,向来被认为最传统又最灵活性的版画专业的毕业创作跨出了与科技结合的一步,因为版画作品多需要在工作室依托机器完成,但疫情期间,学生无法返校完成原计划但创作,就有同学借助iPad,让版画结合科技,科技结合艺术,最终运用了数码版画的方式进行创作。

中央美院版画系李百舸的毕业作品《梦语系列.木石图》30×40cm 木口木刻

李百舸毕业作品在虚拟展厅中的效果图

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也着实感到,“无论是网课还是虚拟展览,都是在特殊的境遇里面找到更多的可能性,为今后创作留下了全新工作方式的印记,也激发出另一个层面上的创作。”

中央美院雕塑系汪加兴作品《两块石头-相遇》 石头、机械装置

汪加兴作品在虚拟展厅中的效果图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看来,过去艺术家在创作作品的时候,只想到如何把作品放进实体空间;而虚拟空间提供了新的思考点,艺术家需要拓展思维,让作品更有深度;而就观看方式而言,虚拟空间超越了实体空间的动态方式,通过点击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对作品有更多的解读认知。这拓展了实体空间的概念,并启发观众对美术馆(博物馆)新的认知;就展览的传播力而言,也获得了更多的观众和关注。“未来‘线上’的潜力还会被激发,并会越来越会凸显网络展览的优势。”张子康在毕业展开幕直播中说。

2020中央美院本科毕业展中设计学院的虚拟展厅

而因为搭建了虚拟美术馆的平台,未来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实体展都可以在“云端”呈现。这也让未来线上展示成为艺术展览的标配,而且“未来即便是做线下的,也计划有线上版本”成为了一种共识。

瑞士巴塞尔博览会线上展厅

巴塞尔二度线上开启,画廊行业的线上市场
北京时间6月17日晚,随着瑞士巴塞尔博览会(下简称“瑞士巴塞尔”)在线上开启,如果说3月香港巴塞尔的线上版本是无奈之下仓促上线。瑞士巴塞尔从先宣布延期、到最终决定依旧线上举行,似乎也预示着疫情之下,传统画廊行业无论纠结与否,都需要去开拓线上市场,因为迄今为止无人知晓全球性线下博览会将停摆至何时,但可以预期的是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将会是深刻并长远的,会在从2020年起的几年内持久存在。
今年是巴塞尔博览会50年,原本3地均将举行纪念活动,而如今展会在线上举办,也冥冥之中以半个世纪的时间见证了科技的发展。介于香港巴塞尔的经验,瑞士巴塞尔更注重线上的“社交性”,虽然世界各地的业内人士汇聚瑞士莱恩河畔的仪式感不再,但281家全球画廊在线上搭建自己的展厅,并且遍及了更多的人。而调整之后的线上平台每家画廊可以上传15件作品(香港巴塞尔为10件),也整合了嵌入式视频、改进外部界面,并推出的线上对话、导览、工作室探访等互动性项目,在信息量更大了的同时,也让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几乎“零成本”地参与其中,而经过香港巴塞尔体验,参展商和观众也更熟悉地使用这个线上平台。这也让今年“平静”的艺术市场,泛起了涟漪。

巴塞尔博览会官方公布的线上展厅使用方法

当然因为今年全球画廊空间几乎均至少关闭了两个月,所以“线上探索”也是本年度画廊的关键词,总部位于瑞士的MAI 36 画廊在关闭期间,开始与建筑师合作开发画廊专属的线上虚拟展厅,可以依照展览和作品的需求,来进行展示空间的调整。这一探索与初阶版本中用360度相机拍摄布展完成的现场展厅生成线上版本大不一样,与中央美院的虚拟展厅有点类似。

MAI 36 画廊与建筑师合作开发画廊专属的线上虚拟展厅

高古轩也在疫情期间推出了“艺术家聚焦”板块,每周重点推介一位艺术家,并在每周五早上6时(美国东部时间,即北京时间晚上6时)推出这位艺术家的一件作品,此后仅限48小时内在高古轩官网上以公开价格独家销售。每件作品的专题页面上还会出现包括视频、采访、文章、艺术家的播放清单、推荐书籍及电影等诸多内容,让观众深入了解每位艺术家的创作方式和过程、灵感及其所受到的影响。
画廊线上日常“功课”到了线上博览会中整合推出,高古轩在巴塞尔的线上展厅就采用每8小时轮换一次作品的形式(轮换5个批次),这与画廊网站上“艺术家聚焦”板块的模式类似。

高古轩在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的线上展厅

同时也带来了公众在博览会期间对高古轩线上展厅的持续关注,当然关注度和参与度只能带来人气,对于艺博会而言,交易才是目的。为了与藏家(客户)更近,不少画廊在zoom开启了直播间,面向藏家划重点。
记者在博览会期间进入天线空间、里森画廊、香格纳画廊、博伦坡画廊四家画廊组成的直播间。最直观的观看体验是,艺术品交易的双方始终保持着格调,“直播间”的聊天功能只有画廊发布的作品信息,画廊方的工作人员以缓慢地语速沉着介绍作品背景,而“直播间”的观众一般不发出互动,如今对哪件作品有兴趣,会直接联系画廊工作人员。但据平台数据显示,6月18日举行的一场2小时的直播在2个平台累计观看人数为1.7万余人,这样的直播一共举行了3场。

四家画廊直播截屏(图为里森画廊正在介绍)

对于缘何在展厅之外另做直播,创办于1967的里森画廊认为,聊天室直播功能还没被纳入巴塞尔的官方平台上,但“直播间”可以为客户和潜在买家提供一个与画廊实时互动的平台,并吸引新的受众,为此画廊也准备了作品的演示文稿,方便观众观看。“虽然画廊直播和‘带货’的概念并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画廊就此固步自封,巴塞尔的平台像是一场虚拟漫游,而不同平台的直播则是不同的变焦。”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id Tung)说。

里森画廊在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的线上展厅

在巴塞尔的线上展厅,里森画廊的网上展厅以“他乡记忆”为主题,带来约翰·亚康法、安尼施· 卡普尔、李禹焕等9位国际艺术家的作品。虽然线上展厅容易带给观众“观看疲劳”是劣势,但展厅中可以不受空间限制,插入影片以展示艺术家制作作品的过程,以及讨论作品背后的故事,却是优势;另一优势是,在展会期间的“线上座谈会”不受地域的局限,受众和影响力势必会更大。
参与同一场直播的香格纳画廊把“观看疲劳”解读为,“线上展厅每件作品在视觉上会比较平均,不像线下展厅里可能一眼看过去就有很容易能抓住你眼球的作品。”但同时,香格纳画廊也感受在实地展出中,一些画廊展位较小或位置较偏容易被忽略,到了线上展厅画廊与画廊的呈现比较平均,对于“直播”则认为是提供了一种更丰富的线上观展体验。

香格纳在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的线上展厅

不可否认的,艺术商业很大一部分的特质是人和人的互动,线上艺博会在这个区块是有不足的,“直播”虽稍微做了弥补,但终究无法代替线下。
除此之外,MAI 36 画廊亚洲代表王维薇还认为,“太依赖线上艺博会也会造成观众对艺术理解的扁平化,并把互动性较大的新媒体艺术和行为艺术排除在大众认知之外,甚至连雕塑作品都可能因为在线上展示的局限性,而被平面的绘画和摄影排挤。而且画廊在选择线上展品时,会倾向更有立即视觉效果、或是较有名气的艺术家的作品,长期如此,对艺术媒材的多元化发展或有不均衡的影响。”“但线上艺博会的讯息相对来说更透明,更全面,更便利于新的艺术参与者加入。”

MAI 36 画廊在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的线上展厅

从中央美院的毕业展到巴塞尔艺博会,两者看似不再同一探讨语境下,但却是构成艺术市场的两端,艺术家创作生产到画廊将艺术家以及作品推向市场对接藏家。在疫情发生半年后,基于技术的发展和科技的实践,这两端均实现了虚拟展厅,而艺术展示的虚拟化会否最终影响到艺术家的创作?未来艺术家的创作会不会变得更数字化、观念化?当然这或许只是一种趋势的假设,艺术家的创作最终来源于自己的生活经验。虚拟展厅也不可能取代实体空间,但却以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人们无法安全移动的今天。
这也让人想到去年年底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博览会,艺术家卡特兰的作品《喜剧演员》以1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两件,剩一件被一位纽约表演艺术家“有预谋”地吃掉了,这让这件本来就充满调侃的作品,破圈被关注。在当下的线上展厅模式下,是不是没有可能出现“胶带香蕉”式作品所引发的巨大反响和讨论?即便线上展实际上被更多的人浏览。而更令人唏嘘的是,“巴塞尔迈阿密”之后的两个月,疫情席卷全球,这原本寻常的展会,却成为了迄今未知最后一场线下发生的全球大型艺博会。

2019年12月,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博览会贝浩登展位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