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巴塞尔启示录:画廊如何握住一线希望“逆风翻盘”?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82   最后更新:2020/06/19 21:53:54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6-19 21:53:54

来源:artnet


巴塞尔艺术展上,参观者在浏览某家画廊的作品图录
图片:Photo by Harold Cunningham/Getty Images


正常情况下,任何顶级的当代艺术画廊都会提前很长一段时间为六月在瑞士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规划展位。很难再找到一个艺博会对画廊而言如此重要,能让他们把高价艺术品销售到富有藏家手中。巴塞尔艺术展的申请流程非常复杂,即便是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画廊也必须在VIP开幕前将近九个月时提交一份申请,类似一个完整的展位计划。

豪瑟沃斯在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中呈现保罗·麦卡锡的《Tomato Head (Green)》
图片:Courtesy Hauser & Wirth

“巴塞尔艺术展是最重要的艺博会,比其他所有艺博会加起来都重要,”豪瑟沃斯合伙人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这样说。“实际上,在每年巴塞尔艺术展闭幕后的一周,我们就会开始讨论和构思下一年的展位要如何布置。”

巴塞尔的“常客们”心中也大概有数:同样的藏家会跟过去几年一样,来到相同的地点,而且每个展位的面积都是一样的。即使是最轻微的调整——比如把某个展位安排到新位置——也足以让画廊老板们向展会组织者稍微抱怨。

塞西莉亚·维库纳(Cecili***icuña),《Hilito y Finadita (Little Thread and Dead Woman)》,2020,布面油画,134.6 x 91.4 cm,本件作品在立木画廊于巴塞尔艺术展的线上展厅“Throughline”中呈现

图片:致谢立木画廊

但现在的问题是,画廊们正面临着实体展位都要消失的局面。一些画廊主表示,随着这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艺博会宣布取消实体展会并转到线上,他们几个月的规划在几秒钟内就化为乌有。因此,画廊不得不进行从头到尾重新规划,再设计展位,使其适应网络,并能够进行远程销售。

高古轩在自己的巴塞尔展位上放上了15件作品, 包括一幅Mark Tansey的新画作,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Balloon Monkey Wall Relief (Blue)》(2011)——这家画廊也推出了自己的线上展厅,并且在艺博会之前的48小时上线,展示了Nathaniel Mary Quinn和Mary Weatherford的新作(仅仅数小时就卖掉了),以及一幅乔·布拉德利(Joe Bradley)在2015年创作的画作,标价95万美金。

厉为阁也对参与巴塞尔的方式进行了同样的修正:画廊推出的展位“希望艺术即使在困难时期,也能成为安慰和乐观的源泉”。Jack Shainman的展位的主题是“伸出手,触摸我”(Reach Out and Touch Me),也希望传达“当我们远离公众的时候,仍然可以感知触摸和亲密的力量”。一些在全球各地拥有多个空间的画廊,将他们的线上展厅与实体空间结合起来,使部分藏家可以以更平等的方式浏览线上空间。

在Thaddeaus Ropac画廊的线上展厅中,有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和西格玛尔·波尔克(Sigmar Polke)等艺术家作品,还有安塞姆·基弗(Anself Kiefer)的《Memento Mori》(2020),许多作品都会同时在画廊6月16日向公众开放的伦敦空间中呈现。佩斯画廊将在它的巴塞尔线上展厅上展示大量作品,而不少作品也将于7月在纽约长岛东汉普顿的画廊实体空间中进行展示。

佩斯画廊在东汉普顿的新空间
图片:Photo by Sylvia Muller. Image courtesy the Mill House Inn


卡斯明画廊(Kasmin)做了更微妙而重要的调整。申请艺博会时,这家画廊计划对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的早期炭笔画作品进行一次纵览式综合展示。“这是一组此前不为人所知的作品,”卡斯明画廊总监埃里克·格林森(Eric Gleason)说。自从画廊创始人保罗·卡斯明(Paul Kasmin)于今年3月去世后,格林森就是接管画廊运营的资深员工之一。


格林森说,当得知今年巴塞尔要转为线上博览会时,画廊向艺博会询问是否可以将展示范围扩张到三位艺术家——李·克拉斯纳、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和阿里·班尼萨德(Ali Banisadr),专注展示这三位重要艺术家各自作品的创作过程。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画廊团队就开始忙着制作出一个更有野心的展位。格林森说:“这个过程比平常更迅速,大概一个月就完成了。”

丰富作品的种类,而非缩减规模以适应小屏幕的需求,这个决定与人们使用线上展厅的习惯有关。格林森说,相比起在展会现场匆匆穿梭的状态,他希望使用笔记本电脑和iPad的藏家能花更多的时间在作品上。“我们有能力提供更多的图像和细节,”他说,“当人们访问线上展厅时,不至于只停留几十秒就走,你有办法吸引他们停留更长时间。”

阿里·班尼萨德,《红》,2020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asmin Gallery

与其他的线上展会相比,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带什么作品更是件需要斟酌的事情。“人们对巴塞尔的期望更高,”佩约特说,“但我们带到这次巴塞尔的作品都很出色。所以我预计会做得很好。”

尽管豪瑟沃斯画廊在2019年瑞士巴塞尔之后就开始筹备次年的实体展位,但他们转到线上的速度也是相对较快的。画廊还制定了一个针对博览会被取消的应急计划,这一点于真的很有帮助。他们的方法是在网上呈现一些绝对吸引眼球的东西。佩约特说:“我们优先考虑两个关键因素:在线上领域,什么最适合‘阅读’,以及哪些艺术作品最能代表当下。”这就意味着Pipilotti Rist、艾弗瑞·辛格(**ery Singer)、Lorna Simpson、Simone Leigh和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等时下火热艺术家的新作品在本周都可以买到。

艾弗瑞·辛格,《Assassin (Bird bar)》,2020 © **ery Singer
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摄影:KATE ENMAN / KATE SHOT ME


豪瑟沃斯还设置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媒体库,包括关于艺博会的“口述史”,这很能够吸引圈内人士(其中,巴塞尔当地知名酒店 Les Trois Rois的酒吧主管Thomas Huhn就分享了自己知道的轶闻,比如艺术顾问Patricia Marshall就曾说:“这些人在世界上最好的餐厅用餐,有些人甚至有自己的厨师,但他们还是疯狂地喜欢巴塞尔的香肠。”)

最令人难忘的是,尚凯利画廊(Sean Kelly Gallery)在线上展位中呈现了一件绝对无法在实体展位中展示的作品:凯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的《战争的谣言》(Rumors of War, 2019),它高27英尺,长25英尺。

这件作品于去年9月在时代广场首次亮相,随后被位于里士满的弗吉尼亚美术馆买下。里士满最近也是新闻焦点,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联盟总统杰斐逊·戴维斯(Jefferson D**is)的雕像前几日被抗议者损毁。这件作品出现在线上,也与最近的事件产生了关联。

“它于去年12月首次亮相,作品的预见力非凡,”画廊主凯利在哈德逊谷的家中说道,“凯欣德去里士满的时候,对这些南方联盟的雕像印象深刻。这是他对那些纪念碑的回应。现在,里士满成了焦点,雕塑将被拆除。它已经成为了当下的标志。”

凯欣德·威利,《战争的谣言》,2019 © 2019 Kehinde Wiley
图片:Courtesy of the 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 Times Square Arts, and Sean Kelly
摄影:Ka-Man Tse for Times Square Arts


最初,画廊计划是在现场放一个更小的版本,不过既然艺博会转到线上,那么就可以推出这件巨大的雕塑“本尊”了。虽然弗吉尼亚美术馆购买了第一版,但第二版和第三版都将在线上展厅出售,每个售价350万美元。凯利说,艺术家至少保留了一两个艺术家特许版本。他解释说,制作成本几乎是这个价格的三分之一。凯利说:“我们没法把它拿到实体展会上去,因为它太沉、太贵了。不过放到线上艺博会中,就肯定有一线希望。”


文丨Nate Freema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