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入迷”的陈天灼 | 艺术现场幕后故事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37   最后更新:2020/06/18 11:22:33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06-18 11:22:33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提供


离经叛道、极端狂热,奇异荒诞,近年新一代最优秀也是最具争议性的中国年青艺术家之一陈天灼的作品也许并不能获得所有人的理解,但无疑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和精神冲击,大胆尖锐的创作手法引起国际艺坛的注目。出生于北京的陈天灼对装置、表演、录像、纸本绘画、摄影等媒介的使用游刃有余,以极具参与度的“事件”式作品为标志,如地下派对,舞台表演,甚至是如仪式般的现场等。作品中宗教、亚文化、流行文化和舞蹈等元素无时不在挑逗观众的情绪和思绪,从而将他们逐渐带入艺术家口中的“癫狂状态”。


艺术现场幕后故事

巴塞尔艺术展 x 陈天灼


从未亲身拜访过巴塞尔艺术展往届展会的陈天灼,在去年10月得知作品入选巴塞尔展会时开始非常期待。在接下来的巴塞尔艺术展第二届网上展厅,上海艺廊BANK策展了“野蛮行径”,其中陈天灼将呈现近年来于国内规模最大的个展《》及其衍生作品,在充满变动的时代探讨人的本源冲动。在为网上展厅倒数的同时,陈天灼和我们分享了他作为艺术家近期的生活日常,以及为什么他认为数字平台赋予了作品第二次的生命。


什么是你鲜明的艺术风格和媒介选择的灵感来源?

《The Fall》(2019),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提供


如果有个东西可以真正称为是我一直以来的灵感的话,那应该是对肉体的观察和对死亡的好奇,驱使我去尝试更多的媒介,把肉体作为一种媒介,收集和生产一切与之相关的信息和图像。我想拥有了这样的灵感,也许我就不会对现实感到迷失,可以找到一条通往另一个意识世界的途径。

在隔离期间你是怎么过的?和我们分享这段时间你的日常?

陈天灼在西藏,图片由艺术家BANK MABSOCIETY提供


我4月初去了西藏自驾旅行,这应该是在隔离期间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这个时间自驾去西藏人烟稀少,感觉自己独占了这片土地全部的诗意和孤独,这趟旅行可以说差不多拯救了我。除此之外的每一天都很平淡和安静,看书看电影画画听音乐。


疫情对你的创作题材、实践或方式有没有影响?

陈天灼的日常,图片由艺术家BANK MABSOCIETY提供


疫情让我重拾了画笔,因为绘画似乎是这个时间唯一可以进行的创作方式了。这个期间我丢掉了很多实体的演出和展览,我以为我会因此患得患失,但结果完全相反。这段时间是我创作道路上心里觉得最平静的一年,在接踵而至的坏消息和人类悲剧面前,一切的艺术活动都显得微不足道。这种个体的渺小感好像解决了一些多年以来我对自己的质疑,在失去了令自己质疑和拉扯的工作之后,内心的本质似乎尤为凸显。


你之前有参加过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吗?数字展会有没有改变或启发你的作品?

表演作品《入迷》(2019),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BANK MABSOCIETY提供,由申佩玉拍摄


我想我应该有一两件作品出现在过在巴塞尔展会,但是很可惜我自己没有去过。其实我当然更倾向于实体的物理空间,但是我是在屏幕/数字媒体成长起来的一代,我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活在互联网上。我做表演有关的创作也其实是更渴求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身体上的感官对话,而非通过互联网或荧幕来观看作品。但另一方面,这种剧场、现场的方式是很受到物理空间的限制,当表演的作品变成一个影像,在包括且不限于社交媒体的网络传播时,它或许能演变成另一种传播方式,互联网这种电子方式可能赋予了作品第二次的生命。

向我们介绍一下你在巴塞尔艺术展第二次网上展厅由BANK呈现的项目吧?

表演作品《入迷》(2019)(静帧),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提供


此次BANK展出的我的作品主要是围绕着我的表演作品《入迷》及其衍生媒介的作品而展开。《入迷是我个人最新筹备多年的马拉松式的表演作品及同名影像,我一直痴迷于研究和反思万物有灵的仪式和实践,在作品中的人物与对象,始终处于一种与现实秩序(社会风尚、习俗、肉体的界限)制约不断斗争的状态,与身处当今时刻的我们正好共鸣,把它理解成一次我们自身状态的感受吧— 迷失,惘乱,失意。另外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数字化的当下来理解《入迷》这种状态。如我之前所言,也许巴塞尔线上展厅的电子化形式在某种程度印证了我的思考。

除了你自己的作品,你对接下来的网上展厅有什么期待?

表演作品《入迷》(2019)(静帧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提供


我非常想看看,那些原本在物理空间展出的艺术作品,在网络形态的观看体验是什么样子的。

和我们的读者分享在数字平台欣赏艺术的建议?

《一种奇怪的大脑损伤 - 我们可以看穿阴影下的阴影》(2019),陈天灼,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提供


就好好看呗。在电子平台上浏览观看可能是一个信息获取的趋势,这种超越地域性的观看作品,成为了这个疫情当下基本上唯一可行的渠道,完全是一种全新的观看经验。

今年还有什么其他展览安排吗?

陈天灼的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BANK MABSOCIETY提供


现在我自己的大部分展览都推迟到了明年,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在这样的罅隙时间中,我能有一个全部完整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在思考创作,而不用去展览去生产什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