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最古老、最大型的玛雅遗址被发现,3000年前的遗址以平等主义为核心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71   最后更新:2020/06/17 11:20:31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6-17 11:20:3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Aguada Fénix遗迹及其周边区域的三维影像地图,图片来源:Takeshi Inomata


长久以来,考古学家都认为玛雅文明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他们认为在前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前350年的前古典期中期(Middle Preclassic Maya),随着玛雅人逐渐从流动的游牧生活方式转变为拥有永久定居点,小村庄开始形成,玛雅社会也从小村庄逐渐发展成拥有金字塔和其他大型建筑的城市中心。直至大约公元前250年到公元前900年,古典时期的玛雅文明才在墨西哥南部和中美洲的部分地区繁荣起来,这也是玛雅文明的鼎盛时期。但近期的研究发现却开始挑战这一考古认知模型,考古学家发现玛雅人对陶瓷和使用和永久定居点的形成比此前预测的更早。

近期,一组美国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的研究人员发现了迄今为止玛雅人建造的最大、且最古老的玛雅遗迹,这个大约1.4公里长,400米宽,10至15米高的平台能够追溯到公元前1000到公元前800年,其中包括一个高13英尺的金字塔。


至少需要320万立方米材料
建造的超大型纪念性建筑

Aguada Fénix所在地距离墨西哥城约850英里,图片来源:Nationalgeographic

该遗址在墨西哥的塔巴斯科州(Tabsaco)被发现,这是一个以“玛雅低地”地区而闻名的地区。探测过程中,考古学家们使用了一种名为激光雷达的机载激光扫描技术探测到这个地点,并通过使用贝叶斯定理(Bayesian)和放射性碳分析技术,研究人员预估了遗迹的建造时间,并将此遗迹命名为Aguada Fénix。

研究人员估计建造这个建筑群需要320万至430万立方米的材料,相比之下,埃及的吉萨金字塔群(Giza pyramid complex)的建造材料体积只有230万平方米。“当你走在遗址上时,你不会意识到这个结构有多么庞大,它有30英尺高,但由于横向跨度大,你根本不会意识到它的高度。”领导该研究小组的考古学家稻田武(Takeshi Inomata)说道。

Aguada Fénix玛雅遗址鸟瞰图,图片来源:Nature


该小组的研究报告最先在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中登出,研究报告中写道:“尽管这个遗迹与此前发现的奥尔梅克文明(olmec)的中圣洛伦索(San Lorenzo)有些相似之处,但Aguada Fénix不像圣洛伦索那样有体现社会不平等的元素。”这个拥有3000年历史的遗迹缺少大型的石头结构,也没有与统治者或精英有关的巨大的头像或宝座,这表明该遗址是根据更民主的劳动实践建造的。“传统而言,考古学家会认为在社会出现不平等发展之后,精英、统治者阶层及其他有权势的人会组织大型的建设项目。”稻田武(Takeshi Inomata)在采访中这样解释道,“但Aguada Fénix表明,这个大型建筑是在没有强大的权力集团的支持下完成的。”


研究人员在遗迹中挖掘,图片来源:Nature


研究人员发现这个建筑群中有21个拥有标准空间配置的仪式中心,并将其称之为MFU结构,矩形的仪式中心以下陷的沙丘形式体现,每个仪式中心都包含了复杂的网格群组E形结构,由位于西面的圆形或正方形的沙丘和东面的平台组成。许多前古典时期中期到末期的“玛雅低地”遗址都有这一结构。

Aguada Fénix遗址共包含一个大型、长401米的MFU结构,以及5个小型MFU结构和多个矩形综合体及人工高原。在挖掘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建造者是基于高原基岩的自然上升而建造的,他们计算出该建筑群需要5000名工人花费至少6年不断建造才可建成。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建筑群的建造过程跨越200年。


玛雅文明是否曾受奥尔梅克文明影响?

玛雅文明区域地图,图片来源:Sci-News


公元前1200年至1000年是“玛雅低地”地区(Maya Lowlands,横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瓜地马拉和贝里斯)社会变化的关键时间点,坐落在“玛雅低地”的边缘地区,Aguada Fénix也是探索玛雅文明和奥尔梅克文明之间联系的关键地点。“玛雅低地”地区文明是否有继承奥尔梅克文明的遗产并直接受其影响的问题也长期备受考古学家争议。奥尔梅克是已知的最古老的中美洲主要文明之一,于公元前1200年产生于圣洛伦索高地的热带丛林中,并繁盛了约300年。

圣洛伦索遗迹,图片来源:ThoughGo


在Aguada Fénix中发现的人工高原是最有可能遵循了奥尔梅克文明的中心——圣洛伦索建筑传统的部分,建造者结合了圣洛伦索的遗产以及其文明衰落之后遗留的建筑元素,包括标准式的网格群组和E形结构。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建筑元素的在玛雅建筑的使用应该得益于人民密集的跨区域互动。

Aguada Fénix发现的石像雕塑,图片来源:Nature


与奥尔梅克地区的遗址不同的是,研究人员发现这一地区的社会不平等水平低于奥尔梅克地区。不像奥尔梅克地区的遗址,研究人员没有在Aguada Fénix发现清晰指向社会不平等、社会阶级的痕迹,例如展示权威的雕塑或者某些掌权者的个人雕塑、宝座等。目前唯一一件在Aguada Fénix发现的雕塑是一尊动物石像。“这也暗示了墨西哥湾沿岸的奥尔梅克地区并不是当时的唯一文化发展中心,创新亦并不总是出自位于最高掌权者。”研究人员在报告中写道。


从游牧到定点居住

由群众建造的群众活动场所


由稻田武带领的研究小组表示,致使此建筑群和其他相关建筑出现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玛雅人从游牧生活方式向定居方式的转变,并且受依赖于玉米农业的事实所激发——研究小组对碾磨石上发现的淀粉粒的分析结果与建设时期该区域普遍种植的玉米基本一致。

研究人员在遗迹现场勘测,图片来源:Nature


MFU遗址周边未发现居住场所的事实也体现了当时部分中美洲居民仍然流动住宅的生活模式。在社会环境发生较大变革之时,许多原住民积极地参加生活景观的改造,并在不受精英阶层协迫的情况下建造新的聚会场所。

来自公元前1000年至700年的物件,与此前在墨西哥恰帕德科尔索城等其他遗址中发现的物件相似,图片来源:Nature


尽管Aguada Fénix似乎是与那些在前农业时期或农业时期初期的世界其它地区的纪念性建筑有相似之处,例如近东、雅典以及美国东南部,但Aguada Fénix的独特之处在于:“中美洲人民在Aguada Fénix建成的数千年以前就已经拥有本地玉米和其它作物农业。这些观察也促使我们在探索在不平等情况较少的社会中,建造纪念性建筑时的多样性过程。”

稻田武也表示在未来,研究小组计划将了解更多关于这个地点的人们是如何从主要依靠狩猎和捕鱼的游牧生活方式转变成更多依赖玉米农业的定居生活方式,但“寻找流动人口的居民区是一个挑战,特别是在热带地区。”他表示。

Aguada Fénix的土层结构,图片来源:Nature


然而另一位未参与此次研究的考古学家乔恩·洛什(Jon Lohse)却不认为这个建筑群是当时玛雅人开始定居生活模式的证据,“在全球范围内,由游牧人民建造的纪念性建筑并不少见。”他补充道,这个建筑群无疑表明了人类协作的能力,可能是以一种强烈的平等主义为核心。考古学家们通过研究建筑的土层注意到,一些用来建造平台的土层被铺成了不同颜色的棋盘状,这也可能象征着不同群体的贡献。
公元前750年,该建筑群开始被遗弃,在1000年后,人们开始建造更高的金字塔,只有精英阶层才能登上这些金字塔。而留给广泛群众的空间却越来越少。(编译/林佳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