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罗宾汉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90   最后更新:2020/06/16 13:07:52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0-06-16 13:07:52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张屯屯


路德·布利塞特是一个秘密散布虚构谜题的组织,目的是消解虚构谜题(以及真相、身份、理性等等)的权威。


我抄袭自Paul K. Feyeraband

——路德·布利塞特

路德·布利塞特"官方肖像",由 Andrea Alberti & Edi Bianco创作于1994年



《权利声明》


整个媒体文化传播行业欠我钱。

在得到我应得的之前,我绝不会妥协。
为了所有那些我在电视、电影、广播中作为路人或者作为背景,但从来没有得到过补偿的出现;

为了我在街边咖啡厅、广场、街角、社交场所说出的那些极具影响,甚至成为广告词的,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话语;

为了所有我毫不关心的,数据分析中出现过的,用来调整市场需求、优化营销策略、增加生产效率的,我的名字以及个人信息;
为了没有收到过任何报酬的,成为我所穿的品牌T恤、背包、袜子、夹克、浴袍、毛巾的移动广告牌的我的身体;
为了以上所有这些,以及更多,整个行业欠我钱!
我明白作为个体,可能难以计算他们到底欠我多少钱。但是这根本不重要,因为我是路德·布利塞特,我就是“众人”和“众多”。

因此整个行业欠我的,就是它欠众人的,他们欠我,因为我就是众人。
从这一角度来说,我应该接受一个普遍的赔偿。在我得到赔偿之前,你不会得到安宁!
那会是巨大的赔偿,因为我就是众人:这是路德·布利塞特应得的公民收入!


以上是“路德·布利塞特计划”(Luther Blissett Project)发表的一份宣言。
路德·布利塞特(Luther Blissett)是于1994年首先出现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亚的一个笔名(该笔名借用自80年代曾在AC米兰俱乐部效力的黑人足球运动员,然而借用原因并不清楚)。这个名字被当地的无政府主义艺术家、活动家共享。“路德·布利塞特计划”的主张,与当时意大利的“自治马克思主义”以及“工人主义”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认为,在后资本主义社会,任何社会活动都能够产生价值,然而贡献知识以及其他非物质的劳动者的个人价值很难被具体计算从而得到相应的回报。

路德·布利塞特自称是信息时代的罗宾汉。“他”对文化运动发动游击战,为审查和压制的受害者展开非常规的声援运动;“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媒体恶作剧,并以此作为一种艺术形式:
1995年,意大利国家电视台一档黄金时间的寻人节目播出了一则内容:一名叫做哈利·齐珀(HARRY KIPPER)的英国艺术家,在试图用山地自行车在欧洲大陆骑行出“ART”轨迹的过程中,失踪在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的边境附近。

电视台派出了工作人员去寻找哈利·齐珀,他们甚至远赴伦敦。直到路德·布利塞特向报纸披露,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几个市博洛尼亚的无政府主义艺术家的恶作剧。
同年6月,意大利多家报纸刊载了一只叫露塔(LOOTA)的雌性黑猩猩的故事。露塔此前从药学实验的虐待中被“动物解放阵线组织”(Animal Liberation Front)营救出来,之后展现出了惊人的艺术天赋,成为了一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它的作品也即将出现在接下来的威尼斯双年展上。
令人遗憾的是,露塔并不存在。这还是路德·布利塞特的一起恶作剧。

路德·布利塞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要数达科·马维尔(Darko M**er)事件。

自1997年开始,意大利的几家艺术杂志先后报道了一名激进的塞尔维亚艺术家的事迹。这名叫达科·马维尔的艺术家,在前南斯拉夫境内的公共场所多次放置极其逼真的残肢复制品,以此表达他对媒体关于南斯拉夫战争报道的尖锐思考。

据称是达科·马维尔的仿真人偶作品


1998年4月,“自由艺术运动”披露达科·马维尔在科索沃的监狱中死亡,尽管疑点重重,监狱方仍然认定艺术家是自杀。第二年3月,几个意大利颇具影响的艺术机构和组织(包括威尼斯双年展)开始回顾展出达科·马维尔的作品照片,向艺术家致敬。

达科·马维尔的死亡


直到2000年2月事件有了惊人的变化,路德·布利塞特和另一个艺术家组织共同宣布:达科·马维尔并非真实存在,他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自由艺术运动”发布的信息完全是由他们操控的。流传的作品照片也并非仿真人偶,而是从网上找到的真实事件中遇难者的照片。

路德·布利塞特对媒体的恶作剧中充斥着虚构的艺术家,“因为艺术界挤满了容易上当受骗的人,他们是理想的目标。”

死亡现场照片实际上是由路德·布利塞特成员之一的Roberto Capelli伪造


其实在此之前,路德·布利塞特计划的成员就已经宣布不再继续使用这个共同的笔名,并且通过一个象征性的“切腹”仪式结束了“路德·布利塞特计划”。

然而,达科·马维尔显然不是路德·布利塞特留下的最后影响。

2017年,美国社会发生了一场引发关注的QAnon运动。事情起源于一个匿名为Q的作者在论坛网站4chan上发表的几篇帖子,其中模糊地、暗示性地涉及了许多阴谋论:从肯尼迪总统伪造死亡,到特朗普实际上是被军方操纵当选,为了扳倒政府高层中的秘密恋童癖组织等等。

这些看上去颇为夸张的论断却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其中不乏社会名流推波助澜。

集会上身着QAnon衣服的人


推特账户“无名基金会”曾发文表示,这场QAnon运动中,无论是假名的使用还是散布阴谋论的做法,都与小说《Q》中的情节非常类似。

无名基金会发表的推特

1999年出版的小说《Q》


而小说《Q》正是“路德·布利塞特计划”解散之前最后发表的作品。四名创始人在解散后和另一名作者成立了新的作家群体“无名”(据说是取中文“匿名者”与谐音“五名”之意)。

“无名” 2001-2008年期间的“官方肖像”

随着两名成员先后离开,“无名”目前剩下三位成员


一个由意大利左翼艺术家与活动家们在上世纪90年代塑造出的幽灵,在美国社会引发了如此大的波澜,着实令人唏嘘。
“路德·布利塞特计划”针对大众媒体与传播,以及其背后代表的权威所发出的质疑,至今仍有着普遍的意义。

美国发生例子很好地告诉我们,尽管信息交流手段跟20年前已经天差地别,人们对媒体信息的判断力并没有显著增强,甚至由于自媒体的兴起以及信息传播速度的加快,反而更加容易受到媒体的信息的影响和控制。
美国西北大学的学者马克·迪瑟利斯(Marco Deseriis)认为,路德·布利塞特的行为像是一种顺势疗法,通过给媒体注入错误的故事,最终引发媒体的免疫系统转过来攻击其自身。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