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评丨姑苏城中,“联合”是否成为重启的前提?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85   最后更新:2020/06/16 12:53:28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6-16 12:53:28

来源:artnet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从左至右分别为刘韡作品《大狗》,2016,牛皮、金属、木头;丁乙作品《十示》,2017,椴木板上综合材料;颜磊作品《彩轮说明书》,2019,绘画和综合材料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下,疫情的存在已经成为谈论很多事情的背景,而日常生活还得继续,进入5月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现场,再次遍地开花。在众多的声音中,我们很难说哪些是对刚刚过去的一段时间的封锁、隔离、恐惧、震惊、愤怒、哀伤……等等情绪的回应。然而,久别重逢的艺术从业者们脸上的欣喜却是真切的,不管是在北京、上海或者这座江南的姑苏城。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王功新作品《流行色》,2012,影像装置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徐震®作品《蔓延》,2010-2015,布艺雕塑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对于苏州而言,与展览同时到来的还有进入6月之后梅雨季节淅淅沥沥的雨。这座城市的特质仿佛被那座标志性的摩天大楼“东方之门”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是局促的老城区,苍翠通幽的园林,小桥流水;另一边是高耸入云的现代主义建筑,宽阔而整齐规划的街道,工业园区。透过“门框”分割出的曲线与轮廓,城市的景观就像在园林中被框起来的风景一样相互观看。当代艺术在此时此地的发生又何尝不是一种“借景”?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周哮虎作品《迷走蛙池》,2018,10频摄像装置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刘建华作品《容器》,2008-2018,瓷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展览开幕前的午后,策展人杜曦云组织了一场氛围轻松的小型对谈,姜宇辉、苏伟、翁子健和笔者带着半年来各自的经验和感受围坐,谈论的话题却是从1980年代开始。一种普遍的共识即艺术和展览实践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艺术体制仿佛依旧在原有的模式上加固或缝缝补补。如果说以往我们还有先锋、前卫或者揭竿而起的宣言的话,现在我们似乎只有一种没有边界而无力的称呼“当代艺术”。历史基底与复杂而变幻的现实,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共情和痛感,反而是日益加剧的遗忘、麻木和深不见底的沉默。

“联合构筑”展览论坛现场,从左至右依次为王子云、杜曦云、翁子健、苏伟、姜宇辉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冯梦波作品《童年》,2019,连环画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前方为原弓作品《时差》,2018,装置;后方为杨君作品《世界起源-L’Origine du monde》,2016,布面油彩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是金鸡湖美术馆在2020年开启的第一场当代艺术展。按照策展人的意图,联合首先是个体之间的价值确认,是个体之间自由、自觉的联合。其次,在分裂与隔绝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休戚与共。同时,我们也必须重新思考“联合”的形式与共同生活的前提。然而,一场因为疫情而推迟举办的展览并不打算为这些问题提供标准答案,但却为变化中的现实提供了一个角度。经历了这么久时间的搁置以及随之变化的语境,使得展厅中曾在不同场所大放异彩的艺术作品与现实世界的关联再次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陈天灼作品《入迷》,2019,12小时行为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李可政作品《视觉的思觉》,2017,布面丙烯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当再次徘徊在展厅中,艺术家施勇的作品《将一只()鸟从一座塔的塔顶放掉》吸引力人们的注意力。他把钢琴分割成不同的体块随机在空间中摆放,被肢解的琴腿、踏板、音板和琴键,构成了一种如同悬疑小说般的结构。人们身处其间,既难以按着已有的碎片拼凑出一架钢琴的完整模样,也难以在闪动的视频装置中读取出有用的信息。这种叠加起来的隐喻,难道不是如今现实状况的投射么?我们既难以拼凑出一个过往曾经存在过的,好的旧世界,也难以在一切都被打碎和拆解的世界中辨识出新的次序。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施勇作品《将一只( )鸟从一座塔的塔顶放掉》,2018,装置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展览现场,杨振中作品《大V》,2013,机械装置
图片:致谢金鸡湖美术馆


联合构筑
参展艺术家:陈天灼、丁乙、冯梦波、刘建华、刘韡、李可政、施勇、王功新、徐震®、颜磊、杨振中、杨君、原弓、周啸虎
策展人:杜曦云
展期:2020年6月6日-8月16日
地点:苏州金鸡湖美术馆丨苏州工业园区观枫街1号


文丨王子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