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灿灿:日月星辰在南国——秦琦与罗德尔·塔帕雅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86   最后更新:2020/06/16 11:37:18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6-16 11:37:18

来源: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艺术家秦琦和菲律宾艺术家罗德尔·塔帕雅(Rodel Tapaya)的大型联展“日月星辰在南国”2020年6月6日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开展。展览由崔灿灿策划,包括绘画、雕塑、综合材料及影像作品近50件。


崔灿灿:日月星辰在南国

秦琦


无论是彰显自然的伟大力量,人类文明中的英雄主义,还是创造故事在绘画中的无限潜能,历史风情画可以超越一切平淡的现实。对历史风情画的探索,让秦琦的创作,和绝大多数画家相比,显得与众不同,雄心勃勃

秦琦《辰》,布面油画,150 × 200 cm,2019


我们总能在秦琦近几年的创作中,看到历史风情画的雄壮身影,糅合着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最鼎盛的传统。故事、语言、现实、历史和理想主义,这些过去绘画所追求的恢弘主题,在秦琦的创作中反复出现。它也造就了秦琦的独特魅力,在题材上的无限自由,在艺术风格上的丰富多样,静物、人物、民俗历史、自然风光,在秦琦相同或不同的系列中来回交错,自由穿梭。

秦琦《阿里巴巴2》,布面油画,170 x 335 cm,2016


此次展览选取了秦琦典型的“新历史风情画”系列,主展厅呈现了秦琦2020年的最新创作,故事取材自“星星美展”这一历史事件,描绘了艺术家对中国当代艺术起点的想象。四幅作品中,故事的主人公、天气、场景,形式上的色彩、造型、构成,不断地变化,有蓝天白云下的驼队,夜晚洞中的巫师,清晨沙漠里的年轻诗人。这些奇特的故事和自然的旋律,给予我们前所未有的视觉丰富性,无限的想象空间。

秦琦《星星》,布面油画,270 × 400 cm,2019

秦琦《诗人与画家1》,纸本油画,80 × 110 cm,2020


之后,艺术家从历史事件的演绎,引向异域风情中最经典的动物题材,骆驼、狮子、雄鹰、猎犬被编入新的故事,在一片森林、湖泊和山川的交替中,辽阔、刚健的叙事语言,构成了对壮美的追寻,一种全新的审美基调。

秦琦《张玥的故事》,布面油画,190× 250 cm,2018-2019

秦琦《中国旅游团》,纸本油画,80 x 110 cm,2019


下一题材里,风俗走向海洋系列,像是大航海时代发现新大陆的浪潮,亦如海洋文化对现代艺术的影响,热情、粗犷而又奔放的笔触,汹涌的波涛,如画中掌舵者的雄心一般,长途跋涉,风雨兼程。

秦琦《木筏》,布面油画,120 x 100 cm,2019

秦琦《小捕鲸》,布面油画,130 x 160 cm,2018


在秦琦最有代表的胡志明系列中,同样的主人公,有着不同的形象和背景,异域风土的神秘,具有装饰感的动植物,营造着欢乐或是忧郁的氛围。秦琦将平面化和叙事性进行有趣的结合,观念和记忆把我们从熟悉的“面孔”中解放出来,一切都是围绕故事和语言展开,从写实走向平面,走向装饰,走向叙事性的迷惑。

秦琦《半月》,布面油画,300 × 300 cm,2019

秦琦《普兰》,布面油画,250 x 335 cm,2017

秦琦《骆驼》,布面油画,120 x 170 cm,2016

秦琦《鸬鹚》,布面油画,190 x 300 cm,2016

在下个主题中,秦琦描绘了殖民地夜晚的生活,欢快的宴会上,热带的水果映衬着艳丽的花环,忧郁的晚风和光影,让异域风情多了几分华丽和神秘。盛宴之后,便是展览的结尾,两个改编自秦琦身边的故事,将我们的视角拉回现实。艺术的故事总在上演,它记载着鲜为人知的历史,也暗含着个人蠢蠢欲动的欲望。展览最后,一轮斜阳的映衬,显得有些苦涩,化成古道西风,英雄往事的遥远记忆。


秦琦《曼谷的夏天》(两联),布面油画,230 × 800 cm,2019


在不断折返探索的漫漫长路中,秦琦创造了“历史风情画”的全新定义。过去历史画中描述的王朝、战争等重大历史题材,变成一种中国本土式的个人故事和异域风情画。它们就在我们身边,在所见所闻的故事中,北京郊外普罗旺斯风情的别墅,上海洋房的伦敦腔,广州十三行的外销画,或是不远处,深圳世界之窗里的埃及金字塔。

秦琦《向日葵》,布面油画,300 x 300 cm,2019
秦琦又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一切边界、规则,都被无视,一切流派和风格,皆为所用。笨拙的造型,怪异的构图,去除了西方历史风情画中的甜腻与庸俗。水火难容的过去与现在,在秦琦笔下显得得心应手。一张张作品,像是由现代人扮演的德拉克洛瓦的恢宏剧作。

秦琦《龙心虎威》,布面油画,100 × 120 cm,2019


历史在这里被激活,伟大的传统重返当代。最终,这些含混着不同口音的绘画语言和艺术观念,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成就了秦琦的风格:绘画成就了故事,洋溢着日月星辰的浪漫,遥远南国的芬芳。


罗德尔·塔帕雅

每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都有各自的神话故事。它往往比千篇一律的现代社会更容易辨认,亦如我们所熟知的宙斯和古希腊,青龙与中国。和这些“显赫”而又“中心”的神话相比,菲律宾的神话来源于独特的地理风情和生存条件,“日月星辰”、“山石树木”成为寓言中灵性的象征。虽然它们在不同的族群中,有着截然不同的化身,但它们的寓意极为相似,庇护当地的风调雨顺,食粮丰登。

罗德尔·塔帕雅《宴会》,布面丙烯,244 x 183 cm, 2018


出生于1980年代的罗德尔·塔帕雅,在菲律宾特有的神话历史和自然风情中长大。童年的听闻像一粒种子沉入他的脑海深处,直到多年以后生根发芽,成为创作中最重要的缘起。神话故事在塔帕雅的作品中具有双重价值,一方面,它是艺术家创作的题材,改编的对象;另一方面,它是艺术家个体的记忆,看待和理解世界的工具。

罗德尔·塔帕雅《八头怪兽与生命之树》,布面丙烯,244 x 335 cm,2018


无论是神话,还是菲律宾的风土人情,故事都是塔帕雅作品的核心剧场。在这个剧场中,他将菲律宾的现实与神话、过去与未来、赞扬与讽刺,彼此叠加,以寓言和童话的形式,讲述菲律宾的人民面貌和社会时事。在不同的作品中,剧场会随着故事、情节、形式的变化而变化。在巨作《喜剧、戏仿和悲剧》中,这个剧场是一片衰败、混乱的楼宇,角落里随处上演着魔幻的生活;在《弯曲的竹子》中,剧场是一片时空、大小、秩序错杂的植物;在更多的作品中,剧场可能是海滩、森林,可能是湖水、天空。

罗德尔·塔帕雅《喜剧、戏仿和悲剧》,布面丙烯,300 × 700 cm,2018

自然与生灵,成为我们理解塔帕雅的另一途径。没有中心的岛屿,各自为政。茂密的海岛雨林中,有着万物生长的神奇,风雨雷电的交替。它们在塔帕雅的作品里,无论是何种自然和生命,都呈现出多样而又含糊的情形。它们有着相异的生长方向,有着各自的阳光,雨水和日月星辰,它们含混在一起,茂密而生。

罗德尔·塔帕雅《弯曲的竹子》,布面丙烯,193 × 152 cm,2020

亦或者在塔帕雅的艺术观念中,单一的秩序,固定的准则,总是被打破,无论是社会的,还是宗教的。塔帕雅对原始文明和地方主义的歌颂,对菲律宾殖民前的想象,袒露了他在艺术中的普遍立场:对单一现代性的反思,对无神论和理性主义的怀疑,对人类中心主义的批判。

罗德尔·塔帕雅《没有星星的天空,没有沙子的大海》,布面丙烯,193 × 172 cm,2020

本次展览遴选了塔帕雅近几年不同系列的作品,三个部分中,第一部分,以塔帕雅最新的巨幅作品为中心,引申出他最为代表的艺术风格;第二部分,展出了三件作品,一组动物群像的装置,一件动画式的影像,一张复合空间的绘画,呈现了艺术家对于不同媒介的尝试;最后一部分,展出了塔帕雅多种风格和元素的作品,丰富多样的神话故事、历史资源和现实事件,密布其间,成为尾声。

罗德尔·塔帕雅《丢失的铆钉》,布面丙烯,244 x 335 cm,2018

亦如遥远南洋的海岛中,夜晚闪烁不定的日月星辰,雨林里葱葱郁郁的万事万物。

罗德尔·塔帕雅《乞丐碗》,布面丙烯,300 x 500 cm,2018


秦  琦


1975年生于陕西,1999年进入鲁迅美院油画系,2002年硕士毕业并留校任教。现生活工作于北京、沈阳。作为7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秦琦的画具有同时代艺术家的一些典型特征:以自我表达为核心,以自我经验为出发点,建立起一种融合现实性、想象性及虚构性的视觉表现体系。秦琦的独特不仅在于他多变的风格,更在于他在其中一直坚持并逐渐成熟的寓言性探索——逐渐放弃对现实事物的直接使用,而转入对事物中具有自我特征和典型性的一面进行捕捉。


秦琦的独特不仅在于他多变的风格,更在于他在其中一直坚持并逐渐成熟的寓言性探索。以大尺幅、超写实的语言方式,将社会历史的叙事和多种图像碎片化地设置在不同的场景之下,呈现出混杂、曲折的语境。而在碎片化之间有着纪实与虚构、移植与混合的视觉修辞,构成了作品中荒诞不经的意味,由此产生了一种不可理喻迷局和悬疑,以及各种可能发生的想象空间。


秦琦主要个展有:《夜来香》(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2019),《秦琦个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7),《秦琦个展》(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北京,2014),《椅子也可以救人:秦琦个展》(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1)等。主要群展包括:《物体系》(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5),《自觉:绘画十二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4),《开放的肖像》(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2012),广州三年展(广州美术馆,广州,2008)等。

“日月星辰在南国” 秦琦作品展览现场


罗德尔·塔帕雅

出生于1980年,是菲律宾80后艺术家中的重要代表人物,也是目前东南亚最活跃的艺术家之一。在2001年获诺基亚艺术奖(Nokia Art Awards)特等奖。后赴美国纽约的帕森斯设计学院和芬兰的赫尔辛基大学努力攻读素描和油画课程。后毕业于菲律宾国立大学艺术学院。


其部分个展包括:“神话与真理 - 罗德尔·塔帕雅新作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城市迷宫”,阿亚拉博物馆,马尼拉,菲律宾,2018;“罗德尔·塔帕雅:来自菲律宾的新艺术”,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堪培拉,澳大利亚,2017;“罗德尔·塔帕雅”,辛德尔芬根市美术馆,德国,2016;“伦敦当代艺术学院馆外展:香港人”,都爹利会馆,香港,2014;“Bato-Balani”,雅典耀美术馆,奎松市,菲律宾, 2014;仙境, Art Hongkong,香港,2012;“棱镜与平行”,BenCab博物馆,碧瑶市,菲律宾,2012;“舌之花”,巴尔加斯美术馆,奎松市,菲律宾等。


其部分群展包括:“涅槃:热带重生”,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曼谷,2018;“第十五届亚洲艺术节”,宁波美术馆,宁波,中国;“未知领域”,Hilger BrotKunsthalle美术馆,维也纳,奥地利;“激情与前进:菲律宾艺术”,新南威尔士美术馆,悉尼,澳大利亚;“第二十届悉尼双年展”,悉尼,澳大利亚,2016;“Bisa: Potent Presences”,马尼拉大都会博物馆,菲律宾,2011;“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菲律宾艺术百年之旅”,新加坡美术馆,新加坡,2009等。


他的作品受诸多国际性美术馆收藏,包括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美术馆、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日本森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菲律宾Bencab 博物馆、菲律宾雅典耀美术馆、菲律宾Pinto美术馆,以及菲律宾中央银行等。

“日月星辰在南国” 罗德尔·塔帕雅作品展览现场


崔灿灿


一位活跃在中国的独立策划人,写作者,曾获CCAA中国当代艺术评论青年荣誉奖、《YISHU》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奖、艺术权力榜年度展览奖、《艺术新闻》亚洲艺术贡献奖林肯策展人提名、《当代艺术新闻》年度最佳艺术家个展、北京画廊周最佳展览奖、《艺术银行》年度策展人等。崔灿灿策展的主要展览从2012年开始,共计81场,群展包括夜走黑桥(2013)、乡村洗剪吹(2013)、FUCKOFF II(2013)、不在图像中行动(2014)、六环比五环多一环(2015)、十夜(2016)、万丈高楼平地起(2017)、过年特别项目(2018)、策展课(2019)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