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周大为:文化崛起、同理心和一个亿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294   最后更新:2020/06/14 19:44:03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6-14 19:44:03

来源:财富堂FORTUNEART  徐佳蕙


我最成功的投资是《玉堂春暖》,

虽然它不是赚钱最多的,

但是通过这件作品,通过陈逸飞,

我们这群藏家才能聚到一起,

这是一种缘分。

D**id Chau,  photo by Cc-ism


对话周大为:文化崛起、同理心和一个亿

采访/ 徐佳蕙     文/徐佳蕙


访问周大为是一件轻松却不容易的事。轻松在于他众所周知的坦率敢言,他向来对自己的商业化和大众化毫无顾忌,不容易则在于他身份的多元:藏家、Cc基金会创始人、ART021、JINGART博览会创办人……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周大为就要搞出点花头,把自己的头衔再变长一点。如果你这两天路过TX淮海商场,肯定会注意到一只被解剖的恐龙和一个巨型的娃娃头雪糕,这就是周大为的最新动态,是他iag艺术院线项目“野蛮院线”展览的一部分。

▲陆平原 《星期六-花脸雪糕》


刚开幕的“野蛮院线”展览分为三个部分,除了徐震和陆平原位于商场门口的装置作品,还有遍布TX淮海商场公共区域的5件作品,以及商场二楼Cc美术馆中的十余件作品。公共区域作品的特点很明显:好玩、互动性强,在叶甫纳、徐震、陆扬、史莱姆引擎、王欣的作品里,你可以做美甲、逛超市、打游戏、享受灵性护理。从商场进入Cc美术馆,则来到了闹中取静的白盒子空间,这里有我们熟悉的曾梵志、丁乙的架上作品,达明安·赫斯特、安尼施·卡普尔的装置作品,也有国内观众不常见到的瑞安·甘德、阿玛利亚·皮卡、安德烈·古斯基等艺术家的装置、摄影作品。“野蛮”既是这些艺术创作上的生猛姿态,也是这种新型艺术零售方式的强势来袭。周大为对iag艺术院线项目信心十足,他打算把这种模式在一二线城市继续推广,让艺术能和大众有真实的接触。iag艺术院线的扩展还需要时间,但《恐龙》和《星期六-花脸雪糕》已经成为了新晋打卡地标,在找好角度拍照之前,我们和周大为聊了聊他的收藏投资、他的文化喜好以及他看待后浪的视角。

▲徐震 《恐龙》


FA:说说你买的第一件作品吧。

周:2003年在佳士得买的一件吴大羽纸上作品,当时是一万多块钱,吴大羽那个时候没人买,是被我买出来的。当时还有好多人问我怎么会去买吴大羽,我说你们之后看好吧,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有十几张吴大羽的油画,关良、林风眠那一批艺术家的作品我都有,但是之后确实钱不够,为了买其他作品卖掉了一些。

▲藏品—吴大羽《无题》

FA:你觉得自己最成功的一笔投资是什么?

周:陈逸飞的《玉堂春暖》,我是1100万买的,然后2017年1.49亿卖掉的,是刘益谦买的。

FA:很好奇你们藏家之间会私下进行交易吗?

周:不会。我跟刘益谦是不打不相识,我一直说我是中国艺术最伟大的千年老二,很多作品我都把它顶到下一口。2008年保利拍卖陈逸飞的《踱步》,我和刘益谦从一千多万起拍叫到 3600万。2007年拍的陈逸飞的《黄河颂》我也是下一口,最后是陈东升买的,《黄河颂》到现在也是泰康很重要的收藏。《玉堂春暖》这幅作品最后能够被刘益谦收藏,我很高兴,感觉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我说我最成功的投资是《玉堂春暖》,并不是因为它赚钱最多,而是通过这件作品,通过陈逸飞,我们当时这群藏家才能聚到一起,这是一种缘分。

FA:今年是陈逸飞逝世15周年,之前在网上也发起了“云纪念”活动。

周:对,是陈逸鸣发起的活动,刘益谦也为此发了一个视频。我认为陈逸飞在一定程度上是我们这群藏家的伯乐,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也是我们彼此建立感情的机缘。比如陈逸飞对小包(包一峰)的影响特别大,在他刚进入公关界的时候给他介绍了很多人脉、品牌和项目,陈逸飞的口碑特别好,他给了年轻人很多帮助。我觉得陈逸飞太伟大了,没有陈逸飞哪有现在的新天地和田子坊?没有陈逸飞哪有中国艺术市场?在中国艺术家还没人买的时候,陈逸飞已经能卖到200万了,他还带人去买张晓刚、曾梵志的作品,很支持年轻艺术家。没有陈逸飞的话,电影、音乐、艺术结合的大美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步,陈逸飞拍的《人约黄昏》拿到了金马奖提名,他还创办了《VISION青年视觉》杂志,他提出的大美术和视觉产业对绘画、电影、设计、媒体的影响都很大。上面说的陈逸飞的《踱步》《黄河颂》都是中国美术史上非常重要的作品。《黄河颂》画的是一个站在黄河边的士兵,在那个工农兵一体的年代是很浪漫的,是很当代的,所以这件作品也被撤展了,直到1977年才重新被展出,《黄河颂》在我心里是很美、很重要的作品。


FA:你是从收藏开启了之后的艺术产业,现在看来收藏对你的影响是什么?有哪些精神上的价值呢?

周:更多的还是让我有了赚钱的动力吧。我是生活很简单的一个人,不喜欢买好车,也不讲究吃穿,你会看到我的员工坐商务舱,我自己坐经济舱。但赚了钱总归要花的,收藏也算是一个目标吧,让我能继续维持在艺术行业里的俗气地位。

FA:你自己的主业是什么?足够支持你的这些艺术投资吗?

周:压力肯定是很大的,所以要赚钱。我从 2008年开始做汽车租赁,我们有四千多辆大卡车,两千多辆网约车,你们现在叫的滴滴很多都是问我租的,最近我还投资了一个新的网约车平台T3出行。还有很早之前在蚂蚁金服还是600亿美元估值的时候我就投资了。另外,我在外地也有房产项目。

▲CHRISTINA QUARLES,OverIt and Under It,2017


FA:你之前很果断取消了5月的JINGART,会担心11月的ART021受疫情影响吗?

周:海外画廊肯定会受影响,但目前来说影响不大。ART021一直规定本土画廊必须占50% 以上,亚洲画廊大约有60%。所以要说疫情影响的话,对西岸的影响比对我们大,今年我们反而会更加强调一种泛亚洲的文化概念。

FA:所以会把今年当做超越西岸的一个机会吗?外界一直评价西岸更学术而ART021更商业,这对你有影响吗?

周:不会,我们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有各自的优点,今年的差异会更大。很多人说西岸很学术,我们很商业,但他们所谓的学术只不过是一种崇洋媚外的学术,我并不认同说巴塞尔那种风格就是学术。我们和西岸都有西方商业大画廊,而在我们的Detour单元有很多第三世界的,南美、中东、非洲、东南亚最好的画廊,这些才是全世界最学术的画廊,是未来20年最牛的画廊。另外像维他命从来没参加过西岸,它是不是中国最好的画廊呢?张巍是不是最学术的呢?所以别说西方的就是学术的。而且ART021首先是服务于画廊和藏家的,我只是尽量在交易的前提下加入自己的taste。

▲2019 Art 021现场

FA:这种学术还是在西方体系下的学术。

周:我6岁去香港,9岁去加拿大,对这套西方的东西是很熟悉的。而且这次疫情也让我们 看到了白人的一种优越感,他们对我们的很多指责是毫无证据的。疫情发生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马上有正确的对策,而在钟南山去了武汉之后,中央马上就决定封城了,全世界没有其他国家能做到这样。我们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有做的好的地方,评价的时候要实事求是。这两天西方已经发起了对我们的声讨,推出了不少反华政策,还利用方方日记对我们进行指责攻击,这对全体华人都是一种伤害。西方和追随西方的人,说他们追求的是自由民主,但是他们不允许别人有反对的声音,这哪是民主。西方的现代民主已经逐渐转变成无政府主义了,人的权力过大超越了法律本身,为了坚持自己的真理可以破坏其他所有东西,这是很恐怖的。也能看出来西方现在还停留在老一套的帝国主义思想里,在和我们做国家间的对抗,但其实冷战之后要面临的就是文明对冲了。

FA:所以有那本书……

周: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文明冲突而不是国家对抗。这也是为什么今年ART021会强调文化概念,以文化区分代替地域区分,寻求文明共同性。


FA:我们看到今年ART021新推出了iag艺术院线项目,是和TX淮海合作的,这个项目也是有政府支持吗?

周:对,司徒文聪先生把之前的华亭伊势丹商场做了大改造,引进我做整个文化项目。现在TX淮海商场已经开了,艺术院线会在6月中旬开放,我们把商场二楼的1200平方米一半拿来做展厅,一半做衍生品商店。之前的艺术机构遵循的还是艺术圈的游戏规则,像K11还是一种展陈逻辑,艺术院线是模仿电影院线的体系,对整个业态做融合。它既是院线又像游乐场,我们可能会在商场卖门票,你可以进来看展览、购物、喝咖啡,我们下半年还会开一家team Lab夜店,你可以在里面玩一整天。我的规划是未来5年在一二线城市开二三十家这样的艺术院线。最近商场周末的人流量有一两万,我们预期每个月人流量可以达到20万,就算其中只有1/4的人来看艺术,一年下来也有50多万人次,这样的空间有20个的话,一年就有1000万人接触了我们的艺术项目,这是很大的影响力了。

▲“野蛮院线”现场


FA:你其实一直在尝试艺术和大众的结合,我看到有网友给你的ASK D**ID栏目留言说好久没见很想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站出来成为一个IP?

周: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现在有点重,想再瘦一点。另一方面是之前投入的时间成本太高了,虽然也有一点效果,但消耗太大。我想等到艺术院线开启,和明星有大量合作之后的效果会更好一点,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再站出来。


▲ 周大为藏品,徐震-《天下》(蓝色奶油)

FA:你很有这种潜质,我们很希望你能成功。但之前你用了很多资源做的皮毛艺术节其实算是失败了吧?

周:皮毛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和徐震的想法太超前了,你看现在KAWS他们已经把市场打出来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来做会很不一样。但也不能说失败,至少我们没亏钱嘛,那一两年还是很好玩的,影响力也做出来了。


FA:最近徐震的没顶画廊和永乐艺术季的线上合作你应该很喜欢吧,你几年前就说画廊和二级市场的关系是现存的一个大问题。

周:我非常喜欢。我一直说画廊不要装,要把艺术价值和艺术品商品价值分开。如果在画廊 50万买的东西在拍卖会2万就能买到,藏家哪还有信心支持画廊?凭什么画廊和艺术家可以赚钱,藏家就不能赚钱?很多中国画廊不称职 就是因为只服务于艺术家,但是不能保护好藏家。所以二级市场一定要搞,很多人说徐震、周大为为什么搞这些东西,其实不是我们想做,是没有别人去做。大家都忘了有ART021之前上海市场是什么样的了,可以说我对上海艺术市场的贡献是巨大的,开发出来的市场空间也是巨大的。


FA:最近还有一个趋势就是线上展览,但是你好像并不看好艺术品的线上交易,你有过线上买作品的经历吗?

周:当然有,我是中国最早在线上买东西的人,但目前的技术和体验感不能解决本质问题。线上博览会的呈现方式也不过是放几张图片而已,可能等到区块链技术或者VR技术更成 熟的时候我才会宣传这种方式。我之前也说过凭什么影像作品能卖20万,如果艺术家把影像作品放到线上平台,像看电影一样10块钱一张票,就再也不存在20万的影像作品了, 所以说它本身并不是好的商品形态。

▲王欣《八赫兹灵性护理》


FA:现在很多艺术家做线上作品,比如直接在Instagram上创作,这在你看来也不算好的形态?

周:创作的话没问题,但如果把它商品化,我觉得还不够成熟。其实Instagram是很好的传播平台,甚至可能打破传统的画廊代理艺术家机制,但是对商品这个词还是要非常尊重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去买村上隆?因为人家确实花了很多心思在产品上面,把品控做到极致,这是大家看得见摸得着的。

▲徐震超市


FA:其实徐震也是这么做的吧,但他好像还是不太注重产品。

周:徐震是很重视的,还是很现实的没钱的问题。皮诺可以给达明安•赫斯特几个亿来做一个展览,但我们的全部预算只有几百万元人民币,如果给徐震一个亿我相信他肯定也能做成。


FA: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前浪和后浪的问题,正好之前有年轻艺术家说到他们这一代是要踩着徐震们前进的,听起来是挺残酷的事。

周:我也说一个很残酷的事情,国内这些90后艺术家我都不碰,他们缺少基本的文化素养, 连后浪的资格都没有。这是“文革”之后文化 传承的一个大问题,像之前五四运动是我们被欺压那么多年的一次爆发,讲的是对我们自己文化的热爱,但现在更多宣扬的是自我、个性这些小我的东西。我肯定比你说的那个艺术家狂得多,但我对老艺术家是很尊重的。之前有个川美大三的学生说不认识林风眠,说他们不看这些老艺术家,那还搞什么呢? 为什么国美是相比之下更尊敬前辈也更开放的体系?国美的脉络一直没断过,不要说中国当代艺术是从星星美展起来的,其实是蔡元培培养出来吴大羽、林风眠那批人,之后是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然后是我的老师郑胜天,之后才有张培力、耿建翌、黄永砯、王广义他们, 然后是现在刘韡、杨福东这些艺术家。对这些文化现象你必须尊重。

▲叶甫纳 《指甲计划》


FA:所以你自己不收藏年轻艺术家?

周:也收,而且Cc基金会一直在做年轻艺术家的项目,比如Cc现在的展览就是陈轴,主 要还是看艺术家的文化素质和格局。年轻艺术家里,于吉的第一个展览就是我帮她做的,陆扬的很多项目我也有支持,另外像周轶伦、马秋莎、胡晓媛、苗颖、沈莘等等年轻艺术家我都觉得不错,其实他们也不算特别年轻的体系,但他们做事都很专注,我很看好。

FA:他们还是很年轻的,对艺术家不能用对明星的那套标准。你刚刚提到的名单里女性艺术家比男性多,这还挺少见的。

周:其实在我的收藏体系里,新一代艺术家中的女性比男性多。这个时代一定是女性比男性厉害的。今天我们国家的女性地位从全球来说都是不低的,现在的女性在拥有自己独特女性气质的同时,也拥有着男性的格局和野心,拥有着过去只属于男人的视野。所以你能看到,这个时代的商业和文化都是由女性主导的。商业上,女性是互联网消费的核心群体,她们不仅会帮全家购物,还会相互分享推荐。文化上,如今的电视剧也全都是以女性为主的。

▲TX淮海商场


FA:你觉得对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周:中国年轻人非常聪明,从全世界看来都是格局最大的,但我认为年轻人缺少同理心。我之前做汽车租赁,每个月都跟着卡车司机出去跑一圈,对他们的生活很了解。我非常反感很多人维持的精英状态,麻烦年轻人先去了解一下真实的生活,了解一下老百姓的需求,再来说他那一套精英理论。

FA:那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周:需要判断力。所以我们要把好的东西传播给大众,接触到好东西才能形成自己的判断价值。我很希望每个领域都能有这样的人站出来,就像五四运动时期,一群站出来的年轻人能引领中华文化。但是拥有判断力还是不够,还是需要有同理心。

FA:你除了上面提到的投资,也投资电影,之前还投资了一个足球俱乐部,你怎么敢在国内投资足球俱乐部的?

周:这就是我牛的地方呀。我还是很会和政府打交道的,但是后来政府反悔了也没有办法,俱乐部我投资了5年,每年1500万到2000万,等于烧掉了快一个亿。

FA:这一个亿投给徐震多好。

周:对呀,就写这句话,早知道这一个亿投给徐震多好。


图片致谢周大为


作 者 简 介 :
徐佳蕙为《FA财富堂》杂志特约撰稿人。曾长期担任《典藏》杂志编辑,对当代艺术、戏剧表演、电影和流行文化有深入研究,尤其对个体经验与群体历史的关系、后现代的历史困境问题感兴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