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WS被视为白人艺术的标志遭抢劫,班克西火烧美国国旗,欧美艺术圈如何站队?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293   最后更新:2020/06/13 21:11:55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20-06-13 21:11:55

来源:墙报  饭饭团


月25日,美国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遇暴力执法致死。这一事件引发了全美范围的抗议活动,并在不少地方升级为骚乱。许多商铺在抗议活动中遭到抢劫,艺术品也未能幸免。


街头艺术回到街头


一件KAWS的雕塑《同伴》(Companion)在洛杉矶5Art Gallery遭到抢劫。

洛杉矶5Art画廊(5Art Gallery)


蒙面的黑人抗议者将灰色的《同伴》从画廊搬走,并在外墙涂下一行字:去XX的白人艺术。

这件事成为催化剂,激起更多人参与到艺术与种族主义的讨论中:


一方面,KAWS粉丝激动地谴责这种抢劫行为。某种程度上,为Kaws的而战的呼声超越了为乔治·弗洛依德正义而战的呼声。

遭洗劫后的洛杉矶5Art画廊(5Art Gallery)


另一方面,在反种族歧视者认为:Kaws的雕塑动辄数百万美元,在许多方面都象征着当代艺术界的财富过剩。这个艺术系统正是基于白人特权和赞助。


当代艺术世界(博物馆、画廊、艺术机构等)建立在充满了白人、男人艺术家的艺术史的基础上。博物馆中充满了白人从亚非拉掠夺来的珍宝。


所以,这难道不是洗劫洗劫者?

批评家安特万·萨金特(Antwaun Sargent)写道:”当代艺术界一直宣称艺术至关重要,却在这几个月来保持沉默。他们没有做任何事情来表明和抗议者站在一边”。


画廊5Art Gallery关注潮流和街头艺术方向,除了Kaws,还与艺术家班克西(Banksy)、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等潮流艺术家合作。

Kaws的在街头广告上的涂鸦作品


讽刺的是,KAWS、班克西虽然走入了画廊,但他们最初发迹于街头艺术。


抗议者用街头涂鸦在外墙留下的“去XX的白人艺术”,可以说是对KAWS艺术的一种回应。


街头艺术离开了街头,是否失去了最初的活力?

班克西,气球和女孩(Girlwith Balloon)


这是一个白人问题


不止美国,英格兰布里斯托尔的抗议者也发起游行,声援美国反种族歧视游行。在6月7日的抗议活动中,著名奴隶贩子爱德华·科斯顿的雕像被抗议者拆除,并扔进海里。

抗议者将它视为布里斯托尔的耻辱,而另一些人谴责抗议者所采取的非法行动。市长表示不能姑息对城市雕像的犯罪性破坏。


如何处置雕像?两个阵营意见相悖。街头艺术家班克西提出了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案。


2020年6月9日,他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自己的构想,标题是:“我们应该如何利用布里斯托尔中央的空基座?”

班克西的解决方案


他的方案很简单:将雕像放回原处,放回基座上;同时,在周围放上抗议者的雕像,还原他们用绳子绑着爱德华·科斯顿的场景。


根据班克西的说法,这将是纪念“著名的一天”(6月7日)的最佳方式。

班克西一直在关注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


6月6日,他在Instagram上推出了一件新作品,以纪念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去世和声援世界各地发生的``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活动。


画面中,一支蜡烛点燃了美国国旗。

Instagram的/班克斯


发布作品的同时,他用文字表达了自己对“反种族歧视”的态度:


“起初我以为我应该闭嘴,听黑人讲这个问题。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他们的问题。这是我的问题。


有色人种正在被这个社会系统伤害,这个白人系统。就像排水管折断了,淹没了楼下人们的公寓。这种有缺陷的系统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但修复它不是他们的工作。没有人允许他们进入楼上的公寓。这是一个白人问题,如果白人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他们就不得不上楼踢门。”


穷人自由言论的权力


艺术家杰米·霍姆斯(Jammie Holmes)采取了非常规方式创作。他登上飞机,在纽约、底特律、迈阿密、达拉斯、洛杉矶等城市上空放飞文字横幅,再次说出弗洛伊德的遗言。


霍姆斯在画廊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的帮助下,租用飞机从上午11:30飞到晚上9:00,几乎飞了一整天。


我胃痛

MY STOMACH HURTS(Miami)


“我的脖子痛”

MY NECK HURTS(Dallas)


“每个地方都痛”

EVERYTHING HURTS(LA


杰米·霍姆斯(Jammie Holmes)说:“一种体现社会良知的行为和抗议,旨在使人们团结起来,以悼念的方式表达对有色公民的不公待遇。”


“他们要杀了我”

THEY’RE GOING TO KILL ME(New York)


“求你了,我喘不过气来!”

PLEASE I CAN’T BREATHE(Detroit)


杰米·霍姆斯(Jammie Holmes)认为:“在政治和社会领域,往往没有言论自由,因为穷人和被边缘化的人群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尤其是这种在天空中拉横幅的形式,往往是有钱人的专属。


他希望人们看到作品,能想起来他们本来就拥有自由言论的权力。在共同的信息下团结起来是改变的关键。


霍姆斯还说:“我希望他们意识到,警察绝不可能杀死我们所有人。


这场反种族歧视运动蔓延至全球许多城市,更多的艺术家走上街头,纷纷用自己的形式表达对“Black Lives Matter”的支持。


在美国休斯顿的街头,街头艺术家亚历克斯·罗曼(Alex Roman)将弗洛伊德画成天使,头上的光环由文字“永远在我们心中呼吸”组成。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街头艺术家阿古奇(Jorit Agoch)将弗洛伊德与马丁·路德·金等人并列,画中的弗洛伊德如同意大利南部教堂中所描绘的圣徒一样流着血。

意大利那不勒斯,街头艺术家阿古奇的巨大作品


2020年5月31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街头,意大利艺术家TVBoy为悼念乔治·弗洛伊德而创作壁画。弗洛伊德长着天使的翅膀,手持“停止种族歧视”的警示牌。

Photo by 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洛杉矶百老汇街头,艺术家Celos创作悼念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画中弗洛伊德流着泪,嘴被“我无法呼吸”的封条封住。

Photo by Keith Birmingham/MediaNews Group/Pasadena Star-News via Getty Images


而在米兰众多类似的街头涂鸦中,张开嘴巴“我无法呼吸”的涂鸦尤为显眼。“我无法呼吸”的叫声也许会引起了不止一种共鸣,种族主义和新冠病毒都引起了这种窒息。

米兰街头的涂鸦


都柏林西部,街头出现了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Photo by Niall Cars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甚至在叙利亚伊德利布,在烈日映照下、超现实主义的残垣断壁中,弗洛伊德的脸也象征着团结与反抗。


2020年6月1日,叙利亚艺术家Aziz Asmar和Anis Hamdoun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宾尼什镇完成了一幅描绘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艺术家说:“当我们在被毁建筑物的墙壁上画画时,我们正在告诉世界,在这些建筑物的下方有一些已经死亡或离开家园的人...这里有不公正的现象,就像美国的不公正现象一样。

Photo by Omar Haj Kadour/AFP via Getty Images


此外,上周二,全球民众在Instagram发起#BlackOutTuesday# 活动,发布黑屏图片反对种族歧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苏富比、佳士得等艺术机构纷纷参与了#BlackOutTuesday#的活动。





ref:https://mymodernmet.com/jammie-holmes-george-floyd-airplane-banners/

http://www.bjnews.com.cn/culture/2020/06/07/735686.html

https://www.boredpanda.com/banksy-sl**e-trader-statue-argument-solution/utm_source=google&utm_medium=organic&utm_campaign=organic

https://www.theartnewspaper.com/comment/the-us-has-a-problem-and-the-art-world-is-not-helping

https://xw.qq.com/cmsid/20200609A04P050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