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丨去摆摊,你想卖什么?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87   最后更新:2020/06/12 12:01:13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20-06-12 12:01:13

来源:Hi艺术  吕晓晨


被“摆摊”刷屏的近几天,
我想起了上大学时流传的一个八卦。
那时中央美术学院南门外的路还没有修,
满地坑坑洼洼的石子,一刮风就尘土飞扬。
夏日的晚上南门外总有一个烧烤小摊,
规模不大,设备也少得可怜,
但基本每天晚上摊前都是美院学子满座。
偶然间听人说,
摊主仅靠摆烧烤摊,
在美院的隔壁小区买了一套房(未经考证)。
这当时让我们一大群人对“摆摊”这件事充满了想象和期待。
后来在学校举办的跳蚤市场中,
却好像也没听说谁因此发财,
可能是我们都没找对商机……

本期的“脑洞”就和摆摊有关,
平日卖作品的艺术家们,
如果去摆摊,还希望能卖什么?


本期出题人:

吕晓晨《Hi艺术》资深编辑

本期问题:

如果去摆摊,你想卖什么?


林于思

我唱歌OK的,应该可以雄霸画坛,就卖唱吧。我都是一边开车一边唱的,录音条件不好,特别有摆摊感。(唱得不好不要钱。)


林老师可以考虑参加一下“中国好声音”?


薛峰

包子摊。估计有传统包子和当代包子,肉馅是肯定的,其它什么馅儿得研究。


薛老师,广东人会不会更爱吃烧麦?

胡尹萍

之前想过集资一个卫星,不喜欢局域网的人都可以做股东。卖卫星股东权

概念版“胡尹萍”,股东无上限(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入股有低消标准吗?

陈栋帆

冷笑话,不好笑还不怕冷场,童叟无欺,又环保。

陈栋帆在工作室,是不是极有摆摊的感觉?(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苑瑗

我想卖染发剂,各种彩色的染发剂。夏天里让男孩儿女孩儿们头发都染成彩色的,给上半年全球的灰色加点色彩,也记住这个特殊的2020年。

苑瑗 《瑞贝卡》 120×160cm 布面油画 2015(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张钊瀛

去摆摊,不如去练摊,最近跟朋友讨论,如何摆摊可以低投入高回报,同时关注到形形**的人最近的境遇,其实感受世界还真是个好差事,又可以练摊,“看相”是不是相当好的方法!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从头聊到脚趾头,主要是帮人们“解忧”,而且问要收费,化解要收费,上门要收费,买解药要收费,但是方寸间都有满满幸福传递,低成本高回报,多好。

张钊瀛《手是主角》展览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张大师,你掐指算下生意会如何?

蒲英玮

卖掉身上多余的体重给需要的人,让大家都变好身材。

蒲英玮 《性萧条》 40×60cm 纸本马克笔 电脑上色 2020(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第一次听人把“懒得减肥”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付美军

本科有摆摊卖过草鞋,如果有契机,首选卖草鞋。两位数的加减,轻车熟路。

付美军 《咖啡与茶》 170×140cm×2 布面丙烯 2018(图片由hiart space·上海提供)


想必付老板的算数不错。

王加加

北京有很多流浪猫和流浪狗,我的摊儿应该是给这些没有家的小动物准备的迷你餐厅,让它们可以过来吃饭,安全地休息一会儿,也许有人就会过来看看然后把它们领养回家。

2020年SPURS画廊,“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小动物们会这样盯着你求带走吗?

何杉

鸡蛋灌饼*。我可以一边吃鸡蛋灌饼一边耍*。还可以卖种子,因为我家里的种子太多了。应该可以大卖!

2017年拾萬空间“第六颗**:消夏录”展览现场,何杉 《我们能随时详见,而永未再见》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7(图片由拾萬空间提供)


耿旖旎

就卖斧子吧!这样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斧子啦!

2013年,BANK画廊耿旖旎个展“坏体”现场(图片由BANK画廊提供)


和上面卖*的可以组合出摊了。

宋元元

我会在铺上好看的地毯,再把朋友的倒骑驴推出来,那是我们精心装饰过的三轮车。上面有音响和麦克风,然后音乐不会停止。地上摆满各种饮料,哈哈,其实就是一个可以坐在马路牙子上的酒精stand

2017年,宋元元“撞客酒吧”艺术项目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宋元元朋友家的“倒骑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孙策

如果摆地摊的话我会选择卖威士忌小样。原因有两个。第一,我有选择恐惧症,每次去“阿福”买酒都先把琳琅满目的货架看个遍,然后还是强迫症地买了自己喝过的几样。第二,卖酒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客人打开了就必须付钱,不像卖画那样麻烦。画商到画室可以把包装袋拆个遍,然后只留下一个工作邮件,转身还可能给个差评。


总结:卖画容易受伤,卖酒不会。

童昆鸟

现在摆摊可以现场搓搓灰卖,夏天还容易出汗产量高。按一根一根来卖。

童昆鸟在大学时期的摆摊“卖钱”(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有内味儿了

胡为一

摆摊卖我的摆摊时间,一分钟1元,早上9点开始计时到晚上9点结束。卖掉一段时间就立即重新计时,价格也实时变化中。交钱后我会开一张时间归属权证明,但因为授权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所以这张过期的证明已经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胡为一 《我静静地等待光从身体穿过》(部分) 摄影装置 尺寸可变 收藏级相纸、铝合金框、冷光线 2014(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我原以为买到就是我的,你却告诉我证明已过期?


吴俊勇

锤子皮老虎。感觉到处都处于堵塞状态,处处需要疏通,通不了就砸,超级实用的自健工具,人手一把挂客厅。广告语就是:I can’t breath。(真有人要的话,我们众筹生产。)

吴俊勇 《锤子皮老虎》  2020(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叶凌瀚

自己(为需要我且我能够帮到和服务的人提供我有限的时间)。

叶凌瀚 《LUCY-Y-001》 200×300cm 布面丙烯 2018(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如果也附赠“LUCY”一起提供服务的话,这波不亏。

鞠婷

听说卖小孩违法。我卖平衡吧,让失衡的状态赶紧平衡起来。


再坚持一下,“熊孩子”快开学了

张心一

卖点焦虑吧。

张心一 《词汇卡-1》 40×50cm 木板丙烯 2019(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蕉绿=焦虑谐音梗要扣钱吗?

王智一

我们或多或少都有那种逛夜市的经验,对于喜欢行走的我而言,我期待着这些市井之中的相遇。我希望自己的摊位尽量简单,它可能是一个长长的滑板,随时可以走。上面摆什么其实并不太重要:但往往都是一个小背包可以装下的东西,甚至于那些滑行途中路上攫取的有意思的上天的礼物。我可以提供给任何想要拥有它们的人——免费。我认为在一个市场化无孔不入的环境里,赠予与彼此相视一笑其实挺重要的。不过,作为业余摊主的我每天可能只随机摆上十五分钟,每个人的十五分钟都不太一样,能碰上真的还挺靠机缘的。


免费的小件物品,可以给我来一打吗?

毕建业

我经常逛地摊,也买好多东西。但买的东西有一多半是没什么实用价值的。2019年冬天一个凌晨我去逛地摊儿,太阳还没升起来,风挺大,零下9度。有个围着很多人的摊位,我走过去看发现是卖二手棉衣棉裤的。好几个人付完钱就把刚买的衣服套在自己外套外面走掉了。早起奔波的人只有在这里才能花最少的钱买到让自己马上摆脱寒冷的衣物。我要摆地摊的话,我希望把最实用的东西卖给需要的人,如果一个来我摊位的人手上有台机器坏了,而我正好有他缺的零件那就最好了。

童文敏

卖我以前的几百年都没再用的东西?算了,我什么都舍不得卖,甚至什么都舍不得扔,如果我能利用那些垃圾,我连垃圾都不想扔。最近只想出去捡破烂。

烟囱

我以前在豆瓣建立了一个小组就叫“摆摊小子”。卖我做的那些书吧,漫画、画册,《乞丐漫画》《叙事癖》,堆了很久,好希望赶紧卖完呀,现在这些书在我的微店“乞丐画廊”有售,快来看看吧!

陈轴

还是卖画吧。我穷。

陈拍岸

作品!不行就卖萌。再不行卖惨


这届艺术家好难

郭警


我想把智能马桶卖给杜尚。


李卓(涂涂)

我会卖笑声,不同笑声不同价位,有“嘿嘿”“哈哈”“呵呵”“嘻嘻”“咧咧”“咦咦”不同类型。时间长价位高,主要我的笑声有魔性,不是一般笑声可以比拟的。等我影响大了,弄个扩音器对着宇宙笑把外星人招来高价卖给外星人,我的口号是:“冲出北京,走向世界。跨出地球,征服全宇宙。”我的笑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