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一掷——周啸虎谈《迷走花园》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34   最后更新:2020/06/10 21:36:25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6-10 21:36:25

来源:苏州工业园区公共文化中心


展览:联合构筑

展期:2020年6月6日-8月16日

艺术家:陈天灼、丁乙、冯梦波、刘建华、刘韡、李可政、施勇、王功新、徐震®、颜磊、杨振中、杨君、原弓、周啸虎

策展人:杜曦云

地址:苏州金鸡湖美术馆(苏州工业园区观枫街1号)

指导单位:苏州工业园区宣传部(文体旅游局)

主办单位:苏州工业园区公共文化中心·金鸡湖美术馆


时间:2020年5月10日


杜 曦 云 《迷走花园》是一场概念、话语生长成的盛宴,大量的专业术语被玄思连缀起来,相当的烧脑。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做这件作品?

周啸虎 迷走花园  2018 静帧28


周 啸 虎 起因于对博尔赫斯小说中神秘主义“流溢感”的好奇,连续的不确定性、平行时间和多选项游戏感,这些符合我对“空间蒙太奇”意象的想象。小说《交叉小径的花园》中涉及地缘冲突、以及情报战中奇特的信息传递方式,还包括博尔赫斯对东方玄学的研究。这些都激起我进一步改造这个文本的欲望。


另一个有趣的概念是关于“特隆人”的时间观:“认为宇宙是一系列思维过程,不在空间展开,而在时间中延续。”在没有空间的纯粹时间世界里,事件由一系列心理学意义上的时间、意识和行为汇集。我希望这个作品应该是在自言自语的意识“流溢”中推进,形成“世界是念头的衍生物”的画面汇集。


杜 曦 云 这样的话,和王阳明的“心外无物”有相似之处了。


周 啸 虎 王阳明的一些概念,对应着意念塑造了世界表象的这个想法,同时也对应了《交叉小径的花园》小说中纯粹时间的迷宫意象,一连串意识决定了存在。


杜 曦 云 你的作品,总是充满异样而迷人的视觉魅力。你如何调配观念和感官魅力间的关系?


周 啸 虎 生活是一场奇幻遭遇,艺术是平行于生活的另一个现实,对应和补遗生存局限和缺憾。计算机技术有效地拓宽我们看待世界的方法,那些梦境、荒诞想象和不真实的色***,也许恰恰呈现了大脑或潜意识的真实性。

周啸虎 迷走花园  2018 静帧16


杜 曦 云 在这个由思维创生的变幻世界里,“实在”有没有?是什么?在哪里?是德军最后成功攻入吗?


周 啸 虎 “实在”的东西存在于小说主体内心,一种自我证实的期许。可能我是悲观看待人类行径的,这个动画应该是关于人们是如何被时间障碍击败、被力不从心的控制意志所击败。奇特信息传递方式的创意,并不能挽救人类自身广义上的失败。

周啸虎 迷走花园  2018 静帧2


杜 曦 云 控制意志也内在于人类自身吧?


周 啸 虎 是啊,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独裁者,同时身不由己地被自己或被他人控制。这个控制链首尾相连、互相吞噬。

周啸虎 迷走花园  2018 静帧5


杜 曦 云 结尾部分,像一个个泡影般的幻梦,精致的谜题在哀伤情绪中生灭浮沉,不断裂变和游弋的信息最后流向哪里了?


周 啸 虎 尾声中相对诗化的“箴言”,类似于马克思“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神明因亵渎而廓然清明,那些很重的东西垮塌了,变得柔软和失重漂浮,镜花水月。这是一场预演,抑或仅仅是重复上演,我希望这个结尾能回到影片开始的虚空,形成首尾相连的自噬系统。我喜欢末尾句“一个当代样式的古典注脚”,无数的可能性轨迹,终了却重蹈覆辙。

周啸虎 迷走花园  2018 静帧12


杜 曦 云 为德国服务的华人间谍余准,最后还是成功的把信息传递了出去。智者设置的迷宫是轰然坍塌了,但那个巨大的图书馆依然如同神明般廓然,并纹丝不动的矗立着。在你建构的这个只有时间没有空间的世界里,文本是永恒存在的吗?


周 啸 虎 失败者余准以一场间谍战的“胜利”独孤求死。确实,这是一个成功的信息传递天才案例,但是这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家——等待争战双方的,只有最终的共同毁灭。所以我会觉得这是一场人们与时间迷宫博弈的、永无胜算的失败史,唯有时间是永恒流转。

啸虎 迷走蛙池 方案效果图


神秘主义夜行者博尔赫斯,借由汉学家艾伯特之口为我们解密:余准的祖先崔朋并没有真正营造迷宫,只是在他的小说里天才地构建了一个时序错乱的迷宫想象。崔朋的天才小说降维了我们的四维世界,使之成为永恒的时间一维流,他最多也只是将几何化的迷宫文本保留在扁平的二维图书媒介里。崔朋以此永驻了他的时间轴,或者仅仅是借宿在这个想象中的图书馆剧场中。


杜 曦 云 这个不断分叉、变异的文本世界里,设置信息迷宫的人,和破译并传递信息的人,应该都是智者。但他们似乎也被阴沉不祥的谶语笼罩,难逃厄运。厄运是无法逃避的必然归宿吗?


周 啸 虎 图书馆也象征着疆域争端的时间剧场,或许全部文明的失败史足以惊醒后来者。但是,即使先贤倾囊相告或箴言谶语也无济于事。就像我在《地上乐园》的作品简述里谈到的:“当然,我们并不会因为圣贤的箴言而逃脱魔咒,人类的进取心和严酷意志并不会停止‘日凿一窍’”。厄运可能来自于行走在迷宫中人自身(甚至于“智者”或“揭秘者”)——人们自带迷宫,自我迷宫才是人类的宿命。

周啸虎 迷走蛙池 2018 10频摄像装置


杜 曦 云 虚空是容纳“纯粹时间世界”的背景还是主体?虚空是无尽的虚空,还是有不同的可能性?


周 啸 虎 这个虚空应该是庄子所描述的:在开始之前会有一个未曾开始,或者是宇宙大爆炸的前时间状态,抑或深不可测的“玄冥之境”吧?我猜想,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承载得起“纯粹时间世界”这个“降维”的“无”的状态。虚空来自于人主体对宇宙有限认识的全部想象,它应该可以被感知、被艺术描述、被虚拟算法技术来呈现,但是不可触摸。

周啸虎 迷走花园堆栈  2019  3D打印装置5


同样地,王阳明给我们提供了认识这个虚空的可能性描述:“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这居然与特隆人的想象不谋而合,一系列复杂念头造就了事物和事件,世界在各种念头里延展。


杜 曦 云 世界是念头的衍生物,念头是什么的衍生物呢?人的念头的临界,又和这些天涯海角般的绝境重叠——庄子描述的“在开始之前会有一个未曾开始”,宇宙大爆炸的前时间状态,深不可测的“玄冥之境”。《迷走花园》的文本严密、精致地形成闭环——异象迭出、流变奇丽的闭环,余准的面具又是哭笑不堪的魔鬼。人有没有机会反常地越过、逆转这绝境,走出“迷走花园”呢?


周 啸 虎 这部动画片,最开始是打算做成彩色逐帧动画。但我得到了一台三维扫描仪,使彩泥原型扫描成3D文件,做成了一部3D动画片。余准的面具,原本只能紧贴在“意识动物”的脸上,而3D动画技术允许面具与脸部保持距离,可以不停言说和咏唱。好极了,面具在此成为了“引领者”或预言者?先知或魔鬼?或成为古希腊悲剧里的合唱队、或川剧里的“帮腔”……面具终于有了不太简单的身份。那这些身份的念头又源自哪里?大概是三维扫描仪改变了初衷和走向吧?我猜想逆转的可能性只存在于行动中,并且保持敏感,赌局或许有翻盘的机会。

周啸虎 迷走花园堆栈  2019  3D打印装置12


马拉美《骰子一掷,不会改变偶然》:

警惕

   怀疑

       翻滚

           闪亮与沉思

           全都发生在停留于

           最后献身的落点之前

骰子一掷散落一切思想


对话者

ABOUT SPEAKERS

周啸虎 | 艺术家

周啸虎1960年生于中国常州,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上海。周啸虎是中国视频动画的先锋人物,自1997 年起,他开始用计算机进行艺术创作,并试验定格动画、视频装置等不同形式的创作。他的标志性风格是在影像和真实物体间创造出不同的图像层次,,他的作品反映了数字时代中,历史在其特定细节可能被放大、误读、篡改和遗漏的情况下是如何被记录的。周啸虎的创作自由跨越各种艺术媒介,涉及动画、录像、装置和综合行动项目等,近期又与中国民间提线木偶团体合作,以进一步推动综合艺术的“能量剧场”。


周啸虎作品2000年参展上海双年展,2001年参加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 “中国录像艺术展”,2004年在美国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参展“过去与未来之间”,动画录像《乌托邦机器》在纽约现代艺术馆展出并且被收藏,同年参展由哈罗德•泽曼策划的首届西班牙塞维利亚国际艺术双年展;2006年参加第5届亚太三年展;2007年作品在英国泰特利物浦美术馆、维也纳路德维希现代艺术馆、瑞士的伯尔尼美术馆展出;2008年作品展出于比利时皇家美术宫;2010年在韩国光州双年展推出作品《集训营》,同年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实施教育行动项目《疯狂英语营》;2011年作品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和中国美术馆展出,同年作品入选昆士兰现代美术馆“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的艺术”展;2012年参加第四届广州三年展、新加坡美术馆最新亚洲当代艺术展。


此外,周啸虎的作动画品还参影了第40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和第56届洛加诺国际电影节,在第36届休斯敦国际电影节中获实验录像类金奖,2002年和2006年获中国当代艺术奖。2014年到2015年获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驻地艺术研究奖项。

杜曦云 | 策展人

策展人,1978年生,2000年于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2006年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曾任上海昊美术馆副馆长、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副馆长。


他的艺术观点著述于各类杂志和出版物,并曾主编《艺术时代》等刊物。他曾参与组织、策划多个展览和项目,近期包括:蒙塔达斯:亚洲礼仪,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2018年;今日之往昔:首届安仁双年展,2017年;走向未来:马德里·北京音乐潮,塞万提斯学院,2017年;萧条与供给:第三届南京国际美展,百家湖美术馆,2016年;北京·798诞生纪(2002-2006),宋庄美术馆,2016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