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画像遍布都市与残垣,这是艺术界的声援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90   最后更新:2020/06/09 11:20:49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6-09 11:20:49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黄松


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涉嫌暴力执法的过程中死亡,随后,“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活动从全美,蔓延至全球。当相关抗议活动的照片和视频充斥社交媒体时,艺术家们也用绘画、投影、壁画、摄影等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以悼念弗洛伊德。除了“平权运动”外,艺术家的作品也赋予“一语双关”的含义。

杰米·霍姆斯在城市上空以横幅“贴出”弗洛伊德的遗言。

6月6日(上周六)晚,生活在明尼苏达州的墨西哥裔艺术家埃里克·里格(Eric Rieger)带着乔治·弗洛伊德的数码照片、视频投影仪和便携式电源行走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与以往创作方式不同,他没有在砖墙上绘制有形的壁画,而是将弗洛伊德的影像投射到城市的铁路桥、金牌面粉大楼等标志性建筑上,尽管担心被捕,但当地警察似乎对与涉及弗洛伊德之死的纪念活动予以了谨慎的宽容。里格说:“看到乔治·弗洛伊德的图像投影在巨大的建筑物上,使我想到了多年来一直存在的不公正现象。”“人们希望得到正义与平等,而不是仇恨与不公正。” “我从未感到如此团结,希望这一悲剧最终能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积极变化。”

埃里克·里格将弗洛伊德的照片投影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铁路桥上。

还有一位采取非常规方式创作的艺术家是生活在达拉斯的杰米·霍姆斯(Jammie Holmes),他在纽约、底特律、迈阿密、达拉斯、洛杉矶等城市上空以飞机横幅“贴出”弗洛伊德的遗言。
艺术家称其为“全国性抗议黑人社区内警察暴力行为”,并补充说,这是“一种体现社会良知的行为和抗议,旨在使人们团结起来,以悼念的方式表达对有色公民的不公待遇。”

杰米·霍姆斯在城市上空以横幅“贴出”弗洛伊德的遗言。

来自全美各地的悼念
出于同样的感情,在美国各地出现了无数纪念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弗洛伊德的脸在他死后的变得极为刺眼和带有标识性,根据照片放大的肖像似乎化为一个个无法容忍的鬼魂,让整座城市无法安然入睡。
在美国休斯顿的一幅壁画上,弗洛伊德化身为天使,头上的光环写着“永远在我们心中呼吸”。据悉,弗洛伊德在休斯顿的第三区长大,并曾经就读于附近的耶茨高中。这幅壁画来自街头艺术家亚历克斯·罗曼(Alex Roman)的创作,他通常以“Donkeeboy”署名。

亚历克斯·罗曼的壁画上写有“永远在我们心中呼吸”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威尼斯,街头艺术家朱尔斯·穆克(Jules Muck,更为人知晓的名字是MuleRock)在街边涂鸦曾经在全美引发过抗议活动的黑人美国人的肖像。除了弗洛伊德外,还包括艾莫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布雷娜·泰勒(Breonna Taylor)、桑德拉·布兰德(Sandra Bland),特雷冯·马丁(Trayvon Martin) 等。在圣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附近,格里芬·朗斯伯里(Griffin Lounsbury)和查德·格林(Chad Green)在安那卡帕街的一幢建筑物上画了一幅弗洛伊德的肖像,上面写着“我不能呼吸了”,朗斯伯里称之为“艺术在说话”。

MuleRock正在街头创作

格里芬·朗斯伯里等完成作品后的合影

纽约艺术家坎布·奥卢吉米(Kambui Olujimi)根据现场影像创作了纸本水彩作品,重现了明尼阿波利斯第三区的燃烧。奥卢吉米说:“有一种流行的观念认为,抗议只是情绪的自发爆发,是对单个事件的内在反应,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些行动是持续存在和难以维系状况的结果,只是这些状况被刻意忽略了。我想做些使我们无法忘记这一刻的作品,以唤起对生命的关注。”

坎布·奥卢吉米有关明尼阿波利斯第三区燃烧的作品。

艺术界的巨星也以艺术参与了这场抗议。纽约艺术家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发布了一张她所拍摄的非洲裔美国策展人安德里安娜·坎贝尔 (Andrianna Campbell)的照片,其中还包含了“抵抗”一词。

玛丽莲·敏特社交网络是那个发布的图片

除了有形的作品外,有数字艺术品也在网络蔓延,例如被芝加哥插画家雪莲·达姆拉(Shirien Damra)所绘的花朵包围下的弗洛伊德的纪念照片,在社交网络上获得了超过340万的赞。

芝加哥插画家雪莲·达姆拉在社交网络上温暖的悼念。

雪莲·达姆拉有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的作品

同时,位于明尼苏达州圣保罗的艺术家卢卡斯·卡尔森(Lukas Carlson)电脑绘制的弗洛伊德肖像,画面中写实的笔触似乎能看到其生活的痕迹。“创作这张乔治·弗洛伊德的画像对我来说是痛苦的,因为不久前,这个人还活着并且本应该仍然活着。”卡尔森说,“我希望为‘黑人的命也是命’附上自己的微薄之力。”
卡尔森目睹了该事件在明尼苏达州,全美乃至全球范围内蔓延。他说:“‘双子城’是我的家,但无法否认的是,弗洛伊德的谋杀案激起了我内心深处的悲伤和愤怒。” “目前,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抗议,捐款和社区服务聚集在一起,以支持平权运动。”

卢卡斯·卡尔森电脑绘制的弗洛伊德肖像

创作蔓延至全球,问题的根本也在白人
对于弗洛伊德的悼念并不只在美国,上周二(6月2日),艺术界人士和机构官方纷纷在社交网络上参与了一项名为#BlackOutTuesday(黑色星期二)的活动,以支持“黑人生命平权”,在强调并抗议种族歧视的同时呼吁团结和变革。
68岁的马丁·帕尔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将参加英国布里斯托的游行活动,因为“对于当下和未来,见证并记录这一切都具有重大意义。”

摄影师马丁·帕尔支持“黑人生命平权”,并称将参加英国布里斯托的游行活动。

6月7日在布里斯托举行的游行活动中,示威者推倒了一座17世纪奴隶交易者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并将雕像丢入附近的埃文河中。布里斯托也被认为是匿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的故乡。
近日,班克斯在其社交网络上以一幅新作表达他对“黑人的命也是命”支持,并认为,“有色人种正在被体制打败。”

班克斯发布在社交网络上的作品。

在班克斯的这件作品中,蜡烛和鲜花围绕着一张黑人的遗像,而悬挂其上的美国国旗却被祭奠的白烛点燃。这件作品也从侧面描述了弗洛伊德的死如何震动美国。

班克斯作品细节

与艺术作品一同发布的,还有班克斯对种族主义的观点。班克斯在其社交网络上写道:“起初,我以为我应该闭嘴,听黑人讲这个问题。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他们的问题。这是我们的问题。”
“有色人种被体制辜负。白人主导的系统,就像是破损的管道淹没了公寓楼下的住户,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但是解决问题并不是他们的事,因为没有人会允许他们进入楼上的公寓。”
画家补充说:“这是白人问题。如果白人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有人不得不上楼踢门。”

班克斯对于“种族问题”的观点。

在英国曼彻斯特的街头,艺术家阿克塞(Akse)动人而又精确地聚焦于弗洛伊德本人,并以巨大的尺幅向死者致敬;在彼得伯勒(Peterborough),纳特·默多克(Nath Murdoch)喷绘的壁画中,黑白两只手结合构成一个心形,似乎让在街边画下了希望。

曼彻斯特的街头艺术家阿克塞的作品。

纳特·默多克正在喷绘的壁画。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背景中沉睡的维苏威火山像是被压抑的愤怒。街头艺术家阿古奇(Jorit Agoch)将弗洛伊德与马丁·路德·金等人并列,画中的弗洛伊德如同意大利南部教堂中所描绘的圣徒一样流着血,阿古奇已将无辜黑人男子和种族主义纳入自己的创作中,也希望通过这件作品让刚刚走出封锁的、茫然的那不勒斯,再次省视种族主义。

意大利那不勒斯,街头艺术家阿古奇的巨大作品。

而在米兰众多类似的街头涂鸦中,张开嘴巴“我无法呼吸”的画面也许会被忽略。但对刚从封锁状态转为“口罩世界”的意大利而言,“我无法呼吸”的叫声也许会引起了不止一种共鸣,种族主义和新冠病毒都引起了这种窒息。

米兰街头的涂鸦

甚至在叙利亚伊德利布,在烈日映照下、超现实主义的残垣断壁中,弗洛伊德的脸也象征着团结与反抗。艺术家阿齐兹·阿斯玛(Aziz Asmar)似乎将一个戴着防毒面具自己画在弗洛伊德的巨幅肖像旁。弗洛伊德的遗言“我无法呼吸”在叙利亚更有一语双关的含义。

叙利亚伊德利布,残垣断壁中的弗洛伊德画像。

叙利亚伊德利布,残垣断壁中的弗洛伊德画像。

注:本文编译自“卫报”《“我要表示声援”:艺术家对乔治·弗洛伊德被杀的反应》,《幽灵、天使、烈士:从叙利亚到那不勒斯的残酷光彩》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