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正在监视你的生活
发起人:搞事情  回复数:0   浏览数:121   最后更新:2020/06/08 11:40:15 by 搞事情
[楼主] 搞事情 2020-06-08 11:40:15

来源:LADDER  Snoopy


我愿意构想
充满松树和电脑的森林
鹿群经过计算机
仿佛它们是盛开的花朵

我愿意构想
我们免于劳动
回到自然
回到了我们的哺乳动物
兄弟姐妹那里
所有人都被监视着
通过充满恩典的机器

理查德·布劳迪根《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


01

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

All Watched Over by Machines of Loving Grace

艺术家唐娜·索克(Donna Szoke)和里卡达·麦克唐纳(Ricarda McDonald)共同设计了该装置,两台监视器分别注视着肉眼,凝视着观众。当观众走过时,监视器中的眼睛紧盯他们并跟随他们动作。

唐娜·索克(Donna Szoke)&里卡达·麦克唐纳《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交互式视频,2012

唐娜·索克(Donna Szoke)&里卡达·麦克唐纳《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交互式视频,2012

这件作品迫使摄像机的眼睛和人眼之间产生联系,质疑了监视技术的假定客观性以及控制和解释它们的人类的固有主观性。根据两位艺术家的说法,该装置强调观看中的人类习惯——眨眼,与机器的监视相比而显现出的先天缺陷。作品取名于1967年理查德·布劳迪根(Richard Brautigan)的同名诗,该诗表达了对人类与机器和谐共生的未来憧憬,批评了将监视与犯罪和消费主义捆绑的当前状态。

唐娜·索克(Donna Szoke)&里卡达·麦克唐纳《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交互式视频,2012

唐娜·索克(Donna Szoke)&里卡达·麦克唐纳《一切都被充满恩典的机器守护着》,交互式视频,2012

02

透明无疑是监视的工具

Transparency is the Tool ofSurveillance

透明度是一种诱人的审美观念,它暗示着民主。在国家建筑中,尤其是在诸如柏林联邦议院这样的政治建筑中,透明材料(玻璃)的使用通常被用作暗示一个更加开放民主的政府以及社会。

大卫·斯普里格斯,《控制逻辑》(The Logic of Control),2014

大卫·斯普里格斯,《控制逻辑》(The Logic of Control),2014

戴维·斯普里格斯(D**id Spriggs)的这件作品以Panopticon的建筑概念为原型。Panopticon是由哲学家杰里米·本瑟姆(Jeremy Bentham)设计的18世纪监狱结构,该结构使得中心塔楼的狱警能够监视每个牢房和囚犯,而囚犯却看不见他们,且永远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监视着。

杰里米·本瑟姆,Panopticon

斯普里格斯的《控制逻辑》是一件完全透明的图像架构。蚀刻玻璃板从中心枢轴散开而形成一个半柱,每一层上都刻有建筑物的剖面图,层层叠叠从而形成著名的监视建筑Panopticon。透明无疑是监视的工具,斯普里格斯通过这一系列透明装置质疑生活中充满压倒性的权力中心。

大卫·斯普里格斯,《透明度报告》,2014

大卫·斯普里格斯,《透明度报告》,2014

大卫·斯普里格斯,《透明度报告》,2014


03

安全程序是否安全?

Is the Security Procedure Secure?


有一天,凯特·麦奎伦(Kate McQuillen)在市场上买了一根6英寸的烟斗以及她工作所需的其他材料。当她向雇员结账时,对方看着她问道:“女士,你要制造**吗?”作为无辜公民被当作犯罪嫌疑人对待的感觉触发了她的“X射线”(X rays)系列作品。

凯特·麦奎伦《Boxcutter III》

凯特·麦奎伦《Boxcutter》 (detail)

麦奎伦的X射线作品让人联想到安检和体检的扫描过程,其中看似管制武器的图像均为纸张等无害物品制成。该系列作品揭示了安全程序对个人的侵入和偷窥,对大规模监视、数据窃取和个人生活安全性进行了反思。

凯特·麦奎伦《Drop Point Blade》, Pressure monoprint on Rives BFK,30″ x 22.”

凯特·麦奎伦《Drop Point Blade》 (detail)


04

电子设备在为谁代理监视?

Who are Electronic Devices Working for?


伊娃·克鲁德(Eva Clouard)的装置配有一台电视监视器,可以显示蒙特利尔的街道地图并实时跟踪艺术家的定位,是一个在手机上下载的GPS应用程序,它引发了一个问题——通过电子设备能窥探到我们的多少生活?她还提出了一个问题——谁可以访问这些个人数据,这些信息将被如何使用?

伊娃·克鲁德《Mont-réel》,2015

伊娃·克鲁德《Mont-réel》,2015

伊娃·克鲁德《Mont-réel》,2015


05

将CCTV变为自画像机器

Turn CCTV into Self-Portrait Machine


公共监视技术在艺术家吉尔·马吉德(Jill Magid)的作品中普遍存在。2004年,她在利物浦度过了一个月并与当地警方和全市监控系统的运营商合作完成了《证据柜》(Evidence Locker)。在此期间内,她穿着一条鲜红的风衣以便监控后的警官能够认出自己,她仔细地编排自己在公共场所的动作,打电话给所在地警察并要求他们拍摄她的照片。有一次,她甚至蒙住了自己的双眼并要求警察通过监控引导她穿过街道。

吉尔·马吉德《证据柜》,2004

吉尔·马吉德《证据柜》,2004

吉尔·马吉德《证据柜》,2004

马吉德经常与警察和情报机构等政府权力系统建立个人关系,通过将自己嵌入其中来质疑这些权力结构。她在亲密的合作关系中质询权力结构,探索权力机构与个体之间存在的情感、哲学和法律问题。

吉尔·马吉德《证据柜》,2004

TOPIC

监视艺术(Surveillance Art)

一种对监视过程或监视技术利用从而进行创作的艺术形式。呈现形式多样,从静态图像(03/04)、影像(01/05)到装置(02),旨在对权力机构和其监视技术的兴起进行反思。

随着新技术出现,相关新媒体艺术涌现。最早使用监视方法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之一是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21世纪互联网的泛滥使电子信息安全问题日益凸显,而艺术家也逐渐转向对数字化信息安全的探讨上。

尽管监视艺术在法律和隐私上仍存在争议,但由于监视在现代社会中的普及率及其对人们日常生活日益显著的影响,这已成为一个不断发展的多元化话题。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