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时代:啾小组 盒子美术馆个展解析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116   最后更新:2020/06/08 11:18:53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06-08 11:18:53

来源:Vanguard Gallery


▲ 《你的生活,我的梦想》展览现场


追逐时代

文/ 吴靖


啾小组成立于2015年,成员为三位80后艺术家,方迪、嵇昊和金浩钒。《你的生活,我的梦想》是啾小组的一个长期计划,展览题目源于啾的朋友说的一句话,表达了朋友对于艺术家与己不同的生活的表象的臆想,而这种臆想背后代表着的“向往之情”被啾小组敏锐地捕捉到了。

啾把这句话的含义继续延伸,并把它当成自己创作的起点,代入时代记忆时,他们回忆起一段从自己父辈们口中得知的关于“追逐”的时代故事。啾小组成员从未亲历这段生活,但这些事情却又实实在在地与他们现在的城市体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啾开始追溯并思考这些体验与历史的关系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被那一代人身上的乐观与对于美好生活的勇敢追逐的精神所鼓舞,当他们带着这种心情再去看他们所生活的城市时,有了不一样的体会。这座城市的性格,因为这种向往之情而显得格外生动有力。

整个展览以啾的时代记忆与生活体验为起点,把创作的思路扩展至一个历史时代,载以大量时代符号,及多元化的艺术媒介和表现形式,作品表现出的夸张与荒诞,使得这些特定符号有了更深刻的含义和力量。当这些符号在现场同时分裂为现实和影像时,瞬间组成一个多元性的时代记忆。


▲ 《你的生活,我的梦想》展览现场


《你的生活》事实上是对啾小组的同名舞台剧表演的记录,它呈现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构成了整个展览的主体部分,是对这段历史完整的艺术化再现。啾没有选择叙事性极强的元叙事的方式,而是使用了现代戏剧的形式,糅入音乐与肢体语言,以极其意象的手段来连接那些离散的叙述。遍布舞台的蓝色灯光和红色所带来的秘密气氛无疑是对这段记忆的整体性描述;舞台中间并无明显特征的着贴身连体衣、戴着西瓜头的的演员,以及被弱化的个人特征,都无一例外地传达着这样一个讯息:这将是一场无关“个人”的行动,它讲述的是那特定时代里的那个特定人群;而正是这一个个“群体里的个人”,构成了整件事情,从而构成了当时的历史,影响着整座城市。

你的生活 | 双屏录像作品,16分钟,2019


人类的社会发展史终究是个体的发展史,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当啾小组追逐这些过往历史,并再次把它呈现在我们面前时,他们无疑是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理解的通道。于是,啾在设计空间的时候,特意造了一个只有一米五的拱门。我们于是走上台阶,需要微微地曲折身体,并且小心翼翼地通过那个拱门。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到达这个故事面前的时候,我们才会突然发现,这些过去的记忆与个人、历史之间,的确存在着这样一扇小小的门,一旦打开,它便会把一切直接连接到每个人心里,并在各自的生活体验里各自发酵。

▲ 展厅内通向《你的生活》的拱门


《你的生活》一共四幕。故事的开端,以手风琴者带来的《人生的旋转木马》音乐为引子带出整个故事。音乐迂回旋转,徘徊踌躇,像极了父辈们在狭窄的洞口后,观察着,犹豫着。在即将改写的历史命运前,他们默默地攒下最后一点勇气,为了实现自己心中所想而奋力爬行着。接着一位头戴白纱半遮面的女人,穿着红色贴身连体衣,悠悠地唱着《在巴黎的天空下》,向我们走来。女人娓娓道来,像是一个时代的旁白。那些头戴西瓜皮,身穿连体衣的人物在整个空间里游走,他们时而分开单独行动,时而三三两两地形成一种关系,时而又连成一个整体。一场关于“爱”的主旋律由此展开。这些爱在这场移动中慢慢发酵,这件事情便有了另一种人性的含义。这种含义也在他们的另外一件作品《一场游戏一场梦》里有所延续。作品发出微微的黄色光芒,叠加着充满着情愫的图像,暧昧的气息瞬间在空间里弥漫开来。爱与依托的故事在这里逐渐显露出来。

▲ 一场游戏一场梦2 |摄影,亚克力灯箱

40cm x 120cm x 6cm,2020

场游戏一场梦1 | 摄影,亚克力灯箱,100cm x 66.7cm x 6cm,2020


第三幕则以阿斯特.皮亚佐拉《自由探戈》的快节奏勾勒出那些开拓者在移动时紧张与谨慎的情绪。歌曲既以它的节奏提供了整个过程的氛围的描绘,但实际上歌曲类型所指的情感却恰巧与之相反。原本应是表达热情激烈的歌曲类型,用在这里,与紧张谨慎的心情产生强烈的矛盾感,碰撞出啾一贯以来的荒诞和无厘头。这种矛盾式的表达在《好事自然来》中也有所呈现。戏剧最后以《东方之珠》为落幕。

你的生活 | 双屏录像作品,16分钟,2019


符号和隐喻是啾一贯以来的创作手段,从早期的《啾包》、《城市BABY》,到本次展览中的《好事自然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一场游戏一场梦》,都无一例外地使用了这个工具。

《好事自然来》里的酒瓶便是一个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符号了。这个符号瞬间把我们带进那句风靡九十年代 “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 的广告情境里。那里构建出来的香港经济繁荣的表征,深深地刺激着那一代人,对他们产生出巨大的诱惑。鲜血般颜色的酒源源不断地从瓶子里流出,配合着身后《你的生活》的音乐和故事,仿佛在告诉我们这种巨大诱惑之下的血泪代价。啾再把它置于高台之上,这其中的意味不甚明了了。空间修以神圣的蓝色,四周修以板凳,那种颜色的表达与空间的氛围像极了古希腊的喷泉广场,仿佛智者们曾在这里伴着喷泉淙淙的流水声,围坐着,交谈着。而这一切的表达又因“人头马”这一符号带来的反差是矛盾变得如此强烈。以矛盾的方式表达戏谑和幽默,是啾作品一以贯之的性格特征。


好事自然来 | 装置作品,玻璃钢、铁、水泥、硅胶、水、电机,190cm x 80cm x 80cm,2020

▲《好事自然来》局部


《我的梦想》中的一家人,穿着华服,置身于仿欧式宫廷的室内,开始着一系列表面看上去非常入流的举动。这些画面表达着啾对于朋友产生出的那句“你的生活,我的梦想”中所传达出来的对生活浅表的羡慕之情的调侃。只关注生活的表象是远远触碰不到生活的真谛的,生活也远不是这些表象就能代表的。《好事自然来》里那抹鲜红色,不就告诉我们那些繁华下的所付出的艰辛吗?

我的梦想 | 单屏录像作品,5分钟,2020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系列则以霓虹灯为材料,再现了两位头戴西瓜皮的人跋山涉水的情景。霓虹灯的使用在本次展览的空间体验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不仅提供了展览的整体氛围,而且顺利地把时间定格在了香港繁荣时期的街头。八九十年代香港异常繁华,霓虹灯作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视觉形象曾出现在各大香港电影里,香港电影的传播,使得这片霓虹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心里,以至于这片虚晃的灯光成为了代表当时香港繁荣的视觉符号。而如今,霓虹灯早已被那些更亮、维修费用更低的LED灯所代替,那个由霓虹灯构造出来的世界也不复存在。啾用霓虹灯轻易地把我们又带回到那片灯红酒绿的繁华中。于是,那个特定的时代,那些特殊的人,顺着过这条霓虹灯铺成的路向我们走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1 | 霓虹灯装置,200cm x 92cm x 40cm,2020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2 | 霓虹灯装置,250cm x 115cm x 15cm,2020

▲ 展厅内霓虹灯空间

▲ 一场游戏一场梦系列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