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唐永祥:与图像的拉锯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08   最后更新:2020/06/02 12:46:11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06-02 12:46:11

来源:798艺术  王薇


唐永祥:形状

魔金石空间 / 北京

2020年5月15日—6月27日

唐永祥“形状”魔金石空间展览现场

798艺术:图像是你画面的一个起点,当然对客观事物的描摹绝非是你绘画的目的,但你的画面依旧与现实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联系,对画面中现实元素的取舍、演绎往往取决于什么?


唐永祥:直觉。我在创作中并没有一套能够讲得很清楚的逻辑,某些画面形象我觉得留在那里比较合适,然后在画面中做一些去除或增加。画画的时候,我不会想太多的理论,也不会做太多的设计。形和图像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借口,它让我可以工作,否则就会感觉没有依靠。

《一块蓝色方形里有五个人》150×200cm 布面油画 2020

798艺术:画面中的色彩构成似乎更多是源于你自己的设定,那么对色彩的设定、处理及其中变化的依据是什么?


唐永祥:也是直觉,以及色彩偏好。即便开始想刻意画成某种颜色,过程中可能会感觉不舒服,所以往往最后还是回到直觉中喜欢的颜色。实物对画面色彩的设定基本没有影响,它只是一个参照。我首先会把图片完整地画到画面中,然后把形、色拉到我想要的一个范围里,并在这个范围里展开工作。


在色彩上我不喜欢走极端,虽然喜欢用纯色,但后来都会弱化它走极端就像把弓拉得太满。色彩的极端会导致将视觉全部集中在一个点上,而我喜欢比较平面的感觉,比如正形和副形应该是保持平等的地位,二者同等重要,包括边缘线也是重要的。我着力的地方往往都是在传统概念中没那么重要的地方,而有形的地方反而很快就完成了。

《有群人 头是蓝色的》200×300cm 布面油画 2020

798艺术:从这次的新作中可以观察到之前画面中不常出现的色彩。


唐永祥:可能是有了新的偏好。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改变,直到展览开始前我看到画廊发给我的图录清单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其中的变化。这种变化并非是刻意为之,也是我之前所没有察觉到的,也许是无意识中受到日常经验的影响。


798艺术:你谈到绘画的过程是和原有图像的拉锯,这是否可以理解为是对既有观看、呈现方式或者说是对惯性的对抗?


唐永祥:对抗谈不上,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去做。因为传统的绘画在很多方面,比如焦点、色彩,都有一套固有的方式,不自觉地就会走到这种方式里面去。形成惯性之后会画得比较顺,我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存在这个问题,这样提醒自己是为了避免画得太油。我不知道这样的提醒是否足够,也许有的画面依旧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但我会尽力反思,回想自己的出发点。

唐永祥“形状”魔金石空间展览现场

《两棵树 左边树上有块绿色》200×300cm 布面油画 2020

798艺术:一次成功的拉锯意味怎样的一个结果?


唐永祥:成功的拉锯是一种自我设定。图像始终有它的一套方式,比如力量、色彩、表情等等,我要把它们拉到我需要的一种平衡当中,而不再是固有的那种画面关系。至于能够走多远,这取决于我的绘画时间。这次展览中的一些作品画了两三年,也就是从上次个展一直画到现在。我的画面始终处于一个过程中,一旦过了我自己设定的那个线就可以结束了,但它依旧可以继续下去。

《黄色上两盆花 上面是蓝色》 150×180cm布面油画 2020


798艺术:画面其实是处于一种“生长”的状态。


唐永祥:是的。


798艺术:如果说你绘画的过程是在不断地解决问题、平衡某种关系,那么这些问题更多是原有图像带给你的,抑或是你为自己设立的?


唐永祥:我会依据图像已有的条件进行自我调整,尽管使用的是同一种方法,但不同图像会带给我不同的挑战。我轻易不会改变原有图像的位置,而是在它所提供的形状基础上进行工作,这也是对图像本身的尊重。我正是在反复拉锯中处理这种画面关系,其中充满纠结与痛苦,也是一种自我游戏。

《分成三块 上面是粉色 下面是一些线》

150×130cm 布面油画 2020


798艺术:在你对此次展出作品的陈述中会谈到某幅作品绘制期间发生的事件,这是否意味着在绘画的过程中,偶发事件或主观情绪都可能成为影响画面的因素?


唐永祥:所有变化都来源于经历,它都会对我产生影响,可能当时没有意识到。

文:王薇

图:魔金石空间、艺术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