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鸟:《乐园》(节选)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56   最后更新:2020/05/28 11:22:2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5-28 11:22:26

来源:招隱Echo  昆鸟



总纲:奇迹


太保守了

一个奇迹

一个奇迹也学会了犹豫

找吧,找目的地


太保守了

你几乎都没有疯狂


原谅它,它不很快

让它走在前面


2020.5.14



缪斯四章·大缪斯


感谢你,用我尚未疲惫的心

当别人向我描述你的模样

我就紧跟着用这颗心去临摹

画的比他们说的好

可你一定也不想看见我瘸腿的生活

就像我不愿让你的美

落实为一个人,还带有户籍

你必须神秘

只能活在我的猜测里


可无户籍的美也让人担心

它让我想到践踏和犯罪

毁灭多可怕

不是我,就是你

我想的是

一切在我的手中都不变化

我的手,既不抓紧,也不丢弃

我是如此这般的老手

老得像一个突然找来的远房亲戚

认出他的时候,我既愧疚又感激


你看我,摊着这两只手

像个辩护狂,满嘴都是规矩

是这样的,这两只手

静得完全不像它自己

如果时间够长,摊得够平

它们会原谅我吗?

我是希望这样能改变世界?洗脱罪名?

还是希望,通过装死独占全部秘密?


如果我还有别的手

它会去抚慰原来的

还是拿戒尺打它们?

大缪斯,你是我的教育

而我是一片早已辍学的荆棘

要不是每天焚烧自己三次

我就写不出这样的段子:

“大缪斯,感谢你。

愿你常常旅行,带好化妆盒

一边吃零食,一边扔垃圾

感谢你,愿所有让你吃惊的事物

越来越便宜。”



缪斯四章·更大的缪斯


更大的缪斯教育我:

“一不该变成二。”

就像苏格拉底和狄奥提玛

我们是两个永恒的一

因为只有一可以永恒

而二总是危险、善变

二的原罪是有限,主要是庸俗

我和我的女导师

围住一朵无知做成的火焰

我们都爱对方身上的完整

也都明白

只有爱,才带来沉思

而沉思是人的第一个物质

从物质的初夜开始漂流的乐园


“记住,沉思不可传授”

她说,“沉思只能经历”

一个我从镜子里出来

回到我自己

我又能看见我的导师了

她坐着

像一株健康的喷泉

用变动的水护持着自己的形态


她并不看我

也无意撵我走

而在努力地变成无时

我已经变成二

顶着大太阳和街上的后生讲起了道理

那会让你想起归乡途中的阿里巴巴

在驴背上比划着一双巧手

浑身酒气,讲着一个感伤的故事


2020.5.2-10



乐园


有消息从乐园来

这是个迷路的消息

带着一则消息的怯懦


我将养育这消息

直到它能以我为食

为翅,为乐园


2020.5.16



过路犯·星际导游词


朋友们,我们即将抵达土星

到窗前来,戴好眼镜

你应该能看见他表面的颜色

他是颗不活跃也不成熟的星球

大家看,它的光是不是很奇怪

总是像正被收回去

所以不要沿着他的光线看下去

那会把你拉进他的内心


让我们远远地绕他几周

如果大家觉得值得

就走得慢慢的

那样,幸运的话

就能听见他的歌声

和他的光一样

他的歌声,仿佛也是

从你开始,从你离去

只有关于他的迷信和困意

向你伸来真实的根须

而他的迷恋和幻想

也一遍遍地,穿过乌有

把必要的知识映入我们昏沉的注视


2020.5.6-7



野兔二则


1、甜蜜兔


那时,我在放工的园子里打转

用脚底拨弄着一根槐刺

从废弃的蜂箱后面

钻出一只并不惊慌的野兔


她举起两只前爪

向前捧出一张人脸

我想抓住她

脚底却被槐刺扎穿


我不能跑,也不能喊

这一定让她失望

所以她转身,变回一只

真正的野兔,吐下了一块糖


那块糖我一直攥着

攥得又黏又难看

糖已经不能吃,也没法归还

还怕别人问,到底甜不甜



2、野兔一跳


一只野兔用入神的一跳

从昏暗的林线消失,消失

让她是一只真正的野兔

我发现她

正是通过那消失的一跳

一只真正的野兔

让人厌食的弧线


多轻巧的一跳

昏暗中一瞬昏暗的慌乱

野兔,幻想的弧线

野兔,昏暗弥补昏暗

一个不能言语的五月

让出它宽阔的边缘


2020.5.18



五月


五月,你多奇怪?

搬运预感的小鞘翅

成群结队的小鞘翅

跟着风往前飞

你可以高,可以低

可以冲锋,可以回来


2020.5.17



狙击手拂晓


一整夜,还没眨过眼

也未发一*

但目标在瞄准镜里

已经越来越清晰

也越来越不可知

我能打中它鼻翼上

开始蜕变的蜉蝣

可现在,我越来越迷惑

能不能打中它

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它已经变成巨像

我想不久它就要变成山体

它正走向我

但还没有发现我

仿佛这中间有一种坦荡

就像一封无须回复的信


一整夜,它的嘴都在蠕动

一定是在反刍什么

可能是羞愧,也可能是悲伤

现在,它有一张正在发白的脸

在最大倍数下

我看见他的唇部

是一些裸露的根

当我退出放大镜

它又回到原处

那里有它的社会和住所

还有爱筵后变凉的假眼

现在,我已经瞄准了它

蜉蝣已经起飞

亲爱的,我真的特别想你

我已经扣动**


当被那颗等得太久的**压缩的空气

突然解放为凉爽的晨风

以突然的减速镶进自己的孤独

那被卷到空中的蜉蝣之皮开始跳舞

亲爱的,我命中了那个深渊

一个无云的白昼正将我捕获


2020.5.16



尾声:风灾


黎明时的一阵阵干呕

风灾留下的大坑

你太美了,虚空


疲倦的大坑

不识睡眠的罂粟

休息吧,灵魂

我为你拔掉了讽刺


2020.5.14-17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