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盯着你看的展览什么样?王加加解读“锃光瓦亮”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64   最后更新:2020/05/28 10:39:37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05-28 10:39:37

来源:凤凰艺术  张曦元


王加加|锃光瓦亮

画廊周北京期间,SPURS Gallery推出了艺术家王加加的个展“锃光瓦亮”(Elegant,Circular,Timeless),并于近日开幕。当观者走进这一艺术空间会发现,原有的观展模式似乎被彻底打破,观者本身成了展览中被观看的对象。


英国艺术史学家约翰·伯格(Jogn Berge)在其《观看之道》一书的开头便写下,“观看先于言语。儿童先观看,后辨认,再说话。”
能观看后不久,我们就意识到别人也能观看我们。他人的视线与我们的相结合,使我们确信自己置身于这可观看的世界中。
当观者走进艺术空间,观看艺术品也自有其一套体系。我们观看风景时,也就身入其境。而当观者走进SPURS Gallery,走进属于王加加的艺术空间之时,原有的艺术品观看方式似乎被彻底打破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观看与被看

我其实挺好奇别人进入这个空间会怎么想,被这么多双眼睛包围,可能压力会挺大的。

——王加加

本次展览中展出的眼睛系列,均为王加加这两年所创作,眼睛的原型出自于一款他所玩的电子游戏《茶杯头》(Cuphead)。王加加用不同颜色的颜料,将除眼睛以外的现成品图像部分覆盖。

当这一系列的作品集中一起悬挂于墙之时,画不再是美术馆中被观看的对象,而是观者仿佛成了被观看的对象,在一瞬间被十多双眼睛所包围。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这个游戏里的视觉效果是来自1930年代动画的灵感,我很喜欢这种复古的感觉,最后呈现出了这个眼睛系列,这些眼睛都是游戏里的大Boss。

——王加加
挂在画廊墙壁上的,有《花样年华》中水汪汪的大眼睛,有《AWW》中有些斗鸡眼的可爱双眼,也有《老板》系列里略显狰狞的目光。
它们以一种复古的视觉效果,或温柔或怪诞或戏谑地,用他们锃光瓦亮的大眼睛与每一个来到美术馆的观者对视,而观者也会从这种对视中感受到不同的体会。

▲ 王加加,《花样年华》(In the mood of love),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王加加,《AWW,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我画的时候觉得这些眼睛都是很可爱的,当然很多人看到这个Boss系列会觉得有点凶有点邪恶,可能因为他们的来源是那种大Boss,他们是很凶的,一定要把你打败。

——王加加

不同于上次《带你飞》展览中单幅色彩较为多元的画作,在本次系列中王加加为每幅作品选择了一个颜色鲜艳的单**块。只有一个Boss系列,王加加选择了黑白的颜色。
对于Boss系列王加加说道,虽然在游戏里他们是大Boss,但当他们变成画挂在墙壁上时,它就只能这样看着你什么都做不了,没什么可怕的了

▲ 王加加,《老板》(BOSS),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而当所有的眼睛一同注视着走进画廊的观者时,观者仿佛也在这种被凝视中重新的审视了自己。
拉康在其镜像理论中,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如此剖析了“凝视”的意义,“主体注定要从客体的凝视中预期自己的形象,要透过他人的目光实现对自我的建构。”
王加加似乎用一种卡通形象的眼睛,将社会中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同目光集中聚合。我们在感到压力时,或许又能感到一份无所谓与超脱释然。
也许,凝视与被凝视是个人处于社会中无可逃脱的命运,我们又总是惯于将别人目光,而非自己的评判,作为自我的认同感来源。
只是,这些凝视又或许正如同这墙上悬挂着的画一般,除了看着我们又会怎样?别人的注视与目光对我们来说又能如何?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传统与流行


其实我觉得我的画还是蛮传统的,我喜欢画一些绘画性强一些的作品。

——王加加

出生于艺术世家,王加加从小就接受了传统的绘画技艺。他从父母那里学习了中国山水画技巧,并学习勾线、颜色、素描,练得一手扎实的基本功。
而成长于伦敦,王加加在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接受了当代的艺术观念。不仅仅是技法的学习,而是一种观念和思维方式。
来自于家庭教育的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和来自于学校教育的新潮的当代艺术观念,使得王加加的作品恰好处于一个传统与流行的交叉点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仔细看我的绘画会发现我还是以一种很传统的方法作画,我只是喜欢用一些比较新的材料,比如树脂啊喷漆啊。

——王加加

乍看王加加的画作,一股年轻时尚的卡漫风扑面而来。作品中呈现的主体是网络时代下的现成品图像,作品使用的材料是新的树脂和荧光色的喷漆,作品创作的过程是先用计算机Photoshop创作第一层。
然而细看王加加的画作,却发现他的绘画技艺以及手段十分传统,而他本人亦迷恋绘画的传统技艺。新潮与传统,东方与西方在王加加的画中完美融合。

▲ 王加加,《浮生若梦》(Another day in paradise),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在伦敦的时候我觉得生活节奏太慢了,就像我家楼下的小卖部30多年都没什么改变,而每年回国的感受都不一样,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回来,就觉得特别刺激。

——王加加

在四五岁便移居至英国并在英国长大的王加加,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回国。他说他喜欢国内感觉稍微有些压力的生活,本来只想呆一小段时间的他,来了就不想走了。
像当下的所有年轻人一样,王加加熟悉网络,并从网络中搜集了大量图像作为灵感来源。但同时,王加加也怀念网络时代前的慢生活,这也是为何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中感到一种网络时代前的记忆。

王加加,《诸神黄昏》(Ad Infinitum),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在和王加加接触的过程中会发现
他有年轻人的一份躁动,喜欢快节奏的生活。
也有一份老年人的情怀,怀念旧时光的浪漫。
无论前网络时代,还是后网络时代,王加加总是能享受这个时代,并找到一个平衡点与之相处,最终用自己的作品将其呈现。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文字与图像


这些字是从一个叫做‘Circular’的字体来的,一个挺新潮的字体,但我没有花钱买整套字体,只是直接保存样板字。

——王加加

王加加本次中有很多白底黑字的英文文字元素,《浮生若梦》中的“Audio”,《花样年华》中的“Feature”,和《让我们为坏人干杯》中的“Elegant”。
本次展览《锃光瓦亮》的英文“Elegant,Circular,Timeless”也选自王加加在图像创作中经常使用的文字元素。

王加加,《直到深夜才出没》(Where are you?.. in the wind),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我是把字当图像来用的,抛弃它英文的本意,不是把它当字来看,字符的书面意义是空洞的。

——王加加

这种视觉的冲击效果让人想起芭芭拉·克**(Barbara Kruger)的装饰性文字,但王加加在图像中使用文字的目的与克**却完全不同
在王加加这里文字没有意义,只是直接保存的样板字图像,艺术家在此亦探讨了文字与图像的关系。尽管人们现在以文字和语言这种符号交流,但最初文字却起源于图像
如若同语言学家索绪尔所言,语言与思想不可分,语言出现之前思想只能是混沌一片。那作为语言和文字之母的图像,是否承载了我们人类更多的思想呢?

王加加,《要钱不要命》(Get rich or die trying), 2019,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我希望我的题目,可以和前来看画的人产生一种连结、一种共鸣、一种互动,而这些题目也在传达着一些集体意向。

——王加加
尽管王加加作品中的文字没有实际意义,但他作品所有的题目文字都具有切实的意义。这些中英文题目取材于影视、歌曲、游戏,并串联起了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比如来自周杰伦歌词的“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来自《魔兽争霸》游戏中的《诸神黄昏》。
成长于英国,王加加通常先想出一个英文题目,再将其译为中文。如他将“But what happens when I’m finally free”译为《从此过了幸福快乐的的生活》,将“Sexy bitch”译为《辣子鸡》。这些或搞怪温馨,或诙谐幽默的题目,也为王加加的作品赋予了更多别样的含义。

王加加,《从此过了幸福快乐的生活》(But what happens when i'm finally free), 2020,油画,喷漆,树脂,布面数码列印,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我爸从小和我说,艺术家就是一个生活方式,最重要的就是要熬。你不能说你只熬了一半就放弃,同时,做一个艺术家也尽量不要被艺术市场所左右。

——王加加

王加加,一个85后的年轻艺术家,他似乎还有很长很远的艺术之路要走。
里尔克在其与塞尚的书信中如此写下,“说到底,艺术品总是一个人于险象环生中的结果。走的越远,体验便越发自我,越发个人,越发独特。
尽管年轻,但从王加加走到今天的艺术旅程看来,他已经形成了一套个人的独特的艺术语言。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流行,当下与过去中找到了一个自己的平衡点与表达方式。

▲ “王加加:锃光瓦亮”展览现场(Gallery I),2020.5.22 - 6.21,图片摄影: Anita Zheng©SPURS Gallery


也许在未来,他还会尝试除了绘画以外的多元媒介。而他对艺术的那份坚持和纯粹,也定会支撑他在艺术之路上走得更远。
也正如王加加自己所言,“我创作的时候是很纯粹的,我没有那么在乎别的事情,只是想自己慢慢创作。”
在当下这个似乎有些焦虑的时刻,
在未来那个燥热的夏天来临之前,
不如在画廊周北京来SPURS Gallery看一看王加加的“锃光瓦亮”,在蓝绿的颜色中体会清凉,在反讽的题目中会心一笑,在众多的凝视中内观自己。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