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揭示宇宙的模式,她代表了今日旧金山的精神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01   最后更新:2020/05/25 11:46:2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5-25 11:46:23

来源:Artsy官方  Shannon Lee


Tauba Auerbach, 7S, 7Z, 1S, 2Z, 2019. © Tauba Auerbach. Photo  by Charles Benton.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Institute at Hunter  College, New York.

Portrait of Tauba Auerbach.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陶芭·奥尔巴赫(Tauba Auerbach)是一名可以完美代表今日旧金山的艺术家。尽管她精雕细琢的作品不会让人们立刻联想到旧金山的波西米亚文化根基,但她不断拓展的创作却呼应着这座城市反文化、富有 DIY 精神的过去和以科技驱动的现在。


成长在一个父母均从事戏剧制作的家庭,奥尔巴赫在湾区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在那里,探索科学、艺术和人类认知的旧金山探索馆(Exploratorium)成为她早期的坚定影响。虽然现在工作、生活于纽约,但奥尔巴赫仍然显示出旧金山式的自由奔放和无限好奇心。当我请她描述自己的创作实践时,她的回答几乎是一首“垮掉派”的诗歌(Beat poem):“扭曲的、编织的、网络化的、纠缠的、研成糊状的、像汤一样被小口啜饮。”

Tauba Auerbach, Heat Current, 2020.

© Tauba Auerbach. Photo by Lance Brewer. Courtesy of STANDARD (OSLO).


奥尔巴赫的首次回顾展以“S v Z”命名,原定于2020年4月25日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幕。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展览被推迟到2021年(展览具体日期待定)。这一备受期待的回顾展横跨艺术家过去16年的职业生涯,将为观众提供一个难得的机会,全方位地感受奥尔巴赫令人心驰神往的艺术实践。涵盖绘画、雕塑、摄影、书籍制作、行为表演等不同媒介,她的观念作品从数学和科学的抽象原理到语言、设计和工艺等各个方面,对我们周遭世界的隐藏逻辑进行测验。奥尔巴赫质疑这些系统的边界、发现它们的极限并使之变通,以揭示它们充满诗意的潜力。


该调查展的标题“S v Z”代表着艺术家长期以来对对称性的兴趣——字母 S 和 Z 在视觉和声学上都是彼此的扭曲反射。同时,字母 V 的意义并非“相对”,而是代表“和/或”的数学符号。

Installation view of "Tauba Auerbach: Projective&quo*******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2016.

© Tauba Auerbach. Photo by Steven Probert. Courtesy of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尽管实体展受到延迟,“S v Z”的展览图录却已经出版。“图录比展览早了整整一年,这相当奇怪,”奥尔巴赫表示,“但你又能做什么呢?”由奥尔巴赫与大卫·莱茵福特(D**id Reinfurt)合作设计,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也是最终的亲身观展体验的奇妙预告。“现在的时间让人感到杂乱无章。”她说道。


奥尔巴赫对于时间的流动状态并不陌生。在她的创作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致力于分解时间的结构。例如,在其2014年的作品《熟悉的陌生人》(The Familiar Stranger)中,她与艺术家埃里克·维索肯(Erik Wysocan)和出版公司 Halmos 合作,窜改了一款卡西欧数字腕表。奥尔巴赫还设计了许多艺术化的24小时模拟时钟,巧妙地向我们展示出一天的完整流逝。她对时间的痴迷亦体现在其工作室中——在这里,她个人收藏的珍奇时计与数学模型、颠倒的地图、工具发明和各种 3D 打印物品陈列在一起,而这些私人物品更像是出自一名物理学家,而非艺术家。

Tauba Auerbach,Untitled (Fold), 2011. © Tauba Auerbach. Photo by Vegard Kleven. Courtesy of STANDARD (OSLO).

Tauba Auerbach, Shatter I, 2008.© Tauba Auerbach. Courtesy of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自2003年从斯坦福大学视觉艺术专业毕业后,奥尔巴赫很快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2006年,她被列入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颇具声望的艺术家名册;2009年,她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重大突破——她的四件作品入选纽约新美术馆的调查展“这一代:比耶稣年轻”(The Generational: Younger Than Jesus),与科里·阿肯吉尔(Cory Arcangel)、曹斐(Cao Fei)、瑞安·特雷卡丁(Ryan Trecartin)和拉托亚·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等艺术家共同展出。


2009年,她也开始了“褶皱”(Fold, 2009-13)系列绘画的创作,在其中对深度知觉和光线进行非同寻常的实验。奥尔巴赫通过一个看似简单的过程创作出这些作品:她将一段画布折叠,使其形成深深的褶皱,在表面喷上颜料后再将其展开至原样。这样做的结果是一系列迷人的错视画(trompe l’oeils),喷上去的颜料就如同自己的光源。2015年,奥尔巴赫的数件“褶皱”系列绘画在富艺斯拍卖会中以超过1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其中一件创作于2011年的作品价格高达220万美元。


同年,奥尔巴赫带来了她最令人难忘的作品之一《奥尔格拉斯》(Auerglass, 2009)。《奥尔格拉斯》由奥尔巴赫与音乐家卡梅伦·梅斯洛(Cameron Mesirow)合作创作,后者又名格拉瑟(Glasser)。这是一台必须由双人演奏的风琴,两位演奏者为彼此提供风源。这台实验乐器在“戴奇项目”(Deitch Projects)中首次亮相。在整个展览期间,奥尔巴赫和梅斯洛穿着相互匹配的定制鞋进行了表演——二人的鞋跟可以像拼图一样拼在一起。

Tauba Auerbach and Cameron Mesirow, Auerglass Organ, 2009.  Built by Parsons Pipe Organ Builders.

Photo by Max Farago. Courtesy of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奥尔格拉斯》的源起故事非常合乎情理。在2009年接受《The Fader》杂志的采访时,奥尔巴赫讲述了这件作品是如何从一个无聊的夜晚以及友谊中诞生的。“卡梅伦和我一起在旧金山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解释道,“有一天晚上,我们有点烦躁,便决定做一件乐器来让自己有事可做。于是我们去了我当时工作的广告牌商店,用一个饼干罐和一些木头碎片做了一把班卓琴。” “结果相当糟糕。”梅斯洛补充道。两人一致认为,她们应该做一些更认真的尝试。“我们当时想,我们的下一个项目应该更有追求一点。”奥尔巴赫说道。


然而,这位艺术家的创作,远不止“更有一点追求”。2018年,作为奥尔巴赫的首个大型公共艺术项目,她受到纽约市公共艺术基金和伦敦的 14-18 NOW 联合委托,设计了一艘当代的“炫彩船”(dazzle ship),以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炫彩船”是由英国画家诺曼·威尔金森(Norman Wilkinson)发明的一种迷惑敌方潜艇的方式,这些船饰以精巧的视幻图案,使人几乎无法察觉到它们的确切距离、方向或速度。这些设计深受立体主义、未来主义和涡旋主义的启发,被当时的媒体形容为“漂浮的艺术博物馆”和“未来主义者的噩梦”。

Tauba Auerbach, Flow Separation,  2018, on Fireboat John J. Harvey  in New York Harbor, 2018–19.

Photo by Nicholas Knight. Courtesy of Public Art Fund, New York; and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奥尔巴赫创作的这艘炫彩船名为“分流”(Flow Separation),其设计以水本身为基础,将流体动力学定律转化为令人惊叹的图案。“分流”是指船舶在航行过程中发生的紊流,并往往伴有漩涡,奥尔巴赫则通过“浮水染色技法”(paper marbling)来再现这一概念。在这种技法中,艺术家需要使颜料漂浮在溶液表面,然后绘制出图案——本质上是将“分流”现象作为绘画工具。奥尔巴赫以纽约历史悠久的“约翰·J·哈维号”(John J. Harvey)消防船为画布进行创作,当它航行于哈德逊河和东河上时,奥尔巴赫大胆的红白相间的设计让人眼前一亮。


在奥尔巴赫的所有作品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线索,即她对于提炼宇宙模式的敏锐度——例如存在于波形、印刷、音乐和时间中的模式,等等。在识别这些让人难以捉摸的韵律的过程中,她创造出了一种探寻着知觉、以及更为深刻的意识边缘的作品。


在描述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这场展览对她的意义时,奥尔巴赫表示:“这场展览意味着面对自己——注意到好的和坏的模式;识别那些让我不断重新思考的问题,并与之斗争;更意识到我仍然没有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虽然2021年看起来很遥远,但当我们探索意识的极限,时间便只是另一个可延展的构想。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