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是赛博时代的互联网难民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356   最后更新:2020/05/22 12:59:00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05-22 12:59:00

来源:Cc主义  呆毛


赛博时代网上冲浪,要是手上没个网络语言密码本,怕是随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重返人类社会的漂流鲁滨逊。


现如今,抽象话和其他语义模糊的网络行话遍布各个社交平台,哪怕你把自己活成货真价实的网络荒岛难民,屏蔽各种时事热点和网络用语,也很难提防住好友冷不防给你发来的一句“👴😂😭(注:意为“爷笑哭了”),留你在屏幕这头独自懵逼。

近日最火抽象话案例


不止是抽象话,同样难解的还有缩写。比如zqsg(真情实感)xswl(笑死我了)awsl(啊我死了)dbq(对不起)xfxy腥风血雨)这些,尚且算是缩写黑话的入门级bhys(不好意思)thxl(太好笑了)nsdd(你说的对)等等流行性没那么高,或是有一定歧义的词,则让人不得不拿出做阅读理解的劲头,才能勉强根据上下文猜出语义;如果句子中间再夹杂着各路明星的缩写,那么恭喜您,您碰到的真题难度是中文考试第十级

一位点评缩写现象的暴躁网友


网络语言潮流趋势变幻莫测,虽然使用 emoji、缩写等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能节省字节,但其语义却越来越模糊,令人费解。而另一方面,大家在生活中所使用的词汇,似乎也在朝着越来越简单、同质的方向大步迈进。


前些日子,一些网友凭借一句“nmsl”出征推特骂战泰国,以至于最后“nmsl”被收录进词条,出征国人被盖上了 “nmslese”的戳子,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语言简单化的一大例证。


从万事皆可以“牛逼”应对,再到明星微博评论中大量同质的“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仿佛 Ctrl C+Ctrl V,下划数层不见底……很多人似乎已经习惯于依赖没有实际意义的词汇来表达当下情绪,在碎片化的阅读和速食消费的习惯盛行的时代,人的语言似乎也逐渐精简,原本对于事物和感受更为精准的表达和形容,被语义更为模糊的词语替代。


《1984》中的新语时代,或许已经到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览


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解释过新语(Newspeak)的原则——


新语建基于英语,但大量词汇及文法被简化、取代或取消,例如用语义相反的词互相替代:有“好(good)”或“不好(ungood)”而没有“坏(bad)”,“冷(cold)”或“不冷(uncold)”而没有“温暖(warm)”。


同时,用作比较修饰的词语亦作简化,例如“优异(better)”变成“更好(gooder)”、“首选(best)”变成“最好(goodest)”;great 变成“加好”(plusgood)、“出色”(excellent)变成双加好(doubleplusgood)。甚至连意义相近而词源无关的一个动词和名词,也都取其中的一个而不用另外的一个。


新语的理论是如果某种事物不能表达,那么就不能进行相关的思考;减少字词数目就是缩窄思想范围。其目的就在于削弱人用不同方式及语句表达意见的能力。



现如今,所有夸赞的形容都可以浓缩成一句“牛逼”,吃惊、狂喜、愤怒都可浓缩成一句“卧槽”,万千骂人精华居然也只留一项“nmsl”疯狂输出,众多语义用途相近的词语都被合并同类项,一些词汇的词义扩张,使其被赋予更宽泛也更模糊的涵义。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日常用语也正在被我们自发精简。


虽然在《1984》原著中,新语主要由官方推行,现阶段用语地精简是人们自发进行的,但这种现象都会使人陷入相同的境地——“少用比喻修辞、滥用矫揉造作的文字及无意义的词语,会导致思想模糊及思考缺乏逻辑。”(乔治·奥威尔《1984》)


汹涌的信息伴随着互联网冲进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注意力似乎也被摊薄,好去覆盖体量巨大的信息。因此我们留给每件事情的反应时间变短,使得我们只来得及迅速抓住浮现在脑子里的第一个词,去粗略概括瞬时情绪。


曾经,我们形容“美人”,有“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有“腻玉圆搓素颈,藕丝嫩、新织仙裳”,还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而如今,我们被互联网紧紧拽住注意力,“”也就跟着变成了干巴巴靠叹号取胜的一句“哥哥/姐姐太绝了!!!!

也并不是在厚古薄今,踩在今日现象的脑袋上,去宣扬把每句话都说得文绉绉。只是不可否认的是,在互联网时代,有时我们确实很难用更精准的词去表达自己。


人的感受并不相通。而每一种语言,都是架构在某一庞大群体的共通认知之上的。要把个体最细微的感受转化成语言,让对方通过语言去了解一个人的私密感受,这本身就已经是件困难的事。如果再把用语言精确描述自己感受的这一权利让渡出去,那人和人之间,恐怕真的要隔着条银河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警惕新语,警惕让我们绕过思考这一环节,张口就能说出的词语。如果日常都被这种话充斥,那思考也将被挤兑得无处可去。


什么时候人类也进入了语言的后现代,只剩下“好看”一词来形容好看,翻来覆去一句“nmsl”来骂战,等到真的想要表达悲伤的时候,只能从肚子里搜刮出一句“我哭了”,想必悲伤也会加倍吧。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