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场风暴正从天堂吹来”:中东和北非的当代艺术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243   最后更新:2020/05/22 10:06:2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5-22 10:06:26

来源:实验主义者


作者:SaraRaza

翻译:张荷

编辑:张泽峰


原文出处: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Autumn2019, Issue 143, p39-43, 5p


Abbas Akh**an纪念碑研究2013-2016

材料:铸青铜,棉布


2016年,我被邀请担任Guggenheim UBS MAP全球艺术行动中东和北非的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策展人。该项目旨在使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藏品多样化,前两个章节涉及来自南亚、东南亚以及拉丁美洲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在这个项目之前,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藏品缺乏全球艺术,特别是这三个地区的艺术,所以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关于符合博物馆的收藏原则的全球南方的批判性艺术历史集合。它导致了超过125笔新的收购,这些收购来自那些在古根海姆藏品中代表性不足的地区。


在我开始为博物馆收购作品之前,我检查了博物馆藏品中已经存在的作品。我的目标是购买一位艺术家的多件作品,以鼓励他们在我任职后将更多的作品纳入收藏,并建立历史和遗产。这个项目的设计初衷不是为了展示“流行音乐之巅”,因为它是一个藏品建设活动,我将思考可持续性和反思艺术史与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之间的关系。


基于藏品建设的目标,我创作了这个展览:“但一场风暴正从天堂吹来”(But a Storm Is Blowing from Paradise)。它专注于几何学的概念性应用,以创造一种非说教思想的不由神话提供信息的叙事。作为一名策展人和艺术历史学家,我投资那些认同与大中东相关的地方和空间的艺术实践,我想避开针对特定地理区域的展览的陈规策展方式。我用几何学的方法解开了空间研究的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与数学和逻辑相关的心理空间;以及真实的、实际的地理空间。这为现代世界形成过程中建立的殖民结构进行主题和策展探索铺平了道路,并阐述了它们对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影响。通过对几个非线性历史和实践的解构,我分析了一批偏离还原分析的不同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通过直面地方和空间的配对概念来勾勒先前隐藏的货币的价值,从而探索了视觉和文化交流的符号学,并在作品中体现了几个紧迫而重叠的问题。我感兴趣的是,通过几何学获悉许多其他研究领域的能力从而对一些复杂的全球历史进行另类解读,这些复杂的全球历史是大中东当代艺术的基础。我对一些跨文化的领域也很感兴趣,我把博物馆和它的建筑师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于20世纪50年代在伊拉克的活动联系起来,作为哈希姆国王(Hashemite King)统治下巴格达斯现代化计划的一部分。1958年,一场军事政变推翻了君主制,王国连同劳埃德·赖特的设计很快就崩溃了,但其中一些设计后来被并入了位于第五大道的古根海姆大厦。


本次展览的一个重要理论来源是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1962年的论文《埃德蒙·胡塞尔的几何起源:导论》(Edmund Husserl’s Origin of Geometry: An Introduction),德里达在该文中引用了数学家和现象学家胡塞尔关于“回归起源”的核心论点,他认为这一论点与几何学密切相关。在策展上,几何学作为一种逻辑“真理”的形式发挥了作用,它转移到展览环境中,17位艺术家的18件作品在纽约展出,为了解什么是真实提供了无数途径。通过追踪这些多重途径,展览旨在重新激活围绕起源的叙述。它的目的是消除误导性的真理纲领,即那些存在于21世纪东方主义想象中的真理纲领。重点关注的领域包括建筑的意识形态,以及它们如何被用作制造和重塑现代中东的工具,以及人和思想的迁移。


将这些主题结合在一起的一件突出的艺术品是阿巴斯· 阿卡万(Abbas Akh**an)的一系列作品,题为“纪念碑的研究(2013-)”(Study for a Monument)。在这幅作品中,阿卡万用青铜描绘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今伊拉克)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水系的一种原生植物。这些烧焦的物品排列在床单上,利用了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意义。这位艺术家绕过了人类的形态,转而专注于花卉解剖,用某种完全不可思议的东西取代了预期中的青铜的帝王气质。这让人联想到对这部作品的几种重叠解读:它可能被登记为环境灾难影响的索引,可能被登记为临时的路边纪念碑,甚至可能被登记为非法发现的展示。但是,无论我们赞同哪种解释,这部作品中最重要和最持久的是它与政治斗争更广泛的联系。


为了应对大中东地区复杂的历史及其构建的地图叙事,有必要消除与该地区相关的东方主义和异国情调的神话,爱德华·赛德(Edward Said)在他的《东方主义》(1978)(Orientalism)中将其描述为西方剥削的方案。展览的设计是基于一个支离破碎的拼图游戏,这是对西亚和北非双重地区的隐喻,在奥斯曼帝国衰落后的18世纪和19世纪,这两个地区都遇到了(伊朗和土耳其除外)西方的物理形式占领,为英国和欧洲开拓自己的领土和开发新发现的殖民地资源铺平了道路。



法国出生的艺术家卡德尔·阿提亚(Kader Attia)试图探索该地区的物质和概念上的同类相食,他的实践成为一个必要的锚,旨在通过解剖建筑来解决该地区殖民历史的空间难题。阿提亚对19世纪被法国人殖民的家乡阿尔及利亚的乡土建筑的研究,在作品《无题-盖尔达耶》(Untitled-Ghardaia)(2009年)中呈现,这座雕塑由古斯库斯建造而成,是阿提亚家族在19世纪被法国人殖民的本土建筑。这部史诗探索了法国建筑师在阿尔及利亚的殖民遗产,特别是引用了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和费尔南多·波永(Fernand Pouillon)这两个在20世纪经常借用阿尔及利亚本土建筑比喻的角色。他们的肖像照片俯瞰了这个装置,通过将整个城市或遗产缩减为一种麦粉食物(couscous),阿提亚机智地邀请建筑师用餐,讽刺了他们缺乏对作品来源的正确认识。


这次展览的另一个关键部分是突出违禁品的关键作用,出于这个词作为地图学和遗产学的可能性。突尼斯出生的艺术家纳迪亚·卡比-林克(Nadia Kaabi-Linke)的“飞毯”(2011)(Flying Carpets)这是一个由网状不锈钢框架用弹性线悬挂的悬挂装置作品。这作品富有诗意地探索了阿拉伯之春后从非洲到欧洲的非法移民案件的增加,年轻人被“偷渡”穿越地中海,被经济繁荣的期待所诱惑,最终到达了威尼斯港口等地,这部作品就是在那里孕育的。他们乘坐受限的集装箱和小船旅行,这与18世纪和19世纪东方主义文学中流行的异国情调的飞毯旅行相反。为了研究这件作品,林克花了八天的时间观察威尼斯的移民街头小贩,他们在地毯上出售假冒商品,一旦当局到来,这些地毯可以很容易地捆绑起来。她测量了地毯和这些商人聚集的塞波克罗桥,并在桥上留下了他们的地毯的印记。这个装置的轻盈和通风的感觉与它笼子般的外形形成对比,它在画廊的墙上投下了错综复杂的几何阴影,暗示着几何意识的想法,回应展览的中心主题。


“但一场风暴正从天堂吹来”,使用了一个空间和人类意识交织的哲学领域。我设计它的目的是就当地和全球历史和重新历史展开更广泛的对话,这是我的策展实践中的基本目标。将这些多个入口点映射到一个以收藏为基础的展览中,可以通过它使艺术作品在未来的展览中重新融入背景,作为该机构永久遗产的一部分,以及作为更大矩阵的一部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