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空间全新线上展厅 | 朱昱:“静音”中的慢绘画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1   浏览数:329   最后更新:2020/07/01 13:46:38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5-19 14:28:06

来源:长征空间


长征空间线上展厅

Long March Space Online Viewing Room


朱昱:“静音”中的慢绘画


开放时间

5月17日 19:00 – 5月31日 24:00(北京时间)


访问方式

复制下列链接到浏览器

http://www.longmarchspace.com/viewing_room/


长征空间非常荣幸地向您宣布,我们将推出线上展厅,以全新的数字平台展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精选作品,呈现我们的核心创作力量。作为对既有项目的补充与延伸,线上展厅将为收藏家提供更加卓越的艺术体验,通过更多角度介入每位艺术家的非凡实践。

线上展厅的首个项目——朱昱:“静音”中的慢绘画——以长征空间历经全面升级改造后的首次展览为契机,介绍这位生活并工作于北京的艺术家的最新创作,将于北京时间2020年5月17日下午7时正式启动,开放至2020年5月31日下午12时。


线上展厅将呈现艺术家过去五年的绘画作品,包括一张近期自画像、一组静物和几个人物姿态的局部。构成展览主体的静物,有盛于平盘上的单颗或几颗心脏——是血与肉的本质,表面却呈现冰冷的金属质感;一组金属质感的盘子,上面残留着香烟燃烧后的灰烬——作为物质和时间的双重剩余,为时空的变换提供了着陆点,弹指一挥间形成深邃的宇宙;成对出现的空白瓷盘,对称地居于画面的左右——圆盘的形体在月光般朦胧的感性中变换虚实。


朱昱:“静音”中的慢绘画

长征空间非常荣幸地向您宣布,我们将推出线上展厅,以全新的数字平台展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精选作品,呈现我们的核心创作力量。

作为对既有项目的补充与延伸,线上展厅将为收藏家提供更加卓越的艺术体验,通过更多角度介入每位艺术家的非凡实践。

场景图:朱昱,《2015-2020 01》,2019,布面油画,145 x 170 cm (左);《2015-2020 07》,2019,布面油画,150 x 200 cm (右)


“静音”是艺术家的行为法则——绝对的无声作为一种选择,意味着绘画是一种拒绝系统支撑和观念佐证的实践。“静音”也是艺术家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的工作模式——如同潜水艇在深海中静默隐身,把自己变成人类科技所能探测到的世界中的一个“无”,唯有如此,才能以接近理想的状态完成它的使命。

《2015-2020 01》

2019

布面油画

145 X 170cm


绘画对我来说只是换了种方式来对“生命”和“死亡”进行思考。它是每天、每笔中对生命问题的体验。

——朱昱

《2015-2020 02》

2019

布面油画

50 X 60cm


绘画对我而言则更像行为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图像内容的价值已经让位于我对图像语言系统的研究。

—— 朱昱

《2015-2020 03》

2019

布面油画

50 X 60cm


朱昱的绘画并非对静物的简单描绘或研究理解,艺术家在此更多的是通过日积月累的身体力行从观念、技法、视觉语言、观看方法等不同角度去探索绘画的本质。

朱昱,《2015-2020 04》,2019(细节)


《2015-2020 05》

2019

布面油画

80 X 100cm

《2015-2020 04》

2019

布面油画

180 X 180cm


但这个展览的确以近乎赤裸的方式呈现了艺术家过去五年的工作,以惯被称为绘画的这种形态。展出的作品包括一张近期自画像、一组静物和几个人物姿态的局部。

《2015-2020 07》

2019

布面油画

150 X 200cm

《2015-2020 06》

2019

布面油画

100 X 120cm


构成展览主体的静物,有盛于平盘上的单颗或几颗心脏——是血与肉的本质,表面却呈现冰冷的金属质感。

《2015-2020 19》

2019

布面油画

180 X 180cm


一组金属质感的盘子,上面残留着香烟燃烧后的灰烬——作为物质和时间的双重剩余,为时空的变换提供了着陆点,弹指一挥间形成深邃的宇宙;成对出现的空白瓷盘,对称地居于画面的左右——圆盘的形体在月光般朦胧的感性中变换虚实。


在朱昱的工作中,绘画是行为,也是实验,但不是图像,也不是观念。作品与观者的沟通及其与世界的关系基于个人的观感,而个体经验间的阻隔——通常表现为观者见到作品时产生的疑惑和抵抗——正是艺术的唯一性与自由的证明。实际上,对朱昱来说,艺术家的一切早在出生前就已经被上帝安排好了,他一生的艺术实践就是在寻找那个被上帝赋予的唯一性。以“唯一性”为核心,朱昱拒绝了所有标准话术,排除了人们对共享经验和共同标准的依赖。

《2015-2020 08》

2019

布面油画

100 X 160cm

《2015-2020 09》

2019

布面油画

100 X 160cm


配合朱昱2020年个展“静音”,长征空间全新开设的艺术家研究室也将同时启用,以一部特殊的印刷品展示朱昱以往的绘画——一张连续的拉页,呈现出一条由艺术家过去的所有绘画所组成的河流。在这里,朱昱的画成了一组物证、一个“案件”。

场景图:《2015-2020 12》

《2015-2020 12》

2019

布面油画

150 X 200cm

《2015-2020 10》

2019

布面油画

120 X 150cm

《2015-2020 11》

2019

布面油画

145 X 165cm

场景图:朱昱,《2015-2020 13》

《2015-2020 13》

2019

布面油画

35 X 50cm

《2015-2020 17》

2019

布面油画

40 X 40cm

《2015-2020 33》

2019

布面油画

40 X 50cm

《2015-2020 16》

2019

布面油画

50 X 60cm

《2015-2020 18》

2019

布面油画

40 X 40cm

《2015-2020 20》

2019

布面油画

50 X 35cm

《2015-2020 30》

2019

布面油画

40 X 30cm


朱昱(1970)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是90年代观念艺术的先驱之一。无论是他贯穿艺术生涯的绘画实践、观念作品或是早期的行为作品,其所探索的艺术语言都很难找到类似的参照去进行归类。对当代艺术语言独立性的思考及深入探讨,才是朱昱身为艺术家工作的目的。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00年代初期,朱昱的创作形式以行为艺术作品为主;而后他进行了一系列以艺术方案进行的创作,例如作品《为联合国成员国所作的192个艺术方案》(2007)将全球化、人文地理、社会、经济、宗教等等这些内容和符号在一个个框架中形成了一种固定模式,可以任意在任何国家中展开创作形成方案,以看似轻松幽默的态度对当代观念艺术的工作方法进行调侃和反思。

[沙发:1楼] 叮当猫 2020-07-01 13:46:38

来源:ActionMedia


朱昱:静音

展期:2020.5.21 – 2020.7.12

地点:长征空间 | 北京798艺术区中一街


“静音”,是朱昱在长征空间的第三次个展,展览以近乎赤裸的方式,呈现了艺术家过去五年创作的20件全新作品所构成的绘画形态。


2015年朱昱个展 “隔离”现场   ▼  



2015年展览“隔离”是朱昱在长征空间的第二次个展。当时展览回顾了朱昱过去十年来的布面绘画创作,由秦思源策划。


十年“隔离”五年“静音”,在朱昱的工作中,绘画是行为,也是实验,但不是图像,也不是观念。朱昱的绘画并非对静物的简单描绘或研究理解,艺术家在此更多的是通过日积月累的身体力行从观念、技法、视觉语言、观看方法等不同角度去探索绘画的本质。


展览“静音”现场


“静音”是艺术家的行为法则——绝对的无声作为一种选择,意味着绘画是一种拒绝系统支撑和观念佐证的实践。“静音”也是艺术家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的工作模式——如同潜水艇在深海中静默隐身,把自己变成人类科技所能探测到的世界中的一个“无”,唯有如此,才能以接近理想的状态完成它的使命。因此,“静音”也是一个拒绝文字和声音的展览——它不会提供艺术家自述、评论人阐释、展览标签、或是任何其他形式的展览指示。

展览“静音”现场

但这个展览的确以近乎赤裸的方式呈现了艺术家过去五年的工作,以惯被称为绘画的这种形态。展出的作品包括一张近期自画像、一组静物和几个人物姿态的局部。构成展览主体的静物,有盛于平盘上的单颗或几颗心脏——是血与肉的本质,表面却呈现冰冷的金属质感;一组金属质感的盘子,上面残留着香烟燃烧后的灰烬——作为物质和时间的双重剩余,为时空的变换提供了着陆点,弹指一挥间形成深邃的宇宙;成对出现的空白瓷盘,对称地居于画面的左右——圆盘的形体在月光般朦胧的感性中变换虚实。

展览“静音”现场


作品与观者的沟通及其与世界的关系基于个人的观感,而个体经验间的阻隔——通常表现为观者见到作品时产生的疑惑和抵抗——正是艺术的唯一性与自由的证明。实际上,对朱昱来说,艺术家的一切早在出生前就已经被上帝安排好了,他一生的艺术实践就是在寻找那个被上帝赋予的唯一性。以“唯一性”为核心,朱昱拒绝了所有标准话术,排除了人们对共享经验和共同标准的依赖。

展览“静音”现场


配合朱昱2020年个展“静音”,长征空间全新开设的艺术家研究室也将同时启用,以一部特殊的印刷品展示朱昱以往的绘画——一张连续的拉页,呈现出一条由艺术家过去的所有绘画所组成的河流。在这里,朱昱的画成了一组物证、一个“案件”。此印刷品是研究者和策展人刘畑针对朱昱的工作而构思制作的出版物项目《A Case》的组成部分。

展览“静音”现场


 关于艺术家  


朱昱(1970)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是90年代观念艺术的先驱之一。无论是他贯穿艺术生涯的绘画实践、观念作品或是早期的行为作品,其所探索的艺术语言都很难找到类似的参照去进行归类。对当代艺术语言独立性的思考及深入探讨,才是朱昱身为艺术家工作的目的。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