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率、不安且绝对稀缺:最昂贵在世女性艺术家市场纪录保持者珍妮·萨维尔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00   最后更新:2020/05/19 13:33:18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5-19 13:33:18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艺术家珍妮·萨维尔,图片来源:高古轩


对于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而言,商业上的成功来得很早。1992年,《伦敦泰晤士报》(Times)的一位图片编辑在格拉斯哥艺术学院(Glasgow School of Art)的毕业展上买下了一张名为《支撑》(Propped),将这张巨大的裸体自画像作为刊物的周六评论版块的封面。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支撑》(Propped),1992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画像引起了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的注意,这位英国战后的重要收藏家很快就把他能找到的萨维尔的所有作品全部买下(毕业展上的作品早已售罄)。不久后,萨维尔在她大学工作室的墙上发现了一张写着萨奇号码的黄色便利贴。几周后她便搬到了伦敦,为萨奇工作了近两年,以1994年在萨奇美术馆(Saatchi Gallery)举办的展览而告终。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为英国青年艺术家(YBAs)举办的展览“感觉”(Sensation)现场,图片来源:Saatchi Gallery


三年后,不少于五幅萨维尔的油画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为英国青年艺术家(YBAs)举办的一场名为“感觉(Sensation)”展览上展出,轰动一时,引起了纽约艺术品经纪人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的注意。如今他的画廊已经代理这位艺术家超过20年了。


高古轩原定于今年3月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期间在画廊的香港空间举办萨维尔的个展,呈现十余幅全新肖像画,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展览也被推迟。

过去三年价格攀升迅速

成为最昂贵的在世女性艺术家

2018 年 10 月,珍妮·萨维尔作品《支撑》在伦敦苏富比以950万英镑的天价成交。图片来源:苏富比


自2008年以来,只有29件萨维尔的作品在拍卖市场出现,私人洽购的作品也同样稀少,而作品的每次出现,都会使价格持续上涨,在过去三年内攀升得尤为迅速。2018年10月,作品《支撑》(Propped)在伦敦苏富比(Sotheby’s) 创下了当时的历史新高,拍出了950万英镑的天价,使萨维尔一跃成为拍卖上最昂贵的在世女性艺术家。该画作是由来自新泽西的管理咨询顾问大卫·泰格尔(D**id Teiger)在2004年从高古轩(Gagosian)购入的。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颠倒》(Reverse),2002年-2003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这是一项萨维尔不愿详述的荣誉。她说:“只要能够拥有足够工作和生活的财富,我就满足了。如果我停下来去思考这些数字以及市场走势,它们只会使我惊吓,我很高兴自己是纯粹的,得以专心工作。”


上图: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罗塞塔 II》(Rosetta II)2005年-2006年
下图: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支点》(Fulcrum),1998年-1999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高古轩似乎也不愿过多谈论她的市场(画廊拒绝就本文置评)。据说目前来自萨维尔工作室的画作的价格在150万英镑到250万英镑之间,具体价格取决于作品尺寸;她的新作往往比20世纪90年代的超大尺幅油画要小得多。

苏富比伦敦当代艺术晚拍部门主管埃玛·贝克(Emma Baker)表示,人们在过去几年对女性艺术家的关注增长了,这也对萨维尔作品的价格飙升起到了一定作用。她说:“近年来关于女性艺术家以及强势女性形象在艺术市场的转向都在影射为什么她的作品能被如此好地收藏,且在拍卖会上被藏家们竞相争夺。”

艺术家珍妮·萨维尔的作品在拍卖场上的历史记录。图片来源:苏富比


萨维尔并不多产,但收藏她作品的藏家也非常忠实,负责萨维尔作品的二级市场的伦敦艺术品经销商皮拉尔·奥多瓦斯(Pilar Ordovas)如是说。

她也被认为是以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和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为代表的英国肖像画家的继承者,然而,就如奥多瓦斯指出,他们的作画的方法截然不同。“过去人们更经常把珍妮和卢西安作比较,但他们就像白天黑夜一样相对,因为卢西安需要真人写生,而珍妮通常是通过照片作画。”奥多瓦斯说。就这方面而言萨维尔更像培根,他也回避人体写生。

牛津现代美术馆(Modern Art Oxford)为萨维尔在英国公共机构的举办的首次个展现场,该展览追溯了萨维尔从90年代早期到现在的实践。图片来源:Aesthetica Magazine


尽管常被置于与大师的比较中,但萨维尔的博物馆展览其实比较缺乏。直至2012年,她才在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Modern Art Oxford)迎来其个人的首次机构个展。2023年,她将在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重新开放时迎来她在伦敦的首次大型回顾展。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痕迹》(Trace),1993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藏家们最觊觎的作品是萨维尔20世纪90年代的创作,正是英国青年艺术家(YBAs)声名鹊起之时,但萨维尔从未真正把自己视为YBAs里的一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伦敦金史密斯学院(Goldsmiths College)学习,以观念艺术家的身份开启艺术事业。在这十年之间萨维尔主攻以自画像为主的女性肖像,但之后她便不再描绘女性身体,而转向更具流动性的跨性别画作——在这些作品中,男性和女性的身体部位互相融合。


上图: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飞梭之声(夜莺)》(Voice of the Shuttle (Philomela))2014年–2015年
下图: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红色命运三女神》(Red Fates),2018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奥多瓦斯说,虽然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在拍场上拍出了最高价格,但对于作品的不断回溯也推动了更多近期作品的市场,“她的展览都卖空了,藏家群体也真正国际化了。”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关于Isis和狮子的研究》(Study for Isis and lions),2011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萨维尔越来越专注于素描,其自身需要也是这个转向的部分原因,拥有孩子意味着她必须找到一种更快创作的方法,同时也让她得以捕捉到更多动态的感觉。近年来有几幅蜡笔素描打破了50万英镑的纪录,包括创作于2011年的《关于Isis和狮子的研究》(Study for Isis and lions),这幅画作以萨维尔的孩子为原型,2016年在苏富比拍卖行以50.9万英镑成交,是其高估价的两倍有余。

横跨欧洲、俄罗斯和亚洲的

国际化藏家群体

“起初以欧洲为中心,如今萨维尔作品的市场已变得“极具全球吸引力”,佳士得(Christie’s)伦敦当代艺术晚拍部门主管Tessa Lord说道,亚洲藏家的兴趣也日益浓厚。2016年,作品《移动》(Shift)在苏富比拍场中被上海龙美术馆创办人及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购得。“作为一名被认为从YBAs和展览‘感受(Sensation)‘出身的艺术家,萨维尔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她已经走向全球。” Lord说道。“她拥有更普世、更国际化的前景。”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转移》(Shift),1997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萨维尔的作品在会不会在俄罗斯也得到更多关注? 有可能,根据艺术经销商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在《Artnet》上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买下《支撑》(Propped),打破艺术家拍卖记录的匿名买家可能是俄罗斯投资人亚历克斯·格林伯格(Alex Greenberg)。格林伯格的兄弟德曼·汗(German Khan)是俄罗斯第五大银行阿尔法(Alfa)的共同所有人,但苏富比拒绝对此透露更多信息。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阿勒波》(Aleppo), 2017年–2018年,图片来源:高古轩


将萨维尔的一件充斥着器官和肉欲的作品挂在餐桌上方对于部分藏家而言可能有些过火。但正如奥多瓦斯指出的,艺术家的直率也是构成其吸引力的一部分,“珍妮不惧怕大题材和巨大的画作主体,当欣赏她的作品的时候你会感到不适,而这正是伟大的艺术品注定要做的。”

藏家们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作品的稀缺。虽然萨维尔喜欢同时开始创作几幅作品,但她以缓慢地工作而闻名,有时时隔几年后又会回到一幅画上。她的作品的一级市场受到严密把控,偶尔会出现在二级市场的私人洽购中,所以每当有作品浮出水面时,竞争都十分激烈。正如贝克所说的那样:“如果你能买到一件,实属幸运。”(撰文/Anny Shaw;翻译/Zola Shao;编辑/林佳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