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纸水珠》系列介绍(Paper Drop)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77   最后更新:2020/05/19 11:46:57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5-19 11:46:57

来源:卓纳画廊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通道)I》,2019

纸上喷墨打印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展览现场

贝耶勒基金会,瑞士巴塞尔, 2017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自90年代便以摄影为媒介重新塑造了当代艺术的面貌,并至今仍对年轻一代影响至深。他的作品将摄影与表面、三维立体性与雕塑三者联系起来,并通过摄影创作对摄影媒介本身进行了反思。

《纸水珠》系列(Paper Drop)始于2001年,并持续创作至今。自2005年起,提尔曼斯开始创作横向的《纸水珠》作品。他将一张相纸向内弯折,创作出既平面又立体的视觉效果。照片中,只有纸张边缘是清晰对焦的,而在极浅的景深中,背景则非常模糊,而光线投射在纸张弯曲形成的“通道”中,充分强调了相纸本身,尤其是纸张光滑的表面。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通道)II》,2019
纸上喷墨打印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通道)III》,2019
纸上喷墨打印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通道)IV》,2019
纸上喷墨打印

《纸水珠》可视为提尔曼斯一直以来对物体表面与材质探索的代表系列之一。其实,这一兴趣可追溯至他在90年代创作初期记录衣物褶皱细节的《褶裥》系列(Faltenwurf)。而在他持续创作《纸水珠》的数年后,一次偶然的打印机卡纸故障,启发了提尔曼斯由《纸水珠》进一步发展出了《感光》系列(Lighter)。作为《纸水珠》的延续,《感光》系列将折叠的相纸展示于透明的亚克力盒子内,结合了雕塑与图像的观念。如提尔曼斯所说,人们可以从观念上将《褶裥》与《纸水珠》及《感光》系列联系起来,因为他们都是“对平面的反叛,或者说吞噬”。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通道)V》,2019
纸上喷墨打印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展览现场
汉堡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德国柏林, 2008

《纸水珠》系列已在全球诸多重要机构的提尔曼斯个展与群展中亮相,并被伦敦泰特美术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贝耶勒基金会,沃克艺术中心、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等机构纳入馆藏。

《纸水珠》机构馆藏精选

巴塞尔贝耶勒基金会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绿色 III)》,2011

铝板喷墨打印

74.5 x 92.0 cm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扇子)》,2006

144.78 × 213.36 cm

伦敦泰特美术馆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公主大街, a》,2014

纸上喷墨打印,覆于铝板

135 × 202 cm

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墨西哥城朱美克斯博物馆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sl)》,2007

彩色打印

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柏林)》,2007

彩色打印

30.5 x 40.6 cm

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

《纸水珠(纸片)》,2006

彩色打印

30.5 x 40.6 cm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