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下单”的心路历程:我们跟着一位藏家逛了逛线上弗里兹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15   最后更新:2020/05/13 13:37:02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5-13 13:37:02

来源:artnet


Chris Birchby,有机护肤品牌COOLA和Bare Republic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图片:Courtesy of Chris Birchby


乎每个人都知道,网上艺博会永远不可能完全取代实体展会。但是,无论我们这样的记者隔着屏幕做了多少市场分析,没什么能比这种体验更能生动地揭示线上逛展的优势和不足——在弗里兹艺博会(Frieze)有史以来首次线上展厅的开幕日,我与一位资深藏家一起,花了两小时来“分享屏幕”。

跟我一起逛展的藏家是Chris Birchby,他现在是位于圣地亚哥的COOLA品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是个蓬勃发展的有机护肤品牌,旗下拥有高档的COOLA和亲民一些的副线Bare Republic。Birchby参加这次线上弗里兹艺博会,是希望扩大他目前已逾百件的艺术收藏规模。

那么,对于艺术品市场而言,好消息是什么?对专业藏家来说,虚拟艺术展仍然可以创造出一种竞争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在此前推动了实体展会的许多交易,而用户体验设计并不一定非要完美无瑕来实现远程交易。

坏消息呢?如果这种形式想要在规模上更进一步,那么无论对展会或参展商而言,都要将与客户有效率的沟通视为更优先的事项。而当前的虚拟设施只提供了一种让人“自发去探索”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思想更开放的买家无法真正融入其中。

Carrie Moyer,《Neapolitan Projection》,2019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C Moore Gallery, New York


早期接触


虽然Birchby不知道自己能从顶级艺博会的线上展厅中得到什么——他没有参与三月的香港巴塞尔线上展厅——但他知道自己要如何来逛展。他做了一份预算计划,并在展览开始前瞄准了几位艺术家,但同时也对意外发现新作品抱有希望,尤其对新兴年轻艺术家持开放态度——尽管他强调,这一策略绝对与任何投资动机无关。

“我不是来这里选潜力股的,”Birchby解释道,他在自己家里里穿着一件自家品牌Bare Republic的T恤,“我想在艺术家们努力打入艺术世界、并开创事业的时候去支持他们。我一直自豪的一点是,我的收藏是有使命感的。”

Birchby对年轻艺术家的挣扎感同身受。2001年,他从帕萨迪纳市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获得艺术硕士学位,之后在洛杉矶做了多年画家,他还擅长网络扑克(从我们在Zoom的聊天窗口来看,他座椅后方就可以看到他自己作品的一角)。虽然他的绘画实践最终让位于更传统的创业行为,但他过去在画室的经历和对媒介历史的深刻了解仍在指导着他今天的艺术收藏。

Birchby此次在弗里兹线上展厅的第一次出手就证明了这一点:在展会开放VIP预览的前三天,他就与artnet新闻通了电话,表示对艺术家Carrie Moyer即将在DC Moore画廊展出的新作非常感兴趣,因为这位艺术家“大大影响了”Birchby的绘画生涯。在预展当天,我们联系后不久,他就说自己已经联系了画廊,买下了作品《Neapolitan Projection》,这是一幅郁郁葱葱的油画,融合了硬朗抽象的线条和让人联想起珊瑚形态的印迹,售价为6.5万美元。

进入线上展厅之后,Birchby点击进入DC Moore的展位,再次浏览欣赏Moyer的作品。“我一直在寻找她合适的作品,”Birchby说。当《Neapolitan Projection》出现时,他计划把这幅作品放在家里,选一个靠近Katharina Grosse、Bernard Frize和Joanne Greenbaum等艺术家作品的地方摆着,“(它们放在一起)会讲述一个非写实绘画的美好故事”。

此外,Birchby还通过点击鼠标浏览了Various Small Fires的线上展示空间,这家颇为创新风格的画廊在洛杉矶和首尔都有空间,也是Birchby颇为熟悉的画廊。其实在VIP预览日之前,他已经买下了两幅作品:Joshua Nathanson的《Fight or Flight》,这是一幅能令人产生幻觉的布面油画,在具象、风景和抽象之间游走,定价为2.4万美元;还有一幅由Calida Rawles创作的小型写实主义绘画,标价1.5万美元,描绘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诡异地悬浮在水下。

他对新购入作品的自豪感通过视频窗口表现出来。线上收藏,看来目前还不错。

Joshua Nathanson,《FIGHT OR FLIGHT》,2020
图片:Courtesy of Various Small Fires, Los Angeles and Seoul


前进两步 后退一步


Birchby回到弗里兹线上展厅主页,随机浏览参展画廊的展位,希望了解他可能感兴趣的其它作品。几天前,他就想感受一下用户体验如何。他甚至想过,未来是否会有举办一场游戏化的VR艺博会的可能:在博览会上,收藏者们必须跑赢其他人的“网络分身”,才能在一个珍贵的展位上获得首次看作品的机会。

现在,他只是在一个按字母顺序排列的展区中随意滚动着鼠标,然而眉头却皱了起来,“我真的看不出这和浏览普通网站有什么不同……”

不过,当他看到Jeffrey Gibson的一幅充满活力的绘画时,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由于这是他第一次完整地去点击一个作品——先前他只是在每个画廊的页面上的作品预览图中看——这是他第一次在弗里兹的线上界面中看到“按比例视图”的效果。而在这里,这件作品出现在一面白墙上,下方摆着一张现代派椅子,以作为尺寸参考。

弗里兹艺博会线上展厅截图,画面中是Sikkema Jenkins & Co.展示的Jeffrey Gibson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Chris Birchby


“哦,它这样呈现就太美了。”他放大了这张照片,并说,“它被PS过了,你可以从边缘上看出来。”这句话的意思是对这种做法的赞赏,而非批评——因为这是他无法从画廊提前发送来的PDF中得到的东西。

Birchby还称赞弗里兹和参展画廊愿意公开价格和可售情况,他指出,在现场展览会上,画廊主和经纪人“通常在这方面遮遮掩掩的”。但当他测试博览会的搜索功能时,出现了一点混乱。在过滤掉所有价格区间在2万到5万美元之间的作品后,他发现有些作品根本没有标价,还有一部分只是重复显示这个价格区间。

“只要2万到5万美元?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范围,”Birchby说,随后咧嘴一笑,举了一个例子来解释为什么他认为仅标注价格区间对卖家不利,“在加州的房地产市场,如果一套房子标价在100万美元到125万美元之间,你肯定会理解为‘这是一栋价值100万美元的房子’。’’那么就说明,找到愿意出价更高的买家变得不太容易。

图片:Courtesy of Frieze


现实证明……


尽管Birchby表示,除了在博览会前的三次购买行为外,他不打算再买更多作品,但他仍在探索弗里兹能提供什么,包括博览会非营利板块中为公共卫生事业捐款的作品。多亏了最近一次精明的商业行动,他此时花钱才能有一点灵活性。

Birchby的品牌中,旗舰产品是防晒——这类产品在全球隔离的情况下销量极速下降——“新常态”迫使他和他的团队开始在短时间内研发一种新的快干洗手液。幸好,新产品的销售势头非常强劲,以至于Birchby甚至一直在招聘新员工,而不至于裁员。

尽管还在继续浏览展会,但一个小时之后,Birchby的精力就没那么集中了。他承认:“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在这里花时间。我能听到孩子在另一个房间里的声音,我也知道自己有工作要做。毕竟,现在是星期三中午。”Zoom屏幕上突然发出的一阵微小的声音让Birchby笑了起来:“哦,孩子们来了!”

接下来发生的是Birchby在弗里兹艺博会期间遇到的“最艰难”的场景:穿着尿布的儿子Wilder在他的腿上蹦蹦跳跳,四岁大的女儿Bellemy又试图说服父亲放弃浏览艺博会,这样她就可以看动画片《小马宝莉》了。

Birchby试图让女儿对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的艺术家作品感兴趣。“你最喜欢哪个?”他问道。“都不喜欢!”Bellemy喊道,“我要看《小马宝莉》!”

弗里兹艺博会线上展厅截图,画面中是GRIMM画廊展示的Matthias Weischer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Chris Birchby


接近尾声


Birchby的妻子AJ过来了,她很快就把孩子们抱走,并对GRIMM画廊展位上Matthias Weischer的小幅作品表示了赞扬。Birchby又浏览了一段时间,包括利用网站的信息功能分别查询Matthew Brown和T293 Gallery的年轻具像画家Sedrick Chisom和Trey Abdella的作品情况(那时Abdella的所有作品都已经被标记为已售出或预定,但Chisom的作品似乎仍然有售。)

但两家画廊都没能及时给出回应。Birchby对艺术品市场缺乏实时聊天功能感到惋惜,这不仅不方便,还可能把原本社交功能强烈的人与人之间的会面,转变成为一种人文感全无的、封闭的询问。在这种情况下,现场对话的魔力——能够让人把对一件作品的兴趣仅通过对话就转到完全不同的其他作品上——是完全无法体现的。

“如果这是一个真正的艺博会现场,我就要开始寻找三明治或鸡尾酒了,”两小时过后,Birchby笑着说。他准备退出登陆,但对于结果还算满意。在看过这么多作品之后,他说最想要的还是在线上展厅开放前就买到的那三件作品。

在我们随后的邮件交流中,Birchby说他又登陆了一次。虽然他对于仍然没有收到Matthew Brown和T293的回复而感到有些失望(最新消息是,前者终于回信并致歉,说Chisom的作品已找到了买家),但是他又在Rodolphe Janssen找到一张Sanam Khatib的作品,在画廊回复他的询价消息之后,他很痛快地买下了这件作品。这也证明了,即使在艺博会被迫数字化的情况下,精美的小发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文丨Tim Schneide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