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话语权交给那些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 | 专访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86   最后更新:2020/05/12 11:35:29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5-12 11:35:29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5月11日,法国启动逐步解封的措施。作为第一阶段措施的一部分,法国的小型博物馆和画廊在因疫情关闭近两个月后于5月11日起,在一定条件下逐步开放。人们依旧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并且开放场所内不得同时聚集超过10人。政府暂未对大型博物馆的重开日期做出声明,但可以确定的是在6月2日前,它们都将保持关闭的状态。


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法国巴黎 ©Jean Nouvel / Adagp, Paris; Photo ©Luc Boegly


近期,《艺术新闻/法文版》邀请法国大型艺术机构的馆长们,讨论他们在居家隔离的特殊时期里如何组织机构的工作、推进项目的进展。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馆长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接受了采访。尚戴斯认为在疫情期间,保持工作上联系和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十分重要。虽然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今年在巴黎、米兰和上海的部分项目因疫情需要重新安排日程,但“没有项目被取消”。在观众无法走进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实体空间之时,其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推出一系列围绕着环境与生态主题的数字项目“为公众提供一段短暂出离的‘旅程’”。

摄影:© Raymond Depardon

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

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馆长




Q 隔离期间您个人的生活如何?


A我在巴黎。我感觉已经比许多人要幸运很多了。

Q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在目前的形势下)是如何组织管理的?

A对于一直与中国和意大利的工作伙伴保持联系的我们来说,隔离并不是一个完全的意外,鉴于在上海和米兰都有项目,一月份以来我们一直关注着疫情在这两个国家的发展。二月中旬,我们内部颁发了鼓励远程办公的通知。十分幸运的是,我们使用的办公工具允许我们这样做。


然而,这种工作方法确实需要新的规划,去建立一种新的工作节奏。我对此十分警觉,希望在保持团队活力的同时又不给他们增加无用的压力:焦虑是徒劳的,毕竟我们能控制的事情非常少。要意识到,每个个体的压力都是目前全球现状的一部分,对亲人和朋友的担心,以及对个人现状的忧虑,尤其是那些有孩子的人、生病的人和在拥促的公寓内隔离的人。在这段疫情期间,保持工作上联系和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十分重要。因此,我们内部会通过视频会议和电话保持规律性的沟通,无论是个人还是小组之间。这是一种很充实的体验,也是另外一种集体组织的方式。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去展望未来。隔离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让我们退一步,花时间去反思,甚至是做梦。

Q 这段时期您们在做哪些项目?

A隔离的初期,我们在巴黎呈现了巴西伟大的摄影艺术家克劳迪娅·安杜哈尔(Claudia Andujar)的展览“亚诺玛米人的斗争 ”,展览原计划于5月闭幕。之后,我们本将于6月揭幕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一系列新的绘画作品。显然,我们的计划被打乱了。我们正在花时间评估重新安排展览日程的工作,希望不要因为徒劳的臆测而损失过多,而是要务实,并且始终不忘兑现我们的承诺和选择。我们也在和艺术家们讨论他们未来会在巴黎拉斯帕耶大道(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所在地)举办的新展览。同时,我们还在重新调整米兰的时间表——在与“米兰三年展”的合作框架内,我们本该于4月的第二周揭幕展览 “ 公民:从阿根廷艺术家古雷默·奎特卡 (Guillermo Kuitca)的视角看卡地亚基金会的收藏”,这个展览题目也正与当下的时局有一定的呼应。同样的,我们2020年在上海的项目也延期了。没有项目被取消,但都延期了。

克劳迪亚·安杜哈尔,摄影:© Victor Moriyama


克劳迪娅·安杜哈尔: 亚诺玛米人的斗争展览视频

依据对未来时局的推测去构思一种新的并能够激励和慰济团队的工作节奏,这或许能促使我们在和艺术家分享和认识我们共同所做的事情时,与他们产生前所未有的交流。


为了更好地投身于未来,我们需要从对当下的理解中找到支撑点。寻找支点的过程,对我们来说就是阅读、倾听、观察和赞美那些了不起的、多年来一直与基金会共同探索、并肩协作的先驱者们。这让我想起克劳迪娅·安杜哈尔作品中所传递的、意味深长的信息:她探讨生者的生存,探讨亚诺玛米印第安人和土地森林的生存。如今,这一信息又有了新的维度,它或许可以更多地触动我们,或许以其他方式启迪我们。我们还记得萨满祭司大卫·卡波纳瓦(D**i Kopenawa)的话,他说:“我们只有一片天空,应当为它而着想,因为如果它病了,一切都将终结。” 我非常希望能够用这句话作为基金会的展览重新对外开放的序语,并将它延续到整个夏天。

达米安·赫斯特在工作室,2019年, © Damien Hirst and Science,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20


我还会想到生物声学家伯尼·克劳斯(Bernie Krause)和他的作品《动物大乐团》。这个作品所包含的艺术家卓越的审美与敏感、以及它的科学价值和文献价值,今天看来尤比昨日更为震撼。作品曾于2016年在卡地亚基金会展出,它是一件绝佳的工具,让观众可以借由它观察和体会生物多样性及其快速衰退这一重要命题。而围绕这些命题,我们和伯尼沟通了很多。这些问题我们很久以前就开始关注,并将持续关注下去。

伯尼·克劳斯和他的作品《动物大乐团》,摄影: © Zhonghai, Orangeimage Studio


至此,我必须谈及保罗·维利里奥(Paul Virilio),以及他的理论、他的思想和他的行动。2002年,他为基金会策划了探讨现代社会重大事故的展览“发生”;2008年,他又与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共同策划了展览“故土:此处即彼处”—— 他将这些展览称为“伦理课”。


这些回顾十分令人激动,启发我们从中思考未来的项目规划。

Q 您采取了或将要采取哪些与公众保持联系的措施?

A我们正在筹备一个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的、关于环境主题的数字项目。同时,我们也十分谨慎地不传递多余的线上信息。我们已经决定要将话语权交给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们,是他们丰富了我们对于艺术和当代世界的视野。这其实是为公众提供一段短暂出离的“旅程”,在这一“旅程”中我们将深度探讨一些关于自然的主题。我们还上线了一个关于克劳迪娅·安杜哈尔展览的网站并推出了一系列相关播客。


我们希望推广伯尼·克劳斯所创作的关于自然之声的作品。公众可以在我们的Instagram和一个专门的网站上找到那些音景的片段,这些片段将把听众从阿拉斯加的亚马逊热带森林一路带到非洲大地。而与让-克劳德·阿梅森(Jean-Claude Ameisen)、温希安娜 ·戴思佩(Vinciane Despret) 和伊丽莎白·德·丰特奈 (Élisabeth de Fontenay)的对话也将进一步阐释这位让自然发声的艺术家、科学家的先锋行动。


线上聆听“动物大乐团”

我们还策划了一系列关于“树木”的项目。感谢克劳迪娜·努加雷(Claudine Nougaret)和雷蒙·德巴东,他们为展览“我们,树”制作的影片《我的树》即将于隔离期间在我们的平台上线。我们还将在Instagram上推出一个名为“每日一树”的系列活动,同时上线一部费尔南多·艾伦(Fernando Allen)为巴拉圭查科地区的印第安艺术家所创作的影片。

“我们, 树”展览海报设计©Agnès Dahan Studio



Raymond Depardon, Claudine Nougaret 电影《我的树》 (Mon arbre)节选, 全片时长24, 2019年,由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委托创作 ©Raymond Depardon, Claudine Nougaret

在我们看来,所有源自这些艺术家有力且高尚的发声,在今时今日都是至关重要的。(翻译 / 许智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