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克斯笔下的医护人员:超级英雄,为拯救世界飞天遁地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81   最后更新:2020/05/11 10:31:45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05-11 10:31:45

来源:澎湃新闻  黄松


继老鼠大闹浴室后,难以捉摸的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在“居家”期间再次发布新作,这件名为《力挽狂澜者》(Game Changer)作品,带着温暖的气息,画面中拯救地球的超级英雄是一位医护工作者,班克斯也以该作品向医护人员致敬。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这原是为纪念近代护理学和护理教育的创始人南丁格尔而设定的,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令这个节日显得更加特殊而庄重。


班克斯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力挽狂澜者》

班克斯的《力挽狂澜者》描绘了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对一个新的超级英雄玩具爱不释手,而蝙蝠侠和蜘蛛侠却被丢进了垃圾箱。细看男孩手中的玩具,是一位戴着口罩、穿着红十字工作服的护士,她抬高手臂,如超人一般为拯救世界而飞天遁地,长驱直入危险的境地、展开的披风似乎看到她的忙碌与无畏。

化身超级英雄的医护工作者

一袭白衣执甲的超级英雄
这件大约1米见方的作品目前正悬挂在英国南安普敦综合医院的走廊上,这是一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班克斯还留下字条说,“谢谢您所做的一切。我希望这幅画可以使此地变亮一些,即使它只是黑白的。”
班克斯的一位女发言人证实,在禁令解除后,这件作品将公开展示并以拍卖的方式出售,拍卖所得将捐赠给英国国民保健署(NHS)。

班克斯《力挽狂澜者》(局部),蝙蝠侠和蜘蛛侠被放进了垃圾桶

南安普敦大学NHS基金会信托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宝拉·海德(Paula Head)说,医护工作者付出了巨大的辛苦、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应该被尊敬和爱戴。
班克斯的作品正是表达了这样的含义,也是这个空前的时代中医护工作者应该享有的巨大荣誉。“医院中的每个人都很真正珍视这件作品,这幅画也极大地提高在医护工作者的士气。”宝拉·海德说。

班克斯《力挽狂澜者》(局部)

恰如班克斯的表达,医院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白色的,但绝非冰冷的白。100多年前芬兰女画家萨尔斯特·安娜(Sahlstén Anna)以同样充满爱的笔触,表达了医生对病人的付出。
根据标题所知,画面中的孩子即将接受手术,一边的护士(修女)为他祈祷。与班克斯新作同时观看,其中孩子和医生的关系也有了更多的含义,尤其是在疫情发生的当下。

萨尔斯特·安娜,《医院手术》 ,1893,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藏

艺术作品描述的医学实践
回顾艺术史上与医生有关的作品,梵高的《加歇医生》往往会首先浮现,这件绘于1890年的作品也是梵高的代表作之一,当时他正在瓦兹河上的奥弗接受保罗·加歇(Paul Gachet)医生的治疗,加歇医生也是梵高在这一时期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人。虽是一位医生,但他对艺术抱有极大的兴趣,除了自己做雕塑外,加歇医生与当时许多印象派画家保有联系,其中就包括马奈,莫奈,雷诺阿和塞尚。所以在从圣雷米医院出院后,梵高在他弟弟提奥的建议下拜访加歇医生也在情理之中。专攻精神病学的医生竭尽所能帮助梵高减轻痛苦,并鼓励他画画,同时为他提供物质帮助。
在梵高最重要、也是最后的创作阶段,他为医生画了肖像,正如梵高自己所描述的那样,他不是普通的模特,他是忧郁的,带着 “时代的荒凉表情”。在这幅严酷的、冷色调肖像中,象征医生的物品是手中的毛地黄(foxglove),这也是梵高的希望,由它提取的药物可以帮助梵高在治疗中获得舒适和缓解。但遗憾的是,加歇医生最终无法治愈梵高。

梵高,《加歇医生》,1890年6月,巴黎奥塞美术馆藏

伦勃朗在1630年代就成为阿姆斯特丹的主要肖像画家之一,他为很多人画像,比如一位叫以法莲·布埃诺(Ephraim Bueno,1599-1665)的医生,画面中的布埃诺穿着1640年代的医师制服站在楼梯边,除了医生外,布埃诺还是一位成长在富裕家庭的诗人,还在阿姆斯特丹出版了当地第一本希伯来语书。

伦勃朗,《以法莲·布埃诺医师肖像》,1647,纽约犹太博物馆藏

当然,伦勃朗最著名的、有关医生的作品是《杜尔医生的解剖学课》,这是1632年,他受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Amsterdam Guild of Surgeons)委托,为其成员画一张团体肖像,这也是伦勃朗的成名之作,这一年他仅26岁。

伦勃朗,《杜尔医生的解剖学课》,1632,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藏

画面中杜尔医生在主要位置讲授医学知识,而医生行会的成员则聚焦在杜尔医生的讲述中,各异的表情中,显出不同的人物性格,也透露出当时的医学研究。而当下的我们,似乎站在伦勃朗身后,成为一堂十七世纪解剖学课的见证者。

扬·斯特恩,《医生拜访》,约1665,博伊曼斯·范·布宁根博物馆藏

同样在荷兰黄金时期,莱顿的扬·斯特恩(Jan H**icksz)还描绘了医生上门问诊的情形。类似的画面也出现在16世纪末的版画中,只是地点从莱顿的住宅变为了佛兰德的“医院”,这件作品也显示了早期医院的基本情况。

西奥多·加勒,《医学》,约1580/1590,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而在中国古代,医生常被称为大夫或郎中,战国时期名医扁鹊的故事流传至今,当时如何行医制药,虽未留下图像,但西汉南越王墓西耳室出土的药物和捣药工具依稀可见两千年前的制药方法。

药物和捣药工具, 约公元前 205 年—公元 24 年,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藏

捣药的研钵和杵,在多个文化地区均可见,而且形制和今天中药铺里的捣药工具十分相似,当时出土的除了铜杵臼、铁杵臼各一套外,还有一些深灰色、质地松软的中草药材。

达芬奇,《手臂肌肉研究》,约1510

回顾历史中的作品,看到的是不同文化和时期的医学信息。医学也在不断变化,从蒙昧走向现代医学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实际上,医学和艺术有同源性,他们的起源都来自于古代人类对自然界、对自身、对同类的观察。人类最早的雕塑之一“维伦多夫的维纳斯”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达芬奇等文艺复兴的画家研究的人体解剖不仅促进了艺术的发展,也为现代人体解剖学的诞生做出了极大贡献。艺术作品记录下了疾病的模样,记录下了医疗实践活动,这些图像本身就是可靠的医学史。
(注:本文班克斯部分编译自《卫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