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恶是:混乱与分裂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99   最后更新:2020/05/10 21:27:44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05-10 21:27:44

来源:798艺术


恶是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北京

2020年4月11日—5月13日

“恶是”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作为疫情之后的首展,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大型群展“恶是”是一次因疫情爆发而作出的临时反映。策展人鲁明军以“序曲:我会死的”、“美杜莎的诅咒”、“困兽”、“精炼的愚蠢”、“未来牧歌”这五个单元作为此次展览的基本结构和线索,借由42位艺术家创作的100余件包括绘画、影像、装置等形式在内的作品,试图探讨有关“恶何以是(being),恶以何是,以及恶,何以为恶”的问题,以一种特殊的视角对当下正在发生的现实及其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呈现与反思。

杨振中《我会死的》(静帧)网络征集单频录像 2016


在展厅入口处,杨振中的录像《我会死的》是“序曲”部分的唯一一件作品,这部创作于20年前的作品延续了世纪末的某种微妙情绪。影像中人们对命定的结局不断地以话语的方式进行复述,构成了一个“向死而生”的荒诞剧场。

“恶是”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在“美杜莎的诅咒”单元,展览通过不同艺术家的作品探讨了人与社会、自然、技术、他者及自我之间的关系。如果说当下现实中的一切恶皆源于这些关系的失调,那么无论是庄辉借由西北自然景观对身体、权力的隐喻,还是王兴伟绘画中人物之间所呈现出的暧昧不明的叙事关系,抑或袁可如的影像作品《会饮俱乐部》中所透露的现代人所普遍存在的自我精神危机,均在不断提示着人们对“恶”的根源的追问。


“恶是”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展览以一个U型空间对“困兽”单元进行呈现。在U型空间的内部,宋陵、郝量、徐震、谢南星的作品共同构成了一个关于身体与技术理性关系的迷思。而空间外部吕楠、赵银鸥以精神疾患者为题材的创作又不禁令人将整个U型空间想象为一个人类困于其中,又极力挣脱的无形牢笼。

“恶是”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精炼的愚蠢”单元质疑了人类的理性经验在紧急突发状态来临之际的无效。在于霏霏、冷光敏、谭永勍等人的雕塑或绘画中可以感受到这种嘲讽语气在作品中的各自渗透。而苏汇宇的三部影像作品则通过对历史作品的重新演绎,反思人在封闭环境中的身心状态。这些无不意在提示一种对自身知识体系与经验结构所需进行的必要反省。

何岸《何桃源》LED灯箱、水泥、硅胶 2018

蒲英玮《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330×225×100cm 木板、脚手架、墙纸、喷漆、铁丝网、铸铁 2020


“未来牧歌”单元为观众呈现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图景。在段建伟和夏禹的画面中,未来可以被解读为一曲田园牧歌或是现代都市人的悲剧姿态。在何岸的《何桃源》、陈荣辉的《空城计》及麻剑锋的绘画装置作品中,未来无疑牵涉着废墟与衰败。而在蒲英玮的《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中,未来似乎指向了一种有关政治体制与意识形态的隐喻。而人们正是在这种种期待与焦灼中不断想象着一个新的未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