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复工 | 重新开放的德国博物馆:疫情带来的困境与灵感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77   最后更新:2020/05/08 10:53:37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20-05-08 10:53:37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钱雪儿


不久前,德国的博物馆开始陆续开放。对于博物馆的组织者而言,如何在采取防范措施的同时,让前来参观的观众有所收获成了关键。位于科特布斯市的布兰登堡州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富有创意的方式提醒人们保持距离,并展现了过去的艺术家与建筑师如何回应公众场合的疾病预防问题。另一方面,博物馆遭受了巨大损失,政府正在制定相应的补助政策,来帮助博物馆复工。

在科特布斯的布兰登堡州现代艺术博物馆,观众可以三两成群,每人手持正好1.5米长的杆子或彩带一端——这是德国政府规定来自不同家庭的人们在接触时所应保持的最小距离。这一距离也在门厅的地板上标出。令人担忧的是,人们很快发现这样的距离比周六的任何一家超市购物者之间的距离要远得多。

1.5米社交距离的“可视化” © Bmlk

“博物馆是开拓新的思想维度的自由空间,然而事实上,我们不可能独自运作,”位于科特布斯的这家博物馆馆长乌尔丽克·克雷梅耶(Ulrike Kremeier)说道,博物馆于5月1日重新开门。

博物馆的重新开放正在逐步展开,各州发布的指导方针各不相同。在柏林,博物馆将于本周开放,但只有少数博物馆宣布了实际开放计划。“重新开放一座博物馆不是一件小事,”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Prussian Cultural Heritage Foundation)主席赫尔曼·帕辛格(Hermann Parzinger)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据他透露,主要的一大担忧是游客在一个展厅里停留的时间,这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在博物馆大厅,一段由克雷梅耶拍摄的视频审视了过去的艺术家与建筑师们为了公开场合的个人防护而制定的解决方案。摄影师维加(Weegee)的作品《男孩遇见女孩——来自火星》是她探讨的作品之一,照片中,一对夫妻戴着透明的球状头盔相拥。另一件则是奥地利建筑师沃尔特·皮克勒(Walter Pichler)的《大房间》(1996),这是一间如同泡泡般充气的移动办公室。

《男孩遇见女孩——来自火星》

克雷梅耶正计划将其他以疫情为主题的展示融合到博物馆的空间中。“例如,握手现在是不礼貌的。”她说道,“这个手势原本意味着和平,代表你手无寸铁,我们该如何取代它呢?”
布兰登堡州现代艺术博物馆是德国最大的东德艺术品收藏地,坐落在一座建于1927年的昔日柴油发电厂中。博物馆目前的主要展览是1990年德国统一那年的摄影展,囊括了芭芭拉·克莱姆(Barbara Klemm)和格哈德·加布勒(Gerhard Gäbler)的作品。展览只展出了两周,就在3月份被迫关闭。

Ludwig Rauch的作品《跃向幸福》(Jump into happiness, 1990)也是摄影展的作品之一© Ludwig Rauch

博物馆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柜台上的有机玻璃防护牌和游客用的消毒洗手液都“价格不菲”,克雷米耶说道:“有些人正因此暴富。”
工作人员已经计算了每个展间允许多少人进入,以保证人均20平方米的空间,他们表示博物馆同时容纳不超过100人。“我们的访客都是理性的人,”克雷米耶说道。“我不认为会出现问题。”

克雷米耶正在为开馆做防护准备 © Blmk

在正常情况下,博物馆的大多数访客都是团队游览,“这样的情况可能到秋天为止都不会再发生,”她说道。与之相反,一次最多可以有两名观众预定20分钟的导览,并象征性地支付2欧元的成本。口罩不是必需的,但是建议佩戴。
博物馆损失了不少收入。“通常,我们都在创造收入,但现在却不再是那么回事,”克雷米耶说道,“我不希望从艺术家身上克扣成本。这将是错误的决定。”
德国政府正在就一项“文化基础设施基金”进行谈判,以帮助那些因疫情隔离期而遭受收入损失的机构。文化机构和创意产业协会(The Kulturrat)已呼吁募集5亿欧元的补助金。
4月30日,政府宣布拨出10000欧元的补助金,用于中小型博物馆在隔离期后重新开放时的防护措施。德国国家博物馆联盟建议为易感人群提供特别的时间空档,呼吁延长开放时长,增加清洁次数,并要求游客戴好口罩。


“我们必须确保客流分布均匀,”帕辛格说道。他还不想给出柏林的国家博物馆的开放日期,但表示只有部分会首先开放,需要线上购票与佩戴口罩。

布洛汉应用艺术博物馆也位于即将开放的柏林博物馆之列,博物馆将于5月12日开放,画家汉斯·巴鲁谢客(Hans Baluschek,1870-1935)的展览正在那里举行,夏洛腾堡宫(Schloss Charlottenburg)的新侧厅也将于同日开放。主宫殿区仍然关闭。
5月11日,德国历史博物馆将在其现代化的扩建区呈现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展览,但主展馆仍暂时关闭。波茨坦的巴贝里尼博物馆(The Barberini Museum in Potsdam)将于5月6日开幕,莫奈的展览将延期至7月19日闭展。

“遮住德国国会大厦”

在法国,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的“包裹凯旋门”计划被推迟到了2021年,而在德国,德意志银行的“大众宫殿”(Palais Populaire)从5月6日起举行名为“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1963—2020的项目”的回顾展(编者注: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是夫妻艺术组合,以包裹公共建筑的大地艺术出名)。展览将呈现两人25年前的“遮住德国国会大厦”项目。
从5月5日起,装修一新的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开门迎客,同一时刻的游客数量被限制在200人以下。前往美术馆参观的观众需要在网上登记他们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人在参观美术馆后被确证新冠,美术馆将通知这些观众。此外,法兰克福席恩当代艺术博物馆于5月6日开放,施泰德艺术馆将紧随其后,于5月9日开放。
(本文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