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啦啦队还是艺术的另类?东德艺术如何成为新的收藏前沿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43   最后更新:2020/05/07 11:22:32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5-07 11:22:32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1990年,在东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西德重新统一后,艺术家乔治·巴塞尔兹(Georg Baselitz)说:“东德没有艺术家,他们全都离开了……东德艺术家只是政权的啦啦队长,他们都是蠢货。”

1990年的德国,图片来源:Wikipedia


在《艺术(Art)》杂志中发表的这句名言几乎代表了整个西德艺术界的观点,造成东德艺术家数十年来无人问津。西德人接手了前东德许多顶级博物馆的工作,将馆内原本的当代艺术馆藏收进仓库,替换成西德的艺术作品展出。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委托艺术家所创作的绘画、雕塑、素描、版画和摄影作品也从公共建筑、议会、市政厅、大学、度假村和青年俱乐部中撤出。过去25年中,来自柏林、勃兰登堡州和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的两万三千件作品被存放在距离柏林95公里的伯格·比斯科夫附近的仓库中,在恶劣的储存条件下隐匿于世。

东德文化档案馆(Dokumentationszentrum Alltagskultur der DDR)


直到2015年才有人开始清点这些藏品,现在,它们被安置在了一个新的控温档案室,位于一所改建的学校。档案馆(Dokumentationszentrum Alltagskultur der DDR)负责人佛罗伦丁·纳多尔尼(Florentine Nadolni)说:“这些作品终于得到妥善保存,最重要的是,它们终于可以被人看见了!”

东德文化档案馆的展览现场


这个新的可视档案室由德国东部文化机构计划Invest Ost拨款30万欧元支持。它已接待的客人包括渴望回顾童年记忆中的艺术的东德人,以及来自新加坡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策展人。纳多尔尼说,这标志着人们对东德艺术的固有成见正在改变。她的同事、东德艺术专家安格里卡·魏斯巴赫(Angelika Weissbach)补充说:“有一代人能以更远的距离和更少的感情来观赏这类作品。”

Arbeit,Arbeit,Arbeit

重新点燃对东德艺术的兴趣


对于纳多尔尼和魏斯巴赫来说,大众重新点燃的兴趣意味着她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忙碌。她们一直致力于对藏品进行数字化处理,使其可以在线观赏,同时还筹备了正在勃兰登堡州州府波茨坦地方议会厅举办的展览,名为“Arbeit,Arbeit,Arbeit”(工作,工作,工作)。该展览呈现了理想化的工人形象和东德日常生产工作的现实情况,展期计划持续到12月11日。

玛丽恩·温瑟(Marion Wenzel),无题,1989 年,该作出 现于“Arbeit,Arbeit,Arbeit”(工作,工作,工作)展览中


比斯科夫堡仓库中的大部分作品的确符合德国G。C。D政权的政党路线。魏斯巴赫选用画架来展示1979年多联画《全世界的工人,团结起来!》(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的一部分。由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东德艺术家协会长期主席的威利·西特(Willi Sitte)创作的这件作品描绘了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卡尔·里布克内希特(Karl Liebknecht)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肖像,作品曾装饰着柏林现如今已被拆除的共和宫(Palast der Republik)的前厅。几步之外,画架上呈现的是尼奥·劳赫(Neo Rauch)早期职业生涯中描绘莱比锡街头风光的作品。

1979 年,威利·西特(Willi Sitte)创作的多联画《全世界的工人,团结起来!》(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


无论对机构还是市场来说,比斯科夫堡发生的事情都是东德艺术迎来广泛复兴的一部分。1994年,柏林国家新美术馆(Neue Nationalgalerie)的馆长因展出东德艺术家的作品而受到严厉批评,但就在去年,德国举办了两次与东德艺术相关的大型展览。莱比锡的“没有退路”展(Point of No Return)探索了1989年柏林墙倒塌前后东德的艺术,而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宫博物馆(Kunstpalast)举办了一场名为“乌托邦与倒台”(Utopie und Untergang)的大型展览。这两个展览内容均涉及曾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权工作过的东德艺术家,包括最著名的那些人,以及反对该政权的艺术家。

哈索·普拉特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Barberini博物馆的爱德华·蒙克的《桥上的女孩》前面。2016年11月,这幅画在苏富比以54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图片来源:artfixdaily.com

著名的东德艺术藏家、西德数字企业大亨哈索·普拉特纳(Hasso Plattner)曾于2017年在波茨坦的巴贝里尼宫(Barberini palace in Potsdam)举办了一次展览。他也正在宫殿附近的一座建筑中建立他的私人藏品博物馆,计划于2021年开放。


饥饿的市场已准备好

“这是艺术,但这不是艺术?”


今天的年轻人成长过程中没有经历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因此,过去对共产主义政权内工作者的意识形态异议在很大程度上消散了,但人们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90年统一之间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出生于1978年的洛杉矶藏家贾斯汀·贾姆波尔(Justin Jampol)甚至还创立了温德博物馆(Wende Museum)(wende意为“转折点”,是德语中表示东西德重新统一的名词),致力于探索东德的物质文化,其藏品涵盖幕布和粗劣的色情制品。

温德博物馆(Wende Museum)展厅内部


当代人的审美也变得更加包容,更少教条限制。艺术不再被道德绑架,被要求成为对抗的力量。抽象艺术和概念艺术是好的,但形象艺术也是如此,过去东德的四个传统艺术学院当然知道如何培养好的形象画家。

15年前,劳赫等在东德、西德统一后成名的新莱比锡画家在西方世界取得了可喜的成就。而如今,饥饿的市场已准备好消化他们更坚定共产主义的前辈,如沃尔特·图伯(WalterTübke),沃尔夫冈·马修(Wolfgang Mattheuer)和伯恩哈德·海西格(Bernhard Heisig)。12月7日,在慕尼黑的凯特尔艺术博物馆(Ketterer Kunst),马修创作于1978年的《伊卡洛斯二世的陷落》(The Fall of Icarus II)拍得21.325万美元(包括买方溢价的25%),其预估价仅为3.3万美元。

“乌托邦与倒台”展览中展出的沃尔夫冈·马修1972年作品《西西弗斯的飞行》,图片来源:kunstpalast.de

在去年的“乌托邦与倒台”展览开幕式上,德国总统弗兰克-***·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提到,“在西德的我们过去往往只从政治角度来看待东德的艺术,或许这是一种误读。”

三十年之后,政治热早已不复存在,过去的错误自然能得以承认。然而,更难解答的是,与对待同时期文学作品的方式截然不同,为什么前东德的艺术遭到如此长时间的严格审查——这是《时代周报》(Die Zeit)记者乌里希·格雷纳(Ulrich Greiner)于1994年在关于柏林国家新美术馆举办东德艺术展的争论中提出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西方当代艺术运动的不宽容学术主义可以解释其原因。例如“这是艺术,但这不是艺术”一类的讨论,再加上面对德国G。C。D合作者时产生的道德优越感,轻易就使人忘记了“合作”在西方艺术市场中的重要性。(撰文/ CATHERINE HICKLEY、ANNA SOMERS COCKS,翻译/刘楷韵)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