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关于“6.8艺术日”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2   浏览数:121   最后更新:2020/05/07 14:07:28 by guest
[楼主] 橡皮擦 2020-05-04 22:37:36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丢勒为6.8所做的海报


关于“6.8艺术日”

题记:有一个“线上展”6月8日上线,因为6月8日在一些人的运作中是“艺术日”,我的理解应该有猛虎下山般的展览要出现,究竟怎样,我不知。但我被邀请参加了这个展览。我的作品就从现在的文字开始,能走到哪里?我自己知道。


“线上展”与“线下展”的区别要有原则性的划分吗?可能不太容易。一般的理解是:线上作品的自由度显然是更大的,大家打磨与计较的实际上是“软利器”。“软利器”是否靠谱,有还是没有?这也可以理解成单方面的认知,可以不作数。作数的是,一旦线下展的功利性放弃之后,也未必就会有很好的“线上思维”,这是可以考量的。这应该说是两种不同的思维系统,就像长期在线下搞业务,突然上调到高层搞行政,不一定就能搞得来的。

线上展最大的好处是,作品可以做得很不作品了。这对许多艺术家来说,这个弯子并不容易转得过来。很不作品的作品,也许是眼前都在等待的。都想眼睛一亮,而后就像小孩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一样,心潮澎湃浑身肿胀,接着就开始自己搞自己了。我觉得,线上展在感觉上就应该是这样的。它不过启动了一个按钮,拨动了一个音节。然而,不在特殊的时机,没有四面楚歌的倒逼,这个动作不会轻易来到。

今天我在“线上展”微信群里说了这样的话:

1、线上海报与线下海报最大的区别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是很挑逗神经的;

2、线下转换成线上,不是很容易的,很能感受到惯性思维的厉害。大家其实在等待的新感受,是现实压力究竟转换出了什么?它居然如此地恰如其分,一如大地在抖动;

3、现在能隐隐地觉得,一些东西就是只能在2020年才能启动,它启动了什么?

4、手段是其次的,关键所触及到的东西是否真靠谱?

5、我们在靠谱之外还是在靠谱之内,是否在靠谱之外更加靠谱一点呢?这些问题都很有吸引力;

6、天天海报,是在天天撞大运,惯性得很;

7、假如触及到了关键点,并能有效地转换出视觉的东西,也许半张海报就够了。

我说的这个海报就是关于“6.8艺术日”的。我也被邀参加了这个“线上展”。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强化6.8,即便强化了,概念上也不过是10.1,一个永远也到不了10.1这个概念深度的“日子”,这个日子企图是关于艺术的。

眼前“6.8艺术日”的传播方式是很体制化的,就是“宣传”,每天“张贴”海报,用海报造势。但“宣传”如何深入人心,这点还得谦虚些,还得向体制学习。在宣传上,体制是不会放弃任何细节的。比如当年在烟标上怎样命名,体制就讲究得非常“学问”。艺术不是要拉起大的架势,而要“得要领”。不得要领才天天海报。

我个人觉得在网络,在“线上”,艺术是“天天艺术”的。只是“天天艺术”得很“线下”,大都是线下作品“线上化”,所以,线上的特点做不出“天天艺术”的效果,这才需要“艺术日”的。这个“艺术日”露出了自己的短板,有点急火攻心,一看家里就没有什么压箱底的储备。

但是,我觉得这也好。什么都储备不了!在储备了也白搭的年代,直接出发,直接到现场去整理自己,也许更加当代,也许真正能玩到艺术之外去,不再需要守住边缘。在“线下”,有时边缘还是一种态度,线上就无所谓这样的态度了。当然,肯定是不能玩到艺术里面来的。至于为什么?我就不说了。

我跟策展人说,我的作品就这样开始了,从直接说话开始,直接对接数字68,对接“6.8艺术日”

策展人要求:

1、题材媒介不限,5月20日前提交全部文件;

3、原作品图片5-8张(JPG、3M左右)作品信息按顺序标注:姓名+《作品题目》+材质+尺寸+年代;

……

这个典型的线下思维,我这次还得照办。当然,我会假装投错了邮箱。最后,哈哈,成了!成了什么?我并没有按照计划经济办事,也能办成,办得不赖。大家也都能明白,而且是很明白。这就够了!

接下来我就开始做作品了……

[沙发:1楼] 橡皮擦 2020-05-04 22:40:22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金锋:关于“6.8艺术日”之二


关于“6.8艺术日”之二

我把重点放在68这个数字上,一如我们对敏感的日期,常用对日期“连读”来表示,比如911。这个时候,911就是一个数字了。“6.8艺术日”,在我这里就是68这个数字。

自从两年前我做了个展《忧郁》之后,我就对幻方情有独钟。我经常在一些看起来完全不搭的数字中,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并顺藤摸瓜使得某种看起来不甚相关的元素“自洽”起来。这种看似游戏性极强的“推导”过程,潜在地把我要表达的其他用意一并带入。

那么是否存在着一个幻和为68的幻方呢?我找到这个幻方的途径是很便捷的。因为我知道一个四阶奇数幻方,就是由1、3、5、……31这16个数字所组成的幻方,它的幻和为64。这个幻方在去年的一个展览中我已经用过,所以对它非常了然。它的形式如下:

幻和为64的奇数幻方


在奇数幻方的每个格子里加上1,就是我要找的幻和为68的幻方。这个幻方非常神奇,是个偶数幻方,它是由2、4、6、……32这16个数字所组成。它的形式如下

幻和为68的偶数幻方


在这个幻方中,除了每列、每行、对角线的数字之和都是68之外,还有许多有规律的数字的组合之和也都是68。比如下面的搭配,其幻和都是68

每个幻方中的红点之和都是68


这个幻方在引导我走向何方?“6.8艺术日”并不就是要我找到一个幻和为68的幻方。假如真这样,这台戏就没法唱下去了。

我在数学中借用到一种工具,它是以一种人为自建的形式出现,目的不是为自建本身服务,而是起辅助作用的。它就是跳板与转接。比如几何中的辅助线以及求极限中一加同时一减,这种思路有时很受用,在逻辑的搭建上也很漂亮。眼前的幻方实际上就是要在幻方中走出幻方,走向我所选择的主题。让幻方本身成为跳板,这才是“设计”。幻方只是个药引子,它要引出的话题其实就在幻方之中,只是表面完全被数字覆盖着而已。

至于药引子所能提炼出来的是什么?它是否能作为跳板而转换到我做要求的方向上来,关于这个话题,我想在下一篇文字里继续展开。

[板凳:2楼] guest 2020-05-07 14:07:28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金锋:皇姑屯事件——关于“6.8艺术日”之三


上一篇文字说到幻方中的药引子,那么这个药引子是什么呢?这个药引子是数字92。

92不是一个随便出现的数字。当92这个数字以不同的方式有规律地频繁出现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个粗略的轮廓连同它的“关键词”在向我靠近了。类似的感受、直觉与诧异我有过很多次了。在丢勒幻方中的57,在“数字考古”中的平方数,我都获得过所谓“隐藏数字”的助力。这里的92也是这样。

以下是92这个数字之和的图示:

合图,类似关系的拼接

色块之和为92

类似色块之和的例子有很多,其和都为92

所有的点之和都是92


92这个数字究竟在暗示什么?在丢勒的幻方中,存在着15、14这两个数字,这个数字是丢勒为了纪念她母亲的去世而特意设计在幻方中的。他母亲是1514年离世的。在我这个幻和为68的幻方中,也有一个特别敏感的数字,与丢勒幻方15、14所处的位置完全一致,一个是6,一个是4。这么敏感的数字出现在这个偶数幻方中,无疑给了我积极的提示。但进一步的导向并非我的猜想。相对于92这个数字,一切的走向非我所料。但92,以及6与4,它们之间必然要构成了一种连带关系,否则逻辑上无法“自洽”。

著名的丢勒幻方,最下面一行点中间两个数字为15、14、68幻方同样的位置是6与4


92是一个与年份有关的数字。今年是2020年,回望过去92年,是1928年。如此,一个比较明晰的年份与日期就呼之欲出了,这就是:1928年6月4日,这一天发生了什么?很容易搜查得到,这天发生了著名的皇姑屯事件。

百度百科皇姑屯事件”:

皇姑屯事件是1928年6月4日,日本关东军谋杀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事件。

凌晨5点30分,张作霖乘坐的专列经过京奉、南满铁路交叉处的三洞桥时,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炸毁,张作霖被炸成重伤,送回沈阳后,于当日死去。但秘不发丧。其子张学良从前线动身,于6月18日赶回沈阳,稳定了东北局势,直到张学良21日继承父亲职务后,才正式公开发丧。案发皇姑屯站以东,史称皇姑屯事件。当时在日本国内,由于没有公布凶手,日本政府一直以“满洲某重大事件”代称。

1945年,日本投降后,河本大作投靠阎锡山解放军攻取太原之后,河本大作作为日本战犯被捕。经审讯之后,他详细交代了策划炸死张作霖的全过程。


幻方到这里为止,前面实际上都是铺垫,都是为了引出1928年6月4日这个特殊的日子。“6.8艺术日”难道与张作霖有关?自然“6.8艺术日”与张作霖是无关的,“东北王”,这个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我是通过幻方与他不期而遇的。我不禁有点嘚瑟了!艺术家与大军阀在“6.8艺术日”会聚,这才是幻方给我的馈馈。我非常在乎这种不期而遇的方式。这意味着我的作品要进入与张大元帅的对话了。这是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显然,这是个烫手山芋,我又遭遇了一个问题人物!这里先下载一些相关图片,作品与问题人物的关系,我将在后面的文字里继续追究。

1928年6月4日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身亡 爆炸现场全景

从关东军控制的桥上看爆炸地点

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爆炸现场

燃烧的张作霖座车,如此场面,生还的确是奇迹了

张作霖被炸现场,东北军人员在进行抢救,车厢侧板已经推倒,着装似乎还是欢迎的服装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