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国正经历着社会和政治的倒退 ?/ Regina José Galindo
发起人:404,404  回复数:1   浏览数:189   最后更新:2020/04/30 10:04:33 by guest
[楼主] 404,404 2020-04-30 09:53:39

来源:绘画艺术坏蛋店II  邸特绿


昨晚跟艺术家何岸微信闲聊,聊到行为艺术都绕不过去那个消失在大海上的荷兰人,后来聊到了这个人,她是1974年出生于危地马拉的Regina José Galindo,她目前仍在那里生活。之前跟艺术家陈光聊天时,他说现在自己不想给社会添砖加瓦了,这当然也是一种反叛态度。今天这位危地马拉艺术家正是一直在给其社会不断的添砖加瓦,因为她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跟其周遭现实发生的事件有关的。

艺术家Regina José Galindo


觉得这位艺术家很棒的原因还有一个,她身为女性但其作品并没被所谓的特定性别束缚住。

之前在网上看过她的一些作品,其实在德国卡塞尔第14届文献展上也见过她的几件作品。印象最深的却是网络上的这个图片,我想可能是因为在中国拆迁大潮中的钉子户形象经常出现所致吧。


艺术家过往作品


El Gran Retorno RJG(2019)
视频时长:1分31秒
一支由45名专业音乐家组成的乐队在危地马拉城的街道上逆行,表演军事游行。这是该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经历的社会和政治倒退的隐喻。


Sirena de Guerra (2018)
视频时长:40秒
在乌拉圭,每14分钟就会收到一份关于性别暴力的报告。艺术家在公共空间设置了警报器,每14分钟响一次。


sos (2018)

“他们听到她们尖叫,没有开门”这是一场献给女性的演出,献给所有那些不被注意的人,献给那些尖叫无人听见的人。

艺术家用一种表达紧急情况的摩斯密码,一种寻求快速帮助的呼号,一种被忽视和经常被忽视的信息。


在美国,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2017)


2017年3月8日,危地马拉有56名女孩被抓,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
“逃避是对逃跑企图的惩罚”。

经过几个小时的监禁,房间里发生了火灾,主管当局从未打开过这扇门。女孩们大声呼喊,火灾造成41名女孩死亡,15名生还者有严重心理问题。


La Sombra(2017)

在视频中,艺术家一次次的被一辆坦克瞄准。为了这次表演,她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这样她就可以不停地跑上几个小时。

“我们无法逃离恐怖,”这位艺术家说。

她跑啊跑啊跑,就像视频编辑的那样,很难区分开始和结束。这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视频,永远不会停止。


我们的目标(2017)





艺术家参加第十四届塞尔文献展时的作品,在配备四支德国生产的G36突击**的密室中。

艺术家应该是针对这座城市而生产的作品,艺术家徐赫曾经跟我说卡塞尔这个城市曾经是德国武器工业的重要中心,在二战时被盟军炸的最惨的一座城市。

现场参观者可以用德国制造的突击**瞄准我和我的危地马拉身份。观众成为潜在的加害者,同时也是真正的受害者。

我记得当时我在现场就跟上图这位大哥一样在那比划了半天呢,还在那傻笑呢。

现在想想真是印证了吃瓜群众是如何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自以为独善其身的状态中,方便快捷的变身成为暴力参与者。


猪血(2017)

在美国,艺术家表演了《猪血》,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

作品反映了这个国家许多公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令人担忧的境地。艺术家在一个小房间里,上面是一个装满猪血的桶。站着等人拉绳子,拉动绳子导致猪血从上到下。房间很小,所有的观众都会被鲜血覆盖,包括那些没有拉绳子的人。

为了清洗他们手上的血迹,他们不得不采取行动,没有其他选择。


废物 (2017)

在垃圾袋里的是艺术家自己。

一辆垃圾车停了下来,人群安静了下来。两名环卫工人跳出来,把这些包,包括那个装着艺术家的包,放到卡车的后装载机里。人群中响起一阵关切的低语。


“他们会打开压缩机吗?”视频拍摄者身后的一个男人看到之后随口说。“那东西可能要了她的命。”


环卫工人爬上卡车,伴着齿轮的摩擦声出发了。安装在装载机上的小摄像机将垃圾的实时传送到Zona Maco内部的会议室。在那里,几位参加展会的人观看了盖着黑色塑料罩子的加林多在墨西哥城穿行时抽搐的身体。


一段环卫工人将艺术家Regina Jose Galindo装入垃圾袋的视频,这是一场名为“废物”的表演的一部分。


Pinterest地层/地球(2013)

一个女人站在草地中央,赤身裸体,一动不动,坚忍地站着。一个挖掘机正在她裸露的身体周围挖洞。随着机器的每一次打击,这个女人的死亡在空中飘浮,每一次都更具有威胁性。

“他们是怎么杀人的?”2013年,公诉人在危地马拉的听众席上问道。“首先,他们命令操作机器的加西亚警官挖一个洞。然后,他们把载满人的卡车停在松树旁,一个接一个地拖进坑里直至填满,他们让机器的铲子落在尸体上。“这一声明是一名证人做出的,他在对独裁者埃弗拉因·里奥斯·蒙特(Efrain Rios Montt)的历史性审判中作证,他被控对危地马拉土著部落lxil犯下种族灭绝罪。


STONE    (PIEDRA)(2013)




现场艺术家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覆盖着煤尘。每隔十分钟,人群中就有一个人(两男一女)走向她并在她身上撒尿。这出戏把一个女人的身体比作石头,因为石头是一种习惯于忍受暴力的东西。


LANDSCAPE (PAISAJE)(2012)


在这幅风景画(Paisaje)中,加林多赤身裸体地站着,一个男人在她身后挖了一个洞,把泥土撒在她身上,直到她被埋葬,似乎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Regina José Galindo, Alud (2011)



2011年,希腊,塞萨洛尼基当代艺术双年展的平行项目,塞萨洛尼基表演节。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guest 2020-04-30 10:04:33

(接上)


解剖课(2011)


以自己在艺术交流会上的驻地为契机,审视危地马拉迅速变化的政治,并以伦勃朗1632年的名画《解剖课》为出发点。

艺术家说,中美洲的暴力行为日益专业化,墨西哥贩毒集团雇佣凯比利斯作为雇佣兵,以最精确的方式进行残害和其他暴力行为。Kaibiles是危地马拉军队中的一支精英部队的名字,他们在内战期间犯下的暴行为他们赢得了国际声誉。在《和平协定》的签署和政府军事开支的减少之后,许多kaibiles人进入了暴力的全球自由市场,他们的声誉使他们处于有利的地位。在这方面,残害不应被理解为纯粹的野蛮行为。暴力已成为一项合理的事业,雇佣军确保这些行为具有媒介的可见度。不仅要在民众中制造恐慌,还要向潜在的委员们展示他们的能力。正如伦勃朗的肖像画是为了展示外科医生行会的技艺一样,残害立刻成为理性的、媒介的和舞台的。艺术家通过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不断的社会和政治冲突的场所,象征性地成为受创伤的社会身体,来解决这些问题。


蔓延至全国大规模洗劫( 2010)

一方面是征服,焦土政策,土地开发,羞辱。另一个是征服者,一个发号施令的人,一个来自旧世界的人,他举起手来,拿走了金子。

在危地马拉,一名牙医在我的臼齿上开了几个洞,给我镶上了8块纯度最高的国家黄金。

在柏林,一位德国医生从我的牙龈中取出所有的金块。这些小雕塑,总共8件,作为艺术品展出。


美国家庭监狱(2008)




2008年,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的阿特佩斯现场。


我们竞技 (2008)

艺术家一遍又一遍地骑着一头机械牛,花了一个半小时试图驯服它。


忏悔录 (2007)



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于当代历史中真实的火灾事件,艺术家将这些事件内化并最终通过隐喻重新生活,将表演作为一个框架来呈现这一时刻。

在《忏悔录》中,艺术家将自己置于中情局在反恐战争中使用的几种酷刑之一之下。一名刑讯逼供者按照CIA手册中公布的最近解密的指令,执行几种水刑方法中的一种。加林多持续七秒钟的浸泡,共七次。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有些东西“喀嚓”一声响了起来。被招募来充当施刑者的人,会冷血地执行精确的指令,越过一条看不见的线,认同他被分配的角色,并进一步采取行动。


XX  (2007)




她将在马鞭草墓地里安置52块水泥墓碑,那里安息着52个身份不明的人,每天都有身份不明的尸体被埋葬在那里,伴随着最绝对的寂静。

艺术家强调了一个细节:这些坟墓上盛开着白色的百合花。据说这些花是从尸体的腐烂中生长出来的。白色百合花是纯洁的象征,在基督教的肖像学中,也是纯洁的象征。根据传说,它们生长在被判死刑的无辜者的坟墓上。


Mientras, ellos siguen libres (2007)

艺术家非法购买了6根脐带,这些脐带被塞进了一个满是甲醛的百事可乐瓶子里。在危地马拉,你可以从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买到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她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绑在床上,用这些脐带系在四肢上。

她怀孕八个月了。“Mientras, Ellos Siguen Libres”(同时,他们仍然是自由的)指的是武装冲突期间士兵对数千名妇女进行的大规模强奸,不论她们是否怀孕。大多数人失去了他们的孩子。


母狗、婊子 Bitch(2005)


2005年,艺术家把“bitch”这个词刻在了大腿上。

2005年发生了一系列谋杀妇女的案件。杀手们在尸体上刻上了“婊子去死”的字样。这里,可能有一点自我参照,因为我记得我想:“我把这种痛苦加在自己身上,现在你不能伤害我了。”更重要的是,我要用我的艺术来揭露这一系列的谋杀,并展开一场对话。Bitch(母狗、婊子)是对我的艺术作品产生强烈影响和改变的重要经历。

自虐恐怖不是自杀行为。在西班牙语中,我们有这样的表达“连自己的影子都害怕”。这就是我感兴趣的比喻。作为危地马拉的一名妇女,一个人永远处于遭受强奸或其他形式羞辱等攻击的危险之中。我想找到一个形象,它叙述了这种日常行为以及它所引起的恐惧。


谁能抹去痕迹?(2003)


2003年的一场表演,其间艺术家从宪法法院走到危地马拉城的国家宫殿。她在人类血液中留下了一串脚印,以纪念危地马拉武装冲突的受害者,并表示抗议。


我要在风中尖叫(1999)

艺术家要对着风大喊,艺术家挂在危地马拉城邮局的拱门上,在空中朗诵诗歌。


最后


危地马拉位于南美洲,1996年才结束持续36年的内战。2019年8月12日,亚历杭德罗·贾马太赢得危地马拉总统选举,上任不久就宣布与委内瑞拉断绝外交关系,3月21日宣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地马拉从22日下午4时开始在全国范围实行宵禁,严格限制车辆和人员出行,宵禁时间为每天下午4时至次日凌晨4时,违反禁令者将面临惩戒。

Regina José Galindo这位艺术家的创作精力旺盛,从其作品目录里看从1999年到2019年几乎每年都有五件以上的重要作品。
上面只是随机选的一些,她早期作品更加身体本能一些吧,很多不能放的,就在发这条内容之前我发现已经有两个小视频被下架了,大家应该知道为什么。下面是艺术家个人网站,有兴趣了解更多的可以去看:

http://www.reginajosegalindo.com/en/home-en/


©️Regina José Galind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