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斐的“隔离日志”:艺术不会就此停止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18   最后更新:2020/04/28 13:07:36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4-28 13:07:36

来源:artnet



术界可能暂时会被隔离,但艺术世界肯定不会就此停止。在这个前所未有的事件中,我们与艺术界的专业人士、藏家和艺术家进行了交流,去了解他们在家中是如何工作的。

和许多艺术家一样,曹斐的日常生活与几周前大不相同。她的多媒体装置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最近在MoMA PS1、巴黎东京宫和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了大型展览——但这位中国艺术家最近的项目被搁置了,包括她最近在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ies)举办的个展。事实上,她的生活本身就处于停顿状态:自今年1月以来,这位北京艺术家和她的家人一直住在新加坡,这位艺术家在疫情令世界停飞之前,还在新加坡推出了一件装置作品。

继续往下读,听听她是如何从隔离中管理教学、让她的孩子们忙碌,以及她对“后社会隔离”(post-social isolation)的看法。

Q:你的新“办公室”在哪里?

A:我目前的工作室在我们第二个家——位于新加坡家中的起居室。在今年疫情爆发前的1月份,我有一个户外装置项目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开幕,后来疫情爆发,就滞留下来到现在。

艺术家的“家庭办公室”
图片:致谢曹斐

Q:你现在在做什么项目(你的项目有没有因为停工而中断)?

A:才刚刚开幕两周的蛇形画廊个展“蓝图”已被迫暂停展出,目前很多项目都被搁置、取消或延期,大家都在观望,等待疫情的结束。

Q:既然现在在家办公,你的创作和工作有什么变化?

A:很多事情都被迅速转移到互联网上来,无论传统媒体,美术馆,还是Ins里面各种媒体、机构,都开始搞线上展、线上座谈、线上视频访、搞ins take over(编者注:一种营销方式,在一段时间里把你的社交媒体账号交给第三方),大家都活跃起来了,以不同的方式去丰富其线上内容。由此,我也前所未有的接到不少这类邀请。

隔离住所的屋外景象
图片:致谢曹斐


Q:你在网上和网下读什么?

A:最近,我通过ZOOM给中央美术学院的研究生上课,我教的是影像艺术课程,大概有20-30个学生,因备课的原因,我重新看了很多艺术家的影片资料,在重看的过程中和在授课的过程中,对那些已经早已模糊的、那些远去的作品,突然被加强了,并获得了对他们新的理解。

Q:你最近看过什么好的虚拟展览吗?

A:Acute Art最近做的项目可以值得关注,他们和KAWS合作了几款限量版的虚拟现实产品,刚好发布于疫情爆发期间,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世界上的美术馆纷纷关闭的情况下,只有它依然能穿越国族,畅通无阻地在世界各地的上空悬浮,给当下被囚禁的人们带来了某种籍慰。

艺术家隔离期间的生活一景
图片:致谢曹斐


Q:你有什么新的爱好吗?

A:我开始热爱劳动,从未如此主动地、不厌其烦地、认真细致地搞起家庭卫生,晾衣折衣,辅导孩子们做作业、绘画、做手工,还买菜做饭,由于这几年太忙,我几乎没有做过一次饭。现在,我甚至开始去挑战包饺子,做甜点给孩子们,也是一种弥补。

Q:当这一切结束后,你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A:我想回北京,非常想念我们的小狗卡卡,我还想去中国南方看我父母亲,他们年纪很大了。

包饺子所需的材料
图片:致谢曹斐

Q:如果你在隔离的时候感觉被困住了,那么你摆脱困顿感最好方法是什么?

A:我会选择一些强度大的事情来消耗自己的体能和精力,在新加坡,几乎每天能游泳,夜里在街区附近健步走,通过给自己安排运动和家务,以清理压抑带来的感知。其实,有孩子的人,因为要照顾孩子们每天的吃喝拉撒,早已经轮不到你感受“顿”了。

Q:你最近看的电视节目、电影或YouTube视频是什么?

A:刚看完Netflix上的古装韩剧《王国》(Kingdom)的季,这是部惊悚的僵尸剧。长时间的社交远离时期,人逐渐会有一种钝觉,去被恐怖去刺激一下更好。

Q:如果你可以带一件著名的艺术品,你会带什么?

A:Wi-Fi比起艺术,更重要。

手工饺子
图片:致谢曹斐


Q:在家烹饪的最爱食谱?


A:白菜饺子:猪肉,大白菜,姜,盐,糖,麻油,料酒,面粉……

Q:社交距离消除后,你最期待做什么?

A:想让孩子们的学校赶紧开学,想独处,想回到自己真正的工作桌前,想和朋友们吃饭,聊天,喝酒。


文丨Eileen Kinsella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