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我们也没有权利让钱诗贵跪下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2   浏览数:1783   最后更新:2020/04/27 09:41:50 by guest
[楼主] 点蚊香 2020-04-25 12:47:27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这几天,我想钱诗贵的日子是不好过的,当然他的思维假如病态得没有感觉,那就另当别论了。昨天《南京当代艺术家联合声明》在公众号阿多诺上发布后,反响强烈,阅读量10W+,实际上在“被发布者删除”之前,阅读量超过了13W。数字不过是以量的方式告诉大家,“南京雕塑家在秦桧夫妻跪像旁新添方方跪像”这件事儿,并不像钱诗贵认为的那样,有着“压倒性支持”。我觉得,不过在特殊的语境中,它激发并引出的话题是非常本土的,是国人潜意识里储存着的、也是只要“奇点”一到就一触即发的一种情结,是这种情结被非理性所缠绕。这才是很要命、很恐怖的挥之不去的存在,它以隐患的方式一直环伺在我们的周围。


对于钱诗贵,我也写了《秦桧夫妇跪像》一文,在阅读量接近8000的时候“被删除”。我觉得,在关键时间节点上出来的问题所亮出的态度,才是真正需要权衡的属于自己的态度。因为许多“态度”实际上不是自己的,是人云亦云的。方方日记,大家呼声很高,粉丝趋之若鹜的时候,我一篇都没有转过。我觉得,在武汉的方方,作为作家,用自己独立的判断写出自己对所在城市的感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甚至于这应该就是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然而,当钱诗贵要方方跪下的时候,而且有着“压倒性支持”之际,这个时间点,带出问题的气息是怪异而变态的,让人窒息,这时需要出来“声明”,以抵制这样的恶浊。我想,南京当代艺术家的联合声明,其出发点就是这样的,这是必须要亮出的态度。


但这里,我要说的是一种“循环”,一种“死循环”。有人画了钱诗贵的跪像,感觉很正义,而且手段很中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想要说的是,这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逻辑上的循环往复,它始终停留在肉身上,而上升不到到精神的解放层面,本质上与人对自由的追求毫不相干。让钱诗贵跪下与让方方跪下,本质上都是国人跪下,这有区别吗?为什么总是在“肉身”上兜圈圈呢?斗恶比狠,我总觉得这是人治的副产品,大家都使唤得很顺手。但这是“死循环”。


作为艺术家,要把钱诗贵”现象做材料,其实可转换出的课题很多,完全可以跳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简单逻辑。即便对象是“肉身”,但引出的“论证”定然是“肉身”背后的“问题链”,不是肉身之苦,而是平庸之恶,精神之痛。作品的力量来自观念,来自自己对逻辑的创造性组合,哪是下三滥的下跪?高级的艺术是可以做得比较笨拙的,有时以“仓促冒失”的假象在加大自己要的音量。这是精神接着地气而转换出来的观念。这才是艺术,才是通过创造而获得的自由与解放。


大疫中的撕裂已经构建出了巨大的问题情景,我们都身处其中。钱诗贵的问题不是让他跪下,不是钝刀割肉,恶性报复,而是觉醒与勇气,让理性回家。

秦桧夫妇跪像

自由女神的背面

[沙发:1楼] guest 2020-04-26 17:25:15
阅读量能说明大家都支持谁?你这结论也太武断
[板凳:2楼] guest 2020-04-27 09:41:50

楼上,

一,阅读量证明了关注度,文中无非是少写了点赞数,如今文章都被404了,您觉得404说明了啥?

二,文章是来炫耀阅读量的吗?你这阅读理解有问题吧?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