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易碎”的纽约移民公寓博物馆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27   最后更新:2020/04/24 10:57:04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4-24 10:57:04

来源:澎湃新闻

文/Robin Pogrebin,编译/陆林汉


随着疫情的影响,美国多家博物馆已开始了裁员缩减计划,其中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这些大型馆。同时,像其他小型的,濒临灭绝的艺术组织一样,曼哈顿的移民公寓博物馆(Tenement Museum)在试图应对疫情时已大幅削减预算。

有专家表示,这种损失将是巨大的,因为许多博物馆都记录了富人的历史,包括他们的豪宅,艺术品收藏及审美品味,但很少有像移民公寓博物馆那样能描述穷人的历史以及美国人每天的文化生活的。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移民问题的言论,移民问题已再次被搬到了公众讨论的焦点中。

曼哈顿下东区的移民公寓博物馆看上去一直都很脆弱,地板破烂不堪,房间狭窄,成千上万的移民曾经以此为家。 现在,它看来完全是易碎的。

移民公寓博物馆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已经迫使世界各地的文化机构关闭了,并缩小了员工规模,取消了长期计划。但是,对于小型机构,例如移民公寓博物馆的前景尤其严峻,其生存突然变得不确定了。 这些机构没有大笔捐赠或财力雄厚的捐助者,长期以来一直依赖入场费来维持生存。
“这场危机对文化组织的打击比最近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城市未来中心的编辑和政策总监伊莱·德沃金(Eli Dvorkin)这样说道。而一个公共政策智囊团则在本月发表了报告:“冠状病毒时代的艺术:纽约的小型艺术组织为生存而战”。

报告:冠状病毒时代的艺术:纽约的小型艺术组织为生存而战

德沃金补充说:“如果没有更多的租金、工资、水电、保险和其他费用支持,即使现在最坏的情况已结束,很多人也将无法重新营业。”报告称,移民公寓博物馆是受灾最严重的博物馆之一。有专家表示,这种损失将是巨大的,因为许多博物馆都记录了富人的历史,包括他们的豪宅,艺术品收藏及审美品味,但很少有博物馆能描述穷人的历史以及美国人每天的文化生活。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泰勒·安宾德(Tyler Anbinder)专门研究移民问题,他说“移民公寓博物馆经过了重建,里面有着移民们所用过的肥皂盒和洗碗布。 如果像这样的机构倒闭,那将是一场真正的悲剧。”
据美国博物馆联盟称,由于疫情,全国其他的博物馆每天将损失至少3300万美元。移民公寓博物馆建于1988年,位于两栋曾经破旧不堪的建筑中,展现了修复后的移民房间及永久性的文物藏品,包括文件碎片,照片和家具等。

移民公寓博物馆内部

移民公寓博物馆内部

其中,我们可以参阅Levines一家所住的25平方英尺的房屋,吃着安息日晚餐,桌上配有鸡蛋面包和烛台。这是一个有六个孩子的服装业家庭。在这里,我们还可以了解布里奇特(Bridget)和约瑟夫·摩尔(Joseph Moore)的传统。这是一家爱尔兰移民,他们于1890年代居住在该建筑中,由于贫穷和疾病,他们的八个孩子中有四个因此而丧生。

移民公寓博物馆影像档案

移民公寓博物馆影像档案

尽管移民公寓博物馆的预算相对较低,仅为1,150万美元,但其收入的75%以上都来自门票和礼品店。而它的捐赠资金为270万美元,太小了。这无法产生可观的营业收入,因此该博物馆并未从中获利。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注意到许多机构的财政困境,只是宣布不会谴责博物馆“使用有限的捐赠基金,信托或捐赠来支付一般运营费用。

目前,移民公寓博物馆还欠其建筑物950万美元的抵押贷款,这使其每月还要花费50,000美元。因此,该馆已经裁减了13名正式雇员,并解散了约70名兼职和30名全职,以将其运营成本降低了70%。博物馆馆长莫里斯·沃格尔(Morris J. Vogel)说:“我们不想背负债务。我们现在不想承担债务。” 兼职和全职雇员的总月薪已从约700,000美元下调至100,000美元以下。 沃格尔说:“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减少这一费用。总之,我们将解决这个问题。”
博物馆现在对于“乞讨”也很简单粗暴。虽然文化组织通常通过漫长的“示爱”来培养捐赠者,但疫情迫使人们采取了一种更加粗暴和紧急的筹款形式。
移民公寓博物馆在官网及脸书写道“帮助博物馆生存”。目前,该馆官网显示,从798个小捐助者那里筹集了88,115美元,从几个主要捐助者那里筹集了170,000美元,而脸书上显示从518个捐助者那里筹集了20,229美元。宣传继续说:“这是不平凡的时期。移民公寓博物馆是一个非凡的地方。 博物馆面临巨大的危机。”

移民公寓博物馆官网右上角已开启了捐赠标志

虽然该馆已在4月23日取消了年度盛会,但它仍希望支持者做出贡献,购买虚拟门票和餐桌。 年度盛会通常能赚到约70万美元,占该机构285万美元年度筹款目标的25%。
目前,该博物馆从纽约社区信托基金的7500万美元的新冠反应与影响基金(由彭博社,卡内基和福特等基金会承保)中获得了25万美元的紧急赠款,并从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申请了CARES法案贷款。
同时,沃格尔还求助于博物馆的朋友,例如住在附近的斯图尔特·格尔沃格(Stuart Gelwarg)和凯伦·利普金德(Karen Lipkind),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参观了博物馆约20次。 这对夫妻表示,他们很乐意捐款数千美元。 格尔沃格表示:“我们迷上了这座博物馆,它是一台时光机。”泽加尔家族基金会(Zegar Family Foundation)捐赠了25万美元的挑战补助金,以鼓励向晚会捐赠礼物。沃格尔说,这并不容易,但他别无选择。“我们四个月都没有收入。任何机构都必须想知道它的另一面会是什么样。”
同时,移民公寓博物馆正试图保持正常运转,其项目包括对Orchard街道的两处房产进行维护。其中一处仍然有一些租户。 沃格尔说:“我们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那些建筑物留在原地。”
尽管现年74岁的沃格尔属于新冠店“高危人群”,但他仍每隔一周就进入一次博物馆。自2008年至2017年担任馆长以来,他退休后担任临时人员。目前,该馆则在寻找固定的馆长。

移民公寓博物馆展示的物件

移民公寓博物馆展示的物件

在削减成本的同时,沃格尔仍致力于加强博物馆的在线节目制作,例如对人口普查板块进行数字展览,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现场手工艺品制作计划。“受前房东居民的机智启发, 博物馆将在星期三的YouTube上展示“腌制食物:下东城的腌制历史之旅”,包括“如何在家自制腌制黄瓜的简短演示。”

线上腌制食物之旅

在学校关闭的情况下,博物馆还一直在向数千名教师分发教育材料,这些材料汲取了2018年开发的“公寓的生与死”之旅的专业知识,该项目探索了霍乱、黄热病、肺结核等过去的流行病及艾滋病。
馆长沃格尔刚好对大流行病很熟悉。 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医学史家的身份度过的,他尤其了解那些将病毒归因于“局外人”的看法。他说,1793年,联邦主义者将费城的黄热病归咎于逃离圣多明各奴隶叛乱的讲法语的难民;1892年,犹太人将斑疹伤寒和霍乱带到纽约。“移民在那时被视为疾病的携带者。”沃格尔表示,在这段逆境中,对机构职责的坚定信念使他更加坚强。“使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强大的许多因素都来自于移民自身的实力。专注于这一点很重要。”

移民公寓博物馆影像档案

移民公寓博物馆影像档案

沃格尔表示,在这段逆境中,对机构职责的坚定信念使他更加坚强。“使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强大的许多因素都来自于移民自身的实力。专注于这一点很重要。”

“我绝对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至关重要。我们可能需要进行在线活动。我们可能需要依靠慈善事业而不是收入,我们可能由较小规模的员工来完成这些。 但我们要去做。”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