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推出线上展厅的卓纳画廊,又开启了互联网新布局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104   最后更新:2020/04/23 11:20:15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20-04-23 11:20:15

来源:Artsy官方  Sonia Xie


Photos from Carol Bove's studio, 2020.

© Carol Bov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id Zwirner.


当许多人还在争论在线上销售艺术品是否有效时,有些画廊已经开始了它们在互联网上的新布局。作为最早推出线上展厅的画廊(2017年),卓纳画廊的数字产品线中又迎来了两个新项目:《工作室》(Studio)与《杰作》(Exceptional Works)。


这两个产品分别精准定位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简单来说,《工作室》将于卓纳的线上平台呈现艺术家最新创作出的若干件作品——很显然,哪怕是在疫情期间,有些艺术家也没有停止创作——该系列首先推出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的作品,未来将陆续呈现艺术家刘野和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ge)的创作。

Carol Bove, 2019.

Photo: Jason Schmidt.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id Zwirner.


《杰作》则将卓纳线上展厅展出经典的单幅作品,与《工作室》不同,这个项目将仅凭邀请函对画廊现有的藏家独家开放。这也符合二级市场一贯的交易规则,“《杰作》是连接传统私洽与线上空间的桥梁。一方面是通过有选择地将大师作品呈现给可以信任的熟客来维持私洽的谨慎,另一方面是(通过线上的方式)将丰富的作品内涵、重要性与出处呈现出来,这两者之间的平衡非常重要。”卓纳线上销售总监埃琳娜·索博列娃(Elena Soboleva)对我说。《杰作》将以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创作于1959年的油画《向方形致敬》(Homage to the Square)为开端,这件作品的收藏者为黑山学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的创始人西奥多·德莱尔和芭芭拉·德莱尔(Theodore and Barbara Dreier)。


“线上对我们来说从来都不是次要的”

Sung Tieu, Recycling - Army Style, 2020.

Photo: Plastique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alin, London.


这两项全新线上项目的推出,是画廊应对特殊时期的尝试,但其作用可能将一直延续到疫情结束之后。随着大中华地区公共卫生局势的好转,卓纳画廊的香港空间将于5月5日重新开放,重启后的画廊暂实施预约参观制。然而,欧美地区的情况仍然严峻,画廊位于纽约、伦敦和巴黎的空间依然关闭着。


疫情对于高度依赖实体空间的画廊行业来说,影响是巨大的;无论大画廊还是中小型画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从这几周的众多画廊减薪、减员、停薪留职等新闻中我们便可知一二。但归根结底,比起大画廊暂时性的困难,小微企业在此次危机下所面临的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深耕线上市场的卓纳画廊于4月初推出《平台:纽约》(Platform: New York)项目,在卓纳的线上平台呈现了纽约地区12家中小型画廊的展览。

Korakrit Arunanondchai

Photo: Benjamin Bechet (J1, Marseille).© Korakrit Arunanondchai 2019;Courtesy the artist; Carlos / Ishikawa,London; and J1, Marseille.


“这真的是我们在发布前一周的一次头脑风暴后诞生的。”索博列娃说。3月,纽约的众多艺术行业实体空间关张,画廊生意举步维艰,画廊的同事们询问他们的邻居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对于中小画廊来说,短时间内打造自己的线上空间在时间与经济成本上都不可行。最关键的是,线上空间需要流量进行支撑,徒有空间而没有人浏览是没有意义的。长期运营线上平台的画廊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流量,这使得《平台》项目显得十分有意义。4月17日,卓纳又推出了第二期《平台:伦敦》,继续帮助区域中需要被扶持的中小画廊。


越来越多的大画廊将资源投向线上平台的打造。伦敦画廊主 Victoria Miro 之子 Oliver Miro 于今年3月推出了 VR 应用程序 Vortic,试图为画廊和藏家提供“全新的购买体验”;里森画廊于今年4月宣布了与 AR 应用程序 Augment 的合作;Massimo De Carlo 也与今年4月发布了自己的 VR 展厅。线上的战场显然是一个强者更强、赢家通吃的游戏,拥有更多资源及更快反应速度的画廊将能够更快得抢占藏家资源。

Andrea Büttner, Beggar, 2016.

Photo: Andy Keat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ollybush Gardens, London.


索博列娃表示,卓纳的不同在于画廊一开始就没有把线上作为次要的空间看待:“我们一直将它视作我们的第七个画廊空间。当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让很多人开始拥抱线上并重新构想他们的经营策略时,我们已经和我们的艺术家及艺术家遗产一起在此耕耘许久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视野,疫情结束之后也将一直是。”


大画廊的线上平台:

服务现有藏家还是吸引新客户?

Celia Hempton, Self Portrait, 3rd October 2019, 2019.

Photo: Benjamin Westoby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outhard Reid.


我一直认为,开发自有线上平台的大画廊们最主要的目的,是为现有的藏家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卓纳的新项目为例:《工作室》顾名思义是将从艺术家工作室中新鲜出炉的作品直接呈现在买家面前;摒弃了实体空间的限制,无论是在特殊时期还是当艺术世界恢复常态,这无疑可以促进画廊在一级市场的交易速度。尤其对于熟悉这些艺术家的现有客群来说,他们完全不需要看到作品实物便可迅速在网上下单。《杰作》项目更不用说,它直接是只针对画廊现有藏家客户推出的服务。


当然,画廊的线上空间从长远来看也具备抓取新客群的功能。除了作为销售工具,线上平台也具备一定的教育功用。卓纳画廊的线上展厅长期推出一些具有教育性质的、免费的内容,高频率的内容迭代也是互联网用户喜闻乐见的。

Gina Fischli, Together (Partyglas, Ash, Waterglass), 2020.

Photo: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oft Opening, London.


卓纳线上用户的属性是如何分布的?据索博列娃透露,大约超过40%的线上问询来自画廊的新客户,这说明线上平台仍旧在吸引新客户上具备很强的竞争力;画廊的老客户也频繁在网上下单,因为他们“赞赏线上展厅的易用性及透明性”。“画廊在线上卖出的最贵的15件作品的买家全部来自画廊不具备实体空间的地区,包括阿姆斯特丹、东京、布鲁塞尔、休斯敦、马德里、迈阿密、慕尼黑、旧金山和多伦多。”她说。这侧面说明卓纳画廊的客群覆盖全球,当熟悉画廊与艺术家的国际藏家需要下单时,线上交易是最节省时间的。


与此同时,卓纳画廊线上展厅的作品基本都明码标价。比起很多画廊同行在一级市场价格透明性上的反复犹疑,卓纳似乎认为价格透明是线上交易的必选项。索博列娃表示,画廊线上平台价格透明至关重要的原因有二:“消费者上网的预期就是能够得到这个信息——不论是房地产、工资还是道德采购,这是超越艺术行业的趋势,也是任何负责任的生意建立信任的一部分。此外,这是一个教育新客户的关键方式…很多时候,新藏家会发现价格不透明在购买流程上令人不悦,而我们认为价格透明是(与藏家)开启对话的重要工具。”

Sara Cwynar, Sahara from SSENSE. com (As Young as You Feel), 2020.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he Approach, London.


你确实可以在画廊线上展厅上看到各种价位的作品——从2000美元到200多万美元不等——而这或许也是网购的乐趣所在。关于价格透明是否会伤害艺术品一级市场的争论还将持续很多年,但不论伤害与否,艺术市场的革新已经开始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