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将KAWS、埃里亚松和曹斐带入虚拟现实,Acute 如何改变艺术界的景观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61   最后更新:2020/04/23 11:09:21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4-23 11:09:2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Acute Art工作室使用AR技术展示KAWS作品的演示视频


艺术家KAWS Acute Art 工作室合作的项目延伸假期Expanded Holiday)为受疫情影向而在家进行虚拟旅行的人们带来了惊喜。用户们打开Acute Art 应用程序会看到伦敦千禧桥、纽约时代广场、巴黎卢浮宫、香港中环摩天轮、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等全球12 个标志性地点的上空,漂浮着KAWS 巨大的COMPANION 雕塑。该项目完全依靠应用程序来展示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 AR)版本的KAWS雕塑,同时提供作品销售以及转售。KAWS Instagram 上写道:鉴于当前新冠病毒的状况不鼓励人们聚会,我们建议你在自己舒适的空间享用免费《同伴(延伸版)》的小型版本。

艺术家KAWS在他的社交平台分享了最新一期《艺术新闻/中文版》封面,和《艺术新闻/中文版》对Acute Art工作室艺术总监丹尼尔·伯恩鲍姆(D**id Birnbaum)的专访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情况严重影响各地的艺术活动,博物馆闭馆潮不断,艺博会也纷纷取消或延期。艺术界共度时艰之际,纷纷把战线转至线上,积极添加数字内容,与观众在网络中保持联系,以不需要实地参观与参与的新方式来互动。香港近日开幕的巴塞尔艺术展,居家参与线上开幕和浏览虚拟展厅构成艺术市场的全新体验,商业画廊的开价亦是首次如此透明公开地在网上表示。全球艺术活动线上化意外地在疫情下更急速地发展。

KAWS,《同伴(延伸版)》在纽约布鲁克林,增强现实,2020年


艺术界不但把实体性空间数码化,当代艺术亦早已有往新媒介转向的趋势,创作结合带来沉浸式体验(immersive experlence)的数字科技。直在主题公园、游戏娱乐业界盛行的技术,如扩增实境、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 VR)等,在艺术作品出现的频率愈来愈高。这些新媒介在地域性的可覆盖度、在实体空间中所呈现额外的虚拟空间之深度、广度,均是全新的艺术空间哲学,提供新的观看和接收艺术形式。传统概念的艺术与实体空间的展示形式,在手机应用程序和VR 日趋普及的今天,需要重新审视和研究。


在观众出不了门,艺术场所开不了馆的时候,虚拟空间作为新媒介在艺术领域产生什么作用?《艺术新闻/中文版》对话为艺术家提供数码科技支援的Acute Art 工作室艺术总监丹尼尔・伯恩鲍姆(D**id Birnbaum),就相关问题和目前发展趋势进行探讨。

虚拟影像在跨地域的实践

2018年年中,时任馆长伯恩鲍姆宣布离开工作八年的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转赴Acute Art 任艺术总监。Acute Art 工作室主要以VR、AR 和混合实境(Mixed Reality, MR)科技制作前端视觉艺术作品,合作的艺术家包括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 等。伯恩鲍姆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访问时介绍:“我们们不是唯一一家制作VR 作品的公司,但Acute Art 是一所专注于与艺术家合作这些新技术的实验室和工作室。”

KAWS,《同伴(延伸版)》在东京,增强现实,2020年


纵然海外各国陆续实施限足令,数字平台提供的弹性处理和迅速应变仍能通过网络把作品传递到更多人的手里。伯恩鲍姆解释:“项目开发初期,所有人对新冠病毒一无所知。作品中个人化互动式的参与形式,让用户亲身担任策展人。当然,在现今看来似乎是为了此刻的疫情而准备,但事实并非如此。”

关注只能用新媒介来呈现的艺术

虚拟影像和空间成为艺术的新媒介,伯恩鲍姆认为很多艺术家都可以使用这些技术来创作,但他所知道的其他VR 艺术作品,大部分是与广告公司合作创作。作为Acute Art 艺术总监,他在策划顶目时特别关注那些只能用这种新媒介来呈现的艺术想法:“如果艺术家本身是制作雕塑、或是从事传统电影或绘画的,我认为没有什么理由要用虚拟影像和空间来表达。我们想和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合作,就以合作过的艺术家为例:昆斯是完美主义者,他追求完美的作品;阿布拉莫维奇擅长用激进的方式去把自己的身体作媒介;埃利亚松可以说是较极端的气侯艺术家,他喜欢探索沉浸式的空间;他们都是各种艺术形式和主题的典范。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不改变艺术家的工作方式,我的使命更多的是把他们的愿景转化到这种媒介上;同时专注于艺术家可以使用这些技术做什么,以及新技术如何把他们的想法贯彻得更彻底。”

“曹斐:蓝图”展览预告片

3 月初在伦敦蛇形美术馆(Serpentine Galleries)开幕的展览“曹斐:蓝图”,因当地疫情的急速变化在短短两星期间暂时落幕。展览中曹斐的最新虚拟现实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The Eternal W**e)也是和Acute Art 合作的项目。对于《永不消逝的电波》,伯恩鲍姆坦言是他最喜欢的作品之ー。他说:“这几乎是我们做过最精密的作品,即使作品只有短短15 分钟,但在技术上是相当复杂的。作品某种程度上是曹婓电影《新星》(Nova)的一个延伸,让观众像亲身进入电影般成为电影的一部分。情形就如看过电影后所作的梦境将继延伸电影的情节。作品虽与电影有关,但也是一件全新的独立作品。”

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体验曹斐的展览


谈及到与曹斐的合作,伯恩鲍姆回应:“我与曹斐认识了很久,甚至早于她在国际艺坛的发展。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她对最新技术很感兴趣;很明显,她是Acute Art 合适的合作伙伴,亦是我们最早接触的一批艺术家。要是曹斐没有多次往来伦敦与我们一起工作,这部作品也不可能完成。”

在蛇形美术馆闭馆前,出于卫生方面的考虑,展览空间內的VR 头盔和眼罩被取走,观众因而没法欣赏作品。实际操作带来的挑战迫使制作人利用其他平台进行试验。“当然在这个时候,在公共的地方观看VR 作品很不容易。很遗憾展览这么快就暂停开放,但我们希望能把作品转到线上呈现。这件作品本为美术馆展览的形式而设,在线上展示会是一个挑战,而且我们必须稍作更改,使其更轻便,但不会牵涉到任何在原本场地中需要进行互动的元素。另一个挑战是大部分人家中没有VR 头盔和眼罩,如果没有这些设备,观看VR 作品也就没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了。”

紧急状态下“不可避免”的新趋势

Daniel Birnbaum在纽约弗里兹策展的虚拟现实展览《电》(Electric),图片来源:Frieze


2019 年5 月,纽约弗里兹(Frieze)艺术博览会策划了一个名为《电》(Electric)的虚拟现实展览,特别呈现VR 和AR 相关的艺术作品。同类作品似乎愈来愈多,相比于传统媒介艺术品,虚拟影像和空间的作品将如何改变策展和艺术接收的形式?多年于传统艺术机构策展的伯恩鲍姆回应老实说,我也尝试在理解、试验这种新媒介。它实际上更像是一种空间媒介,让人们可以从多角度对此进行探索。以往Acute Art 的项目合作,仍主要以传统的物理空间和机构的基础来进行。问题是,作品能在网络世界存在吗?当然,艺术家仍能在以画廊、博物馆、艺术博览会、双年展为框架的系统內创作出有趣的作品,但可能在网络上才能吸引到最多的受众。我们尚未创建在线的VR 作品,但已有AR 作品能达到此目的。KAWS 的作品已被数百万追随者在网上共享,当我们的应用程序被下载数十万次,所产生的图像实际上已经传递到数千万人。我确实认为这表明此媒介有巨大的潜力。”


面对当前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紧急状态,虚拟空间的数字技术不可避免地在艺术领域成了新趋势,伯恩鲍姆说“我认为它将彻底改变艺术界的景观。这些技术(在艺术界)的应用仍处于初期,它们主要使用于娱乐、科学领域;但在气候变化议题下将会进一步被使用。有关气候的对话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未来全球艺术的模式将不能再以传统的艺术博览会形式进行:飞往场地,度过周末,来回运送艺术品,然后飞回家。这看起来并不吸引人,也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全球有200个双年展,像我这样的从业人员,经常飞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就政治议题,包括气候变化进行交流,然后坐飞机回家。艺术界对气候问题的讨论已经越来越激烈,我不认为AR 和VR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我认为这些技术将提供新的可能性;而且在气候议题迫使我们利用这些网络技术开展新型的国际对话。”

在手机程序中展示的KAWS《同伴(延伸版)》

“我在两三年前已经意识到这些新技术的可能性。但艺术圏外部的力量,尤其是气候对话和这场冠状病毒危机,把这个原本需要更多时间发展成主流的媒介让给更多人的看到。现阶段,新冠病毒让人无法旅行,而这些新技术在实际上将发挥比我们能想像的更大的作用。”伯恩鲍姆说道。(采访、撰文/陈舒孜)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