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动小猫:性别、国家、威权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21   最后更新:2020/04/23 11:02:50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04-23 11:02:50

来源:绘画艺术坏蛋店II  邸特绿


Pussy Riot 是一支俄罗斯朋克乐团,中文有暴动小猫、造反猫咪、小猫暴动等译名。乐团成立于2011年8月,由约12名成员组成,因为成员人数随时可变。成员头戴颜色鲜艳的头套,并在露面时只使用化名。她们经常在各大景点举办有关俄罗斯政治生活的行为艺术表演,都未经政府批准。这些表演编辑成影片后在网际网络上公布。



我们是谁?为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视频时长:2分24秒   2018(中文字幕)
Pussy Riot成员Olya Kurachyova与Nika Nikulshina


Pussy Riot获得国际知名度的当属他们在2012年2月21日闯入俄罗斯正教中心、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的表演「朋克祈祷」。

2012年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的主教座堂,举办反对普京和俄罗斯基督教会的「朋克祈祷」。教堂行动之后,她们三人被捕,其中两位被判刑,在监狱里关了两年。其实历年来她们都有做不同的行动,但并非每次都被报导,所以外人不知道。

朋克祈祷会之后被控流氓罪,等待她们的是莫斯科Khamovnichesky法院进行的审判中宣布的判决。

2012年教堂那次,不是 Pussy Riot 第一次行动,那只是她们第一次登上国际新闻头版的行动。

2018年世界杯半决赛,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激战正酣。比赛进行到第52分钟,场上突然闯进4名观众,高举双手穿梭在球员之中,主裁判只能叫停比赛。著名的俄罗斯庞克乐队Pussy Riot声称对此事负责,并将其当代艺术创作命名为《警察进入比赛》。这可能是2018年唯一一件能称得上“牛逼”二字的当代艺术作品。

2018年世界杯现场Pussy Riot被拖出场

她们一直是政治抗争者、异见人士、女性主义运动份子,她们在新闻画面裡高举标语、叫口号、被捕,放出来后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再示威。

她们在今天这个时代当然是一个重要艺术团体,比如抒情文青们的行为艺术教母阿布老师和激进文青们的理论老师齐泽克都蹭过Pussy Riot们的热点,当然媒体时代这也无可厚非。


Pussy Riot成员在2012年在索契录制歌曲的视频,身穿制服的哥萨克人用鞭子试图阻止她们。 这段视频记录了当时现场的真实场景,她们将这次袭击的内容放进乐队MV视频《普京将教你如何去爱国》


她们说“我们的构思当中,匿名性很重要,我们想强调 Pussy Riot 的行动更多是关于“想法”而非关于个人。”


  • 每个人都可以戴起头套,穿上缤纷服装,匿名做她们享受的事,而这样一来,人们会自然地将这个人的存在和行动,与Pussy Riot这个更大的整体关联在一起

像Pussy Riot这种戴着巴拉克拉瓦头套、身穿缤纷紧身裤的女权主义者的形象,是前所未见的。


老一代女性主义行动者会焚烧胸围、以较男性化服装来强调反叛和打破性别规范;后来则是以中性形象模糊性别界线;而 Pussy Riot 与她们都不同:她们视觉鲜明,姿态青春,调皮幽默,但又极其「认真」,以此来反叛当下社会对女性的管制与期待,向世人表明我可以装扮成任何我喜欢的模样,不受管束地享受我想做的事。

Pussy Riot 是一只女权主义乐队吗?

Nika斩钉截铁回答说“不”,Olya也说“我也不认同,因为这只是程度与表现方式的分别。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他们就会说你是『**』;如果是男人,他们就会说你是『同性恋』。”“我甚至会说,作为一名女性行动者,我们甚至会被『优待』,至少以行动的后果来说。在通常情况下,男性行动者有更多机会面临被捕和被定罪,被判刑期亦较长”。

Nika说:“我们从小就被教导,你是一个女孩,你应该做这些;或你是一个男孩,你就应该这样。这就是为何当我们长大之后会成为与原初的那个自己不同的人。不是因为我们生来如此,而是因为我们从小受到这种教育,而你就是这样相信了。当我还是小女孩,我真的觉得女孩就应该像女孩的样子。”

Olya解释,女性行动者被判刑较轻,不是因为她们所言所行与男性抗争者有何分别,而是因为社会视女性为弱者,也认为女性不适合和没能力参与政治,因而轻视她们的行动:“问题是,他们觉得女性行动者不像男性那么认真。”两者本来应该是平等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成员Nika说:“对我来说,行动与生活不是割裂的。抗争意识是一种思维模式、一种态度、一种观看世界及与世界相处的方法,它存在于我做的所有事之中。除了是一个行动者,我也是一名演员,我参与的作品也加入了我的想法,可能是关于女性主义或其他什么,因为那些是我关心的,也是我的真实感觉。我并没有、也不能把我每天所做的政治活动、政治艺术和艺术分开。很简单,因为一切都有关连,只是以不同方式去表达某种关怀而已。

成员Olya说:我们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加入 Pussy Riot,其实这不重要。当然,我们可能天性反叛,我们感受到了内心某种反抗的欲望——然后你就成为了她们一员。

  • 当我试图对抗某些事物,这种拉扯或冲突会使我头脑清醒。只有当我与世界某些问题抗衡时,才会感到自己活着。


Pussy Riot在2016年10月发佈歌曲《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讽刺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除了歌曲名挪用了特朗普的竞选口号,MV裡更呈现了一个由特朗普统治的、恐同排外厌女的恶托邦世界,她们更以歌词直接指出特朗普政纲的荒谬:「让其他人进来 / 聆听你们的女人 / 停止杀害黑人儿童 / 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Let other people in / Listen to your women / Stop killing black children /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Pussy Riot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