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若无物,也投射出影子 | 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展评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58   最后更新:2020/04/23 10:31:50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4-23 10:31:50

来源:卓纳画廊


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

《无题(S.445,悬挂单件,开窗形式)》,约1962

悬挂雕塑—铜线

132.1 x 45.7 x 45.7 cm


展评:鲁斯·阿萨瓦
卓纳画廊伦敦空间
Ruth Asawa
D**id Zwirner | London

文/ Harry Thorne

英文原文载自《Artforum艺术论坛》国际版

2020年4月刊


让我们来谈论那些轻若无物的东西:对话、责任、我们所爱之人的身体。我们谈起这些就好像它们免受现实与理性的束缚一般,好像它们围绕着我们的实体世界运转,而它们迂曲的肢体将影子向下挥舞投射。诗人安妮·卡尔森(Anne Carson)曾说过:“一声轻轻的叹息,却可能中断广播。”


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的雕塑就具有这种轻若无物的质感,并且也投射出影子。这些错综复杂的金属丝线作品环绕于绷紧的绳子,看起来像缕缕升腾的烟雾、紧密编织的巢窝、视觉化后的回声。随着它们一层层脉动、收缩和不断叠加的,是一种诱人的轻盈,这种轻盈有违它们巨大的体量。“这些雕塑”,策展人海伦·莫尔斯沃斯(Helen Molesworth)写道:“同时对重力进行着否定和确定。”

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
《无题(S.445,悬挂单件,开窗形式)》(细节图),约1962
悬挂雕塑—铜线
132.1 x 45.7 x 45.7 cm


不过,轻盈所在之处,也同样存在着有关这些作品的沉重记忆。阿萨瓦相信劳动的价值,她将创作过程比作“在圣诞假期里栽种五英亩的洋葱,或是在七月的丰收。”除了这件《无题》,她的雕塑都历经不知疲倦的创作,它们起伏不平的外皮通常由无数错综复杂、渐次铺展的金属线圈所构成(阿萨瓦亲切地称之为“e的串连”)。尽管这些物件中保留了她的勤勉与专注,它们也反映出像这样长期投入的创作所带来的平和宁静。毕竟,创作中的重复既是一种冥想也是精巧机械的——或者说,正是因为其精巧的机械性而成为了一种冥想。

鲁斯·阿萨瓦(Ruth Awasa)及其钢丝雕塑,1951

银盐明胶印刷,24.1 x 18.4 cm

摄影 | 伊莫金·坎宁安(Imogen Cunningham)

© 2020 Imogen Cunningham Trust

艺术品 © 鲁斯·阿萨瓦遗产

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阿萨瓦过世七年之后,她的作品迎来了首次在伦敦的个展《线条随心》(A Line Can Go Anywhere),除了蜿蜒迂曲的作品,还呈现了不少艺术家和作品及孩子们一起合影的照片(它们由摄影师伊莫金·坎宁安(Imogen Cunningham)拍摄于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展览中还有一些艺术家单线勾勒的纸本墨水小画,描绘了植物的根茎及盛开的花朵,另有八件捆扎而成的雕塑,与她榫钉结构的作品不同,这八件作品将直直的金属丝线裁切剪短后扎成束状。和线圈环绕的作品一样,其他创作也都与自然相关:沙漠野花、种荚、指向宇宙的五角星。但是,与连续的“e的串联”形成对照的是,如波浪般翻滚的作品形式上有机自然,而捆扎的作品则多少显得过于算计,它们似乎太想要进入这个世界了。这些作品中的线条并不随心,它们被固定在各自的路径上。

展览现场,旧金山笛洋博物馆,2006

《鲁斯·阿萨瓦:一生之作》展览现场,

普利策艺术基金会,2018

该展览被《华盛顿邮报》评为“2018年度最美展览”


作为一位艺术家,阿萨瓦拒斥着正负空间的二分法,她转而以“相互穿透、透明、以少见多的视觉幻景”为目标。相应地,她将死气沉沉的白色空间视之为一种可以操纵自如的独特媒介,可以阻挡它、封闭它、将它推向一边。她将它注入自己的雕塑中,直至其满溢而出。在一件大约1958年的悬挂式金属丝线的作品中,三个铜制的瓣状结构彼此串联紧挨,正是这种缺失(或者说,是它们逐渐显露出的存在感)教会了我们有关纵深和空间边缘的定义。唯有四下无物之时,我们才会真正知道存在着什么。

美国邮政(USPS)宣布将为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的作品发布邮票
© 2020 美国邮政,版权所有


阿萨瓦的实践事关重量感和权重的彼此制约,也事关形式及哲学意义上的平衡。明与暗、劳动与安逸、空间及其缺席:在这里,一切都处于平衡状态。受禅宗佛教的启发,这种平衡象征着阿萨瓦对世界的理解和她与世界的互动。在加州斯坦福大学的藏品中,有一张与她的论文放在一起的笔记,没有标注确切时间,在笔记中她将这种整体对立的哲学凝练成一首十二个单词的诗:“工作 日子 日子 工作/ 描画 生活 生活 描画/ 挚爱 家庭 家庭 挚爱。”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