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黎炳声:一个半虚构的房地产计划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98   最后更新:2020/04/22 21:50:08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04-22 21:50:08

来源:798艺术  王薇


黎炳声:威士新城
墨方Mocube / 北京
2020年4月9日—5月17日

黎炳声“威士新城”墨方Mocube展览现场

798艺术:此次你在墨方空间的个展“威士新城”呈现了一个涉及房地产主题的项目,这一类事件、场景是人们所熟知的,或者说是普遍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社会生活当中的,通过这个项目你试图探讨怎样与此相关的议题或现象?


黎炳声:威士(Wealth)新城作为一个半虚构的房地产计划,它利用一种介于项目研究、销售展示以及推广活动这些形式之间的混合方法,展示了企业资本、土地法律与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它源自于真实的个人史和地域性的建筑美学,探讨“地缘企业”文化对于社会景观的塑造和社会体制的构建。“地缘企业”具有强烈的地缘特征,它与政府政策相融合,植根具体的地域民俗,商业模式有很强的流动性和可变性,可以通过非正统的方式调整自身结构以解决问题,是在缝隙中游走的商业集团,它隐蔽和不可控。这种“地缘企业”带有强烈的宗族特征,渗透式地作用于社会结构中的多个领域,从而塑造并影响社会景观。地缘企业文化直接作用于地产行业的商业美学生成,形成独特的视觉叙事。我把这种视觉叙事引入到一个展览空间,希望使得展览空间属性产生变化,甚至是一些冲突。


黎炳声“威士新城”墨方Mocube展览现场


798艺术:这个展览项目将多个空间及叙事元素进行交错与叠加,包括个人亲历的现实、挪用及虚构的部分,能否梳理一下这其中的逻辑线索及结构关系?


黎炳声:展览布局上分为三个部分,在墨方空间的外部放置了一件灯箱装置作品,一种典型的商业宣传对于公共空间的介入;销售空间是一个模拟的房地产销售现场,我在广东潮汕地区(我的家乡)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和取证工作作为威士新城虚构创作的介质和依据性信息,研究了该区域遗留的各种法律与不成文的地方习俗之间达成的种种可以被多样化阐释的规章制度,以此来观察在这种漏洞、妥协与冲突之下所发生的地产项目和所形成的建筑美学。格罗皮乌斯关于现代主义建筑的文本被直接挪用作为威士新城项目的商业文案,理想的话语在白盒子式的展览空间转变为单纯的商业口号,确立了空间的销售基调;在个人空间中,基于家族史和我对于父亲的视觉记忆展开了一个预设的脚本——一位销售建材(主要销售水泥)起家的房地产商,他勤俭、刻苦,喜欢现代主义建筑艺术,在机缘巧合之下,通过并购的方式在关后村得到了一块留成地,并开展了威士新城房地产项目。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政府、村民、黑道卷入其中……真实的、虚构的一同使得空间变成了一个“现场”,个体经历、家庭记忆和真实历史融合在一起,在情感上是刺激的,在逻辑上是严密的。

《威士新城-录影带》影像 16'39'' 2019


798艺术:地产开发牵涉诸多群体,从民众到开发商再到政府。展览现场的布置及其中的诸多元素令人联想到一个售楼现场,包括此次展出的影像作品《威士新城-录影带》中的内容,这些似乎都更多是从开发商的角度切入到对此类事件的观看及讨论之中,对此你是如何考虑的?


黎炳声:房地产商作为整个叙事的中心点,与各个领域的联系都是直接且密切的。使用一个地产公司的第一人称,更完整地体现企业文化的运作,也能更加突出“地缘企业”这个概念本身。威士新城中的开发商的原型是我的父亲,作为一位销售水泥的建材商,他熟悉房地产行业内部的运行逻辑和处事哲学,知道如何利用资本、历史遗留问题、政策的灰色地带来解决房地产项目进行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威士新城中所涉及的土地性质、产权结构、合约模式等问题的处理方法都来自于我父亲的地产投资经历,无论是在逻辑上还是个人经历上,他都符合预设的脚本。《威士新城-录像带》是一个虚拟的采访现场和电影《窃听风云3》中的片段所构成的互文叙事。被选取的电影片段很大程度上符合我预设的剧本,而预设的剧本又来自于发生在开展威士新城项目的这块土地上的真实事件。三者之间的关系既是偶然的又是必然的。

《威士新城-无题1》木板丙烯 120×100cm 2019

798艺术:项目本身及由此衍生出的作品涉及了包豪斯建筑及现代主义美学元素,这显然并非是一个单纯的引入,可否谈谈你的想法?


黎炳声:现代主义建筑思想顺应了中国工业快速发展的需求,从建国初期开始就对中国建筑产生深刻的影响。上世纪90年代,中国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现代主义建筑思想走向消解,并发生异变,本土的价值观折射在建筑中,催生出一种新的建筑美学,同时,在法律政策的缝隙中,“地缘企业”的思想使得这种建筑风格迅速增长,形成一种奇特的建筑景观,特别是中国东南沿海地带,在农村、乡镇、城市中随处可见。它是包豪斯建筑思想在东方土地上延迟生成的副本。从另外一种角度看,它把现代主义建筑所谓的“功能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威士新城以这种“新的建筑美学”样式为设计模板,飞檐的角度,楼层高度都遵循同一原则——在有限的土地面积里创造出更多的建筑空间。我父亲便是典型的受到这种本土化的包豪斯建筑思想影响的人,不仅是对于他所从事的建筑行业,包括在生活的各方面,他都在不自觉的执行着“形式服从功能”的信条。虽然他本人并不知道“现代主义”、“包豪斯”等概念,所以在预设的脚本里,我把“父亲”这个角色设立为一个自觉的现代主义者。展览中具有强烈的现代主义风格的作品,实际上是关于我父亲的兴趣实验,无论从材料和样式上都是我父亲所熟悉的,我从设立的“父亲”这个角色出发,把这些记忆片段按照现代主义的审美趣味重新抽取出来,形成一种所谓的现代主义作品。

黎炳声“威士新城”墨方Mocube展览现场


文:王薇

图:墨方 Mocub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