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馆中的纽约MoMA未来馆体现"文化大熔炉" 拥抱多元价值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11   最后更新:2020/04/21 14:13:5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4-21 14:13:50

来源:罐子新闻网


吕家鎔 Kayo/纽约报导

摄影/Kayo


自世界卫生组织(WHO)于3月11日宣布,传播途径依然不明的新冠肺炎,如今已是「全球大流行」,美国各地美术馆、博物馆及画廊也纷纷捎来闭馆讯息,其中位于纽约黄金地段曼哈顿的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后简称MoMA)、MoMA PS1,及MoMA设计商店,也在闭馆行列中,并会视情况随时更新异动。


虽然目前MoMA处于闭馆状态,《亚洲艺术新闻》仍详尽的介绍了该馆于闭馆前的新面貌。

以全新面貌登场的MoMA


MoMA长年致力于典藏现代艺术作品.馆藏超过20万件作品、2万多部美国电影与影片收藏,无庸置疑地是国际间最具指标地位的博物馆。创立迄今逾90年,经历了多次的迁移与整修,在历时五年、斥资4.5亿美元的扩建和翻修计划,终于在2019年十月以全新面貌登场。


翻新后的MoMA扩展了逾三分之一建筑面积,增加了大约4万平方英尺用于陈列永久馆藏,从原有的建筑向西拓展,与法国建筑大师尚.努维尔(Jean Nouvel)所操刀的玻璃帷幕摩天大楼(West 53)的低楼层合为一体,儘管为了实现MoMA新蓝图,曾因拆除扩建项目上既有的美国民间艺术博物馆(American Folk Art Museum)而饱受争议;「馆方希望将街头活力带进博物馆,让内部充满生气。

内部开放式的设计,让访客不会有在密闭空间的压迫感


新建筑运用巧思让53街成为视野一部分,实现MoMA早年与城市融为一体的概念。这扩建计画允许我们呈现更多馆藏品,并拥有足够的灵活度去展示当代作品和表演艺术」博物馆董事会主席克拉维斯(Marie-Josee Kr**is)如此表示。

新的建筑设计在空间上还有一项很特别的地方,运用巧思让雕塑公园和都市街景成为视野的一部分,不仅让观众不会产生好像一直在一个密闭空间的压迫感,同时实现MoMA早年与城市融为一体的理念。


MoMA这历年来最大变化,不仅止于硬体空间上的翻新,策展团队也突破首任馆长阿弗瑞·汉密尔顿·巴尔二世(Alfred Barr Jr.)立下以立体派(Cubism)作为现代主义发展开端的线性论述空间,绞尽脑汁进行「混搭」,打破绘画、雕刻、影像等艺术形式的界线,为经典作品的陈设空间注入新血,更从以往典型「白盒子」(white cube)式的展示方式解放,牆面用色不仅随展厅内容而变得活泼。

阿弗瑞·汉密尔顿·巴尔二世,特设同名常年馆藏厅


注解:白盒子(white cube)描述典型现代主义式展示空间的说法,后用来指涉现代主义式美术馆的展览场域。展示逻辑包括将艺术作品与现实隔离,作品在抽离现实脉络的情况下被赋予永恆的、纯粹性的意义;观者在白盒子式的展览空间中面对物件时,往往被要求安静、专注与抽离现实,此种展示意义,有时和当权者想要全然巩固权力有关,故此类展示暗示著这些是有价值的作品并不能轻易获得的。


过去总独立展示的镇馆之宝—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的名画〈星夜 The Starry Night, 1889〉,如今则悬挂在同为印象派画家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 1844 –1910)的〈沉睡的吉普赛人 The Sleeping Gypsy, 1897〉旁;在同艺廊展厅中央则摆放著陶瓷器皿,消弭了绘画、雕刻、影像等艺术形式的界线。

图左为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星夜 The Starry Night〉、右为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的〈沉睡的吉普赛人 The Sleeping Gypsy〉。


MoMA求新求变,但变化中也有不变,展厅依作品年代划分就是其中之一。5楼展厅为1880至1940年代,4楼为1940至1970年代,2楼则是1970年代至当代作品。在这主脉络中,为了让逾20万件丰富的馆藏作品能轮番露面,全馆除了特定常设作品外,其馀作品也将固定在每六到九个月更换陈设位置,策展人让影像等多种艺术形式穿插其中,营造惊喜,让每回走进博物馆的参观者,都能探索不同艺术风格所碰撞出的新火花。


座落于5楼,以毕卡索经典名作为灵感的「环绕在亚维农少女画廊 Around Les Demoiselles d'**ignon」,环绕在众多毕卡索立体派时期的画作中,可一眼看到突兀的当代作品,出自于美国非裔艺术家女性艺术家费思‧ 林格尔德(Faith Ringgold, b.1930)之手的〈美国人系列20#死亡 American People Series #20: Die, 1960〉。眼尖的观众必然能察觉,这件高度政治化的作品,其背景构图与毕卡索描绘西班牙内战的〈格尔尼卡〉(Guernica, 1937)极为相似;事实上,此作正是为当代艺术家林格尔德向大师致敬的精彩代表作,透过策展人的巧思,观众能一赏跨世代艺术家之间的绝妙对话。

献给毕加索的〈亚维农的少女〉展厅,最右作品为美国非裔艺术家⼥女性艺术家费思‧林格尔德(Faith Ringgold, b.1930)的〈美国人系列20#死亡 American People Series #20: Die〉 。

MoMA镇馆之宝毕卡索(Pablo Picasso, 1881 - 1973) 的〈亚维农的少女 Les Demoiselles d'**ignon, 1907〉


多年来为人诟病多元性不足的MoMA,被批评只收藏及展示欧洲白人男性艺术家的作品,在此更可明显察觉我们所熟悉的现代主义艺术史观—由欧洲男性天才主导的单线叙事—被彻底改变,MoMA 2.0 变得更有包容性,举凡是长期被边缘化的女性、亚裔、拉丁裔、非洲裔或拉美裔移民等少数族群的作品能见度大幅提高。


例如,在位于5楼展厅展示重点放在盛行于二战后至50年代的「超现实物件」(Surrealist Object) — 虽然归根究底超现实主义是以男性主导的艺术浪潮 — 可看到并置于超现实主义大师的达利Salvador Dalí(1904 – 1989)和玛格丽特(Rene Magritte, 1898 – 1967)旁的作品有:德裔梅瑞・欧本菡(Méret Oppenheim 1913 – 1985)、 来自墨西哥的佛烈达·卡罗(Frida Kahlo, 1907 – 1954)、英裔墨西哥籍的李欧诺拉·卡灵顿(Leonora Carrington, 1917 – 2011)、前卫的犹太女同性恋艺术家克劳德‧卡沪(Claude Cahun, 1894 – 1954)、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 1910 – 2012)、伊莉·莎白佩顿(Elizabeth K. Hawley, 1870–1929)和露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1911 – 2010),除了上述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同时有过去曾被边缘化的日本艺术家Osamu Shiihara (1905 – 1974)。

据传,这堪称为「最典型的超现实主义物件」的诞生,是源自于毕加索的随口评论,而此作〈物件 Object〉,让梅瑞欧本菡在国际间一夕成名。

眼前为以大蜘蛛雕塑闻名于世的法裔美国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 (Louise Bourgeois 1911-2010) 早期作品 Quarantania, I (1947-53) 此时期的她深受原始艺术启发,与此呼应深受原始主义风格影响的毕加索名作〈亚维农的少女 Les Demoiselles d'**ignon 1907〉。

图左起佛烈达·卡罗Frida Kahlo的〈自画像 Self-Portrait with Cropped Hair 1940〉、伊莉·莎白佩顿Elizabeth K.Hawley的〈Hanging Sphere, 1875〉、胡安·米罗 Joan Miró的〈世界的诞生 The Birth of the World, 1925〉。


体现了博物馆近年来,企图将现代艺术史观转以朝向公正、多元、趋近现实,且更为複杂的观念上靠拢,而堪称为「文化大熔炉」的纽约,其勇于拥抱丰富多元价值的特性在此更是一览无遗。


后记:


在面对耗尽一天开馆时间都逛不完的「大师作品」,与接连而来的感官愉悦之馀,也许能分心想起:是什麽让纽约现代美术馆成为眼前的明星美术馆,拥有可以不断吸收、扩张现当代艺术作品的能力?


耗资4.5亿美元的翻修计划,选择在六月旅游旺季的开始,闭馆四个多月,可预想损失大笔的收入;再论,MoMA重新开馆前,以艺术史家克莱儿·毕莎普(Claire Bishop)、哈尔·弗斯特(Hal Foster)为首,和行为艺术家安德烈·弗雷泽(Andrea Fraser)等逾220艺术从业者,共同起草一封给现代美术馆的公开信,要求其董事会成员拉瑞.芬克(Larry Fink)放弃他对美国管教机构、跨国军火等投资,实际上,MoMA以其丰富的馆藏与赞助者的餽赠作为后盾度过此非常时期。


得助赞助单位分别有:开馆以来最大支持的洛克菲勒家族(Rockefeller Family)针对此翻新计画加码投注两亿美元、娱乐界大亨大卫高芬(D**id Geffen)的一亿美元、芝加哥收藏家Ken Griffin的四千万美元和华尔街以「对冲基金之王」著名的亿万富翁Cohen夫妇(Steve and his wife Alexandra Cohen)捐赠的五千万美元。


MoMA除艺廊内多了可以休息的长椅,让访客惬意的欣赏艺术品之外,也贴心的规划数个休憩的空间,提供空间较大、纯让访客休息的空间,通透的玻璃窗设计让访客能望向窗外,欣赏艺术融入城市景观。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