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重构的艺术世界,市场可能走向U型还是V形复苏?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20/04/21 13:17:15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0-04-21 13:17:15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是时候对现有的艺术系统进行反思了


新冠疫情危机下,全球艺术市场基本停摆,从业者在寻求出路时也在反思运行已久的系统。艺术如何抚慰不安的世界?画廊将如何度过收入骤减的阶段?开始裁员和减薪的拍卖行从何处寻求突破口?紧急转入线上的展会策略是否可行?这一切思考都将如何改变艺术界未来的行为方式。“后新冠时期”的艺术市场是否跳过高频活动的疲劳症,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大流行病是否会成为行业转型的催化剂?2020年之前和之后的世界将大不一样,在寻找新出路时,是时候对现有的艺术系统进行反思了。


2020年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展会,图片来源:TEFAF

神话中的疾病往往是由穷人传播的,但是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证明这种说法大错特错。用佩斯画廊(Pace Gallery)首席执行官及总监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的话来说,“那些富裕且游历广泛的人们才是传播病毒的媒介。”上个月的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展会(TEFAF Maastricht)的提前闭幕就佐证了这点,对艺术界来说是一则警世寓言: 因为病毒会渗透光鲜的艺博会以及高端拍卖会的墙壁,桌上摆着再多的生蚝、香槟还有洗手液都无法让特权人士们免疫。

伦敦古董经销商查尔斯·埃德(Charles Ede)的马丁·克里斯特(Martin Clist)表示,当时在TEFAF的气氛宛如“发烧”,“仿佛艺博会是在水下举行的,气氛很沉闷”。正如《艺术新闻》艺术市场编辑乔治娜·亚当(Georgina Adam)描述的那样:“如今社会分BC和AC:即before and after coron**irus,新型冠状病毒之前和之后。”

佳士得关闭欧美多个办公室,图片来源:佳士得


新型冠状病毒对艺术市场的巨大影响是前所未有的,佳士得和苏富比两大拍卖行几乎推迟了所有拍卖会,数千名员工远程办公——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但人们如何应对? 又有什么会留存呢? 我们已经走出“风暴之眼”了吗?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联合创始人及总裁伊万·沃斯(Iwan Wirth)这样提问。
伊万·沃斯预测“艺博会将面临调整、整合,同时逐渐转至缓慢的程序化——节奏会变慢”。但随着大量艺博会被推迟到秋季,这似乎不太可能发生,且正如格里姆彻所警示的那样,“双倍体量的艺博会将在秋季疯狂且快速地进行,但这并不是人们恢复的方式”。

由于冠状病毒的大流行,全球已有20逾个展会被取消或推迟,图片来源:Katherine Hardy

“恐慌经济”Fearonomics

格里姆彻和沃斯认为,目前量化画廊受到的财务影响还为时过早,但他们一致认为这次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今年对艺术行业来说将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一年,” 沃斯说道。“因为这是是一种实体存在的病毒,影响着每一个人。”沃斯说道,“这不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那样是个“系统性危机”。对此,格里姆彻则说:“比起2008年,这次更像是9/11事件。它将改变我们的社会。” 不出所料,对于艺术品,人们 “就是不买”,他表示。

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前,2020年弗里兹艺博会洛杉矶展会于2月举办,图片来源:Frieze


文化经济学家、《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作者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表示:“当你担心健康、安全和保障等问题时,很难考虑购置更高层次且非必需的艺术品。即使疫情对部分藏家没有造成直接的经济影响,但这种心理似乎也会渗透到市场中。”

全球流通戛然而止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会加速在贸易保护主义的关税增加的情况下,全球化进程的减缓,麦克安德鲁表示: “在过去的十年或二十年, 正是跨境贸易和国际化的藏家及经销商推动了市场的增长,同时保护市场不面临下降,所以当市场更本土化时,的确会造成威胁。”

每年的弗里兹艺博会伦敦展会中汇集来自全球的参展商和藏家,图片来源:Frieze


随着航班停飞,“(艺术品空运的)物流价格飞涨”,物流公司Arta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菲尔兹(Adam Fields)表示。目前陆运仍可维持,但随着欧洲各国越来越严格的边境管制措施,陆运也将很快受到影响。
众多欧洲国家已经暂停发放出口许可,根据英国艺术委员会(UK’s Arts Council Export)于3月20日发出的一封电邮显示,其出口许可部门“暂停开放,直至另行通知”,这一举措使许多英国艺术品经销商陷入困境,古籍善本经销商丹尼尔·克劳奇(Daniel Crouch)正在等待许可证来出口一批已经售出,价值35万英镑的库存:“可是我只能在它们成功出口后才能收到款项”他说。
物流公司Martinspeed执行董事长西蒙·谢菲尔德(Simon Sheffield)表示,空运价格“比平常高出五至六倍”。他预计艺术品运输量“在短期内将会最小化。我们进入了未知的领域。”

保险及法律条款带来影响

多个艺博会的取消已经给数以百万计的人们造成损失,目前,“无论是爱还是钱都买不来保险范围包括新型冠状病毒的保险”,保险公司RK Harrison的私人财富部门主席菲利波·圭里尼·马拉迪(Filippo Guerrini-Maraldi)说。“对于即将举办的活动来说,因疫情取消的展会得到承保是不可能的——对于在未来几个月举办的活动,会有与疫情相应的保险项目,但价格高昂。”

巴塞尔艺术展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其迈阿密海滩展会每年在迈阿密海滩举办,汇集来自全球的画廊,图片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康斯坦丁·坎农(Constantine Cannon)律师事务所负责艺术与文化财产法业务的合伙人皮埃尔·瓦伦丁(Pierre Valentin)表示:“这种情况没有先例,我们正设法找到潜在的影响。” 关于现在被推迟或取消的展会组织方和参展商们之间的合同,瓦伦丁表示如果参展商、展会组织方和展会各自在不同国家,没有事先约定遵循哪国法律条款的情况下,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弗里兹艺博会纽约展会在宣布取消本年度展会之后,表示将给予参展商全额退款,图片来源:Frieze


许多展会已被“延期”,部分已推迟到明年,而不是“取消”,这也可能会产生影响。“如果展会取消,很可能需要向参展商退款(可能去掉行政成本),” 英国查尔斯·罗素·斯普林斯(Charles Russell Speechly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鲁迪·卡皮迪奥(Rudy Capildeo)表示。“如果展会延期,展会组织方则有机会保留参展商的保证金。”但瓦伦丁却表示“这取决于具体合同内容和相关法律条例,很难提供一般性的建议”。
“尽管目前艺术界有种团结的氛围”,卡皮迪奥说道,但事情还有变得更糟糕的空间。他表示:“不幸的是,当企业必然面临的商业压力逐渐显现,这种友善气氛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艺术转向虚拟世界

至于在疫情期间将如何应对,艺术行业已经被逼到一个唯一出路就是转到线上的角落。“比起时尚界,艺术界的数字零售业务落后了太多!” 沃斯说。在Zoom上召集90名远程办公的豪瑟沃斯员工进行电话会议后,他表示:“如果我们能遗留任何东西,那将是科技。”美国私人财富管理公司US Trust的工作人员埃文·比尔德(Evan Beard)对此表示赞同:“社交隔离和旅行限制让拍卖行、画廊以及艺术博览会有机会去尝试虚拟现实(VR)以及线上拍卖等数字销售策略。” 因此这次危机可能会发掘出一些成本更低的经营模式,而这些模式将很快成为行业标准。”


豪瑟沃斯画廊的线上展厅正展出乔治·康多(George Condo)作品,图片来源:TANC


麦克安德鲁也认为这是对数字平台和远程工作模式进行应力测试的机会。尽管艺术市场不会完全转移到线上,但她表示:“往往是一些看似无关的事件催化了市场变革,因此看着市场将以何种方式展开也变得有趣。”佩斯画廊刚刚推出了一系列线上销售展览,格里姆彻:“如果我在线上展示像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或洛伊·霍洛韦尔(Loie Hollowell)等受欢迎的艺术家,会有藏家购买吗? 我们马上会有答案。”

市场的复苏与重构

“考虑到最近几周前所未有的经济波动,现在预测我们可能走向怎样的衰退和复苏还为时过早。“我希望这将是一个V型衰退,短暂而剧烈且迅速复苏。” 沃斯说道。“但许多人认为市场更有可能出现更长期的U型复苏,遗憾的是我也倾向于同意这种说法。“V型复苏可能会使得受到压抑的艺术市场在秋季需求反弹,U型复苏则意味着如同上世纪九十年代式的调整,随着市场收缩,价格会被重新设定到更低的基准。”
放眼亚洲,目前的情况可能会对我们的判断提供一些线索。位于北京的墨斋(Ink Studio)联合创始人及总监余国梁表示:“随着健康危机或多或少地得到控制,中国大陆、香港地区、台湾地区、新加坡、韩国、日本以及东南亚都处于有利地位,能够积极应对正在逐渐显现的全球经济危机。另一方面,欧美经济体仍面临潜在的疫情影响和破坏。余国梁预测将会有“地缘政治以及全球经济的重构……文化将迎来地壳运动,政治和经济环境会有结构性转变,而艺术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阴暗中找寻积极面

艺术家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在豪瑟沃斯萨默赛特郡(Somerset)空间的作品《No.1086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right》,图片来源:Jamie Woodley

尽管如此,在行动放缓的全球艺术品市场以及价值的重新调整之间也许还能找到一线生机, 作为最具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经销商之一的沃斯在萨默塞特自我隔离之际也在寻找:“我现在知道如何更换打印机墨盒以及如何清洁咖啡机,每天都会和母亲聊天一小时。这是个向人们表达善意的机会,所以让我们一起努力留存一些。”
这个时代会格外艰难,但正如菲利波·圭里尼·马拉迪所说:“不必恐慌。一切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迅速恢复活力是我们的天性。” 因为,这一切亦都将过去。(翻译/Zola Shao,编辑/林佳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