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汀·鲍姆勒的环境艺术:作为生活实践的授粉者花园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82   最后更新:2020/04/21 11:38:46 by guest
[楼主] clclcl 2020-04-21 11:38:46

来源:实验主义者  翻译:高扬


作者:Colleen J.Sheehy

译者:高扬

编辑:林津


艺术是艺术家为生活赋予意义的一种手段……艺术是艺术家的生命。生活即是我们所信仰的生活方式。

——玛丽·简·雅各布[1]

当代艺术家如何在生活系统中工作?他们为什么选择在现实环境中展开工作?[2]这些艺术家又是如何成为重构我们社区和城市的领导者?这些问题是我们在平原艺术博物馆开展的《挑衅的花园Defiant Gardens》项目中提出的。我在2008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该项目的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的平原艺术博物馆授粉者花园,体现了环境艺术的复杂性及其带来的持续性挑战。从2009年首次举办座谈会开始,鲍姆勒展开的工作就成为当代艺术家在公共领域从事生物、环境和社会项目的生动案例。这些项目具有跨学科***织在错综复杂的生态、社会、政治和资金的网络当中,构成了对艺术创作、艺术品及作者身份的种种传统观念的挑战。鲍姆勒一直是中西部地区最复杂交融和活跃的环保艺术家之一。她秉承着对地方的承诺,在自己和附近的社区中长期从事相关的工作,她的工作方法,成为了艺术家深入参与环境公共艺术的宝贵典范。我在明尼苏达大学的魏斯曼美术馆(Wesman Art Museum)工作多年后,鲍姆勒就在艺术系任教。随后,在她的授粉花园及其设计的青年计划“Buzz Lab项目中,我们又有机会并肩工作。2009年至今,我们在平原艺术博物馆共同工作的时间,甚至超出了我作为博物馆馆长的任期。在我移居双子城并成为圣保罗公共艺术的新执行董事之后,我还一直参与着她的项目并与她保持联系。我们在授粉花园上的合作,基于我们对于艺术家身份的相关问题和倡导艺术家角色转换方面的共同目标,是社会参与式艺术、具有社会实践性和变革性当代艺术运动与社区合作有机发展的结果。我们需要艺术家搬出工作室[3]实际上,鲍姆勒的艺术发展历程,揭示了艺术家在特定媒介实践中开始职业蜕变的过程。这是一种新的方法,包括将直接行动范围扩大,从而影响自然系统和社会环境。鲍姆勒曾经是名画家,她创作的兴趣往往被遗弃的、废弃的或退化的景观所吸引。此外,她还探索物种灭绝问题,画出了灭绝的鸟类困扰和凄美轮廓。她色彩鲜艳的画作,呈现了濒临灭绝的海洋生物和热带森林,表达了对可能消失的生物圈和物种的热爱。她的许多画作都源于她对濒临灭绝的生态系统所进行的环球旅行。这些作品被具有热情的方式表达出来,仿佛可以将这些生物带入可持续的未来。她热爱绘画,但在1990年代,由于环境危机的紧迫,她将自己的工作直接转向实际景观,利用永续耕种、公共艺术、景观建筑和流域实践的思想来改善土壤和水质,培养健康的植物生命,从而支持城市环境中更为健康的生态系统。

鲍姆勒在实践案例中甚至包括了维权人士观念的转变。在布鲁斯·文托自然保护区中可以看到环保艺术家。该自然保护区位于圣保罗市中心的边缘,通过大规模合作而创建。这片土地,是从铁路棕地中收回的27英亩公园。鲍姆勒是社区领导人之一,这个社区的人们在11年的时间里,坚持不懈地计划、倡导、筹集资金,她领导并参与了场地的空间改造。她是下菲伦河项目指导委员会的创始成员,该委员会与一个复杂的团队合作,团队成员包括社区活动家、工程师、景观设计师、圣保罗市工作人员、国家公园管理局、106集团、公共土地信托基金和达科他州的顾问。她与高中青年一起帮助恢复棕地,这是她从法戈的授粉花园中吸收和借鉴而来的。

我与授粉平原花园博物馆的克里斯汀·鲍姆勒紧密合作,让我了解到生命是她真正的艺术媒介。鲍姆勒处理活的生物材料,包括植物和动物。她致力于各种复杂的生物系统,比如传粉媒介支持的花园、集水区、沼泽、雨水系统。她与作为每个独立的个体的人一起工作,理解每个人,并将其嵌入动态的社会生活系统和网络中。生态学强调,人类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他们需要积极参与并努力维持我们的生物圈。她以生命过程作为时间框架(季节、年份、一生),以此作为工作重点,甚至关注与时代性相关的更加深远的时间维度。这使她自己的生活已然成为艺术作品的过程和主题。这会成为她一生的事业。

2014年芝加哥艺术学院的玛丽··雅各布Mary Jane Jacob组织了名为活着的实践的研讨会,艺术家埃内斯托·普约尔Ernesto Pujol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他指出从事社会活动的艺术家们并不认为他们的作品是项目。他们也会像典型的艺术展览闭幕那样设定日期。但他认为,这实际上是一种生活实践,目的是培养意识和社会变革。普约尔的思想在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Baeumler)的生活和艺术实践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4]。她评论说:


“我的实践涉及城市的重要生活系统、居民、水、植物、传粉媒介、人,以及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共同塑造我们的城市环境。在这些努力中,我致力于长期的、新兴的和参与式的社会艺术实践,并从这地区及其丰富的文化和自然历史中汲取教训,通过这些努力思考如何促进艺术家、青年之间展开持续且生动的联系,长久的对话和互动。这些社区成员、生态学家和城市,都可以重塑和维护可持续的城市生态系统。”[5]


法戈·穆尔黑德的挑衅花园


平原美术馆开展挑衅花园倡议的动力,可以追溯到我阅读肯尼思·赫尔芬德(Kenneth Helphand)的《挑衅花园:在战时打造的花园》这篇文章时的感触。肯尼思·赫尔芬德是一名景观史学家,他在细致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对于人和植物关系的哲学见解,发现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士兵在战场建筑中搭建的花园表达了人类坚韧的毅力和动人的故事[6]。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华沙犹太人区挤满了犹太人,集中营中也满是战俘,日本拘留营中更是俘虏遍地。这些都激发了人们对绿色生活的渴望和需要,这种需求不仅是为了维持饮食之需,更是为了维护人类精神,并保持对未来的希望。他写道:这些花园提供了深刻的涵义。这种花园的体验本身即可做为明证。当然,这些都是极端的情况,但是在这些环境中,有一些经验和想法还是可以借鉴的

挑衅花园的恢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记录了人们在战争和监禁的胁迫下建造花园的过程。赫尔芬德(Helphand的研究证实了我对人类与植物重要关系的反思,其中的部分原因出于我对园艺的热爱。但是随着游击园丁在空地、高速公路中段和城市环境中的剩余空间)的增加,以及从事环境工作的当代艺术家人数的上升,赫尔芬德所说的“挑衅花园”为这些多样化的活动提供了一个专业名称。他把两个看似矛盾的词汇进行诗意搭配,用雄辩的词句表达了人类通过植物来抵抗压迫或麻木的精神。他的语言既生动又开放,足以涵盖当今许多艺术家在博物馆和工作室之外的工作方式。赫尔芬德评论说:“挑衅花园可以从其他方面被视为自我主张得到肯定的场所”[7]。我们将赫尔芬德的语言作为概括性术语进行修饰,尽管这些做法尚无名称,但可能会激发艺术家的灵感,为他们在法戈·莫尔黑德(Fargo-Moorhead)的项目中提供一些建议。

我在法戈·莫尔黑德的当代艺术实践中,受到了赫尔芬德的启发。在2008年秋天,我进入新社区后不久,就开始讨论并推进这个研讨会。普莱恩斯艺术博物馆与北达科他州立大学艺术系的建筑与景观专业共同举办了一场研讨会,2009910日至12日举行,席间,肯尼思·赫尔方特作“法戈摩尔黑德挑衅花园的主讲人来到法戈。会议邀请了十位对生活景观有丰富经验和兴趣的艺术家一起讨论并提出建议。这些人当中包括克里斯蒂娜·鲍姆勒(ChristineBaeumler)、马克·迪翁(Mark Dion)、史蒂夫·法穆利(Stevie Famulari)、罗布·费舍尔(Rob Fischer弗里茨·黑 格(Fritz Haeg·约 翰 逊 (Kevin Johnson塞图·琼斯(Seitu Jones桑德拉·梅内非·泰勒(Sandra Menefee Taylor)和凯瑟琳·佩普Kathleen Pepple。在肯尼思·赫尔方特发表关于战时反抗花园的主题演讲之后,公共艺术家赤川健次(KinjiAkagawa)提出了一些相关问题:什么是花园?什么是“挑衅花园”?来自ForecastPublicArt的杰克·贝克尔(JackBecker简述了当代艺术家的风景艺术创作史,包括自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的大地艺术家们的发展与实践。周五下午,艺术家们专门在展板上展示了他们的作品,探讨了地点、材料和历史的主题。周六,该小组听取了当地专家对该地区的历史信息,并进行了法戈·莫尔黑德的徒步和乘车游览,思考景点、社区中可能开展的项目。当周日艺术家们离开法戈时,他们的头脑里充满了关于如何为我们社区创造一个挑衅花园的想法和建造位置。考虑到赫尔方特所提出的挑衅花园概念,艺术家们如何将关注点融入当地场景?又将如何面对当今时代与特定地点所带来的挑战?


传粉者花园的出现


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首先提出为法戈北部麦迪逊小学的小学生们创建传粉媒介栖息地和自然游乐空间。这些提议可以使年轻人在校园中与大自然联系起来。在数字时代,许多孩子失去了与自然相处的时间,这也应证了理查·罗夫RichardLouv)提出的自然缺陷症一词[8]。鲍姆勒通过明尼苏达大学想象基金Imagine Fund所提供的种子资金,召集了诗人朱丽叶·帕特森(Juliet Patterson)与平原艺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与学生和家长一起就餐,并举办了关于授粉者的讲习班。第二年,鲍姆勒(Baeumler)聘请了艺术家和教育家梅丽莎·科西克(MeLissa Kossick),召集了一批麦迪逊小学学生参加课后城市4H计划。学生们了解了授粉媒介的重要性,并制作了一系列大规模假想的授粉媒介马赛克。该项目因为学校行政管理的变故陷入停滞,我邀请鲍姆勒将该场地转移到平原艺术博物馆继续进行。平原艺术博物馆位于法戈市的中心街道与停车场之间,几乎没有绿色空间。博物馆屋顶的排水口直接将水排放到停车场的路面上。通过改变博物馆营区的设计,授粉花园能够为农作物授粉提供帮助。如果授粉所需的野生蜜蜂与帝王蝴蝶的种群减少,授粉花园就会拉响警报,这成为该博物馆的一个景观。

鲍姆勒在法戈进行了一个示范项目,她设想建造一个将植物、授粉媒介、雨水和城市花园相结合的场地,以展示在竞争激烈的城市环境中,绿化景观的可能性。她使用赫尔方特的方式,直接面对我们与自然的日益分离以及蜜蜂和其他传粉媒介的衰落。赫尔方特评论道从我的《挑衅花园》提案开始,这个项目的目标就是对一个城市景观进行挑衅,不考虑它的建造和维护,甚至敌视其他授粉者。我想让年轻人参与这一过程。尽管该项目已从小学转移到博物馆,但青年的参与仍然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9]


生活过程:生态学


在选择改善平原美术馆的环境条件时,鲍姆勒的方法不仅得益于赫尔方特的研究,还得益于她从事20年的环境工作。她的艺术作品一直与介入景观和自然系统的当代艺术家们进行对话。上世纪八十年代,鲍姆勒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东帕洛阿尔托,结识了早期倡导水资源管理的艺术家贝茜·达蒙(Betsy Damon)。贝茜·达蒙随后邀请鲍姆勒和艺术家贝丝·格罗斯曼BethGrossman),于1995年一同参加了在中国成都举办的与水相关的艺术项目。与达蒙一样,鲍姆勒与早期在环境艺术领域发挥领导作用的女权艺术家们交往,远离了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迈克尔·海泽MichaelHeizer)等大地艺术家(land artists)以及他们不朽且丰硕的雕塑作品。他们对促进区生态关系与丰富生活景观感兴趣,而不是塑造远方的土地堡垒。女权主义艺术家也对社会变革给予了广泛的关注。鲍姆勒在加利福尼亚洲加入了达蒙所创立的国家女权主义艺术团体No Limits for Women Artists。在这个团体中,鲍姆勒遇到了罗达伦敦RhodaLondon1934-2012年)和贝丝·格罗斯曼Beth Grossman两位海湾地区的艺术家,他们两人都是对鲍姆勒产生影响的合作者。

1980年受这些艺术家启发,鲍姆勒坚定地致力于包括性别平等在内的所有领域的平等,这种信念影响了她对于公平与环境问题的理解。鲍姆勒在加利福尼亚北部的工作中认识了苏珊·拉西(Suzanne Lacy),他们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初在海湾地区的共同经历,产生了新兴的社会参与式艺术与公共艺术相互促进的方法。拉西绘制地形:新类型公共艺术项目,为涉及社会和政治问题的艺术家,以及社区参与者提出了新的思路和方法[10]。鲍姆勒指出绘制地形清楚地表达了我对艺术家角色转变的思考,并影响了我自己对艺术实践的看法”[11]

该文集中另一篇有影响力的文章是苏兹·加布利克(Suzi Gablik)的《结缔美学:个人主义之后的艺术》,其中她将社会参与的艺术运动描述为“明显的创造力转变,即从自主、独立的个体转移到一种新的对话结构中,通常这不是一个人完成的,而是互相协作和相互依存产生的结果[12]。在这篇文章中,加布利克还解释说“耐心的聆听,能够为他人留出空间,适当地削弱自我表达,让每个人发声成为建立社区和使艺术具有社会回应力的因素。互动成为表达的媒介,这是通过他人的眼睛看待事物,并且具有一种富有同情心的方式[13]。鲍姆勒认同加布利克的方法,并指出批评家的关注重点:


“通过聆听和理解,以及《制图地形》中的其他文章,这些内容成为我行动的试金石,并帮助我从以个人表达为重点的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的习惯转变为参与、合作以及探讨与他人合作的新工作方式。我开始深层次聆听集体的想法,并谦卑地认识到自己有限的观点和能力”[14]。


此外,鲍姆勒还受到越来越多艺术家的启发,他们的工作涉及环境问题,他们利用艺术的传播能力和科学功效来影响自然系统。海伦Helen和牛顿·梅耶·哈里森Newton Mayer Harrison)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团队,最初专注于农业和土壤问题,直至今天,他们的实践涉足了更加广泛的环境艺术项目。梅尔·金(MelChin)的复兴场项目是由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发起并于1991年创建,该项目利用植物生物修复技术从圣保罗受污染的土壤中去除土壤中的重金属。《时光景观》中的艾·桑夫斯特AlanSonfist)(1977用曼哈顿下城区的一小块土地重新种植了一些植物和树木。这些植物和树木在城市发展之前就已经在那里繁殖,这成为鲍姆勒的另一块试金石。位于西雅图的巴斯特·辛普森BusterSimpson的创新项目[15],使雨水系统变得可见,这激发了鲍姆勒在圣保罗两个集水区创作的艺术作品。她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的Urban Rain”就曾作为改善雨水质量的一种美学、教育和工程一体化的项目[16]

鲍姆勒在整理她丰富的经验和概念性原则的同时,更加全面地了解了平原美术馆。她将在这个地方开展的工作演变告诉大众:我的艺术实践逐渐从创作对象(例如绘画)转移到了改造社区(如基于场所中的艺术),我看到了自己的研究脉络”[17]。她主张将博物馆的环境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包括现有的绿色空间、新的花园床以及雨水系统,为花园提供水源并且改善了当地红河水质。我们聘请了双城巴尔工程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开展博物馆校园的咨询和建设,并于2013年制定了一个三阶段的总体规划。

在设想了博物馆校园总体规划后,改造工作进行地更加如火如荼。第一阶段包括最密集的种植计划,要求拆除博物馆新馆,即凯瑟琳·基尔本·伯古姆创意中心附近的水泥停车场,用于种植植物和修建邻近公寓楼附近的雨水花园。巴尔山水生态学家弗雷德·罗祖马尔斯基设计了不同园圃的种植布局,以确保从春季到夏季再到初秋的花卉持续盛开,从而保证在植物盛开季节里给授粉者提供持续的工作来源。鲍姆勒和博物馆工作人员以及当地的负责教学艺术家组成的团队开始了设计工作,这种活动既可以创建和支持授粉花园,也可以在整个社区传播其经验教训。


生活过程:社会领域


在关注该地点的自然生态同时,鲍姆勒还关注其社会生态,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景观需要被倡导者所采用,这些倡导者将创造和维护新的景观,并为更广泛的社区所提倡。在社交场所方面,她从布鲁斯·文托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中获得了丰富的经验。在那里,社区设计中心的东区青年保护团为青年实习生提供了报酬,以帮助他们去除沙棘,种植本地物种并创建瓷砖道路。在那儿,她与来自许多移民文化的青年一起工作,其中还有几个少年进入了环境研究大学。青年参与一直是艺术家授粉花园方法论的中心宗旨。鲍姆勒评论说:


“自从我参与公共项目开始,我就与许多致力于环境教育和行动的青年组织进行了合作。显然,我们环境未来的管理不仅取决于我们当下的承诺,还取决于紧随我们的后代。通过与年轻人的亲密接触,我见证了相对野性孩子的数量正在减少,他们在邻里探索自然的活动以及迷恋与欣赏其他物种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我很早就意识到,年轻人天生就有好奇心、想像力以及对世界的敏感和同情心,我们可以将科学、艺术和行动主义结合起来,鼓励和培养年轻人”[18]。


她对环境变化社会工作的关注与其他同青年合作的艺术家的作品产生了共鸣。例如,概念和环境艺术家马克·迪翁MarkDion1992-93年招募了十几岁的孩子,加入他的芝加哥城市生态行动小组[19]。迪翁是策展人玛丽··雅各布Mary Jane Jacob在芝加哥的重要“行动文化”中的多个组织者之一。艺术家组成的公共委员会小组改变了公共艺术的发展方向,他们将广场上的纪念性雕塑转变为与过程相关并与人们产生互动的作品。这些作品在芝加哥街区的替代空间中成长为长期项目。迪翁花了9个月的时间与芝加哥的一名高中生一起开展了一个生态项目,甚至与他们一起去伯利兹进行野外工作。他们最终在芝加哥建立了一个现场站,在那里可以与游客进行生态学习。一位学生评论说:“生态学很重要,因为它不仅涉及植物、动物和生物学的研究,而且还涉及人类及其自身的相互作用”[20]。

其他艺术家认为教育学是他们工作中不可或缺的要素,例如已故的蒂姆·罗林斯TimRollins)和他在布朗克斯的《生存的孩子》Kidof Survival),他们与被剥夺权利的年轻人合作创作壁画和其他艺术作品。总部位于芝加哥的艺术家吉姆·迪格南(JimDuignan)与年轻人一起在芝加哥南区工作,在那里,他为青少年提供艺术的工具和语言,在他们的城市环境中建立代理机构这就是他的Stockyard学院[21]重要组成部分。

鲍姆勒Baeumler的社交参与方式,产生了一种强有力的协作来规划青少年的团队参与,其发展的每个阶段都被设计为一种定制的体验,并带有对物体精心设计雕琢的高度关注。在此,艺术家借鉴了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Beuys)的社会雕塑思想,这一思想为当代社会实践艺术奠定了重要基础。在博伊斯的表述中,艺术的目标是社会变革。它可以通过有意的策略来雕刻和重新形成社会关系[22]。鲍姆勒经常引用艺术评论家凯西·莱博维茨的话,对受到博伊斯等艺术家影响的实践进行总结:


“对于当今许多处理生态问题的艺术家而言,他们的出发点在于设计社区干预的措施和对社会状况进行处理的方法。他们努力脱离了传统行动主义的线性思维,以目标为导向和策略,从隐喻的思维和多层的含义出发,打开了人们进行环境塑造的可能性”[23]。


鲍姆勒(Baeumler)精心设计了 Buzz Lab的流程。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她招募了教育工作者和社区组织者来帮助规划,将这个项目设计成青少年的实习机会,并称之为 Buzz Lab。经过精心周密的计划,Buzz Lab 1.0汇集了来自各个地区的青少年群体,其中许多人来自新移民社区。

鲍姆勒对青年参与的愿景,使这些年轻人成为授粉花园的主要创造者。在2014年夏季,这些青少年参加了大部分的授粉花园(图1)在鲍姆勒和参与教学的艺术家梅丽莎·科西格(MeLissaKossick)带领下,青少年了解了专家名录中的授粉媒介,及其对人类食物来源的重要作用,还有栖息地的丧失,杀虫剂和疾病对授粉媒介所产生的威胁。他们拜访了当地的养蜂人。然后获得了将博物馆校园改造成花园的经验和满足感。他们了解了植物与传粉媒介之间的关系,以及典型的草坪单一栽培对传粉媒介食物减少的影响。到那个星期的周四,该小组成员已经彼此相互了解,他们还获得了很多关于传粉媒介的知识,其中包括蜜蜂、野蜂、蝴蝶和飞蛾,一些蝙蝠,蜂鸟等各种各样的其他生物。 Buzz Lab成员已经从对蜜蜂的警惕者转变为蜜蜂的拥护者。在实习生伊莎贝塔·埃雷拉·格兰特(IsabettaHerrera-Grant)的策动下,他们制作了一个YouTube视频《别怕昆虫》,宣传他们对拯救蜜蜂的新诺言。

(图1. Christine BaeumlerBuzz Lab实习生Summer Steinwand2014,照片拍摄Cody Jacobson


该小组参加了一场致力于社会实践艺术的展览,形式与生活相关,其中包括授粉花园和Buzz实验室[24]。为演出进行准备的鲍姆勒回忆说:“实习生尼布尔·科赫隆(NyibolKuchlong)教别人跳她的国家的舞蹈,然后组织实习生为父母和普通观众进行表演”[25]这个夜晚的第二个亮点是纳德拉·穆罕默德Nadhra Mohamed)的表演,她写了一首有力的诗歌,描述了她最初对蜜蜂的恐惧如何转变为对蜜蜂的崇尚。

这些活动整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群强大的青少年,这些青少年有能力和权力改变自己的信仰和习惯,并对家人、朋友和社区产生影响。鲍姆勒从她在青少年项目及其他项目中得到的一条实用的经验,即带薪实习。这使我们的计划为大多数年轻人提供了第一份工作收入,并为他们的贡献注入了十分重要的自豪感。

Buzz Lab2014年夏季又进行了整整两天的聚会。7月,他们与圣保罗的艺术家、植树造林者和社会活动家塞图·琼斯(Seitu Jones共同工作,后者是Defiant Gardens(挑衅花园)计划的另一位合作者,他与鲍姆勒一起种植了一个小型城市梨园和苹果园作为授粉花园的一部分。在七月的一个炎热日子里,青年们与琼斯一起种植了所有果树。种完树后鲍姆勒说:尼布尔(Nyibol)挺身而出,并分享了她的母语,当我们种植树木时,人们聚集在一起并唱着歌来祝福这些树木。我们一起围成一圈,尼布尔用她的母语演唱了一首歌来祝福这个新栽的植物果园”[26]诗人索伊尼·盖盾(SoyiniGuyton)参加了当天的活动,她带领实习生参加了口语讲习班。这些只是第一年夏天在 Buzz Lab留下的许多难忘时刻中的一部分。

2. 克里斯汀·鲍姆勒平原美术馆的授粉花园。2014年。创意中心,平原美术馆。北达科他州法戈。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接下来,在8月召开的Buzz实验室会议上,年轻人们和讲师按罗祖·马斯基(Rozumalski)的种植设计,在三个新的大型花园地里种植了数百种植物图2和3)。在凯瑟琳·吉尔伯恩(KatherineKilbourneBurgum)创造力中心附近,在那些水泥被捣碎并清除的地方,绿色的植物扎根了。它们很快开花并吸引了蜜蜂、蝴蝶和蜂鸟。博物馆工作人员、志愿者和一些被聘用的景观助理在8月下旬完成了最后的种植,在附近的公寓大楼旁创建了一个雨水花园。放置在公寓大楼旁水泥垫上的大水箱将连接到排水管,排水管将从大楼的屋顶收集雨水径流。授粉花园即将竣工。18名青少年及其家庭重新参与了他们社区的环境问题,并与他们帮助建造的公共空间建立了联系。这是年轻人生活中的社会变化(图4和5)。“BuzzLab”在评估表上做出了有力的评论,以此反映他们强大的学习经验,并评论说:弗雷德(Fred)的经历使我想改变自己的院子来帮助传粉媒介,另一位评论者说:我想撕掉草坪,在家里种植本植物野花,助传粉。另一位评论者说,这比我想象的更大、更好。鲍姆勒认为“BuzzLab一个正进行计划,以鼓励青少年,提供其领导成员的能力,并培养一支致力于花园和传粉媒介的坚定拥护者。

3. 克里斯汀·鲍姆勒平原美术馆的授粉花园。2014年至今,种植后的景象。2014年,创意中心,平原美术馆,北达科他州。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4.种植前的平原美术馆停车场,2014年,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图5. 克里斯汀·鲍姆勒平原美术馆的授粉花园,2014年至今雨后的庭院,种植后的储水池和果树园,2014年。法戈,北达科他州。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在成为授粉媒介的公众支持者方面,他们超出了我的期望鲍姆勒Buzz Lab成立三年后的2016年夏天指出。我没有想到,当我开始这个项目时,他们将扮演如此明显而公共的角色,她继续说道,实习生伊莎贝塔·埃雷拉·格兰特(Isabetta Herrera-Grant)参与了BuzzLab的所有三年活动,她体现了一位杰出青年领袖可能具备的发展潜力。在她任职的第一年,伊莎Isa就担任了建立社交媒体业务的职责。到了第三年,伊莎被聘为博物馆实习生,并加入了BuzzLab的策划团队。Buzz Lab3.0.作为她领导的活动之一,伊莎分享了一些当前青年艺术家和激进主义者的例子,这些例子展示了年轻人如何通过艺术在环境问题上发挥带头作用。结果,Buzz Lab 3.0的实习生对传粉媒介倡导者的潜在领导力有了更高的认识,并从伊莎身上看到闪光,将她视为具有充分自信的青年领袖典范”[27]

BuzzLab成为博物馆的一支教育力量。许多最初的研究小组分别于2015年夏季和2016年返回Buzz Lab 2.0,并于2016年回到3.0。自那时起,直到2019年即将到来的夏季,许多人都继续参加了每个夏天的项目。他们的热情具有感染力,他们对花园的主人翁意识也启发了他们的家人和博物馆工作人员。他们热切地在20155月的一个星期六早上种下了一座雕塑花园,并且高兴地看到雕塑家克里斯·沃拉(ChrisWalla和他的学生在明尼苏达州立大学莫尔海德分校的新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这是一座巨大的蜂鸟纪念碑。在那个夏天的活动中,他们照管花园,分辨哪些多年生植物回来了,哪些需要更换,他们除草,还把垃圾从花园中清理了出来,并做上了植物标记。7月,法戈街市集吸引了许多人到博物馆参观,他们作为授粉者派对的一部分,参观了花园。“Buzz Lab”再次采用了授粉花园作为他们的创作。他们了解了它在更大的传粉媒介护理系统中的地位。在八月的君主节期间,他们拜访了明尼苏达州北部的白色地球保留区的养蜂人以及弗格斯瀑布的草原湿地学习中心。

随着即将到来的2016年总统大选以及诸如黑人生活问题之类的运动中激进主义的兴起,Buzz Lab 3.0活动的重点成为了机构代理,这里介绍了代表传粉媒介作为政治参与的工具。由20位实习生组成的多元化团队(其中10位来自Buzz Labs1.02.0的校友)显然已经成长为一支强大而专注的青年活动家团体,他们在传粉媒介的公开宣传中发声。实习生一起制作了海报和标语,并会见了当地城市官员以表达他们的关注。梅丽莎·科西格(MeLissaKossick)具有公共关系的背景,使BuzzLab3.0的实习生成功地开展了媒体宣传活动:在最初的24小时内,广播、当地电视台和当地报纸上都刊登了实习生的信息,传达了建立蜜蜂和授粉媒介友好城市的重要性。在进入实习期不到一天的时间,约翰·逊·杜尔(JohnsonDual和索菲亚·哈姆(SophiaHamre自愿与老实习生泰勒·奎利(Taylor Qualey)一起,在草原公共广播电台(PrairiePublicRadio上接受BuzzLab的采访。约翰逊是八年级的学生,也是法戈·穆尔黑德(Fargo-Moorhead)社区的新居民。他主动出面与当地电视新闻台联系。第二天早上,记者迅速出现在博物馆,在授粉花园的边缘进行采访。在平原美术博物馆于6月底举行的蜜蜂集会”上,约翰逊写信并向父母、社区成员和公职人员发表了出自内心的讲话。伊莎·埃雷拉·格兰特(IsaHerrera-Grant通过扩音器宣读了一项宣言,呼吁政界人士宣布法戈·穆尔黑德养蜂友好城市,实习生们则在人群中高喊更多杂草!更多蜜蜂!

总而言之,“Buzz Lab”扩大了青年团队的范围,并指出了他们寻求可能成为盟友和指南的工具和专家。此外,他们接触了许多学科的专业人士建议,从艺术家到养蜂人再到生态学家,为他们未来发展提供了启发性的模式。最后,“Buzz Lab”的青年“”走了与授粉花园有关的每个人的心,并鼓励博物馆工作人员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继续致力于该计划,使其保持活力。


生命过程:持续时间


鲍姆勒的授粉花园已经持续10年了,这是一段漫长的艺术品制作时间。但是环境艺术和社会实践的形式很复杂,需要时间来建立彼此的关系才会影响自然系统。在她的项目时间表中包括组织参与法戈·摩尔黑德(Fargo-Moorhead)的挑衅花园(DefiantGardens)的早期概念规划,直至授粉花园的建设及其BuzzLab青少年计划。它包括授粉花园今天如何持续参与到长时间的日常生活过程当中,包括平原美术馆的日常、花园的日常,以及在哪里找到维持花园生长的授粉媒介,以及BuzzLab青少年的生活。然而,即使这篇文章将这个项目拉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它也抓住了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因为这个花园旨在成为平原美术馆和法戈·摩尔黑德的永久环境。我们在2014年夏季与艺术家塞图·琼斯(SeituJones)和青少年一起种植果树时,就生动地意识到了这一点。琼斯告诉他们:您可以将您的孩子带回这里,向他们展示您种植的树”[28]1118岁的年轻人,他们有朝一日可能会成为父母,并且他们的工作会是非常长久的,这一想法使他们对社区的未来以及自身在社区中创造未来的能力寄予了厚望图67)

(6. 种植前的创造力中心,2014年。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图7. 克里斯汀·鲍姆勒平原美术馆的授粉花园。2014年至今,种植后的创造力中心,位于北达科他州法戈。照片拍摄:克里斯汀·鲍姆勒


通过开展一个已经发展了10年的项目,鲍姆勒展示了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行的慷慨投资,这是这个项目过程的特征,并彰显了环境艺术项目必须成功落地才能长久。她已将她的创作方法称为慢艺术,它使用的是慢食运动中的术语,它促进了自己与家人和朋友一起品尝本地烹饪美食,这与我们通常习惯在旅途中吃的几乎没有社交互动的快餐不同。鲍姆勒评论:


“项目持续的时间已成为当代环境和社会参与艺术实践的重要概念。每当您在生活系统和社区中工作时,都必须考虑项目的长期性和持久的承诺。一个人有义务找出项目中维持生命系统和随着时间而建立的人际关系的战略。为了遵循种植的树木和花朵的特性,授粉媒介将依赖于这些植物,所有被花费的时间、技能、精力、资金和知识,将会用来改造一个地方的参与者,我们需要找到与之相关的维持手段和意愿,争取并维持这些能够用来实施项目的‘栖息地’,也许是这些环节中最具挑战性的。我从蒙娜·史密斯(Mona Smith)和伊恩·比格斯(Iain Biggs)这样的艺术家那里了解到,对一个地方的地质、文化、生态、关系和世代层次的思考越多,就越能够对一个地区的‘深度测绘’思考产生重要的作用”[29]。


鲍姆勒Baeumler对特定地区和人所做下的承诺,是他作为社会参与式艺术家创作中最具影响力的特征。里克·洛(Rick Lowe在休斯顿的ProjectRowHouses项目代表了他20多年的参与,致力于建立一个整合了居住、工作和不断轮换艺术品展览的社区。芝加哥的TheasterGates对这座城市的南区做出了长期承诺,他们对建筑物进行了翻新并为社区提供了文化资源。同样,塞图·琼斯(SeituJones数十年致力于在他的蛙镇(Frogtown)附近加强食品系统和绿色基础设施。创造:社区2014年琼斯Jones和圣保罗公共艺术学院PublicArtSaint Paul共同创作的一个重要项目。在这项艺术活动中,街道中间摆放六块长桌,桌旁聚集了2000人,这里提供健康餐以及有关美食故事的对话。琼斯(Jones)参与了位于圣保罗市中心的新的五英亩有机农场(FrogtownFarmandPark)的工作,也使得这项工作持续了下来。自2015年以来,农场一直与社区团体和圣保罗公共艺术联盟合作开展蛙城和朗多的饮食艺术,以此在两个街区建立当地健康的饮食系统。MierleLaderman Ukeles是另一种长期的承诺模式,自1977年以来,她一直担任纽约市卫生署驻地艺术家。这一无薪职位使她倍加关注卫生工作者及其所做的宝贵工作,并给予他们相当的尊重和感谢[30]保罗·奥尼尔(PaulO'Neill)和克莱尔·多尔蒂(ClaireDoherty)在2011年的研究《寻找生产者》中认识到,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时间的持续性在公共艺术和社会参与中的重要性,时间已经成为一种保证公共艺术持续性的越来越重要的方法[31]


生活过程:实际和象征性影响


鲍姆勒Baeumler熟练地运用各种艺术的方法产生影响力。她坚持说,她的环境项目对生态系统、人类系统和个人都将产生真正的影响。这些影响会不断扩大并蔓延开来,它们将创造更加广泛的变化。她指出:


“从表面上看,传粉者花园是对一处原址的改造,是平原美术馆中的校园。但这也是我们如何重新构想公共空间的模型。城市正在成为重要的传粉媒介的栖息地,因为它们不像农业地区那样大量喷洒农药。城市居民可以改变其美化环境的方式,为这个院子里的传粉媒介提供更多的草料,并使其作为城市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对我而言,‘Buzz Lab’的参与者也是同样重要,他们已经发展成为创建授粉媒介友好城市的有力拥护者和领导者。我目睹了越来越多的个体为了不可动摇的意义做出改变。我希望,对每一个个体和集体权力的这种认可仍然可以保留下来,以便推动他们能够继续加深对这项事业的关注”[32]。


在平原美术馆附近还有许多绿地,它们并没有被水泥和沥青所构成的城市环境所填充。丰富的开花植物(蜂脂、乔培杂草、俄罗斯鼠尾草、蜀葵、翠菊等)增加了蜜蜂、蝴蝶和蜂鸟的食物,使它们能够在博物馆周围热热闹闹地生活。曾经的水泥地使博物馆的户外变得非常炎热,但是如今的花园床、花卉、蔬菜、灌木和果树使这些区域变得凉爽,软化了工业材料的硬质景观。这诱人的绿色空间,吸引了博物馆的参观者和工作人员以及邻居和路人在餐桌旁休息,喝咖啡,吃午餐,学习和交谈。在那里,他们能够欣赏花朵和蝴蝶,各种形式的生活都能介入停车场环境中。

同时,花园中真正的传粉者还发挥了传授思想、重要信息和材料的功能,成为萌发新思想,促进增长并结出果实的传粉媒介。Buzz Lab团队成为了我们的传粉者,他们是年轻的提倡者,致力于从单一的文化景观过渡到生物多样化的景观,这些景观能够在整个生长季节都为传粉媒介提供支持。鲍姆勒指出:


“授粉是思想交流和多元文化观点的象征。由于‘Buzz Lab’的许多实习生都是来自不同国家和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的新移民,因此‘Buzz Lab’成为了年轻人相互了解,建立友谊和相互学习的平台。‘Buzz Lab’实习生之间形成的若隐若现的联系一直是整个项目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33]。


花园成为社区的授粉者,与社区花园中的其他本地努力协同行动,例如杰克伍德的共同成长的社区花园项目(与新移民社区合作),以及杰基布鲁克纳和法戈市的主要项目世界花园共享区

平原美术馆9月举行了名为中央时间中心:中西部的艺术与社会实践会议,艺术家瑞克·罗威Rick Lowe)与罗杰·卡明斯RogerCummings)发表主题演讲,评论了在符号化和实际影响上进行工作的重要性。2014年是形式生活览的高潮。罗威说,“人们真实相处在时间和空间中至关重要。我们想想杜尚及作品《泉》,艺术家可以说这就是艺术’,这种想法的确很强大[34]。但是,鲍姆勒却理解到了象征艺术的影响与实际艺术的影响之间的相互作用,她知道象征可以激发观念的变化,而实际影响则可以使这种变化体现出来,并建立人们能够参与、经营和承诺的平台。


“对我而言,帕勃罗·赫尔古拉(Pablo Helguera)在他的关于社会参与艺术的书中有效地描绘了象征与实际之间的区别。尽管在基于工作室的实践中,我的作品的象征意义更加明显,但实际生活却成为我环境工作的重中之重,它们的象征性或隐喻性信息至关重要,需要被嵌入到合作场所营造的互动和结果中”[35]。


环境艺术中的象征性,常常会吸引观众或参与者,它们以情感和隐喻的方式与他们建立联系,科学数据则无法做到这一点。授粉花园实际上起到了隐喻的作用,为生物物种提供了栖息地,同时又充当了象征性的近乎乌托邦式的空间。在这里,社区重新构想了其共同的未来以及可能的发展。因此,它可以作为住宅、商业和公共城市场地景观改造的模型。


生活过程:对未来的信念


生命有其生存的本能。坚持不懈地致力于未来,是人一生的事业。我们与生俱来的冲动是与所有生命形式一样的,我们在为自己和人类的生存而战。为了使人类在这个时间点上为生存而战,尤其是在面对今天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的影响时,我们需要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需要相信,未来将是我们想要生活的地方,包括我们的子孙,还有所有物种。鲍姆勒Baeumler的社会参与和环境艺术作品,例如传粉者花园(PollinatorGarden),是在反对失败主义或绝望的情况下展开的,它对一个人的能力以及一个团体的集体能力产生了希望,以创造我们想要生活的未来。应对气候变化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索尔尼特没有提供关于如何减少碳排放的实用建议,而是提供了最简单但最真实的说法:应对气候变化,您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尝试”[36]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提出了极有希望的立场,需要耐心地工作。一个人又一个人,一个花园又一个花园,她知道微观世界会影响到宏观世界。

由于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的远见卓识,授粉花园继续为法戈及其附近的野生蜜蜂和蜜蜂、蜂鸟、君主和其他授粉媒介提供食物。它继续养活了Buzz Lab成员,这些成员在去年夏天再次照料了花园。它为所有参观博物馆,步行或在附近居住或工作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美丽的地方,并在法戈市中心安息。传粉者花园邀请我们关注自然,然而我们可能并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教导我们如何参与自然世界的诗人玛丽·奥利弗MaryOliver在一次采访中评论说:“关切是奉献的开端但仅仅是关注,是没有感觉的,这只是报告,您还需要同情”[37]。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Baeumler是平原艺术博物馆一位富有同情心的人。她通过对人与自然的热爱,给予人和自然的关切和奉献精神,在合作者中培养了同理心。她将我们的思想、身体和精神联系在一起,为世界和公共利益提供服务。面对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的环境危机,她帮助我们培养了对其他物种和人类自身的同情心。Baeumler致力于对人和地区产生实际影响的观念改变,致力于建立强大的跨学科实践,将艺术家牢牢地置于我们世界的思想领袖和变革制定者之列,同时也增强人们的运作能力并以此提供进行变革的工具。正如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在“传粉者花园”平原美术馆中的巧妙展示那样,我们要做的就是尝试。


后记


传粉园即将从平原美术馆周围的花园床中散播开来,博物馆工作人员也和克里斯汀·鲍姆勒(Christine Baeumler)为2019年夏季的Buzz Lab 6.0做准备,我感到震惊的是,环境公共艺术对我们未来的风险很大。生活系统需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受到照顾和管理,社会系统也是如此。从艺术项目开始,景观的干预或社会参与计划的开始,意味着艺术家的生活将朝着许多方向发展。这些现实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我们如何才能有意识地计划或预期长期的护理和照料。我们如何预想艺术和机构优先事项,以及时间和资源投入的变化?对于环境项目而言,这些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项目有时会恶化,陷入废弃或过度延长的状态。对于平原的传粉者花园来说,最初的构想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0年的时间,其全面展示也已有6年,我们可以指出使花园和“Buzz Lab蓬勃发展的因素。艺术家的持续承诺和参与一直是其保持稳定的主要因素。虽然它位于圣保罗,距离法戈Fargo)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车程。

鲍姆勒一直是Buzz Lab的首席规划师和老师,并于每年夏季和其他时间多次回国领导实习。她必须认识年轻的学生及其家人,他们也认识她。鲍姆勒(Baeumler)持续地审查实习生的申请,并帮助制定和教授每个夏季的课程。在回顾该项目进入如今的第六阶段时,她评论道:


“在Buzz实验室第六年实习开始之际,该计划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群年轻人从学习者转变为传粉媒介和更广泛的环境关注方面的领导者。每年,实习生以及我们的老师和主持人的文化背景都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自2014年第一年以来,许多回国的实习生都参加了会议。虽然每年我们专注于不同的主题,但我们有意将领导力发展纳入到课程设置中,并举办年度午餐会,供青年与法戈领导人见面”[38]。


这种项目的持续性,为该计划如何影响Buzz Lab个人的专业和成长提供了一个窗口。一些人已经活跃在当地的气候变化青年运动中。一些人正在攻读昆虫学和其他生物科学的大学学位,另外一些正在将艺术和科学专业相结合。

艺术作品的生命与机构生活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交织。在这里,授粉花园的经验表明了持续领导并全方位展开一个项目所产生的影响。平原美术馆的新领导层(现由AndrewMaus担任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支持“BuzzLab的延续。该计划还帮助博物馆发展了其他青少年计划。莫斯(Maus)评论说,他认为该项目是当代博物馆在其社区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体现:


“在当今瞬息万变的世界中,有人可能会说博物馆的各种作用实际上归结为一项主要功能:它们向我们展示了可能性。它们呈现了我们对生活的同情,将艺术品和创作过程公共化,以此激发我们对更美好世界的希望。这要求艺术博物馆反映当下的情况,也许更重要的是,要像历史学家一样成为未来主义者”[39]。


他最近还指出了授粉花园对整个法戈社区的影响,“在整个城市中,小径、社区花园,以及像世界花园共同项目(又称法戈项目)等项目,都可以感受到授粉花园的开创性。艺术家设计的雨水保留盆地将这些场所变成了巧妙的社区空间”[40]

重要的是,该博物馆在2016年获得了重大基金会奖——布什基金会颁发的布什奖,以及50万美元的奖励。这一享有盛誉的奖项,旨在表彰真正具有变革性并使用创新方法解决社区问题的非营利组织。在这种情况下,授粉花园和Buzz实验室具备了获得这一杰出认可的所有因素。

除了艺术的远见和机构的领导能力外,长期的环境艺术项目还需要实地组织领导者的热情和承诺,才能推进它继续向前发展。对于Buzz Lab和授粉者花园来说,尼塔·克洛特(Netha Cloeter扮演了这个角色。作为平原艺术博物馆教育和社区参与总监,克洛特与鲍姆勒合作,计划在每个夏天的Buzz实验室展开活动。她与青年、家庭、花园专家和其他博物馆工作人员合作,确保常年打理花园,并在一些小块土地上种植一年生花卉、草药和蔬菜。在谈到即将来临的暑期课程时,克洛特评论说,两位高中生乔斯林和米罗是许多“Buzz Lab夏季项目的频繁参与者,他们担任北达科他州立大学昆虫学实验室的教授研究助理已有两年的时间[41]。这个夏天,他们将作为Buzz Lab”“授粉者101”昆虫识别会议的领导者。“BuzzLab青年将创建一个以传粉媒介为主题的独木舟,参加在红河上举办的第三届年度独木舟游行活动,借此扩大参与公共艺术的程度。

克里斯蒂娜·鲍姆勒在平原美术馆的授粉花园中表示,最成功的环境艺术项目最终将会由年轻一代人创作出来。艺术家打开了大门,未来成为了可以走进去的一个入口。


脚注:

1玛丽··雅各布(Mary Jane Jacob),公共体验(演讲,城市(重新)搜索故意对话,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由蓝鼓,社区艺术合作组织和考纳斯双年展发起220-232013).

2这篇文章是该书中发表的文章的修订和扩展版本,平原的传粉者:克里斯汀·鲍姆勒的平原反抗花园艺术博物馆(北达科他州法戈,平原艺术博物馆, 2019年),第6至28页。该书值得伊恩·比格(Iain Bigg)的文章克里斯蒂安·鲍姆勒的克里斯特尔艺术实践32-44)进行回顾。对于艺术家年表,它详细介绍了鲍姆勒的生活史和艺术活动。

3有关社会实践的主要著作包括:玛丽··雅各布(Mary Jane Jacob)和凯特·泽勒(Kate Zeller)编辑。芝加哥社交实践历史丛书,第4卷。(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15);北约·汤普森(Nato Thompson)编辑,《形式的生活1991-2011年的社会参与的艺术》(纽约:创意2012);Tom Finkelpearl我们成就:术与作的对》(卡罗纳州勒姆市:杜克大学出版社,2003);Pablo Helguera,社会参与艺术教育(纽约:豪尔·平托图书2011).

4参见埃内斯托·普约尔(Ernesto Pujol),意识的艺术:关于维持意识的尴尬实践感知,转载于《芝加哥践历史丛书》的实践实践卷中,Mary Jane JacobKate Zeller编辑(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15),10119.

5作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年1月15日。

6肯尼斯(Kenneth I.Helphand),《反抗花园:战时建设》(德克萨斯州圣奥市:三位一体出版社,2006),x.

7同上,1。

8里查德·卢夫(Richard Louv),树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拯救我们的孩子免受自然赤字的困扰(纽约:阿冈昆2008).

9作者对艺术家的采访,2016年1月16日。

10苏珊·拉西(Suzanne Lacy),《绘制地形:新类型的公共艺术》(华盛顿州西雅图:海湾出版1995),该报告基于1991年在旧金山举行的研讨会。玛··雅各布(Mary Jane Jacob)是发言人之一。

11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115日。

12Suzi Gablik连接美,《测绘地形》76页。

13同上82

14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115日。

15参见斯·尔(Scott Lawrimore·Buster Simpson///查员华盛顿州西雅图:弗莱美术馆,2013).

16参见:市雨资源》(尼亚,雷):戈登·高夫2009).杰姬·布鲁克纳JackieBrookner)以优美的对称性在法戈Fago)从事大型公共艺术景观项目,而鲍姆勒

Baeumler)在授粉花园(Pollinator Garden)进行创作的同时。两年来,他们两人进行了多次对话,他们的共同利益和方法以他们在以时间为中心:中西部的艺术与社会实践的主题演讲环境中的社会参与为主题。于2014年9月4日至7日在普莱恩斯艺术博物馆举办研讨会。不幸的是,布鲁克纳于2015年5月去世。鲍姆勒要求将这本书献给她。

17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469日。

18作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115日。

19参见:《行动中文化:塑芝加哥公共艺计划》编辑)中的马克·狄翁哥城市生行动小组。玛丽··雅各布等。(华盛顿州西雅图:海湾出版社,1995), 10613.20年后,由于狄翁对这个项目的反思,请参见斯蒂芬·史密斯Stephanie Smith)在1993年的《社会干预:行动中的文化》展览中的访谈。约书·德克斯特Joshua Dexter)等。(伦敦:毕竟,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2014),18291.

20《行动中的文化》中·狄翁和芝加哥城市生态行动小

21有关蒂姆·罗林斯和KOS的信息,请参见伊恩·贝里(Ian Berry)编辑,蒂姆·罗林斯和KOS(麻萨塞州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2009);JimDuignan和StockyardInstitute上,请参阅北·Nato Thompson)加哥中心Support Networksed。阿·桑丁基(Abigail Santinsky)(伊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出版社,2014), 6977.

22Beuys的思想及其对当今社会实践的影响,请参Wolfgang Zumdick,U-toposBeuys的真实乌托邦社会雕塑及其与当今社会实践的关系,载于实践中Jacob and Zellar编辑, 133-58。

23·维兹(Cathy Lebowitz),《花园里的宣传》,美国艺7.92009):101.

24活着的游牧版本由北约·汤普森(Nato Thompson)在创作时间策划,并由国际独立策展人ICI)在全国巡回演

25作者与艺术家的访谈2016115

26作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715日。

27作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715日。

28作者对伊莎贝塔Isabetta)和米·埃雷·格兰特(Miro Herrera-Grant)的采访2016730日。

29作者对艺术家的采访2016116日。

30Merle LadermanUkeles主题演讲,公开参与,皇后区博物馆,纽约,纽约5182014.

31·奥尼尔和克莱·多赫蒂Claire Doherty),《寻找生产者:对公众的持续态度》艺术(阿姆斯特丹:天线2011).

32作者对艺术家的访谈2016715日。

33同上

34艺术家里克·洛(Rick Lowe)与明尼阿波利斯并列艺术的首席文化制作人罗杰·卡明斯(Roger Cummings)进行主题演讲,主题为“中央时间中心:中西部的艺术与社会实践”,平原美术馆,北达科他州,2014年9月5日。

35作者对艺术家的采访,2016年7月15日。另请参见Helguera,社会教育从事艺术,56。

36丽贝卡·索尔尼特(Rebecca Solnit),我们能做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尝试国家323日。2015,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unpredictable-weather/2019619日访问

37玛丽·奥利弗与克里斯蒂·蒂皮特之间的对话,国家公共广播电台,15岁

2015.

38与艺术家的电子邮件往来,2019年5月2日。

39安德·毛斯(Andrew Maus导演的序,平原上的授粉媒介:克里斯·鲍姆勒的平原反抗花园美术馆Fargo:平原美术馆2019),1.

40引用于Colleen J. Sheehy,一本书中的授粉花园ArtPlaceAmerica博客,2019年5月9日,www.artplaceamerica.org/blog/pollinator-garden-book201959日访问)。

41Netha Cloeter的电子邮件通讯201956日。

备注:原文刊载于2019年《公共艺术对话》(Public Art Dialogue)第二期。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