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薇 “人要不就是受害者,要不就是施害者”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16   最后更新:2020/04/21 11:00:10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4-21 11:00:10

来源:798艺术  丁晓洁


黎薇 2019-2020年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我是谁” 展览现场


2020年3月14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联合呈现艺术群展“我是谁”(WHO AM I)。艺术家黎薇也参与其中。事实上,在香港“滞留”的黎薇因为疫情错过了此次唐人在春节后的首次布展,是通过视频和唐人工作人员沟通完成了布展,他的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和德国艺术家的作品毫无违和地结合在一个空间里。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门口正在排队看展的人群

黎薇 2019-2020年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我是谁” 展览现场


因为疫情的原因,节后有些冷清的798在唐人开展后迎来了第一波观众看展高峰,不经意间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成了网红打卡地背景。对于这种巧合,黎薇调侃说现在玩直播的90后才是真正的“狠人儿”,他们比艺术家更豁得出去,艺术家的内心应该是羡慕嫉妒恨的,但望尘莫及他说在美国做展览时有人问他来自哪里,他让对方猜,对方说他不像是这个星球上的人,黎薇对这个答案感到很满意。

黎薇 2019-2020年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我是谁” 展览现场


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呈现了6个举世闻名的人物,他们处在5至6岁,像普通的儿童一样在一起玩耍。黎薇截取了人类这种生物生命中最有各种可能性的时刻,在同一时空里把他们定格在一种唯一的可能性里。在现实世界中,他们都已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有对他们的“盖棺定论”也已经成型。黎薇试图还原到他们还处在童年空白期的时候,在他们最初通过玩具认识世界的时候。历史事实和未知在这件作品里交替出现。“这件作品其实只是今年在唐人个展的一个前奏”黎薇说道。

2019年在瑞士布展时酒店窗台上抽烟的黎薇 (摄影师:路人大妈)


798艺术:刚刚在唐人展出的新作品《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吸引了很多人去参观,大家似乎找到了一些形象上的共鸣,作品背后是否有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包括政治、景观世界和媒介?

黎薇:人类这种生物无限迷恋自己的外形,对逼真的人形物无法拒绝,这和小时候女生喜欢娃娃,男生喜欢小兵人或者超级英雄的玩具是一样的,当然有时候可能两者是反过来的。我想这是人类为什么乐此不疲的去拟人化一切的原因。任何一个人,都是人世景观的一部分,题目里面提到的错综复杂的政治和景观世界以及各类碎片化的信息都源于人本身,人要不就是受害者,要不就是施害者,无论他(她)自己是否觉得。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798艺术:这件新作品和你之前的作品有哪些联系?

黎薇:测试人们的习惯,并看着他们自相矛盾。人因为害怕失去而总想用各种途径留下什么,可我们最大的习惯就是善忘。


798艺术:最近几年你主要生活在哪些城市?不同的生活环境带给你哪些艺术上的创作欲望?

黎薇:北京和香港。对我来说都是人居住的地方,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其实艺术上创作的不同还是通过别人的嘴来叙述的,因为人类喜欢赋予“意义”。但真正开始居住在一个地方之后,你会发现之前所有的“新鲜感”都是因为无知而导致的片面认知。当你没有“新鲜感”以后仍然对周遭保持警惕的时候,“问题”就开始出现了,“问题”才是和人最本质的联系。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798艺术: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病毒爆发时你在什么地方?在大量信息中你觉得我们正在经历哪些危机?折射出什么样的问题?

黎薇:2019年12月份我在香港,12月初香港的各路媒体已经开始报道这个病毒,我在1月19号从西九龙坐高铁出发回北京,途径武汉,当时上车的一位阿姨坐我旁边,一直咳嗽,她买了一份火车餐,但是打不开那个饭盒盖,我帮她打开了,后来作为回报,这位热情的阿姨执意要帮我扔掉我制造的垃圾,我怎么婉拒都不行,最终她恶狠狠的拿走了我桌板上的空饭盒和一些纸巾,拿到垃圾箱去了。

当时还是一片岁月静好,车厢里没人带口罩,我还跟阿姨说:“您咳嗽这么厉害多喝点热水吧。”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三天,23号武汉宣告封城,铺天盖地的消息中我一直在想高铁上碰到的那个阿姨怎么样了。然后二月初我回到香港,再然后就回不去了,就连唐人画廊北京空间的群展布展工作也是在网上用视频完成的。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而琐碎的事实与欺骗合在一起慢慢组成的宏大而魔幻的剧本。

其实人类每次面对这类危机基本都是这样的心路历程:恐慌愤怒——低落沮丧——慢慢接受——成为常态。这是一种生存能力,不接受,不成为常态就无法继续下去。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798艺术:疫情期间你是如何度过的?如何生活?如何思考自己的作品?

黎薇:基本上属于常态,把大量的时间献给了教家里的长辈如何改变卫生习惯,以及花费更多的时间照顾我的动物们,他们岁数都大了,我不希望人类的紧张气氛影响他们的心情。

798艺术:在你的作品中“死亡”一直是你关注的问题,你如何看待生与死,最近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是什么时候?

黎薇:自然死亡其实不是一个问题,是个事实,非自然死亡是问题,但这两者之间往往很难厘定清晰。生死其实每个人都会想,只不过有的人常常想,有的人来不及想。面对死亡,才会想生存,才会重新想起一些曾经被错过的“问题”。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在黎薇798工作室做客  


798艺术:最近大家又开始重新讨论艺术的社会责任等老生常谈的问题,你怎么看待这个话题,是个伪命题吗?

黎薇:最近看到的很多现状,真的令我觉得这是个伪命题。

《在很久很久以前 Once upon a time》拍摄场地鸣谢:ASTUDIO,摄影师:靳军


798艺术:你的外表似乎一直是朋克和反叛的形象,现在你认为自己是否还具有某种反叛精神,或者这个词的含义你觉得在自己身上体现的维度不一样了?

黎薇:为什么这么觉得?

798艺术:北京是你的故乡,在你的记忆里是否有过“乡愁”,它不仅是地理的概念,更是时间的概念,是否很想回到过去的某个时刻?

黎薇:我好像真是个没有“乡愁”的人,我也不想回到过去,一点儿都不想。

黎薇带着16岁的毛毛在798AT咖啡喝酒


798艺术:在全世界艺术区逐渐消失的今天,你觉得798的工作室是不是还算是自己的一方净土,以后是否还会有大量时间在798工作室里工作和生活?

黎薇:当然算,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它是个超越各种界限的存在。

黎薇在798工作室楼下


采访/撰文:丁晓洁
图片提供:黎薇工作室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