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刺点画廊群展|炼法社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20   最后更新:2020/04/20 11:13:3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4-20 11:13:39

来源:刺点画廊








群展 “炼法社” 展出陈维、郝敬班、林东鹏、王拓及杨沛铿的作品。策展人郭瑛借用了十九世纪初神秘学家和仪式魔术师阿莱斯特·克劳利的“magick”概念,作为“了解自己和自身状态的科学”,并比较研究艺术实践中的同样理解。

林东鹏的大型动态影像装置《大逃亡》(2020)是此次展览特别委托的作品。林参考街头魔术师哈利·胡迪尼的大胆脱逃术表演,制作流动的走马灯投影,投射出想要逃离其出生地的社会动荡和病毒性狂热的愿望。陈维精心策划了城市奇幻和戏剧性的场景,创作跨越摄影和混合媒体装置。作品包括霓虹灯装置《浮沉(香港)》(2020),回应中国和香港的当代社会状况。

陈维,《浮沉(香港)》,2020,霓虹光管装置,100 x 120 x 14 厘米

郝敬班, 《Opus One》(截图), 2019,双屏高清录像,版本:5 + 2AP
由Han Nefkens Foundation制作


郝敬班的最新录像作品《Opus One》(2020)追访一对年轻中国男女掌握摇摆舞(一种活跃于1930年代和50年代的爵士舞形式,由纽约哈林区的非裔美国人带起潮流)的狂热追求。这作品是郝获得Han Nefkens Foundation – ARCOmadrid video art award(2019)后的成品,最近于马德里屠宰场艺术中心首次展出。王拓的最新录像和绘画《共谋失忆症》(2020)记录了现在与历史过去、人类与超自然生物之间的复杂关系。就像魔术表演一样,作品为希望相信另类现实的人们提供了心理出路。杨沛铿再现《在等待长廊的蝴蝶先生》(2020),在这沉浸式特定场域动态装置,散尾葵传播了精心设计的环境。杨的《晚菇群》(2020)表达了人类对自然生态的改造,隐秘的发光生物暗喻着另一个超自然的领域。繁盛生长于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这些蘑菇的繁殖力和适应力,为不稳定的世代生存提供了有效途径。

杨沛铿,《晚菇群(5)》 ,2020,夜灯、转换插头,24 x 15 x 13 厘米,版本:3


有史以来,魔术被视为人们使用无形力量改变可见世界的愿望。艺术与魔术之间的关联,展示了自然的隐藏法则,研究可见的世界,并展示了梦想和欲望。展览展现了社会现实的复杂层次,引发惊奇之余,同时揭示我们周遭环境的内在真相。

(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关于 陈维(1980年,生于浙江省)

陈维在2002年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他在工作室以现成物和道具精心构建具私密感的场景,撰写有关个人和社会的叙事。这些图像化成一个个具情节的故事,唤起不停重现的意念 、回忆和梦境。当中的虚构场景由物件、室内空间和夜间城市风景组合而成 ,刻画出当代中国的社会特质和精神结构:向前的集体精神、消费主义承诺的幻灭、以及对在动荡中被抹掉的过去的缅怀。陈维近期的个展包括澳洲墨尔本当代摄影中心的“Chen Wei: The Club”(2017); 杭州JNBY艺术空间的“午间具乐部”(2016) 及上海 chi K11美术馆的“在浪里”(2015)。陈维参与的群展包括韩国的第12届光州双年展(2018);美国休斯敦德克萨斯亚洲协会的“We Chat:对话中国当代艺术”(2016);德国埃森弗柯望博物馆的 CHINA 8 项目“Works in Progress”(2015);挪威斯塔万格美术馆的“表演与幻想:中国摄影1911-2014”(2014);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 “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2013);韩国首尔美术馆的“第四届首尔媒体艺术双年展”(2006)。在2011年,陈维获颁 SH Contemporary 的 Asia Pacific Photography Prize。陈维的作品被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新加坡美术馆、美国Rubell Family Collection、瑞士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瑞士希克藏品及澳洲白兔藏品所收藏。陈现于中国北京生活和工作。


关于 郝敬班(1985年,生于山西省)

郝敬班透过电影及录像呈现当代观众与某个大时代之间的历史距离。郝的创作以历史研究为实践基础,进行各种资料搜集、实地考察、个人访谈和现场表演。从文化大革命前后北京的交谊舞到1930年代起中国东北的电影,艺术家将复杂的历史叙事、社会运动和文化评论编织在一起,以抵抗过去的矛盾和沉默。郝敬班的个展包括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新倾向:郝敬班”(2016)及北京泰康空间的“过浪漫主义”(2016)。她的作品曾于多个美术馆和机构展出,包括上海外滩美术馆(2019)、波士顿美术馆(2018)、广东时代美术馆(2018)、克利夫兰的FRONT三年展(2018)、巴黎庞毕度中心(2017)、上海双年展(2016)、台北关渡美术馆(2016)、广岛市现代美术馆(2015)、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2015)和纽约Jewish Museum(2014)。郝敬班获颁的奖项包括第五届三亚艺术节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2016)、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大奖的年度青年艺术家奖(2017)、第63届德国Oberhausen国际短片节的影评人大奖(2017)及Han Nefkens Foundation — ArcoMadrid 录像制作奖(2019)。郝的作品为香港M+、巴黎庞毕度中心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所收藏。在2020年,郝获DAAD Artists-in-Berlin 计划邀请于柏林驻留。郝敬班现于北京生活和工作。

关于 林东鹏(1978年,生于香港)

林东鹏与其他九十年代成长的香港艺术家一样,经历了从君主立宪殖民统治,到回归祖国的急剧变迁。林的创作游走于绘画、装置、声音和影像之间,以具玩味和充满好奇心的想像力,重新组合传统图像和本土元素,融合拾得物和现成影像衍生实验性的创作。他的作品大多以集体回忆和稍瞬的愐怀为主题,审问我城交错覆叠的现实。在他寓言式的风景中,山水和旅程是时间、距离、愿境和失去的连结。林东鹏的个展包括香港刺点画廊的“山洞记”(2019)、香港王屋村古屋的“邂逅!老房子— 林东鹏x王屋村古屋”(2017)及美国三藩市旧金山中华文化中心的“好奇匣”(2013)。他曾参与的联展包括“深港城市\ 建筑双城双年展”、德国杜塞尔多夫NRW Forum的“CHINA 8”(2015)和英国伦敦泰特美术馆的“不出卖灵魂—独立艺术节”(2010)。林于2012年获颁亚洲文化协会艺术奖助金。林氏现于香港居住及工作。


关于 王拓(1984年,生于长春)

王拓的艺术实践以影像、行为、绘画为主,并涉及多种媒介,通过在预设情境下对他人真实生存经验以及文献行为化的介入来揭示当代人类境遇与精神遗产之间不稳定的关系。他的作品中经常基于对已有的文献(如文学、电影、戏剧、美术史)的引用,来建立一个多重叙事的情节迷宫,在那里,有关当代社会的戏剧化、幽默而荒诞的成分被展示出来。王拓的实践也同时探讨了人造观念和意识形态是如何从其历史背景中生发而出的,并与持续变化的社会状况相适应的主题。王近年举办的个展包括北京盐项目的“语法灵猿”(2017)、北京泰康空间的“失忆事典”(2016)。并参加了杜塞尔多夫的尤莉娅・施托舍克收藏(2018);巴登巴登的国立美术馆(2019);海参崴的Zarya当代艺术中心(2018);OCAT深圳(2018);OCAT上海(2019);上海的昊美术馆(2019);广州的时代美术馆(2019);沉阳的chi K11艺术空间(2018);纽约的皇后美术馆(2017);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2015);费城的Vox Populi(2015);纽约的Residency Unlimited以及NARS Foundation等机构举办的群展。王拓曾为纽约皇后美术馆2015至2017年度驻馆艺术家,并于2018年获授“三影堂摄影奖”,同年获北京国际短片联展“杰出艺术探索奖”和“玲珑塔”短片奖。2019年获授青年当代艺术乌镇奖。他现于北京居住和工作。


关于 杨沛铿(1988年,生于广东省东莞)

杨沛铿于2010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学院。他采用植物生态、园艺、摄影和装置来隐喻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得到舒怀。艺术家以亲密和个人的经历为创作灵感,再将之转化为图像和大型装置作品。他沉迷于结构和制度,并通过创造不同规模的系统,对系统中出现的生物、植物、动物,甚至观众施加控制。杨沛铿近期参加的双年展和群展包括法国的“里昂双年展2019”(2019)、中国UCCA沙丘美术馆的开幕展“后自然”(2018)、第16届意大利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Cruising P**ilion”(2018)、第38届爱尔兰EVA国际双年展(2018)、第4届孟加拉达卡艺术峰会(2018)、韩国光州亚洲文化艺术中心的“The Other Face of the Moon”(2017)、香港Para Site 艺术空间的“土与石,灵与歌”(2017)、澳洲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的“海珠白云”(2016)、中国OCAT深圳的“他/她从海上来”(2016)、德国Osthaus-Museum Hagen的CHINA 8项目“Paradigms of Art: Installation and Object Art”(2015)及第10届中国上海双年展(2014)。他的作品被Kadist艺术基金会和香港M+博物馆所收藏。杨现于香港居住及工作。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