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下的新“艺”情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26   最后更新:2020/04/16 11:25:4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4-16 11:25:43

来源:ArtBasel巴塞尔艺术展


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Thomas Erben艺廊展位现场。左:艺术家Harriet Korman作品;右:艺术家Dona Nelson的作品。


“艺术业界因新冠肺炎所引致的全球经济下滑的冲击下,面临重重挑战。面对如此的考验,任何能在迅速改变的环境下应运于生的策略是值得关注的,尤其是运用在线销售渠道维系买卖双方及任何中介人的关系,都是不容忽视的。就算在风平浪静的日子,要成功地营运一间艺廊也非易事。不少艺廊都因成本上的与日俱增、营运规则的更新改变和获取内部资金的限制等而面对财政紧缩的问题。不过,艺廊一般都会灵活精明地寻求创新的方法,目的为支持他们所代表的艺术家,以及为他们的客户提供专业的服务。”巴塞尔艺术展美洲总监Noah Horowitz说道。

2020,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网上展厅用户调查结果,数据来自于巴塞尔艺术展微信公众号问卷


在巴塞尔艺术展为今年香港展会推出的“网上展厅”后,我们也看到了观众对首个网上展厅的反馈。57%的观众在每间艺廊的虚拟空间停留时间超过了5分钟,但是同时也有超过60%的观众更加希望这种网上的体验模式能维持更久时间。在参与调查的观众中只有11%的人在此次的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购买了作品,但对用户体验和作品资料信息完整的需求占据了总体观众的79%。

Kurimanzutto艺廊正在展出的"siembra(sowing)"展览现场,图片来自于Kurimanzutto艺廊网站


实体空间虽然能丰富艺术深度体验,但是艺术经销商指出他们面对最大的挑战便是寻找新的买家。于2018年进军纽约市场的墨西哥城Kurimanzutto艺廊代表José Kuri说:“我们正处于饱和的状态,你总不能重复跟同一位藏家接洽20次吧。”Sadie Coles指出说:“去年,我们失去了一些资深的藏家客户,包括来自芝加哥的Stefan Edlis。因此我们要培养新一代来成为资深的藏家。”Sadie Coles正朝印度的方向去发展新市场。她补充说:“现在,所有艺廊都要走更国际的路线。

《Balthazar》(2019),Thomas Eggerer,图片由艺术家和Petzel艺廊提供


《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经销商在经营新客户取得不错的成绩,2019年新客户销售额跟前一年同期相比录得5%的上升,即1/3的金额,他们部份的新客户是来自线上渠道。报告指出艺廊去年从网站售出的艺术品,一半的买家是新客户;因此,在线渠道将会是寻觅高净值资产的千禧一代藏家的最佳渠道。据《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指出,超过1300名接受访问的高净值资产藏家中,92%均有在在线购藏的经验。瑞银欧洲东南区总裁兼欧洲财富管理主管Christl Novakovic指出千禧代的购藏为在线买卖及中型市场带来有利的潜力,造就不同的售价来吸引更广泛的客源。

《KILLER WHALE WITH LONG EYELASHES I (RHINO* VERSION) *Rhino by Renate Mueller, Germany,1960s》(2018),科西玛·梵·博宁(Cosim***on Bonin),图片由艺术家和Petzel艺廊提供

在现时疫症肆虐下,最近出版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的发现便具有前瞻性的效果。多元的在线平台已经应运而生,而艺廊也借着社交平台Instagram和在线展厅来展示作品。纽约艺廊营运者Friedrich Petzel以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的取消为契机,在他位于纽约城镇的艺廊展示Derek Fordjour、Wade Guyton、Charline von Heyl、Sean Landers、Seth Price和Heimo Zobernig的作品同时也在线展出。纽约Mitchell-Innes & Nash的Lucy Mitchell-Innes观察到不管是艺廊的在线展厅、Facebook、Instagram或其他渠道,去年在线录得的销售额上升指数都是令人振奋的。他说:“如我观察到的现象继续发展下去,那就会出现疑问,那就是我们是否还需要一个艺廊空间去经营生意的问题。”

巴塞尔艺术展观众艺术行为调查结果,数据来自于巴塞尔艺术展微信公众号问卷


在巴塞尔艺术展此前微信的投票中,我们收集到一些观众在2019年的艺术参与度调查。在参与调查的观众中,有45%的观众如今依然是在艺术展中购买心仪的艺术作品。虽然数字媒体可能会成为未来艺廊和艺术展的趋势,那么亲眼所见的艺术作品是否又会比虚拟的艺术体验来的更加真实且打动人心呢?此外39%的观众在过去一年为艺术的花费为100-500元,但是却有超过23%的观众为艺术花费超过了10000元。随着当代艺术的普及和普遍,为艺术买单的行为也将会很快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时尚。

《Untitled (Face in Dirt)》(1991/2018),D**id Wojnarowicz,图片由艺术家遗产管理与P.P.O.W艺廊提供

就算没有成熟的在线销售平台的艺廊,这股数字媒体热潮都能给予他们于网络世界上具创意的语境和区分的意义。纽约P.P.O.W.的Wendy Olsoff说:“大型的艺廊具有庞大的资金来聘用摄影指导去拍摄由艺术家导赏展览的影片,还附有动听的音乐等。我们却无法这样做,因此考虑以更灵活兼富创意的在线形式支持我们的艺术家和艺廊。当然我们会有一段的试验期,然而我们在这行业已有38年的时间,有信心定能找到能代表我们的方向。”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Mitchell-Innes & Nash艺廊展位现场,图片由Mitchell-Innes & Nash艺廊提供

疫症带来的生命代价无从估计也不容忽视,新加坡泰勒版画院(STPI)负责人余惠美指出现在正是给我们反思的最好时机,她说:“这可能是逆境中的一道曙光,或许能让我们反思过去15年艺术市场的转变。我们要具备长远的目光。”艺廊主Mitchell-Innes也同意前瞻性的重要,她说道:“我们一定能回复生机的,尤其是充满热忱和具承担力的收藏家,他们会再次活跃起来。

Agustina Ferreyra艺廊此前展出的“SUPPLE AS THE SUPPLICANT”展览现场,图片来自于艺廊网站


Ferreyra说:“我们不但要重新考虑艺廊的角色,同时问问自己究竟甚么是艺廊。你的空间就是艺廊吗?还是展览等如艺廊呢?艺廊应具有视野、故事和一群分享同一理念,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果我们事事俱备,我们就能继续向前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