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亚洲寻找艺术市场新中心① :新加坡的可能性有多大?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1   浏览数:135   最后更新:2020/04/15 13:52:14 by guest
[楼主] 另存为 2020-04-15 13:46:20

来源:artnet


FOST画廊展位
图片:courtesy of STPI — Creative Workshop & Gallery SEA Focus


*本文节选自《artnet艺术市场情报》2020春季版。

如果希望了解更多,请通过以下链接获取《artnet艺术市场情报》2020春季版英文全文内容,artnet资讯也正在以完整版连载形式分享本期报告的中文版内容。




《artnet艺术市场情报》

2020春季版(英文版)下载页面

https://www.artnet.com/artnet-intelligence-report/


过去十年中,通过不少重磅拍卖,香港充满活力的市场被赋予了更大的关注度,国际蓝筹画廊的空间在这里迅速增多,最重要的是,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让这个地方成为全球艺术产业中最有力的玩家(虽然其今年的展会已宣布取消)。

作为一个免税的商业中心,香港特别行政区占据了世界贸易中心的地位,但它最大的增长并非来自全球市场,而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巨大经济增长。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新千年的第一个十年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2007年达到14.2%的峰值。在经历了金融危机期间的低谷后,它的增长率在2010年回升到10.6%,同年大中华地区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品市场。

“坦率地说,中国客户一直是西方画廊‘下金蛋的鹅’,”香港艺术顾问兼策展人Laure Raibaut说,“他们可以在几年内出售各种高价值作品,一些在香港开设的画廊也受益于这样有利的税收条件。”

然而,也许快进十年,前景就不会特别乐观。去年,中国的年度GDP增长降至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种下降与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有关。

与此同时,香港经济去年连续两个季度萎缩。不出所料,艺术品市场也出现了下跌:根据我们的分析,2019年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拍卖总额下降了5.4%,而这是连续第二年下降。


新机会


尽管新冠疫情的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不可准确预知的,但现在看来,香港和一些其它的亚洲城市可能比欧美城市恢复得更快。在韩国和中国台湾等地区,疫情尚不及香港严重。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使得亚洲市场越来越吸引本地和国际艺术经纪人。

其实还有许多地区在潜在增长着。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韩国被统称为“亚洲四小龙”。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后的几十年中,随着中国台湾和韩国成为制造业强势地区,而中国香港和新加坡成为金融中心,四小龙的经济强劲增长。

几十年后,这些地区仍然是东亚最富裕的地区之一。虽然新加坡、韩国和中国台湾还没有超越中国香港成为艺术市场的中心目的地,但这“三小龙”已经逐渐形成生动的艺术场景:有高质量的博物馆、充满活力的艺术学校、前卫的画廊和广受赞誉的艺术家。

私人领域和稳定的公共支持相结合,预示着这“三小龙”都有着光明的未来——而且亚洲的艺术世界,远不仅仅是一个城市。


新加坡概况


新加坡城市景观
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creative commons

狮城新加坡作为英国人、马来西亚人、印度人以及海外华人的集合地,其悠久而复杂的历史为这里的艺术景观提供了丰富的积淀。“这是东南亚的一个入口,展示了该地区最好的东西,”当地策展人邓智文(John Tung)说。

新加坡第一次主要的艺术运动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南洋风格(Nanyang Style),其特点是中国移民艺术家描绘对自己所见新风景的印象。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艺术家们通过社会现实主义来回应殖民主义和独立精神。水墨一直是这个过程中的一种重要的媒介,例如唐大雾在八十年代对水墨的再造。

新加坡政府一直都是文化的积极支持者,资助了高达85%的国家艺术活动。但公共支持也是一把双刃剑——新加坡以审查制度著称。展览必须得到许可才能开放,任何“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都将被拒绝。

主要产业

金融、能源、制造、电子


财富

新加坡在《环球金融》杂志的“全球最富裕国家”排名中位列第四。


经济

尽管如此,新加坡的经济也躲不开摇摆状态。去年,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在0到1%之间。


艺博会

2019年Art Stage Singapore突然被取消之后,有两个艺术展填补了这一空缺:一月的S.E.A. Focus fair和十月的Art SG。


新加坡主要的画廊和机构


Vanghoua Anthony Vue,《Present-past-patterns》,2019
图片:courtesy of Singapore Art Museum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这座目前已有五年历史的博物馆位于前市政厅和最高法院大楼中,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新加坡和东南亚现代艺术公共收藏。


新加坡美术馆

这是狮城的第一座博物馆,自2019年开始翻修,这家机构将自身定位为关注东南亚的当代艺术机构,同时还组织新加坡双年展。


吉尔曼兵营艺术区(Gillman Barracks)

2012年,为了吸引商业画廊进驻新加坡,这片曾经的军营变成了当代艺术据点。这家公私合作的机构目前拥有12家本土和国际画廊,还是艺博会S.E.A. Focus fair的组织方。


STPI Creative Workshop & Gallery

STPI是顶尖艺博会上的常客,也是一个混合型的商业画廊和非营利组织,尤其关注纸上作品。其非营利部分包括展览空间、驻地项目和艺术家工作室(其中约25%的预算来自政府;其余资金由商业运营提供)。


需要知道的新加坡藏家


Nathaniel Gunawan

Nathaniel Gunawan在艺术家Arin Sunaryo的作品前
图片:Courtesy of Nathaniel Gunawan


他是谁

Gunawan是一家瓶装水公司的总监,也是新加坡新一代艺术爱好者中的一员。他是雅加达艺术博览会(Art Jakarta)年轻藏家委员会的成员。


他收藏什么

Gunawan和妻子Natalie会定期走访当地的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他们收藏了Chun Kai Qun、Arin Sunaryo、Syagini Ratna Wulan以及赵仁辉的作品。


他说……

对收藏的兴趣源于这位藏家在数字时代的孤立感。他告诉我们:“我想成为这个社区的一员,在这里我可以谈论知识、政治、或哲学方面的事情。许多承接家族企业的年轻藏家,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去成为大藏家。我还在靠自己的年薪生活。”


Jim Amberson

Jim Amberson
图片:courtesy Jim Amberson


他是谁

Amberson是一家跨国保险公司的总监,他从自1998年起常驻亚洲,也是S.E.A. Focus的咨询委员会的成员。

他收藏什么

作为一个来自东南亚的艺术收藏家,Amberson拥有菲律宾艺术家Geraldine J**ier、柬埔寨艺术家Sopheap Pich、印尼艺术家Handiwirman Saputra以及新加坡艺术家Suzann Victor等人的作品。

他说……

Amberson告诉我们:“新加坡拥有这个地区硬件最好、最专业的博物馆和艺术机构,更不用说这里到处都是年轻有为、才华横溢的艺术家。”


Ann Mui Ling

Ann Mui-Ling
图片:courtesy Ann Mui-Ling


她是谁

Ann Mui Ling是新加坡澳新银行(ANZ Bank)的一名高管,她从2005年开始收藏。对于艺术的热情,让她为新加坡艺术博物馆担任了超过十年的志愿者。

她收藏什么

她对纸上作品特别感兴趣,收藏了已故新加坡艺术家蔡逸溪(Chua Ek Kay)的作品,还拥有蔡艾芳(Genevieve Chua)、洪雪珍(Hong Sek Chern)、黄汉明的作品。

她说……

“我觉得艺术品比藏家更重要,”她说,“我更希望看到本地艺术家有更多机会向公众展示他们的作品(不仅仅是在博物馆里面)。”

[沙发:1楼] guest 2020-04-15 13:52:14

来源:artnet


韩国艺术市场有怎样的野心?丨“谁是亚洲艺术市场新中心”系列②


首尔傍晚景色,中间是奔流的汉江
图片: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有众多国际蓝筹画廊空间的香港自然被市场被赋予了更大的关注度, 而亚洲的另外许多城市也被赋予了期待值,如韩国首尔。


白南准、徐道获、李禹焕——韩国不乏知名的艺术家。另外还有“单色画”(Dansaekhwa),这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的一场重要极简主义艺术运动,大约五年前开始在全球艺术市场掀起热潮。

企业收藏的悠久传统也提振了韩国市场。三星和其他公司建立起令人印象深刻的收藏体系,这些公司往往是在高管妻子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现在,个人收藏也开始迎头赶上。

“过去,首尔只有少数几位大藏家,但在过去十年里,人们开始更多地参与进来,”韩国本土项目空间Whistle的负责人李暻旼说,“最重要的藏家仍然很保守,但年轻藏家的数量正在增长。”

虽然Hyundai和Kukje等画廊一直在把韩国艺术推向海外,但不少国际画廊已经在首尔开设了空间,其中包括佩斯、贝浩登、立木画廊和Various Small Fires。


主要产业

电子、汽车、电子通信

经济

韩国去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2%,部分原因是电脑芯片市场的低迷。

政治环境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高级讲师李惠庆(Hye-Kyung Lee)表示,由于强有力的文化政策,允许“文化自由与国家干预并存”,韩国正成为一个“新的文化保护国”。

市场情况

首尔的韩国国际艺博会已经开始吸引一些国际画廊。但也有人把目光投向了釜山,这座港口城市有着十分成功的电影节,而画廊也越来越多。


韩国重要的机构和画廊


Kukje画廊
图片:Yong-Kwan Kim. Courtesy of Kukje Gallery


三星Leeum美术馆

这家美术馆由电子巨头三星的非营利文化部门于2004年建立,馆中收藏了大量韩国传统艺术以及现当代作品。这个位于首尔的艺术机构由三座建筑组成,每一座都由明星建筑师设计:马里奥·博塔(Mario Botta)、让·努维尔(Jean Nouvel)和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

亚洲文化中心

这个文化中心位于光州,这座见证了韩国民主斗争的城市,通过交流、研究和教育来推广亚洲文化。过去的项目包括与孟加拉国解放战争博物馆合作,以纪念1980年5月18日民主起义40周年。

Museum SAN

这家博物馆坐落在原州的群山之中,距离首尔约两小时的火车车程,堪称“韩国版直岛”。它由安藤忠雄设计,游客可以徜徉在自然之中,也可以欣赏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等艺术家的冥想式艺术。

Kukje画廊

自1982年以来,Kukje画廊展出了多位韩国本土和国际的艺术家,从70岁的风景画家闵泳麒(Min Joung-ki)到广受欢迎的雕塑家杨海固(Haegue Yang)。除了位于首尔市中心的空间外,该画廊还在釜山F1963文化中心设有一个空间。


需要知道的韩国藏家


李贤淑


李贤淑
图片:Courtesy Kukje Gallery


她是谁

李贤淑(Hyun-Sook Lee)最出名的身份可能是Kukje画廊创始人,但她也是一位藏家,其丈夫是一位商人。

她收藏什么

李贤淑的藏品涉及广泛,包括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罗妮·霍恩(Roni Horn)、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和咸京我(Kyungah Ham)的作品。有时候,她还会将商业与文化娱乐结合起来,这在她艺术收藏中的案例就包括艺术家杨海固等人。

她说……

“很多韩国艺术家都在海外接受过教育,这为他们的作品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被接受打下了坚实基础,”李贤淑这样说。


崔胜铉


韩流明星兼艺术藏家T.O.P
图片:Photo by 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他是谁

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T.O.P。2016年,这位来自韩国男子组合BIGBANG的超级巨星进入了艺术界的视野,当时32岁的他在香港苏富比策划了一场拍卖会(有趣的是,据说他与已故的韩国抽象画家金焕基有亲戚关系)。

他收藏什么

他的品味跨越东西方,包括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和村上隆等蓝筹股,以及名和晃平和Robin F. Williams等后起之星。他是一个充满热情的藏家,收藏暴力熊玩偶、球鞋和设计师家具。

他说……

“西方藏家倾向于关注西方当代艺术,但亚洲藏家对两者的结合持开放态度,”T.O.P曾这样表示。


金昌一


Kim Chang-il

他是谁

金昌一(Kim Chang-il)是位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拥有一个包括百货商场、餐馆和电影院在内的商业帝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亚洲和国际当代艺术私人收藏——晚年时,他还开始自己创作艺术。

他收藏什么

他的一流藏品收藏在他的阿拉里奥美术馆(Arario Museum),其中包括白南准、辛迪·舍曼、达米安·赫斯特和安迪·沃霍尔等诸多艺术家的作品。阿拉里奥美术馆在首尔有一个分馆,在济州岛有三个分馆。

他说……

“我意识到,在探索世界之前,我应该先了解亚洲的所有事情,而不是一直来来回回,”金昌一告诉我们,“我是亚洲人,对亚洲艺术有浓厚兴趣,所以如果我有一个坚定的身份,并且足够了解亚洲世界,那么我认为,即使我去纽约也不会失败。”


文丨Vivienne Chow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