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浩登首尔 | 克莱尔·特伯莱个展“手足”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16   最后更新:2020/04/15 11:22:36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0-04-15 11:22:36

来源:贝浩登


《思考的芦苇》


我们需要更多不同的标准。

世界上是谁破坏了热情?

他拥有众目却视而不见。

试着理解却招致误会。

我不知道却仍在前进,

以万物为镜。

存在有两个无尽的方向。来来去去,进进出出。


——艾格尼丝·马丁



艺术表现的普遍需求也是理性的需求,人要把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作为对象,提升到心灵的意识面前,以便从这些对象中重新认识他自己。


——G. W. F. 黑格尔

The Siblings (orange), 2020. 纸上丙烯、墨水. 139.7 x 106.7 cm. 摄影:©Marten Elder.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克莱尔·特伯莱 Claire Tabouret:手足
2020年5月7日-7月10日
贝浩登(首尔):钟路区八判洞5号(5 Palpan-Gil, Jongno-Gu, Seoul)


克莱尔·特伯莱(Claire Tabouret)的实践导向转变的视角。每一件作品都基于上一件作品带来的优势,每一场展览亦由过去的展览形成。但总会有新的开始。作为一个宽泛的母题,肖像画是特伯莱过去十年创作的核心,但她以不同方式处理了这一类型特定的绘画。波动于个体与群体之间,肖像始终是一种容器,是艺术家探索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特伯莱的作品充满态势与流动性,人物漂浮在一个虚构的、带有神秘气息的风景里。这些人物能够被观者分辨,但却脱离了叙事。画面主体被霓虹底色的背景打亮,从内部散发光芒,而观者则被带入艺术家的主体性中。

Zino and Enea (blue), 2020. 纸上丙烯、墨水. 139.7 x 106.7 cm. 摄影:©Marten Elder.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但是,正如特伯莱曾引用艾格尼丝·马丁所言:“存在有两个无尽的方向。来来去去,进进出出。”我们,如马丁曾引用帕斯卡尔的说法,都是“思考的芦苇”。作为与外部世界紧密相连的存在,我们的任务是兼顾主观与客观、内在与外在、精神与身体、自我与他人。此次展览中,特伯莱将她的注意力从自我转移,首次创作了一系列“真实人物”的肖像。她的描绘对象是手足同胞,重点在于家庭关系。随着这种创作方向的转变,一系列问题出现了。我们如何才能同时相互联系又彼此分离?是什么构成了我们的独立性?存在的方向来自何处?内部还是外部?为了搞清楚这些问题,特伯莱创作了一幅她兄弟的肖像。延续特伯莱以往利用现成图像的实践,这张肖像源自一张孩童时期的照片。孩子的侧脸氤氲着半透明的笔触,不是一个固定的表面,而是一个似乎即将从周遭环境中出现或消失的不确定界面。笔触的起承暗示着一种短暂性,一种能够被渗透的、正在被不断塑造和持续演变的身份。正如苏珊·桑塔格曾经说过的那样,“拍照是凝固现实的一种方式”,是把时间固定并浓缩到一个画面里,而特伯莱的实践则是释放现实的尝试。没有边界,各种因素起伏不定。

The Youngest (pale), 2020. 纸上丙烯、墨水. 113 x 76.2 cm. 摄影:©Marten Elder.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Tegyu and Terrin (pale), 2020. 纸上丙烯、墨水. 73.7 x 72.4 cm. 摄影:©Marten Elder.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与主题相关的另一件作品是一幅大型油画,描绘了站在一所房子面前的四个孩子,灵感来自艺术家在旧货店偶然发现的一张维多利亚时代的家庭快照。正如艺术家所言,“有时候是你找到了一个图像,有时候是它找到你”。特伯莱被这些无名的兄弟姐妹吸引,在画面中为他们创造了一个环境。孩子们身处在一个由发光的抽象形状构成的甜美花园里,虽然充满活力与可能性,但观者仍然能够捕捉到充斥其中的神秘感。特伯莱创造的场景感情满溢,然而却支离破碎、令人费解、且不完整。出于对历史肖像的兴趣,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参考了爱德华·蒙克的一幅群像:四个穿着丧服的年轻女孩面朝前方,她们倚着家中的矮墙摆出各种姿势。蒙克经历了充满失去的童年,因此专注于表现人类存在的脆弱与极端,他的绘画有力地阐释了人类的内心世界。对儿童的描绘是绘画史中一种反复出现的自然而然的主题。对于特伯莱而言,蒙克的肖像不仅提供了一种构图方式,而且作为一种再现童年经验与情感和心理状态的途径,以思考内部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联系和个人与集体之间的互动。特伯莱笔下的孩子们顺从而自觉地站在一起,面朝前方,然而,她们各自的表情却模棱两可,戒备又疏远,警惕而矜持。特伯莱试图将观者吸引至一个高度真实的情感集中的场景内,邀请我们去理解这个神秘的空间。

Zino and Enea (green), 2020. 纸上丙烯、墨水. 139.7 x 106.7 cm. 摄影:©Marten Elder.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特伯莱关键性的一次艺术邂逅是观赏莫奈的睡莲。如何描绘水面的波纹、捕捉水的动态,就像如何去描绘一张脸。特伯莱说道:“当我在画某一个人时,我不希望他被固定在时间里。真相不是不变的。”艺术家的任务是为她的描绘对象赋予空间,使他们变得生动。如我们所见,为向马奈致敬,艺术家笔下的人物往往看向前方,望着观看者。欣赏特伯莱的作品意味着一种对话,要求注意力和观者对观看过程的所有权。特伯莱的作品拒绝直接阐释,其意义不是立竿见影的,能够被随时把握与理解。相反,她的肖像邀请我们采用一种富有想象力和带有质疑的观看手段。特伯莱转向外部寻求灵感,允许外部世界进入她的艺术,而我们作为观者,则在观看时投射我们的个人反思。如马丁所述,我们能够“以万物为镜”:可感知的世界不是客观事实,而是每个个体所看到的世界。艺术不仅是艺术家内在意蕴的产物,还是艺术家与外界相互作用的产物:是艺术家、描绘对象、艺术作品、观众与世界的复杂整合。特伯莱的肖像是鲜活的对象,它们的每次出现都携带着新的意义。



所有这些都暗示着特伯莱转变创作方向的动机,这是一种想要联结的欲望。在一个崩离分析的世界里,艺术家将描绘他人的实践与关心他人的行为联系在一起。这种观点让人想起哲学家与小说家艾丽斯·默多克的观点,她认为,艺术的“本质”在于“爱”。正如她曾写道的那样:“爱是个体的感知。爱是一种极其困难的认识,即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东西是真实的。爱,还有艺术……是对现实的发现。”在塑造兄弟的形象时,特伯莱意识到他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描绘的那个人。转向外部,面对其他方向,使艺术家得以重新体察自己的内心世界。


——撰文:露西·达尔森,英国国家肖像艺术博物馆,20世纪当代艺术副策展人

克莱尔·特伯莱. 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关于艺术家

克莱尔·特伯莱,1981年出生于法国佩尔蒂伊,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获得艺术学士学位,2005年就读于库伯联盟学院,现在美国洛杉矶工作生活。其作品已在众多艺术机构展出,包括法国亚维农的朗贝尔当代美术馆、圣洛美术馆、巴黎娇兰之家、巴黎Galerie du Jour Agnès b画廊;意大利罗马美第奇别墅、萨莱诺的弗鲁西翁宫、威尼斯的格拉西宫;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纽约绘画中心。其作品亦被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皮诺基金会、Agnès b品牌、法国奥文尼当代艺术地区基金会等机构纳入馆藏。

克莱尔·特伯莱于HAB GALERIE个展“IF ONLY THE SEA COULD SLEEP ”现场. 2019. 摄影:©Martin Argyroglo.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克莱尔·特伯莱于法国阿维尼翁兰伯特收藏个展“Les Veilleurs ”现场. 2018. 摄影:©Philippe Conti.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克莱尔·特伯莱于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个展“The Dance of Icarus ”现场. 2017-2018. 摄影:©Alessandro Wang.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克莱尔·特伯莱于意大利罗马美第奇别墅个展“One day I broke a mirror ”现场. 2017. 摄影:Claudio Abate.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