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生要求退还学费,线上教学无法满足学习需求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48   最后更新:2020/04/15 09:24:36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4-15 09:24:36

来源:澎湃新闻  陆林汉 综合报道


随着疫情的爆发,全美各地的数百所大学已经实行了线上教学。事实证明,这是一场艺术院校教学的改革,艺术课程主要是围绕工作室实践和现场讨论进行的。在重新规划的课程中,数以千计的毕业作品展将被取消,推迟或变更为虚拟展览。

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的一项调查发现,97%的学生认为在线课程并不能满足学习需求。因此,波士顿大学、耶鲁艺术学院等越来越多的艺术学生团体希望学校退还学费。
由于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全美国数百所大学被迫在线上上课。因此,艺术工作室的相关课程和讲习班受到了损害,学生们动员起来要求全额或部分退还学费。 然而,对于学生们的经济损失,这些申请并未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波士顿大学,2019-2020学年入学的全日制学生的学费超过27,000美元。波士顿大学美术硕士(MFA)中的视觉艺术专业学生是该校园致力于谈判退款的几个小组之一,根据《The Art Newspaper》得到的一份声明中称,学生们被告知“校长不会同意我们的要求”。

因疫情,波士顿大学关闭了校园,并于3月开展了线上课程

确实,上个月,学校代表斥责了一封包含该计划(退款计划)80%以上学生签名的信件。学生组织者表示,“学校认为,尽管没有了工作室或讲习班,但我们的线上课程意味着学生们仍然在接受工作室教育。”目前,波士顿大学已经提出了将主题展览推迟到秋季学期,但是这种解决方案不能解决国籍学生的签证和健康保险问题,也不能解决学生们因其难以置信的长期逗留波士顿而无法承担的经济问题。学生们表示,“租金昂贵”。 此外,因新冠病毒,波士顿大学的学生们已于上个月从宿舍撤离,而宿舍如今已经关闭。这些艺术生表示,“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计算机或靠着互联网连接,更不用说稳定的住房或进行任何类型工作的能力了。”
与此同时,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在2019-2020学期所支付的学费超过38,000美元,目前他们已经开设了一个网站来评估疫情对学生的影响,并要求部分退款。 一项调查发现,有97%的学生不同意在线课程可以等同于面对面的课程,还有92%的学生认为学校应该对春季季度的学费提供退款。

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在instagram上发表的言论

该倡议的代表说,学校“尚未解决该问题,对报销学费的谈判问题及对学生身心的皆未引起学校关注”。尽管社区采取了诚恳的态度恳求学校考虑学生的要求,“但我们仍然没有得到直接的答复”。
3月26日,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记录了与大学监察员索菲亚·阿莱托(Sophia Alletto)的一次会面,目的是解决他们的担忧,阿莱托在会上表示不会降低学费。“你仍然需要支付其他时段的学时,无论是线上或线下,你都需要支付房费,并且你仍在向教授请教课程,所有这些都是你的学费,”阿莱托在记录中说。
自3月23日起,像许多艺术学校一样,耶鲁大学暂时关闭了其工作室和艺术设施。而学生们声称,如果没有这些设施,他们无法继续完成学业。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的一百多名MFA学生要求部分退款。学生们在一封致耶鲁大学主席彼得·萨洛维(Peter Salovey)和玛塔·库兹玛(Marta Kuzma)院长的信中写道:“这一事件的深远影响令我们深感不安,这对我们的身心健康,财务安全,职业,住房和移民状况都有切实而深远的影响。”在信中,学生们还强调了线上课程严重限制了视觉艺术教育的可行性,“鉴于这些情况,我们认为,财务报销必须在大学即将采取的行动中发挥作用。”

耶鲁大学

而院长库兹玛在3月21日给耶鲁大学艺术系学生的信中表示,耶鲁是所有国际、国内视觉艺术研究生们中一部分,所有人都在接受挑战,都在分享、尝试这种新的教学方式。但是,学生们认为,这种情况破坏学院机构与其学费支付者之间的承诺,“我们许多人之所以选择来这里的原因是:加入一个充满活力的艺术家共同创作社区,以磨练我们的观察力和对彼此作品的敏感性,与知名教师和来访艺术家进行有意义的互动, 在公共区域展示我们的作品。如今这些已不再成立了。”
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的MFA学生在2019-2020学期所需承担的学费超过39,000美元,他们还要求部分退款。 而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学生的学费超过50,000美元,学生们在请愿书中收集了1,000多个签名,要求部分退还学费和学杂费,同时,他们还发起了针对低收入学生的筹款活动。纽约大学蒂施艺术学院院长艾里森·格林(Allyson Green)宣布春季学期学生不退款,该院校学生的平均学费超过30,000美元,学生们发布了一份正在进行的文件,其中包含要求部分退款的个人证词。 此外,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和马里兰学院艺术学院的勒罗伊·霍夫伯格绘画学院也有类似的请愿书。

纽约大学蒂施艺术学院学生在网上发起的change.org运动

此前,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学生在信中总结道:“我们为我们的学期未能如期完成而感到沮丧。 最重要的是,我们认识到每个人仍在不断发展的危机中找到自己的立场,我们珍视大学的透明性和同情心。 我们希望这封信将成为富有成果的出发点。”
目前,波士顿大学MFA学生将继续推动学校做出某种解决方案。他们说:“我们对因大学关闭而蒙受的巨大损失感到震惊。为了参与这个独特的计划,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个人牺牲,我们将继续追求我们的退学费计划。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可以为即将毕业的学生提供可以用来添加到个人简历和为未来职业发展做准备的毕业展览。”
(本文综合自The The Art Newspaper、 Artforum)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