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即批判?欧文·沃姆将“短命”雕塑带到台北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574   最后更新:2020/04/14 11:21:36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0-04-14 11:21:36

来源:绝对艺术


分钟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

我们的肢体随时随刻在改变,

想想一分钟你能做什么?

或许很少人能像欧文·沃姆(Erwin Wurm)一样,凭借“一分钟雕塑”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成为全球前二十大当代艺术家之一,并赋予“荒谬”观念艺术家的头衔。

欧文·沃姆作品

日前,欧文‧沃姆的首次台湾美术馆个展“一分钟台北”正在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由杰罗姆‧桑斯策划。此次展览亦是两人于二十年后的再度联手。

展览海报

“一分钟台北”打造奇趣时刻

展览“一分钟台北”为欧文‧沃姆对其标志性创作“一分钟雕塑”诞生20周年的回顾与展望。沃姆除了带来崭新创作外,并重新演绎延伸当年以台北街头为场景的作品系列。

欧文·沃姆,《攀登101》, 2020,观众参与

如“文字雕塑”邀请观众通过互动朗读短文形塑出作品;在“表演雕塑”中,沃姆设计出一系列依照社会例行规范而设定的互动指示,邀请观众在指示下与台北市地标泥塑模型互动表演。

欧文·沃姆,《无题(网球)》, 1998,观众参与(左)

杰罗姆‧桑斯曾担任2000年台北双年展“无法无天”策展人,曾邀请沃姆参与双年展;时隔二十年,二人再度合作。在桑斯看来:在沃姆的创作实践中,舞蹈、运动、玩耍、饮酒、读书,甚至是心理或哲学问题,都具有其雕塑特质。他专注于能被参与者赋予生命力的作品,透过邀请群众共享时刻来扩大当代艺术的边界,并将群体、关系和相遇的概念重新引入雕塑领域,模糊了表演和日常生活、观众和参与者之间的界限。

你听说过“一分钟雕塑”吗?

雕塑是什么?或许你认为雕塑是保存千年的东西,如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而在欧文‧沃姆看来,一分钟足以让雕塑成立——

现在人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快节奏的生活应该有符合其节奏的创作,相对于人们对雕塑是“经过长久创作并被长久保留”的固有看法,“那些突发瞬间的场景也不应该被排除在雕塑之外”。


欧文·沃姆,“一分钟雕塑”现场,香港巴塞尔 “艺聚空间”展区,2018

20世纪80年代后期,水果,桌椅,洗发香波等日常生活物品被纳入到“一分钟雕塑”的创作中,在欧文·沃姆的设计之下,呈现出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一种意外的关系。他试图以荒诞冲破这种严肃,他用幽默感克服艺术中的严肃态度,观看者也不必再面对冷冰冰的大理石雕像,他们尽可以在开怀大笑中享受艺术的审美趣味,获得更丰富的艺术体验。

欧文‧沃姆,《室内雕塑》, 2020

欧文·沃姆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强调:“我对日常生活感兴趣。所有围绕我们周围的材料都可能是有用的,以此类推,各种物体以及物件,现代社会涉及的各种话题都是可以被纳入雕塑的创作。我的作品谈论的是整体的人,包括身体、精神和心理的各个层面。”

《WHO AM I》展览现场,欧文·沃姆作品《无题》,唐人当代艺术中心,展览持续至4月30日

“我想用我的作品影响更多的人”,沃姆认为艺术家不是牧师,不是预言家,而是要教人去提意见、去批评,艺术就是教人不信任的工具。”旨在破除艺术的小众与圈子化的二十多年后,沃姆依旧可以幽默机智,用嬉笑间尖锐的快感来夸张的表现荒谬的现实生活和逃脱后的距离感。


更多作品


欧文‧沃姆《室内雕塑》, 2020

欧文‧沃姆,《一分钟雕塑》, 2020

欧文‧沃姆,《一分钟雕塑》, 2020

欧文‧沃姆,《室内雕塑》, 2020

欧文‧沃姆,《一分钟雕塑》, 202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