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在徐震超市购买一盒“消费”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073   最后更新:2020/04/11 21:08:31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20-04-11 21:08:31

来源:豆瓣  作者:豆瓣用户zxx


作者注:此文由本人虚构,本人没去过徐震超市,只是设想了这个场景和人而已。特此注明。


上夜班的我在接到下班通知时终于伸了懒腰,吐出了一整天的负面状态,向同事们打完招呼、拒绝了喝酒邀请后便走出公司。刚出门口被冷风一吹便抬头,发现月亮很圆云很厚,但由于高楼的灯光太明,星光被掩盖了。我有点失望,似乎童年的景象已经被资本的大厦挡住了,但仔细想,如果此地也有属于自己房子,我还在乎所谓的童年景象吗?这些高楼发出的灯光难道不比星光美丽吗?苦笑着,但不知是笑我无能还是天真。


挠了挠头,不再去想未来的事,当下是找个打发无聊时间的好去处才行。总之,我是不想再待盒子里了,跟监禁没什么区别。 我也不想坐车回去,不想刚从一个名为公司的盒子出来搭乘一个汽车盒子,回到一个名为家的盒子里。人生不能总是呆在盒子里,我需要自由,需要新鲜刺激,需要有新外事物出现。需要一种填补精神的 东西, 需要一种"信仰“。 于是我朝满是绚丽灯光购物街走去。


前几天路过时我记得那边还有几家新店铺在装修,不 知道现在好了没有,之前那条街的其它商店去过太多次都腻味了,想尝尝鲜。 在到了购物街后,发现有一家已经装修后开张了,店名是由红绿相间的英文和中文构成,写着徐震超市,看起来像那种批量开的超市。走近看发现旁边还有一标语:“填补空虚每一天",名字和标语的字体都很普通,不过这标语所说的内容正是我想要的。 但推开玻璃门进去之后就有些失望了,这里跟一般的超市没什么不同,甚至更单调。整整齐齐的铁货架上摆放着一般小卖部都会有的商品,装修也非常简单,没有任何装饰性,墙也全部涂白。只是里边的墙上也印着“填补空虚每一天”,整体看来除了“商场”的功能和属性之外别无他物。我暗笑,还填补空虚呢,寻常之物如何填补?没有新奇之物如何填补?完全是平常日常的东西不可能带来任何惊喜感,没有惊喜惊奇又如何吸引顾客注意,这家超市会不会做生意?会不会做宣传?表面功夫会不会做?连最起码让顾客多逗留一会的价值都没有。


但我想既然进来了,就还得买些东西出去,不然空手出去觉得欠缺了些什么。在挑了一会后,随手拿了几包平时在其它超市看到过但没买过的零食,拿起来时感觉轻飘飘的,以为只是自己太累了产生的错觉,但拿起饮料时发觉瓶子是空的,一个空瓶子,瓶口完全没有开启过的空瓶子。某种意识让我急忙看向整个饮料货架,不知道算是合乎我意料还是出乎我意料,整个货架上的饮料全是空瓶子。之后下意识地把手里的零食盒举到我脸前摇了摇捏了捏,没有半点声响和质量感和手感,里边也是空的!突然一种巨大的虚幻和不真实感向我袭来,一整天工作积压的身体和精神劳累感突然在此释放,我居然有点晕厥感,继而抓着货架不放开,好让自己能找到点稳定感。


也许是店员看见了我的状况,焦急地走过来询问我要不要什么帮助。她们身上穿着白色短袖,也印着跟招牌一样的徐震超市四个字。我缓了一会后回过神了对她说了谢谢,但重点在于这些商品,我指着这些东西问她,想找点说法,她则平常地回了句:"先生这里的东西都是空的"。这是句我知道答案却还是感到不可思议的回答,好似她的这种肯定显得我才是个不正常的。


“为什么卖空的东西?”我还是有些怀疑“你知道这些东西是空的吗?” 。


“知道,从这商店一开张就卖空的东西”她想了下“或者说这商店就是为了卖空东西而开的”她又想了下“是的,一开始就是为了卖空东西而开的”。


“你们老板是发大财闲着没事干是吧?专门整蛊我这些小市民是吧?”我看了一眼标语“你们老板就这样填补他的空虚吗?拿我们开涮好填补他的空虚吗?”我又指了指上边的摄像头,“他现在是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我的丑态对不对?”我气极了,不过她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似见多了这种情况。


“您误会了先生,他不是在填补他的空虚,他是填补顾客的空虚。”她说了些我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话,“我们卖的不是空盒子”她指了墙上的标语“老板管它叫空虚”她又想了想“不对,好像是管这种行为叫空虚,买东西,哦是购物,他管购物这行为叫满足空虚!”她很高兴自己想起来了,我可高兴不起来。


但她说了买东西是为了满足空虚这句话时显然让我很不是滋味,刚在气头上突然被浇了冷水一样,硬着头皮问“那空虚跟你们老板卖空盒子有关系吗?买盒子能解决空虚吗?“


“能啊,很多人都靠这样满足空虚的”她豪不犹豫“你不也是吗?”


我突然楞了下,好像有种隐隐约约被说中的感觉,但不想被她带着走,“到底要怎么解决空虚呢?靠这个空包装空盒子怎么解决呢?”


“买!”她还是毫不犹豫,但这明显噎到我了。


“所以我说的是买东西能填补空虚,买空的东西怎么填补空虚?”我感觉她就是不经世故的学生妹。


“你没听明白我刚才说的话,我说的是买能解决空虚,而不是买到的东西解决空虚”,我听着更晕了,但感觉到她这话有些值得细想的价值,买能解决空虚而不是买到的东西解决空虚,这好像确实有些道理,我确实是抱着打发空虚的想法进来买东西的,这样一想反而我有些脸红。


“但您们这样不是构成欺骗吗?顾客花钱买了空盒子不会投诉吗?”


“不会的,我们会告诉顾客这里的商品是空的,不会让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买回去的。”


“那你们老板不会真的就是吃饱了撑着了吧?”


“老板是个艺术家,网上查的到他的。”


“我最烦的就是这些所谓的艺术家,整天瞎搞一些谁都看不懂的玩意,还卖的贼贵,我打工几十年都赚不到那么多钱,这次还卖空盒子?真当我们小老百姓的钱好赚啊。”话说完又想到,她刚才说会提醒顾客这是空东西,不会让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回去的,那这样的意义又是什么?知情人压根不会买的啊。


“既然如此,那还卖的出去吗?你们老板怎么赚钱?”我的好奇心压倒了一切。


"会的,顾客会买的,而且在我们的超市开张前一直在买。"她停顿了下," 当然这是对本质而言,而不是实际上的行为。"


我走近了些,她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你能讲细点吗?"


"大家只要觉得空虚、无聊就会去购物消费,而不管买到的东西是否用得到。所以会经常买衣服不穿、买游戏不玩、买书不看,很多人在乎的是只是消费这一过程而已,我们超市提供的就是这样一种服务,满足大家的购买欲望,填补空虚。"说完她指了指墙上的标语。


我想反驳,但她说的又那么有道理,有多少次我买吃的,买衣服,买游戏机、买耳机、买光盘是因为我真的需要的呢?又有多是真正拿去用的呢?家里放着一堆用不到的东西不正是因为空虚带来的后果吗?和朋友一起敖夜喝酒不正是因为空虚吗?超市也好,小吃店也好,服装店也是。它们都在精美的装潢、华丽的商品,不正是在诱惑空虚的人进去"充实"吗?可真的能变充实吗?当我们迷茫时, 买东西能带来目标和价值感吗?购物能解决我当下的痛苦吗?获取新的物品能缓解我一天的劳累吗?都没有,只不过是在自我麻痹、欺骗、逃避而已。


想明白了之后,对店员说了声谢谢,准备走人了。她还调侃我是跟她在这里聊最多的人,大部分要么疑惑地走人要么骂娘,有一些则是疑惑一会,然后笑着买后走人,好像挺满足的。到门口时看到了收银台旁挂着的塑料袋,上边也印着那标语。出了门口后,又再次看到那标语"填补空虚每一天"。我笑了笑,这多么虚伪阿,如同鱼饵一样。


在回家的路上走了一会儿后,看到自动售货机,我买了一瓶可乐。在一饮而尽后叹了口气,低头时意识到,手里只剩了个空瓶子了,跟徐震起市里面的一样。我心虚开始安慰自己只是因为跟店员说多了话而口渴,而不是因为无聊而购买,然而我真的只是 口渴吗?我真的需要这瓶可乐吗?我不能坚持到家才喝水吗!我为什么不买便宜的矿泉水呢?想不透,也说服不了自己,于是强迫自己不再想。 但还是忍不住往回看了看,发现我出来这一会的时间有人进了超市,又有人从超市里出来,还非常高兴地提着那个购物袋,然后又走进了其它商场。我想他们是默认了解决空虚的这个游戏规则,但不知道这个游戏是艺术家定的还是资本家定的。但无疑我们都是参与者,没人拿刀强迫我们,但没得选的那种。


走远了后,抬头看街道被明亮的高楼围得四四方方,在商店和发光的招牌笼罩下,广告将商品和服务的美好灌输到所有人之中,将每一个人包裹在内。无法察觉、无法逃脱,而被包裹着的人却感到非常满足,绝不会难受,而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忽然觉得——我不还是在一个名为消费主义的盒子里吗?

返回页首